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303章 归去来(一)

蒋胜男2016年06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黄歇见芈月昏迷,心中大急,忙出门叫道:“来人。”

一时惊动郭隗,得知芈月昏迷,也不禁着急,忙请了太医来诊脉。太医诊脉之后,便说芈月只是疲劳过度,心力交瘁,但她脉象有力,只要休养一段时间,就会无事。

果然,一夜过去之后,芈月便醒了过来,沐浴梳洗后进了朝食,精神便已恢复了大半。

郭隗再三请她一起动身回蓟城,芈月但只沉吟未决。到了下午,却听得院中一声童声急呼:“母亲——”

芈月猛地站起,不及披上外袍,踉踉跄跄向外跑去。走到院中,已经看到一个小小身影,远远地飞奔过来,一下子扑在芈月的怀中,差点没把她扑倒在地。

芈月强撑着才站稳,抱紧了怀中人哽咽道:“子稷,子稷……”

嬴稷见了母亲,顿时满心焦虑恐惧一齐涌上,哇哇哭叫:“母亲、母亲,你别再丢下我,你别再丢下我……”

芈月抱着他,他虽然已经渐渐长大,但是对自己的依恋,却一如往日。她不住安抚着他:“子稷,子稷,母亲再也不会和你分开了。”

此时方看到一人缓缓走近,正是苏秦,却是他刚才带着嬴稷回来。

芈月满怀感激,向苏秦道谢:“多谢苏子相助,又送子稷回来。”

苏秦一脸诚挚,向芈月拱手道:“易后知道此事,当即命我持大王手书诏令,赶来救助夫人。幸而及时赶到,不至于误了大事,这也是芈夫人和公子稷天命在身,我只是适逢其会。”

芈月站起来,拉着嬴稷的手令他向苏秦行礼:“还不多谢苏子。”

嬴稷忙乖乖行礼:“多谢苏子。”

苏秦忙逊谢道:“我奉易后之命而来……夫人,可愿随我往蓟城一行?”

此时黄歇也跟着进来,芈月看了看黄歇,两人四目交错,芈月点了点头:“好。”

当下便收拾行李,准备次日起身。

当夜侍女欲引嬴稷去自己房间,嬴稷却拉着芈月,扭捏不肯走,怯生生地问:“母亲,我可不可以在你这里睡?”

芈月瞧他一脸害怕的样子,想到他虽然自幼便由侍女傅姆陪伴,但毕竟只是一板之隔,还从未离开过自己身边。只有秦惠文王死前被带到承明殿暂与她分离,但那一次毕竟年纪幼小,对诸事尚还懵懂。后来在秦惠文王死后,被惠后芈姝带走与诸公子一起守灵,但毕竟又有侍女傅姆陪伴,且人来人往,不曾单独一人与陌生人在一起过。

他这一生最恐怖的两次经历,便是在西市被诬杀人,关入黑狱;转眼逃入山中,芈月却又困于心魔,险些醒不来。他只当自己行事鲁莽,以至于连累母亲,惹下大祸,一路上强抑着惊恐,不敢说累说怕,不敢再教母亲为他忧心。谁知转眼之间,到了边城又遇上芈月以身赴险,引走追兵,而随即黄歇又将他寄在一个陌生人苏秦之处,便没有再回来。

虽然苏秦为人温厚,待他甚好,他仍然害怕至极,却又深怀戒心,不敢言讲。过了两日,苏秦同他说,要带他去见母亲,他将信将疑。及至终于见了芈月,他紧绷了多日的心,这才放松了下来。

然后那个一直伪装懂事不让任何人担忧的孩子,终于卸下心中的重荷,忽然间变得比他的实际年纪还要幼小,这一日便寸步不离母亲,连夕食也要她来喂,连洗漱也要拉着她来动手,最终要回房间的时候,撒娇耍赖,死活不肯走。

芈月心一软,知道这几日的变故,把这孩子吓着了,不忍再让他离开自己,便叫侍女再收拾出一个榻来,让他睡在房间的另一边。

嬴稷又缠着芈月讲了三个故事,这才慢慢睡着,睡梦中仍然攥着她的衣袖。

芈月扯了扯衣袖,发现扯不出来,只得作罢,便把衣服脱了,放在嬴稷的枕边,自己更衣解发去睡了。

一声鸡叫。太阳升起。

阳光照着边城的大街小巷,一切看上去都生机勃勃。

一队燕兵护卫着三辆马车,驰出边城,驰向蓟城。

芈月回到蓟城,便由大行人陪同,进入了蓟城中一间豪宅,里面婢女侍卫,一应俱全,薜荔等人已经在此相候,大行人说这便是燕王为秦质子准备的质子府。芈月等人梳洗之后,次日便接了旨意,燕王和易后分别召见嬴稷和她。

