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293章 破樊篱(二)

蒋胜男2016年06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飘荡在躯壳外的灵魂,终于归窍,那曾经被禁锢于樊篱的自己,终于回来。此刻,她是芈月,她不只是秦王遗妾,也不只是秦质子嬴稷的母亲。

她是她自己,听从自己的心而行,为自己而活。

芈月扶着支撑草庐的木柱,慢慢站了起来。她的手脚有些酸麻,但是,这不要紧,因为她已经重新站起来了。

她慢慢地走出草庐,黄歇惊喜地迎上去。

芈月看着黄歇,忽然泪下:“我想去看看夫子。”

黄歇连忙点头:“好、好,我陪你去看夫子。”

芈月道:“我想能够再一次在汨罗江上泛舟。”

黄歇道:“我陪你。”

芈月静静地偎入黄歇的怀中:“你答应,这一生你不会再离开我。”

黄歇轻抚着她的背部:“我答应你,这一生我不会再离开你。”

芈月长吁了一口气,整个人身体一软,就要倒下。黄歇连忙扶住了她,两人一齐坐在了地上,忽然间,一起笑了起来。

夜深了。

这一夜,人人都不能平静。

芈茵被义渠兵马这一阻滞,直到天亮,方才绕道过了那条小河,四处搜寻,却是不见芈月等人下落,气得她暴跳如雷,当下以郭隗令符,传令各城池严加防守,务必不能让芈月逃出燕国。

她思忖了半晌,猜到芈月可能借道齐国,返回楚国,但为防万一,她一边派重兵去燕赵边境守着,自己则一路疾行,人马换乘,日夜兼程赶往燕齐边境。

而当郭隗离开之后,孟嬴在边城也收到了蓟城变乱的信息,她将手中的竹简重重掷地,气得脸色通红:“来人,速宣郭隗进宫,我倒要问问他,意欲何为!”

侍女忙依令而出,此时苏秦正迈进门来,见状忙问道:“易后,出了什么事情?”

孟嬴指着竹简,愤怒道:“你自己看。”

苏秦拾起竹简,迅速地看了一下,顿时怔住:“芈夫人出事了?”

恩~京~的~书~房~w w w - e N ji Ng - co m 💨

孟嬴手指都在发抖:“这分明是蓄意谋算,等我们一离开京城,就出这样的事情。郭隗这老匹夫,这件事必是与他有关。”

苏秦轻叹:“不错。”

孟嬴一拍几案:“他早不动手,晚不动手,偏偏要在季芈推荐你入朝以后动手,分明是冲着你我来的。”

苏秦问孟嬴:“易后打算怎么做?”

孟嬴勃然大怒:“难道不是立刻质问郭隗,然后回京去调查此事,接回季芈吗?”

苏秦劝道:“易后息怒。芈夫人被诬陷这是无疑的了,只是郭隗既然动手,他在京城预先布置好的人一定会湮灭证据,等我们回去再查,只怕是来不及了,顶多只是寻几个小喽啰顶罪罢了。郭隗在燕国根深叶茂,又扶助大王登基,只怕纵然我们回到京城,也只能是对郭隗小惩大戒,更无法让芈夫人翻案。”

孟嬴不服,问苏秦道:“为何不能为季芈翻案?”

苏秦叹道:“西市游侠暴动劫狱,是何等重大的事情,便是秦质子当真受人诬陷,也敌不过芈夫人煽动叛乱之罪更严重。到时候就算易后出面,只怕也无法顶住朝臣们的压力,更会让郭隗将罪责推卸。”

孟嬴急了:“这,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苏秦拿起竹简,劝道:“所以,不能顺着别人的思路走。”他细看竹简,边看边叹道:“我倒是佩服季芈,把事情闹到如此极端,反而留下生机。若当时易后在京,或者她有办法让郭隗放人,那又怎么样?她若不能借此翻身,谋得高位,便纵避过这一次两次,也难避人家无时不在的陷阱。做人宁与虎狼为敌,休向鹰犬低头。事情闹得越严重,就会让她的对手越被动。别人只能选择要不与她为死敌,要不就奉她为座上宾,不能轻贱,不敢小视。”

孟嬴听了此言,怒气慢慢平息,再问苏秦:“你可有办法?”

