恩京的书房

第304章 归去来(二)

蒋胜男2016年06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芈月回思着那上大夫说的经过,又加上她一路来又细问过大行人,便已经有些明白:“是周人激他,让他误以为那些大力士举不动鼎,只是因为身份卑贱,没有资格去举鼎。老子曰:‘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他既无知人之智,又无自知之明;既无胜人之实力,更无自胜之控制力。一个比别人蠢的人,却想从天下的聪明人手中取巧,最终身败名裂,也不足为奇了。”

孟嬴恨恨地道:“周人可恶,竟然如此算计于他!”

芈月摇头道:“这倒怪不得周人,秦王荡要搬走他们的九鼎,他们岂能坐以待毙?这是大争之世,输就是输,怪不得任何人。”

孟嬴忽然问她:“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是要回秦国吗?”

芈月怔了一怔,有些心动,有些畏惧,有些茫然,也有些犹豫。这些日子以来,她反反复复地想过这个问题。到底要不要回去呢?这是个机会,也是极大的危险。历来国君出事,诸公子争位,都会血流成河,尸积如山。

自她听芈姝说到“遗诏”之事开始,她就一直想着这一天的到来。可是现在真的是可以回去的时机吗?她和嬴稷无兵无权,无依无靠,远在燕国,势单力孤,她拿什么回去争王位?在经历了芈茵之事以后,她好不容易与黄歇重逢,几番生死边缘命悬一线,此时她若再回去,要面对的又将是什么呢?

她看了孟嬴一眼。她知道郭隗毅然下手杀了芈茵,就是抱着在她身上投资将来秦王的打算,而孟嬴如今的殷勤,又何尝不是如此?

可是,燕国能够做到的,也仅此而已。大劫之后的燕国,自顾不暇,举国上下最重要也最迫切的事,是应对齐国的压迫,向齐国收回失地,向齐国报仇雪恨。可连这一点,也只敢想想、叫叫,而没有办法去实行。齐燕之间的武力已经悬殊,没有足够的机会,连这一点也办不到,更遑论派出兵马劳师远征去秦国帮嬴稷夺回江山了。这件事就目前为止,是绝对不可能的。

何况就算秦王荡真的死了,他还有同母的弟弟公子壮,还有目前还在秦国,有着丰厚封地、军中势力和母族倚仗的公子华、公子恽、公子奂等人,她如今回去,有什么必胜的把握?

当年重耳出奔在外四五年以后,其父晋献公就死了,可重耳终究还是在外流亡了十九年,才在国内群臣拥戴下杀回朝去。

嬴稷想要回国夺位,一要秦国重臣大族相请,二要列国诸侯有实力者支持,三要在秦国之内有一支实力强大的军队。

而目前,她这三者都没有。义渠王曾经派虎威来找她,亦带来了秦国的消息:魏冉被孟贲打到吐血不起,白起愤而弃官回了义渠。她忧心如焚,恨不得插翅飞到秦国,把她这两个弟弟带回身边,好好保护。

此刻,面对孟嬴的询问,芈月只是摇了摇头,说了一个字:“不。”

孟嬴一怔,问道:“你不回去?难道,你当真对黄歇……”

芈月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这些事,又何必解释?既然燕人欲投资她母子的将来,她自是不能将自己的窘境和盘托出。

孟嬴却有些失落,喃喃地道:“你不回去……”停了一停,她忽然自嘲地一笑,“其实,不回去也有不回去的好。当日若不是因为王儿落在赵国手中,我根本就不想回燕国,做这个只拥有虚名的母后。日日如履薄冰,夜夜心力交瘁,孤枕寒衾,寂寞凄凉,外有齐国虎视眈眈,内有老臣掣肘要挟。为了王儿,我一忍再忍,与豺狼交易,对故友负义,内疚神明,外陷困局……”说到这里,不禁转身拭泪。

见芈月没有说话,孟嬴忽然自嘲地一笑:“季芈,我如今说这个,倒像是对我自己的洗白。”

芈月摇头道:“过去的事,不必再提了。孟嬴,你已经帮过我,救过我了。”

