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135章 故人来(一)

蒋胜男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芈月怀孕了。

缪监接到这个消息,首先就禀告了秦王驷。秦王驷只点了点头,不以为意,便挥手令缪监出去了,他自又重新看起简牍来。

只是不晓得为何,过得片刻,他心中总有一股隐隐不安的感觉,想了想,他放下书简,站了起来,走到外面,见是缪辛跟着他,不禁问了一句:“大监呢?”

缪辛忙恭敬地道:“方才王后有召,所以大监去了,大王要召他吗?”

秦王驷摇了摇头:“不必了。”他在廊下走了几步,忽然道:“去常宁殿。”

唐夫人是服侍秦王驷最久的人,近年来已经渐渐不再受幸,且她体弱多病,为人也是低调无争,所以在宫中存在感也是较低。后宫妃嫔,虽然不敢来踩她,亦也是无人奉承。她所住的常宁殿,也是稍嫌偏僻,素日都是冷冷清清,无人往来。唐夫人本人倒也是并不以为忤,也乐得清静。

秦王驷走入常宁殿,见这院中正中一棵银杏树,黄叶如华盖,院中亦是落一地金黄的叶子,站在院中仰头看,但见天高云阔,不觉得心情舒朗。

见了唐夫人迎上来行礼,秦王驷忙扶起了她,笑道:“你这院子倒是不错。”

唐夫人亦不似其他妃嫔见着秦王驷来,便要盛妆艳服,如今她与秦王之间,男女情爱的意味淡了,倒是那种多年以来熟捻不拘的感觉更重。见了秦王来,她也只是披着一件半新不旧的衣衫,头发挽了低髻,只用一根白玉大笄插住,见秦王驷夸她的院子,也笑了:“大王说得是,妾这里最好的便是这院子。”说着一边陪着秦王驷往里走,一边又说:“妾素日最喜的便是在院中晒晒太阳,下下棋。大王如今是要在院中坐坐,还是到里面喝口浆水。”

浆水又叫酸浆,是将菜蔬果物发酵变酸,再加上些蜜或柘汁,便是酸酸甜甜十分可口。秦王驷听了便道:“甚好,寡人好久不曾饮过你制的浆水,正可一品。”

说着便在唐夫人的引导下走进内室,室内光线略暗,唐夫人忙叫侍女将四面的帘子都卷了起来,阳光射入,秦王驷转头看了看室内摆设,却见室内各式摆设非但比别处都少些,甚至还略显陈旧,心中不悦,道:“你这室内的摆设如此这般少,显又陈旧,可是魏氏和王后没有照应到?”

唐夫人见他生气,忙陪笑道:“大王休要错怪了人,王后和魏夫人不曾忽略于我,她们倒年年都问我要不要换新的。我原是因为当日子奂还小,十分淘气,容易打烂东西,所以干脆就摆着旧的。后来子奂搬出去了,”她看着室内的摆设,露出怀念的眼神道:“我看着这些东西反而舍不得换了。”

秦王驷细看,果然有些摆设明显是小儿之物,也轻叹一声道:“你原也不必如此自苦,宫中什么没有,用得着你节俭成那样。”

唐夫人笑道:“妾身并不是节俭,只是习惯了,如今比起当年已经好多了……”说到这里,发现说错,忙止了声,请罪道:“是妾失言了。”

秦王驷长叹一声,扶起唐夫人道:“你何须请罪。当年之事,原是我年少气盛触怒君父,却不该连累你们受苦了。”当日他为太子时,因为反对商鞅变法,而被秦孝公放逐,朝中甚至有另立太子之呼声。他既失势获罪,他宫中女眷,自然也难免过得艰难。

唐夫人忙摇头道:“妾身自属大王,当与夫君忧戚与共。妾只是惭愧自己生性愚笨,便是那时候,也多半是庸姊姊撑着家里,妾是什么事也帮不上忙的。这么多年以来,又是多亏大王照应,妾十分惭愧。”

🌹 恩+京-的-书+房+ ww w +E nJin g - C o m +

秦王驷叹了一声:“桑柔她……她的性情若有一两分似你,朕与她也不会……”

桑柔便是庸夫人之名,唐夫人听了这话,便是十分退让的性子,也忍不住道:“庸姊姊若是妾这般的性子,只怕当年便撑不过了……”

两人述起旧事,不禁唏嘘。过得片刻,侍女捧上调制好的浆水过来,唐夫人亲手奉上,秦王驷饮了一口酸浆,略觉得好些,放下陶盏,咳嗽一声道:“寡人看你这里院子虽大,人却太少,不免冷清。”

唐夫人不解其意,看着秦王驷,欲待其述说下文。

秦王驷后宫与其他诸候相比,算是十分清净的。不过是早先为太子时以庸氏为正,唐氏为侧,再加几个侍婢均是住在一个院子里。后来继位为王,庸氏出走,唐氏便与那几个旧婢同住一宫。其后便是之前的魏王后与她的几个媵女,又另住一宫。再次便是楚女入宫,再立一宫便是。

