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193章 巡四畿(三)

蒋胜男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狼点头:“是。”

魏冉在一边不屑地说:“不错什么!看他一副瘦弱样,肯定是吃不饱。”

小狼跳了起来,叫道:“哼,要不要试试,你这样的蠢笨货,我一拳能打你三个。”

魏冉嚣张地扬头大笑:“你?哈哈哈,别笑死我,你这样的瘦鸡仔我一拳能打七个!”

小狼沉下脸,眼中有一股杀气:“要不要试试!”

魏冉拉开架势叫道:“好,谁不来谁是小狗。”

小狼便挣开芈月的手,扑向魏冉,两人顿时打作一团。

芈月目瞪口呆地看着两头斗牛,顿足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停下,都给我停下!”

却听得身后一人道:“别管了,让他们打吧,男人的交情是打出来的。”

芈月吓了一跳,闻声转头,才看到身后之人,竟是多年不见的义渠王。只是眼前之人和当日相比,已有一些不同了。他的脸上多了风霜,多了成熟,如今已经更具王者之相。芈月不由得道:“你……义渠王?”

义渠王略一拱手:“芈八子,臣已经去王号,请称义渠君。”

芈月看着义渠王,长叹一口气:“我真没想到,曾经桀骜不驯的你,也会俯首称臣。”

义渠王叹息:“人总是要长大的。”

两人一时无言,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 恩+京+的+书+房+ w w w ~En Ji nG~ co m-

芈月搜索枯肠,好不容易找了句话,笑道:“听说您娶了东胡公主为妃,恭喜了。”

义渠王淡淡地道:“不过是部族联姻,没什么可恭喜的。我娶不到我喜欢的女人,她也嫁不了她喜欢的男人,大家凑合着过罢了。”大国争战得不到胜利,周边的小国就要变成出气筒。赵国要向东胡下手,秦国要对义渠开刀。当日联姻,不过是为了增强实力而已。但最终,义渠还是敌不过秦国,偶尔的得手,换来的却是更多的失去。俯首称臣又如何,政治联姻又如何?草原上的勇士,如草原上的草一样,只要有适当的时机,就会生生不息,卷土重来。

两人一时沉默,竟似再找不出话来。场中小狼和魏冉相斗之声,便显得更激烈了。

两人一起看他们交手。芈月原本以为,以小狼和魏冉的体形相比,魏冉要胜小狼并非难事,可如今看来,两人竟是不相上下,魏冉脸上的神情,还略显羞窘。

芈月不由得道:“小狼身手不错,看来义渠君的确很照顾他,我要向您说声谢谢了。”

义渠王神情复杂地看了芈月一眼,向场内看了看道:“没什么,我也没白照顾。小狼是个好战士,这些年也替我打了不少仗,他很有用。”

芈月诧异地看着场中的小狼,的确是身手矫健,灵活异常。此时他正与魏冉角力,看不出他如此瘦弱的身体,力气竟是不下于魏冉。“是吗?可他看上去这么瘦小……”

义渠王道:“别看他这样,吃得比谁都多,打起仗来比谁都狠。他不是瘦,就是怎么也吃不胖。我问过老巫原因,老巫反而问我说,他就是一只狼,你见过胖的狼吗?”

芈月扑哧一笑:“老巫还是那么风趣。”

义渠王道:“老巫说,他能学会说话,应该是以前会讲话的,不知道为什么跟着狼群生活。不过因为他少年时在狼群中生活,一辈子都吃不胖,就是这么瘦弱的。但他的力气可真不小,我族几个大汉还打不过他呢。”

芈月道:“那你看,魏冉打得过他吗?”

义渠王道:“打不过。”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场中已经分出胜负。但见小狼抓住魏冉的手臂,将他抛了出去。魏冉打了个滚,却又跳了起来,重新扑了上去。小狼将魏冉连着摔了三次,又摁着他的头问:“服不服?”

魏冉倔强地一扭头:“不服。”

小狼嘿嘿一笑:“不服就再打。”

魏冉虽然浑身疼痛,却无论如何不肯弱了这口气,叫道:“再打就再打。”

见两人僵持,芈月忙上前劝道:“别打了。你们都是我的弟弟,自家人试试身手罢了,不可真的斗起来。”又对小狼说:“你松手吧。”

谁晓得小狼方一松手,魏冉便跳了起来向小狼撞去,小狼被撞得退了两步,便也扑上去,两人又扭作一团。

芈月急叫:“怎么又打起来了!”

义渠王却上前一步,按住两人。他的力气比两人都大,且两人刚才尽力交手,此时的力气却是不及他了。魏冉见已经占了一回便宜,哈哈一笑便松手退后。小狼被他无端偷袭,心中不服,仍然在挣扎着。

义渠王喝道:“没听到你阿姊说的话吗?不许再打了。”

小狼却怒视魏冉。

芈月见状只得道:“谁再打,我就不理谁了。”

小狼和魏冉同时哼了一声,各自扭头。义渠王松了手,两人果然不敢再打,只是互相瞪眼不服。

小狼转头跑到芈月面前,一脸委屈地指着魏冉控诉道:“阿姊,你是不是因为他不要我了?”

芈月连忙向他解释:“不是的,我一直想着你。回到咸阳安顿下来我就想派人来接你,可是没能把你接回去。”

小狼闻言立刻转向义渠王,一脸质问的神情。

义渠王哼了一声,道:“小子,看我做什么?你那时候连人话都不会讲,不把你教好了,把你送到咸阳,不是给你阿姊惹祸就是让你自己找死。”

小狼愤然道:“可我早就学会说话了,也会打架了。”

义渠王冷笑道:“会打架有什么用?你骨子里还是一只狼。枉我教了你这么多年,结果你一见到人就想打架。你自己说说,是也不是?”

小狼闻言,慢慢低下了头,却是一脸的委屈。

芈月见不得他这样,心早就软了,忙拉着他的手安慰道:“没事,以后阿姊和哥哥来教你。”

小狼疑惑地问:“哥哥?”

却见魏冉得意地一扬头,指指自己:“对啊,快叫哥哥。”

小狼哼了一声,拳头一扬:“谁打赢了谁才是哥哥。”

魏冉跳了起来:“你说什么———”

芈月见两人在一起便要缠斗,觉得十分头疼,先是瞪了魏冉一眼道:“小冉,你这像个做哥哥的样子吗?”转头又问小狼道:“那我是不是也要打赢了你,你才会叫我阿姊?”

小狼听闻此言,不敢再嚣张,只讷讷地低头:“不是。”

芈月轻抚着他的脖子,安抚他的情绪,哄道:“听话,他比你大,叫哥哥。”

小狼不敢违她心意,哼哼唧唧了半日,才从喉咙里咕哝了一声,就当混过了。

芈月瞪着他:“叫啊,叫哥哥,叫出声来才算。”

小狼无奈,只得将头一扬,从齿缝里挤了一声:“嗝———”转头就扑进芈月怀中,“阿姊,我叫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