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134章 商君墓(二)

蒋胜男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王驷看了芈月一眼,芈月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去。然而天底下的女人,听到自己的男人说起另一个女人来的时候,“她长得好看吗”这句话,是一定想问一问的。

秦王驷轻叹:“很美,寡人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觉得世间再无一个女子,比得上她的美貌,仿佛天上的仙子一般,圣光普照……”

正说着,两人已经走近村庄农舍,芈月好奇地问:“后来呢?”

秦王驷苦笑一声道:“后来,寡人养好了伤,就离开了那儿。”

芈月道:“她有没有留您?”

秦王驷道:“这个村庄留不住寡人,她自然也是留不住的。”

芈月道:“后来您去接她了吗?”

秦王驷没有说话,他转身,大步走着。

芈月不敢再问,也只是默默地跟了上去。

秦王驷走了好一段路,听得后面的女子跟得很辛苦,她在喘着粗气,上气不接下气地,可是她没有要求他停下来,没有显示自己的娇弱不胜。

他停了下来,忽然说:“寡人后来找过她了。”

他是去了,可是他再也找不到当年的那个人了。他见到了她,却与她擦身而过,甚至没有认出她来,还唤她大娘,向她打听她的下落。

她没有说,只匆匆地指了个方向,就走了。

直到他到了村里,再三打听,才明白,她曾经与他擦肩而过,可是等他再跑回去的时候,却再也没有找到她了。

芈月不胜唏嘘:“如果是我,我也不愿意让您看到我。”

秦王驷道:“为什么?”

芈月轻抚着自己的脸,叹道:“她一直以为您会很快来接她,却没有想到红颜易老,等您来接她的时候,居然会唤她一声大娘了。如果是我,我也宁可您当我已经死了。”

秦王驷亦是轻叹:“只是寡人却想不到,再相见时,居然会故人当面不相识。”

芈月道:“大王,宫中女子富贵娇养,自然不易老。乡间女子日晒雨淋,不堪劳作之苦,自然老得快。还有……”

秦王驷道:“还有什么?”

芈月低头:“妾身不敢说。”

秦王驷道:“说吧。”

芈月鼓气勇气,道:“有人怜惜的女子自然不易老,失去呵护的女子,自然历尽沧桑。”

秦王驷震憾,久久不语,终于长吁道:“是寡人有负于她。”

芈月幽幽地道:“愿大王再勿负其他女子。”

秦王驷转头看向芈月,淡淡地道:“辜负与否,但论心迹。君王和后妃,论的是礼法,若是论心,寡人只有一个人,一颗心,如何能令后宫所有的女人满意。”

芈月低头道:“是妾身失言了。”

秦王驷再度看了一眼小村庄,幻觉中似看到村口的茶棚,青衣妇人,秦王驷仔细定晴再看去,却依旧如故。

秦王驷轻叹一声,转身而去。

车马辚辚,一路而行,终于又回到了秦宫。

“故为国者,边利尽归于兵,市利尽归于农。边利归于兵者强,市利归于农者富。故出战而强、入休而富者,王也。”芈月坐在窗口,手中持着竹简,轻轻吟着。

自秦驿山归来,芈月足不出户,只去叫人寻了《商君书》,日日研读。

以前在楚国的时候,她曾经学过这卷书。但那时候是在屈子的教导下,拿着《商君书》研读的是其中的严苛之处,想的是商君之政,为何会激起秦人的反感。

她一直觉得屈子的说法是对的,列国都在推行新法,而变法则往往不得好死,人亡政消。但是唯有商君变法,人亡而政存,这是什么原因呢?

她想,她得好好研读一下,商君的变法,与其他人的变法,有什么不同,如何能够在死后,依旧人死法存,令得恨他的秦王,仍然对他念念不忘的原因

这些日子以来,她每天研读着,她越读,越觉得,商君之法实在是极为打动人的,莫说是君王,便是她一个小女子,依旧会为其所动。

若能行商君之法,出战而强,入休而富,则天下皆归也,这是何等的宏图展望。

她倚柱畅想,不胜向往。

正在此时,薜荔悄悄地进来,道:“芈八子,王后有请。”

她轻叹一声,放下竹简,站起来,道:“更衣。”

该来的,总会来的。

想起当日她与秦王一齐离开,还不知道芈姝会有如何含恨呢。明知道对方恨自己,但她仍然还是要送上门去,让对方发泄愤恨。

她回头看着地上的书简,心中暗嘲,有时候一卷在握,只觉得自己能上天入天,揽尽四海,叱咤风云,可是一放下竹简,对着的却是后宫妇人,一地鸡毛。

有时候心飞得越高,反而越不能忍受现实中的浊泥纠结。

芈月走入椒房殿内时,但见席上一堆衣料,几案上各种首饰,诸媵女围于芈姝身边,争相奉承。

芈姝见了她进来,却恍若不见,只对孟昭氏道:“中元节快到了,这些衣料首饰要赏给各宫妃子,你来帮我算算该如何分配为好?”

