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192章 巡四畿(二)

蒋胜男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两年里,秦王驷虽然每日在行程中,却比在咸阳更忙碌,每天都有快马将各地的简牍送来,他便在马车中批阅发回。对列国的战争,亦尽在他的掌控之中。

五国兵困函谷关的计划失败之后,就迎来了秦国的凶猛反扑,由樗里疾率兵,先败赵国,取中都、西阳两城,接着攻占魏国的曲沃和焦城,又在岸门大败韩国之军,斩首八万,迫使韩国太子苍入秦为质,而发起五国兵困函谷关之举的公孙衍也被迫离开魏国。

赵国见事不遂,转头与秦国合作,再联合中山国,以拥立燕公子姬职继位为名,分头攻打攻入燕国的齐军和齐国。

樗里疾再度率兵,征讨曾在秦国背后插刀的义渠,连下义渠二十五城,令义渠王不得不再度称臣。

此时秦王驷已经巡幸至西北,车队行进到秦国边城,魏冉率铁骑军在城下相迎。

魏冉上前行礼:“臣魏冉参见大王。”

秦王驷坐在车中点头:“免礼。”

魏冉道:“义渠君新归,听说大王巡边至此,特地率部众前来相迎。”此番义渠人归降,恰好作为向秦王的献礼。

秦王驷亦知其意,微笑道:“好,今晚就请义渠君与寡人共宴。”

恩 en 京 jing 的 de书 shu 房 fang 🐞 w w w *EnJi nG* co m

当夜,秦军于城外搭起了营帐,外围守卫森严,内中围着篝火形成一个大圈,秦王驷和义渠王对坐饮宴,下面一群秦军和义渠将领陪坐,觥筹交错,推杯换盏。

而魏冉自然是急着去见芈月了。

两人便在月下,顺着营帐外围缓步而行,边走边说。

魏冉见着了芈月,一脸兴奋,连眼睛都是亮晶晶的:“这些年东征西讨,跟阿姊都没有多少时间相处了。阿姊,听说你这两年都随着大王巡幸四畿,是不是很辛苦?我看阿姊瘦了,也黑了。”

芈月抚了一下自己的脸,诧异道:“是吗?我倒没有觉得辛苦,反而觉得在外面的这些日子,整个人都比过去更好。”

魏冉再仔细地看了看芈月,点头道:“是,阿姊虽然黑了瘦了,但是整个人看上去……怎么说呢,我感觉你比过去还年轻了。”

芈月笑了:“傻孩子,人只会越来越老,哪里会越来越年轻呢。”

魏冉细看了芈月一番,又似点头,又似摇头,道:“我只是……这么感觉吧。阿姊看上去,很有活力。宫里的女人,都是暮气沉沉的。”

芈月温柔地看着弟弟,见他也是十分有活力的样子,笑道:“我看你这样倒是长大了,成了大人了。此处相见,我还知道是你,若是骤然相逢,恐怕一时间还认不出来呢。”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是变化最大的。不知什么时候,魏冉已经完成了从男孩子到犹带稚气的少年再到举止老练的英武将军的蜕变。除了在芈月面前会偶尔故意露出一些“弟弟”式的言行举止外,在别的时候,已经完全可以独当一面了。

魏冉听了这话,点头,郑重道:“阿姊,我如今已经长大了,可以庇护你了。大王还给了我一小块封地呢,你现在可以放心了。”

“放心?”芈月倒听得有些诧异,“放心什么?”

魏冉沉默了片刻,才道:“我听说,阿姊在宫中,招王后猜忌……”

芈月笑道:“没有这回事,王后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放心,她奈何不了我的,再说还有大王在呢。”

魏冉迅速看了看远处的篝火。那里,秦王驷正与义渠人饮宴。他的眼光很快收了回来:“阿姊放心,任何时候,我都在这儿呢。”

芈月顺着他的眼光看到了远处,也听到了隐隐传来的歌舞之声。

“此番义渠人看来老实很多啊。”

魏冉笑了:“义渠人向来狡猾,前番还跟着公孙衍趁火打劫。修鱼大捷以后,我们腾出手来,狠狠给了他们一个教训。”

芈月点头:“我知道,小冉又立军功了。”

魏冉道:“这次他们可不只是名义上的称臣,而是真正的纳土归降。义渠王改称义渠君,我们攻占的这二十五个城池也都要开始推行秦法。”

芈月点头,语重心长道:“这世上许多事,并不在于如何开始,而在于如何推行。义渠人,可没这么快就驯服。”

魏冉点头:“樗里子也这么说。”正说着,他忽然似有所感。这是一种长期在沙场上生死相搏练就的特殊反应能力,这种能力往往会让人在关键时刻察觉到危险的到来。他立马抽刀,护住芈月,冲着黑暗处喝道:“什么人?”