她这里均是服侍秦王的老人,这些年也不曾承宠,次第衰落。自其子公子奂到十岁以后也搬了出去,这里不免就显得空落落的。魏夫人的宫殿,与她一般大,但里头住了魏媵人等数名妾姬,又因代掌宫闱,里头婢仆无数。便是芈姝所居的椒房殿,比她这里多了两个侧院,但人数却也比这里多了七八倍。

却见秦王驷道:“寡人觉得,你这里太过冷清不好,不如搬几个人进来,与你同住也好。”

唐夫人不解其意,知他这般说,必有用意,忙顺着他的口气下来道:“大王说得是,这一整座宫殿只住了我们主仆几人,倒显得空空落落。自子奂搬出去以后,妾身也觉得,真是冷清了不少。”

秦王驷正中下怀,道:“那寡人就安排个人跟你一起住,如何?”

唐夫人也笑道:“妾身正缺个妹妹做伴呢,只要她不嫌妾身这里冷清便是。”

秦王驷便问:“在宫中你素日跟谁交好,想挑谁过来?”

唐夫人却是答得滴水不漏:“宫中姐妹人人都好,妾身个个都喜欢。”

秦王驷沉吟半晌,问道:“你看,芈八子如何?”

唐夫人心中一凛,但面上不露,反而笑得更加欢畅:“大王说的可是大公主素日常夸的季芈?她自是极好的孩子,只是……”

秦王驷一怔,想不到她竟会为难,反问道:“只是什么?”

唐夫人长叹一声:“大王,季芈终究是王后的媵女,不晓得王后可知此事?”

秦王驷不在意地挥了挥手:“王后不会有意见的。”

唐夫人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道:“既是大王吩咐,妾身自当遵从。”

秦王驷皱了皱眉头,道:“两人相住,终究还是要性子相投,你若不愿意,倒也罢了。”

唐夫人忙笑道:“妾身知道大王的意思,也知道这是体贴我。我听孟嬴说起过她,若是她来,那真是妾身之幸呢。”

秦王驷方点头道:“嗯,如今她怀了身孕,现在住的蕙院太过荒僻,地方小,也安排不开太多奴婢。且她年轻,也缺乏经验,所以想让她换个地方,也好多个人照顾。”

他听到消息的时候,也想到了蕙院狭窄,本就想给芈月挪个院子。一是因为芈姝所居椒房殿中已经住满媵女,且芈月的性子有些不合群,芈姝对芈月又有些小小嫉妒,且自己的儿子也刚出生,这几件事累积起来,则芈姝不见得会尽心。虽然他吩咐下来,她未必会拒绝,但用不用心,却是不一样的。二来唐夫人宫中冷清,若是令她照顾芈月,两人皆得便利。所以当时一想,便想到了唐夫人身上去。

唐夫人笑容不改:“哦,季芈有喜了,这真是件好事,妾身好歹也养过孩子,大王就尽管放心把她交给妾身好了。”

秦王驷满意地点头道:“如此寡人就放心了。”

见秦王驷大步离开,唐夫人独立院中,怔怔出神。银杏树的叶子飞旋而落,唐夫人伸手,接住了一片落叶。

见唐夫人怔立,侍女绿竹不安地唤道:“夫人。”

唐夫人被这一声轻唤顿时回神:“嗯?”

绿竹轻声道:“夫人,大王已经走了。”

唐夫人有些恍惚:“哦。”

绿竹见她如此,不免忧心,问道:“夫人,您想什么想得如此出神?可是大王说的事,有什么不妥……”

唐夫人却止住了她继续问,道:“绿竹,你去内府去领些东西来吧。若是芈八子要搬进来,还要好生布置呢。”

绿竹诧异道:“这么早便要布置吗……”

唐夫人叹道:“反正早晚都要准备,不如早些准备。”

绿竹低下头,细细地思量一回,似有所悟,试探着问道:“若是有人打听,奴婢应该如何说呢?”

唐夫人淡淡道:“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绿竹恍然:“夫人,您莫不是……”莫不是不愿意让芈八子住进来?

唐夫人并不是一个挑剔的人,更何况这事情是大王所托。她若是这么做,只代表一件事,那就是芈八子住进来,会带给她们很大的麻烦。

唐夫人摇头轻叹:“绿竹,后宫从来争斗多,我只想寻个清静的地方,好好过我自己的日子。”

绿竹欲言又止:“可是……”可是为什么明知道是麻烦,还要接下来,既然接下来,为何还要把这件事张扬出去?

唐夫人淡淡地道:“大王既然吩咐,我怎么可以拒绝。”所以她只能应下,若是芈月住进来,她也会好好照顾。但是她身上的风风雨雨,她没有替她接下来的义务,见绿竹不解,解释道:“若是她身上真的带着麻烦,就算住进来以后,照样避不开这些麻烦,最后还会连累我们。”

绿竹道:“可大王他……”大王这么说,肯定是要夫人帮助季芈,夫人这么做,真的合适吗,会不会触怒大王?