孟昭氏笑道:“王后赏赐,凭谁还敢争不成,您喜欢哪个,就给哪个好了。”

芈姝笑嗔道:“要这么算就简单了,宫里的女人闲极无聊,就好比个衣服首饰的。这种素纱是用最细的蚕丝织就,质地轻透,如云如雾,可惜只有三匹;这种菱纹锦要经三次反复交织,才能呈现这种菱纹效果,这种矩纹锦又次之,只要两次反复交织;这种绉纱最是难织……

芈月知她故意冷落自己,这样的手段,是常见的,在人群中被冷落、被排挤,自然会惶恐不安、会被人落井下石,然后知道了畏惧,知道了臣服。

然而这样的手段,对于她来说,浅陋了些,她不以为意,只淡淡一笑上前行礼:“参见王后。”

芈姝如同没有看见,仍然对着孟昭氏继续说话:“库里还有各式毛皮,单论狐皮、貂皮、狼皮、猞猁皮等,我嫌味重,没让他们拿过来,但也得按册子上来分。你帮我算算,这宫里要分的是人,各按位份又怎么个分法。”

孟昭氏一边应声,一边偷偷观察着芈月。

芈月镇定地行完礼,站在一边,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

芈姝却不安起来,瞟了几眼芈月,终于烦心地将账册一推,道:“今日就说到这里吧,我也烦了。妹妹辛苦一下,把这册子拿去,明日合计好了再来跟我说。”

孟昭氏得意地看了芈月一眼,行礼道:“是。”她拿着账册从芈月身边走过,嘴角不禁得意地微笑。王后不喜欢季芈才好,如此,她便可以出头了。

这时候,芈姝方如忽然才发现芈月似地,忽然笑了,招手道:“妹妹来了,你是大忙人,如何今日有闲到我这里来?”

芈月不卑不亢,道:“王后见召,安敢不来。”

芈姝阴阳怪气地说:“我若不召,你便不来了,是吗?”

芈月也懒得与她多嘴,只道:“王后是怪大王不赴周岁宴,还是怪我跟大王出门?”

一句话说得芈姝变色道:“你还敢说,我儿的周岁,你居然敢这般触他的霉头。素日你违逆我什么事,我都忍了,可是此事,你实在过份。”

芈月也懒得与她争辨,直接道:“王后可知,大王每年这个日子都会素服出宫?”

芈姝怔住了,好一会儿方道:“有这种事?”

芈月道:“那日王后盛妆而去,幸而是王后,大王不计较,若是换了其他人,必会受一顿迁怒。”

芈姝一怔,方道:“原来如此,但那日,为何是你?”

芈月微笑道:“阿姊是希望魏夫人跟着去,还是卫良人虢美人跟着去?”

芈姝道:“啐,让那几个贱人去,岂不是要气死我!”她终究性子简单,点头:“也是啊,咱们这边,我不能去,自然只能你去了。”她被芈月这一说,又转过来了,转而与她商议:“可惜孟昭氏始终不得大王喜爱,你说要不要安排别人侍奉大王?”这说的便是剩下的三名媵女季昭氏、屈氏与景氏了。

芈月看着芈姝故意观察的神色,心中暗晒,难道她还会嫉妒这些人不成:“这些事,当然是阿姊作主了。”

芈姝紧紧盯着芈月的神情,道:“素性都一起安排了,也免得让剩下的人老悬着心。”

芈月敷衍道:“阿姊总是对的。”

芈姝终于放下了心,这才回想起方才的故意生事来,不免心中也有些愧意,自己转回场子故作热络道:“对了,妹妹,如今换季了,我正要发放这些衣料首饰的。你来了就由你先挑,这匹素纱,还有这两匹锦锻赏给你做衣服,回头还有貂皮给你做冬衣,这案上的首饰,你挑三件自己喜欢的吧。”她兴兴头头地说着,几件衣料首饰赏出去,又俨然自以为慈善无比,广施恩惠了。

芈月只淡淡地谢了,又陪了她闲话几句,这才叫,叫女萝捧了芈姝所赠锦锻和首饰盒,回了蕙院。进了蕙院,她便觉得一阵恶心,俯下身子干呕起来。

女萝急忙上前轻抚道:“季芈,您怎么样了?”