孟嬴叹道:“如今荡只怕凶多吉少,若是如此,恐怕国内诸弟争位,到时候会比我们燕国当年更加动荡,你不回去也好。想来惠文后此时要面对的事是王位之争,不会再有心思为难你了。再说,她的儿子死了,她能不能再当这个母后,也未可知呢……”

芈月听了孟嬴的话,只微微一笑。孟嬴说了一会儿,却忽然叹了口气:“你不去也好,我也希望你留下来。”说着,她握住了芈月的手,脸上也带着一丝追忆的神情,道:“我们还像过去在秦宫一样,结为友伴。季芈,你我都是寡居的女人,自也不必多有顾忌。我有苏子,你亦有黄子。季芈,你助我良多,你若有需要,我也自当义不容辞。既然你们暂时不准备回去,我想给子稷一块小小的封地,你把黄子留下来,也可以把你三个弟弟都接过来。至于这块封地将来如何,就看你们经营得怎样,或者你的弟弟们为燕国立了多少军功。”

芈月看着孟嬴,忽然笑了。

孟嬴看着芈月的神情,脸微微一红,道:“你笑什么?”

芈月点头叹道:“你现在才真正像你父亲的女儿,像一个成功的母后。你这一块小小的封地,可不只是给我和子稷,而且还套住了国士黄歇,也套住了三员战将。”

孟嬴轻叹一声,两人四目相交,她也笑了:“季芈,我是有这个打算。但是,最重要的却不是为了他们,而是为了你。”

芈月沉默片刻,才道:“黄歇说,希望带我回楚国。”

孟嬴笑了:“回楚国?那里可是有一头吃人的豺狼。黄家的势力,不足以遏制她,不足以保护你。所以,留在燕国,才是你最好的选择。”

芈月叹息一声,道:“你说得对,燕国是我目前最安全的居所,可我最爱的人,他们未必愿意拔起自己的根来燕国寄人篱下。子歇是国士,子稷是秦公子,小戎是楚公子,小冉或许会一直跟着我,但阿起就不一定了……”

孟嬴按住芈月的手道:“季芈,拿出你对付郭隗的决心,拿出你大闹西市的决心来。我相信,让黄子留下,让你的三个弟弟聚到你的身边来,不会是难事。”

芈月苦笑摇头:“你错了,这才真正是难事。我对付敌人的时候可以毫不犹豫,可以以死相拼,可是对我至亲至爱的人,我又能怎么办?”

孟嬴也不禁沉默了。

芈月自宫中回来,一直在犹豫着。

黄歇自回到蓟城之后,也一直沉默着,他在想着他和芈月的将来。

芈月在山中曾经和他说,希望能够回楚国,去见夫子。可是在边城当他们以为无法越过的时候,她忽然兴起的念头,让他觉得陌生。她说,她不想去楚国了,她要去齐国,因为那里有更多的机会,她甚至以自己为饵,而要他带着嬴稷去齐国,叫他挑动齐国征伐燕国。

这样的主意,如果出自一个策士之口,他不会奇怪,甚至连他自己也可能会有这样的想法。

可是,皎皎她说出这样的话来,只能让他心疼之至,那种陡然升起的愧疚之感,更让他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恩。京。の。书。房。w ww…E nJ i nG…co m

当日他不在她的身边,以至于她沦落西市,要亲手挣取衣食,甚至受人陷害母子分离,还要受小吏之辱,受无赖欺凌,乃至不得不削发沽酒,决绝劫狱。那时候他抱住她,逃出蓟城,逃入山中的时候,他暗下决心,有他在,不会再让她担惊受怕,不会再让她自己一个人扛起一切,不会再让她这个弱女子去殚精竭虑。

是的,他知道她自幼聪慧好强,没关系,在任何事情上他都愿意让着她、迁就她、呵护她。但是,看到她变成一个遇事第一时间就自己挺身而出,而完全不曾意识到他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她还有一个他可求助可依靠的时候,他只觉得心中酸涩难言,痛楚万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