苏秦沉吟不语。

孟嬴拉住苏秦的袖子,急道:“苏子,我有负季芈良多。她在最危险的关头,选择了来燕国为质,就是以为我能够庇护于她。我迫于局势,不敢出手庇护。她若安好,我还可以安慰自己说为了避免得罪秦国,我不得不袖手旁观。可若是她母子当真在我燕国遇害,我还视若不见的话,我就当真成了忘恩负义的杀人凶手!”说着,流下泪来。

苏秦也不禁唏嘘,拿出绢帕,擦去孟嬴的泪水,道:“季芈对我亦是有恩,就是因此我们才不可轻易冲动,让对我们有利的局面恶化了。”

孟嬴道:“以你之意呢?”

苏秦慢慢地说:“易后回到蓟城,不可提芈夫人,只管以西市游侠作乱之事,问郭隗治理朝政有失之罪。”

孟嬴问他:“若是他还是将罪责推到季芈头上呢?”

苏秦笑了:“堂堂国相,治理不好京城,却将责任全部推卸到一个弱女子身上,岂不可笑?这分明是西市游侠素日受到欺压太多,用连秦质子都逃不过冤狱为借口,而发起的动乱!如此,不用易后翻案,芈夫人自然平冤,而郭隗也逃不过追责。”

孟嬴顿时明白了:“所以,不提季芈,反而使我们更掌握主动。”两人正商议间,却见贝锦匆匆而入,禀告:“禀易后,国相向大王请假,离开了碣石宫赶往京城。”

苏秦一惊,击案道:“这下不妙。”

孟嬴一惊:“怎么了?”

苏秦叹道:“想不到郭相竟为此事而匆匆回京,他对此事如此看重,只怕会抢在我们前面布置。为免被动,臣请易后赐予令符,让臣可以尽快赶去相助芈夫人。”

孟嬴点头:“好。有劳苏子了。”她眼望长天,叹道,“希望季芈能够撑到你去救她。”

清晨,鸟鸣声把嬴稷吵醒了,他看到芈月正坐在他的面前,叫他:“子稷。”

他兴奋地跳了起来:“母亲,你好了?”

芈月笑着点头:“是。”

他又问:“母亲,你不会再生病了吧?”

芈月摇头:“不会了。”

嬴稷又道:“母亲,那我们接下来去哪儿啊?”

芈月微笑:“去楚国。”

嬴稷怔了一怔:“去楚国?我们不去秦国了吗?”

芈月摇了摇头,歉意地道:“子稷,如今的秦国……我们还回不了。”

嬴稷也知道芈月说的是实情,这孩子的情绪只低落了一会儿,立刻又打起精神来:“母亲,我们去楚国多久啊?”

芈月答:“不知道,看情况吧。”又解释:“楚国有你另一个舅舅,还有舅公,还有母亲的夫子——”

嬴稷忽然道:“还有子歇叔父,对吧?”

芈月直视嬴稷,点了点头:“是啊,我们以后要和子歇叔父住在一起,你……愿意吗?”

嬴稷沉默了。

芈月不安道:“子稷……”

嬴稷低头:“若是孩儿不愿意呢?”

芈月沉默了好一阵子,久到让嬴稷有些不安了。她忽然道:“如果你不愿意,那母亲就只与子稷一起生活,离开他。”

嬴稷诧异地抬头:“你舍得?”

芈月苦笑:“我是你的母亲,我只能选择你。”

嬴稷扑到芈月的怀中,顿时心生歉疚:“母亲——我不是这个意思,子歇叔父很好,我也喜欢他。”

芈月轻轻地抚摸着嬴稷的后背,心中酸楚之意,渐渐平复。

嬴稷抬起头来问:“母亲说过,要我做重耳,那我现在呢,还要做重耳吗?”

芈月道:“如果你要做重耳,母亲就帮你做重耳。如果你要过另一种人生,母亲也一样会如你心愿。”

嬴稷忽然问:“他会一直像现在这样待我好吗?”

芈月一怔,还是回答:“他是个至诚君子,他爱母亲,也会一辈子视你如己出。”

却听得外面黄歇叫道:“快些出来用朝食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