还是驺虞宫,还是孟嬴居处,两人再度相见,恍若隔世。

殿中置着一只小鼎,一个庖人跪在鼎边,鼎下有火,鼎中清汤沸腾,庖人飞刀削肉,被削成薄片的肉一边下鼎,一边就从另一头连汤舀起,放在玉碗中奉上。

芈月接过来,只见汤水清澈,香气扑鼻。

孟嬴便介绍道:“这是氽飞龙肉,据说仅有辽东才有,别处难得一见。这个庖人也是当地送来,说非得如此清汤烫熟,否则便要失味。”

芈月点头道:“果然难得。”

孟嬴看着芈月,不禁有些愧意:“此番你受苦了。怪我不应该离开蓟城,连累你母子受苦。”

芈月忙摇头安慰道:“这次幸亏你派苏秦及时赶到,保护了子稷安全,我还要多谢你呢。”

孟嬴长叹:“可是我也当真没有想到,郭隗竟也会赶往边城。若不是洛邑出事,我真怕你们……”说到这里,心有余悸,不禁拭泪。

芈月叹道:“你不必如此。若不是洛邑有事,以郭隗之为人,也不会亲往边城。便是去了边城,有你和大王的态度在,有苏子在,他也不至于非要置我于死地。”

孟嬴恨恨地道:“然则那小妇之所为,却是出自他的暗示。若非如此,以他的精明,何以让姬妾拿到他的令符指使下属,并在我们离开蓟城之时动手?他以为装成一无所知,便可以洗脱嫌疑吗?”

芈月沉默良久,才一声长叹:“可叹茵姬自以为得宠,可以在郭隗面前兴风作浪,却不知……他让她做这样的事,便是打算要将她当成一个死人了。她虽有取死之道,但郭隗却也……孟嬴,你以后要更加小心才是,我恐你不是他的对手。”

孟嬴沉下脸,冷笑一声:“那又如何?我如今有苏子相助,不会再听任他以朝政之事恐吓于我,大王又渐渐长大,权臣秉政之日,也不会太久了。”

芈月不再说话,过了一会儿,又问道:“洛邑可有新消息到来?”

孟嬴摇头道:“没有,不过秦人瞒得如此之紧,我猜……应该是凶多吉少了。”说到这里,不免将这件丢脸的事,归咎于秦王荡的生母,怒道:“孟芈愚钝无知,误我大秦新君。不想他竟荒唐至此。便是庶民之中,也有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之言,他堂堂秦王,竟亲自举鼎,与蛮夫比力气?他便是想效法商纣王,那也不是什么好名声啊。”

芈月却摇摇头道:“他不是荒唐,也不是糊涂,他只是自作聪明、弄巧成拙的愚夫而已。”

孟嬴诧异:“自作聪明?弄巧成拙?”

孟嬴不知其中内情,芈月昔年在秦惠文王身边,却是有些明白的,便同孟嬴解释道:“天下争霸,从来靠的都是国家的实力一点点积累,否则的话,纵然可以称霸于一时,也只是昙花一现。秦国从一个边蛮小国走到现在,用了几百年的时间,才有可以与诸侯一争高下的能力。可秦王荡从小生活在吹捧当中,他又天生神力,再加上急功近利的甘茂煽动,于是走了一条自以为快捷的道路。”

孟嬴一怔:“你的意思是……荡去举鼎,有其他的心思?”

芈月叹道:“当年周武王一仗打进朝歌,逼得殷纣王自焚,迁九鼎归洛邑,从此殷商气数尽,周室兴。而新王荡,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他集重兵快速进入洛邑,就是想逼得周天子让位,迁九鼎于咸阳,造成既定事实,向天下表示他已经成就霸业。他把霸业当成小孩子玩家家酒的玩具,或者匹夫斗力的赌注了。”

孟嬴猛然醒悟:“原来如此,许多人认为他豢养力士只是喜欢武力,其实,他是为了让那几个力士替他去举鼎吧!”

芈月点了点头,又道:“所以他尽力抬高大力士的身份,甚至不惜为此辱及将士,得罪朝臣,就是把宝押在这些大力士身上,以完成他迁移九鼎的梦想。只可惜,国未富,民未强,凭着投机取巧求来的功业,就像建在流沙之上的楼台,风一吹就没有了。”她借着酒水,画了一个简易的路线图:“有甘茂为他筹划,以强势之兵,飞快推进至洛邑,只能是速战速决,否则很容易被魏韩两国的兵马反包围。只是没想到,他苦心招来的大力士却举不起鼎……”

孟嬴点头:“所以他骑虎难下——”转而又恼道:“可他也不能不顾身份,真的自己去举鼎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