芈月摇头,无力地道:“恶心。”刚才的敷衍,陪笑,让她觉得疲累已极,让她只觉得耐心全无,刚才不晓得按捺下了多少次翻脸走人的欲望。

她又抄起那卷《商君书》来,只觉得上面的一字字一句句都迸出竹简来,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人家在谋天下,谋万世,而她呢,陪着一个嫉妒的小妇人,曲意奉承,真是不知所谓。

她扔下竹简,颓然倒地,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啊。

芈姝这个人,从小受宠,唯我独尊惯了的。以前她能够不招她的嫉恨,不过是在楚宫的时候,有芈茵掐尖好强挡在她前面,后来到到秦国,又有个魏夫人成了她敌人。如今魏夫人失势,她自然就恢复了本性。若是可以,她自然想独占秦王。可是秦王不是她能独占的,那么任何得到秦王宠爱的人,都会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表面上的市恩,施惠,掩不住她内心的狂妒,更因着如此,只要还不想和她翻脸,就得忍受她的小恩小惠,也忍受着她以小恩小惠一起赠送而来的言语讥讽和怨毒。可惜她偏偏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完全没有意识到那些刻意亲热的话有多僵硬有多勉强。可她却能够感觉得到,人人和她并不贴心,她越是不安,越是要广施财物,但每一次的恩赐,都要伴随着她的尖酸话语,这简直成了她的恶性循环。

芈月坐下来,看着几案上的一堆竹简,拿起一卷来,翻看两下,又扔开,再拿起一卷,翻看两下,又扔开。素日心情不好的时候,她都是借此来平心静气,此刻,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再平心静气了。

终于,有一卷竹简能够让她看得下去了。她拿起来,轻声朗读:“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念着念着,她的心思慢慢平静了下来。

忽然间眼前一黑,她斜斜地倒了下去。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眼前围着许多人,人人都是一脸喜色。

她茫然地睁开眼睛:“怎么了?”

薜荔已经扑到她的面前,一脸喜色地道:“季芈,季芈,太好了,您有喜了。”

芈月怔住了,好一会儿,才茫然的抚着腹部,道:“我?有喜了?”

薜荔抹了把泪,道:“刚才太医院的李醯太医来亲自看过,他说您有喜了,已经两个多月了。如今他已经向大王去回禀此事了,大王也许就会有旨下来呢,甚至大王可能会亲自召您的……快、快,咱们赶紧准备起来啊。”

芈月坐在那儿,有些茫然,看着一屋子的侍女,七手八脚地为自己准备,为自己更衣,为自己梳妆,她忽然觉得这一切好生荒谬。

很奇怪,虽然受宠日久,她似乎一点也没有想过,自己会有怀孕的可能。或者是因为,自己对于这个秦宫,对于秦王,都持着一种游离的状态。

她竟是从来不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长久地留在秦宫,成为这秦宫的一份子,繁衍生息。她一直以为,自己会在某一天,因为某一个契机而离开。

然而,她怀孕了,她有了秦王的孩子,她可能因此,而改变了人生的命运吗?

她有些迷茫地半倚着,看着人群喧闹,忽然一滴眼泪掉了下来。

薜荔吃惊地挽髻的手,问道:“季芈,您怎么哭了?”

芈月摇摇头,有些混乱地说:“我本来想逃避,没想到每次当我想逃避的时候,总有一些事,逼得我不得不去继续挣扎。”

薜荔迷茫地看着芈月,听不明白她的意思,但是,这不妨碍她继续为芈月妆扮,过得一会儿,便道:“季芈,你莫要流泪,奴婢在为您傅粉呢。”

一片混乱中,芈月终于被妆扮完毕,果然秦王驷也不负众人所望地亲自来了。

芈月正欲站起来,秦王驷已经走进来,以手制止她迎接的动作。他走到芈月身边,将她拥入怀中,手轻轻地放在她的腹部,喜欢地道:“这里,已经有了寡人的孩子吗?唉,想来当日你随寡人出行,就已经有了这孩子了。当真是很强韧的孩子,这么颠覆都全然无事。”

芈月看着肚子,眼神复杂道:“是啊,这孩子很强韧呢,一定会是个勇敢的孩子。”

秦王驷道:“嗯,给寡人生个男孩,寡人要带着他驰骋四方,征战沙场。”

芈月道:“妾身却只愿他平平安安,无争无忧。”

她心中五味横阵,难道这是天意吗?她在渐渐忘记过去,秦王对她的宠爱,像干涸的土里渐渐渗入的泉水,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无法再分离了。

她一直以为,象他那样高高在上的人,纵然有喜欢有宠爱,可是这跟两情相悦不一样。可他也从不忌讳让自己看到他的另一面,沉溺于他的好,清楚地知道他的无情,又能明白他无情背后的无奈和真情。

她轻抚着自己的腹部,默默地想,这孩子偏要到前日他把心底最隐私的心事都告诉我以后,才有了反应。那么孩子,你也是认可了这个父亲,是吗?有了他以后,自己跟秦王,就是骨血相连,再也不能自欺欺人地当自己是这个宫庭的旁观者,当自己还可以抽身而逃。生与死,都只能绑在这个宫里,再也无法离开了。所以,为了孩子,自己的必须直面宫中的风风雨雨,无惧任何人,任何事。”

两行眼泪缓缓流下,芈月的嘴角却有一丝为人母的喜悦微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