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294章 破樊篱(三)

蒋胜男2016年06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芈月和嬴稷起身走出草庐。黄歇已经打了几只鸟雀回来,正烤着,见他们母子出来,便递给他们。

两人坐在火堆边,商议着下一步的去向。

黄歇看了看嬴稷,道:“燕国是不能待了,你意欲何处去?”

芈月拿着树枝,在地上画着地形图,叹道:“秦国也是暂时回不去,子歇,你说我们下一步去哪儿?”

黄歇一指方向:“往西走是赵国和中山国,往南走是齐国。你们若要回秦,就要经过赵国;若要回楚,就要经过齐国……”

芈月看着地图,忽然道:“子歇,我们去齐国如何?”

黄歇诧异:“不是说好了去楚国吗?”

芈月一觉醒来,只觉得神采奕奕,又充满了信心和战意。她抬起头看着阳光自树梢射入,粲然一笑,道:“我不去楚国了。我们在楚国并无机会。楚威后还在位,在楚国一手遮天,如今去楚国,不过是转了一个圈又回到原点,还是在她的手底下战战兢兢地求生存。子歇,这种日子,在我十五岁以前,可以熬,因为我相信我还有无穷的未来。但我现在,却是一天也不能过了。我若要回到楚国,必是有把握要取那恶妇性命的时候。如若不能,我宁可——”她在地下画了一条线,“去齐国或赵国。”

黄歇一怔:“齐国、赵国?”

芈月点头道:“不错,其实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把去齐国当成目标。那时候你与义渠人交战落马,我找不到你,以为你不在了……”她看着远方,有些出神。

黄歇听到此处,不由得心酸,握住了芈月的手,叫道:“皎皎,是我对不住你。”

芈月回过神来看着黄歇一笑,拍了拍他的手以示安慰:“都过去了。后来,我又想经韩国去洛邑,去周天子住的地方,以观察天下。可我现在却不能去那儿了。据列国传来的信息,似乎我们的新秦王,也意在洛邑。我现在才知道,他为什么把那几个大力士当宝,原来他是想入洛邑,倚仗武力夺取九鼎,以求挟周天子而震慑诸侯,得以称霸……”

黄歇听了此言,诧异不已:“这么说,果然是真的?”

这下,轮到芈月诧异了:“什么真的?”

黄歇道:“我在楚国,亦曾听闻新秦王有此图谋,我还以为是讹传,这世间哪有如此简单就能称霸的?若是可以的话,当日魏国之势最盛,洛邑就在他们边上,取九鼎还不是如探囊取物,可魏国为何不取?”

芈月缓缓地道:“九鼎不过是个物件,时势到了,霸业成就之日,那自然是想取便取。若是时势未到,以为可以用小聪明取九鼎而获霸业,实是本末倒置,贻笑天下。”她的眼中忽然有光芒一闪,冷笑道:“若是子荡只有这样的心术,那么,子稷归秦之日,也是屈指可数了。”她忽然兴奋起来,将树枝横一画、竖一画,道:“若是往西,可去赵国,赵侯雍素来野心勃勃,对燕国对秦国,都有着极大的野心;若是往南,可去齐国,我如今结怨燕楚两国,而齐国恰好在这两国中间,图谋扩张。所以我想,我和齐王应该有共同的利益所在。”说着她抬起头,问黄歇:“子歇,你觉得我们是入赵好,还是入齐好?”

黄歇看着芈月的神情,有些怔住了,好半日,长叹一声:“皎皎,你变了很多。”

芈月知道自己刚才有些失态,然而她不打算回避,岁月已经将她打铸成如今的芈月,她也无法伪饰矫情,只是灿烂一笑:“是吗?”

黄歇凝视着芈月:“我想郭隗一定很后悔错把你当对手。如今,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让你屈膝安分,你是一息尚存,就能够生出无穷事端来啊。”

芈月看着黄歇:“你后悔了吗?”