唐夫人轻叹一声,秦王驷是个很英明的君王,他能够一眼看穿别人的性情,真的发生了大事情,谁也无可法隐瞒于他。可是后宫的事情,却不是军营和朝堂,不是用铁腕和军事手段能够解决得到的。有时候那种细细碎碎的恶心人的小事情,上不了台面,用不了刑罚,他也懒得理会懒得管。但有些人的野心,就这么慢慢滋长,认为只要足够聪明足够有手腕,不犯着他的底线,就可以永远无所顾忌下去。

的确,后宫女人,做不出大的事情来,可人心幽暗的地方,便是用铁血手腕也是无法根除的。

也许他只是隐约意识到了会有人芈月的怀孕有会招致后宫某些女人的不满,所以他就把芈月放到她的院子里,因为他信任她能够好好地照顾那个可怜的姑娘。可是他却没有完全意识到,那些女人会用出什么样的心思和手段来对付她。

他是君王,他是男人,他是夫君,后宫那些起了可能有的不良心思的女人,都曾经是他的枕边人,在她们还没做出真正的罪恶时,他不愿意去把她们想得太坏,甚至为她们未曾做出的行动去进行威慑。

但是她不一样,后宫那些女人,所有阴暗的手段,在她这个已经失宠的妃子面前,是毫无顾忌的,是放大了的恶行。但她也没有说出来,也许她想象落到那个姑娘身上可能的罪恶,也是放大了的。她不可能拿她的想象,去劝说君王,这听起来有些点是危言耸听。会显得她在君王面前把别人的心思想得过于恶毒,或者让她变成一个神经衰弱的受害狂。所以,她不能拒绝,也不好过多地解释。

那么就把这件事放风出去吧,那些有着不轨心思的人,一定会阻止那个新宠进入她的院子,因为这样就为她们下一步的侵犯增加了不方便之处。她要让那些魑魅魍魉自己跳出来,如果她们能够阻止那个姑娘进来,那么,她也问心无愧。如果她们行动了,依旧没有阻止那个姑娘进来,那么,她也能看出秦王驷保护她的决心有多大。

而今天他的行为,太过象一场兴之所致,而她,只能把自保当成第一行动了。

椒房殿也很快听到了消息,芈姝大为不悦,这日秦王驷来看公子荡的时候便与秦王驷道:“大王,我的媵女怀孕了,为什么要托给常宁殿?”

秦王驷倒没有想到她的反应这么大,他手中正抱着公子荡,见芈姝质问,怔了一下道:“寡人觉得你宫中已经十分拥挤,且子荡还小,寡人见你时常抱怨,所以也怕烦了你,因此托了唐夫人。”

芈姝眼圈一红,笑道:“是小童性急了,原是宫中闲言,说大王疑了小童容不得人,因此才将季芈托于唐夫人。大王也是知道小童的,遇到这种事,岂有不着急的。方才是我言语失当,却不想大王原来是体贴于我才是这般安排。“说着端端正正地行了个礼,道:“只是大王虽是好意,我却不敢领。若是当真让季芈住到常宁殿,小童这名声岂不坐定洗不清了。”

秦王驷将公子荡递于乳母,转头看着芈姝道:“你多虑了,宫中从来是非流言甚多,岂能一一计较。”

芈姝上前,偎着秦王驷撒娇道:“大王,季芈是我的媵从,她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且我身为王后,就算是其他的妃子怀孕,难道不应该也是王后的职责吗?如今大王置小童于不顾,反去让唐夫人照顾,这叫小童日后如何处置宫中事务?”说着心里一阵委屈,不禁哭了起来。

秦王驷闭了闭眼,他到后宫从来是放松身心的,并不打算陷身烦恼,回思及唐夫人应允时的言不由衷,再看芈姝的急切委屈,心中也懒得计较,他本来想到芈月怀孕,独居蕙院不便,乏人照顾,他能够为她去向唐夫人说情,已经是很难得了,再加上芈姝如此委屈,她毕竟是王后,料得如此一来,她为了表现自己的负责任,当会好好照顾于芈月吧。

想到这里便挥了挥手,道:“好了好了,既然你主持后宫事务,这些小事就由你作主吧。”

芈姝破啼为笑道:“是,小童定当不负大王所托。”

芈月一觉睡醒,清晨起来,便听院中雀鸟的叫声,便披了衣服,走到在蕙院廊下,逗弄着笼中的雀鸟。

女萝见状,忙拿了一件披风过来加在她的身上,劝道:“季芈,清晨露重,您还怀着身子呢,要多保重。”

芈月抬头看着青天,道:“女萝,你说如果我把笼子撤了,这黄雀能飞多高呢?”

女萝也不禁抬头看着天空:“它翅膀这么短,飞不了多高吧。”

芈月叹道:“小时候父王给我看刚生出来的小鹰,也只有一点点大,和刚生出来的小黄雀相差不大。可是,最终黄雀只飞到树梢就落下来,被人捕获,关于笼中。而鹰会越长越大,越飞越高,最终翱翔于蓝天之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