芈月正自诧异,他面对的那个方向,刚才并无人经过,谁知道他这一声喝毕,便从黑暗中走出一个人来。这个人慢慢地走近,一步一步,走得不快不慢,但魏冉却喉头发紧,这人的步伐,竟是毫无破绽可寻。

这人的身影,显得比普通人还要更瘦削纤弱,但这一步步走来,却让魏冉感觉这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他渐渐地走近,看得出来,他脸色苍白、样貌文弱,可他的眼睛,却像狼一样在暗夜里发出野兽的亮光。

芈月上前一步,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忽然脱口问道:“你是谁?”

那人犹豫道:“你是……阿姊……”

芈月一惊,仔细看着那人,想从他的脸上,找到熟悉的感觉。正在这时,草原深处远远传来一声狼嗥,那人听了这狼嗥之声,亦是昂首,长啸一声。

芈月的记忆被触发,一下子从陌生的脸庞上察觉到熟悉的神情,急忙上前一把抓住那人:“你,你是小狼?”

魏冉见芈月居然毫无警惕地接近了那个在他眼中极其危险的人,正想阻止,那人却止住了长啸,朝芈月扁扁嘴,神情孺慕中又带着委屈,甚至还有一点点撒娇:“阿姊,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小狼———”芈月抑制不住激动,捧起小狼的脸仔细端详,“你,你真是小狼,你长这么大了?”

魏冉见状,一股敌意油然而生,上前拉住芈月的手,不由得也带上一些小时候委屈撒娇的语气,道:“阿姊,他是谁?”

那小狼本能地感觉到了魏冉的敌意,看向魏冉的眼神变得凶狠起来。他拉住芈月的另一只手,问:“阿姊,他是谁?”又加了一句,“阿姊,我不喜欢他。”

芈月此时左手被小狼拉着,右手被魏冉拉着,正是满心欢喜,完全没有意识到两人一见面就互生的敌意。她拉住小狼和魏冉往前走去,脸上笑开了花:“你们都是我的弟弟。来,我们到前面说话。”

小狼和魏冉一边被芈月拉着走,一边毫不掩饰地用眼神厮杀。

魏冉瞪着小狼,小狼朝着魏冉龇牙咧嘴。

魏冉欲踢小狼,小狼闪身躲过,还差点踢到芈月。

芈月诧异地转头:“你们在干什么?”

两人对着她,顿时又都露出一张笑脸来。

芈月不疑有他,拉着两人走到一处篝火边,一边一个拉着坐下,笑道:“好了,隔了这么多年,我们总算能够再次见面,真是太好了。”

魏冉率先跳了起来,指着小狼问:“阿姊,他是谁?”

芈月道:“他叫小狼,是我在义渠时收养的一个弟弟。”

魏冉不悦道:“你怎么又有一个弟弟?”

芈月微笑着看着魏冉:“我的小冉吃醋了吗?”

魏冉抿了抿嘴,没有说话,表示默认。

芈月叹道:“那次我被义渠王抓走,以为可能会死在义渠。小冉,我很想你,想戎弟。小狼年纪跟你差不多,他也是孤苦无依。当时我看到他,就像看到了你们似的。”

魏冉亦想到了当日眼睁睁看着芈月驾车引开追兵的情景,想到了后来数月的恐惧孤独,不禁心有余悸。那段日子,是他这一生最难熬的时间。他想得动容,不由得握住了芈月的手:“阿姊……”

芈月再转头看着小狼,满心歉疚:“小狼是被狼养大的孩子,那时野性未驯,连话都刚刚开始学。他的第一句话,是我教他的。可惜后来大王派人赎我,他们不让我带上他,我当时亦是自身难保,不得已只能丢下他离开义渠。”说到这里,便看到小狼的眼泪也流了下来,芈月更觉心疼,忙为他拭泪,又解释道:“我曾拜托义渠王照顾他,但后来我派人去义渠接他的时候,义渠王又不肯把他还给我。真没想到,这次能见到他……”

魏冉哼了一声道:“是义渠君。”义渠已经去王号了,自然只能称君。

小狼挥开芈月的手,与魏冉争辩道:“义渠王。”他被义渠王收养多年,自然也有几分敬重,又岂肯让人在口舌之中贬低义渠王?

魏冉见他如此,更是得意,重重地道:“义渠君。”

小狼急了,争辩道:“义渠王。”

芈月见状笑了:“好了,别争了。”转向小狼道:“小狼,你这么维护义渠王,看来他待你不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