黄歇叹息:“我只后悔,不能早些来接你,来照顾你。”

芈月将树枝往地下一掷,笑道:“那我们还等什么?去齐国吧。”

三人上马,晓行夜宿,一路上绕着城池走,或潜行于山林,或乔装宿于农家,果然见芈茵派来的追兵处处,设下的关卡重重。

一行人小心翼翼地直到了边城,却是面临无法回避的问题,那就是要出燕国,前往齐国,必须要经过这座边城。

而黄歇已打听得明白,“国相夫人”就在这座边城之中,久候多时了。

三人双骑,遥望边城。

黄歇问:“怎么办?”

芈月叹道:“绕不过去,便只能冲了。”

黄歇一惊:“冲过去?这重兵把守,你我只有三人,如何冲得过去?”

🐆 恩e京j的d书s房f = w w w *e N j i Ng * co m

芈月点头:“自然是冲不过去的。”

黄歇一怔:“那你……”

芈月遥指边城:“你还记不记得,昨日在那农家打听,他们说,两月前,大王派了一支军队,入驻这边城,以抗齐军?我却是记得,昔日我在西市之时,曾经结交过一名游士,名唤乐毅。前番郭隗于黄金台招贤,乐毅受其重用,于两月之前,领兵到燕齐边城驻守。”

黄歇问:“你猜那驻守之将,便是乐毅?”

芈月摇头:“也许是,也许不是。但是,乐毅一定会在附近的边城之中。”

黄歇问:“那,我们要找乐毅,请他助我们出关吗?”

芈月道:“只怕不行,有芈茵在,乐毅就算想帮我们,只怕也没有办法。而且此时侦骑四处,我们又如何能够找到乐毅呢?”

黄歇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妙,问道:“你的意思是……”

芈月道:“我的意思是……若是我们能够顺利找到乐毅,那自然最好。但如若被芈茵的手下发现了我们,那就要预先想好方案了。”

黄歇心一沉,问道:“什么方案?”

芈月道:“芈茵要的是我,若是被追兵发现,那便只有我先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等我引开他们,你就去找乐毅,将子稷先送出关去,然后和乐毅再来救我。”

黄歇失声道:“不行,那女人如今已经是个疯子,我如何能够让你落在她的手中?我不可以让你冒这种危险。”

芈月淡然一笑,在黄歇的眼中,她这笑容却显得有些凄然:“子歇,大争之世,谁不是无时无刻不在刀口舐血?必要的险,是要冒上一冒的。如果可以,我当然想和你一起共赴天涯。如果我们注定无法越过这道关卡,那我希望你能够带着子稷顺利到达齐国。”

黄歇一惊,握住了芈月的手:“不行,我绝对不会再丢下你的。我宁可自己有事,也绝对不会让你有事。”

芈月抽出手来,微笑道:“你放心,我很惜命。如果你们能够安全地离开燕国,那我就算落到芈茵手中,她也一定不敢杀了我,到时候你再与乐毅想办法救我。”

黄歇厉声道:“不行,我岂能让你冒险!”

芈月摇了摇头道:“若往最坏的可能想,就算是你找不到乐毅,或者乐毅无法相助于我,那你就速去齐国。我记得你曾经在齐国的稷下学宫游学,你去游说齐王兴兵伐燕,一定更容易取得成功。待到兵临城下的时候,就算是郭隗,也不得不妥协。”说到这里,她自负一笑,“你放心,正因为芈茵是个疯子,所以她才舍不得杀我。但只要我不死,那最后赢的人,就会是我。”

正说着,忽然传来疾风破空之声。芈月转头一看,却见远处一队人马似已经看到了他们一行人,正在包抄过来。

芈月疾道:“别说了,我们就此分道扬镳,我去引开他们的注意力,你带着子稷赶紧逃离。”

说着芈月上马,冲着黄歇的马挥了一鞭子。

黄歇与嬴稷共乘一骑,猝不及防,顿时被马带走,风中只传来他凄厉的叫声:“皎皎——”

嬴稷亦在大叫:“母亲——”

芈月凄然一笑,一行泪落下:“子歇,子稷就交给你了。”她一挥鞭,向着反方向跑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