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131章 聪明误(一)

蒋胜男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本以为已经失势的魏夫人,却因为在花园中与王后狭路相逢,被王后迁怒杖毙了一个宫女,她自己也一惊而病,不想却反而引起了秦王的怜惜,虽然处罚未变,但身边原来被拘走的奴婢,却又被补了许多回来,好照顾她的生活。

王后芈姝为此,又砸了一堆玉器。

魏夫人看着跪在眼前的几个旧婢,潸然泪下。几个心腹的大宫女,自然是已经不能出来了,如今只余一个采薇,还算原来的心腹。另一个侍女采苹,却是她的族妹小魏氏即原来的魏少使贴身侍女。

当日事情发生之后,小魏氏将所有与魏夫人有关的罪名都自己认下来了,并服毒自尽。这也是为了魏人最大的利益,若是魏夫人活着,她毕竟是后宫位阶最高的夫人,她还有一个公子华,更重要的是,她的头脑手段,远胜过小魏氏。魏夫人必须保住,小魏氏只能牺牲。小魏氏毕竟只是魏国宗女,她的父母、她的弟弟,都还在魏国,她一死,才能够保全家人的富贵平安。

魏夫人现在,成了魏人在秦国最后的赌注,她握紧了拳头,这一仗她输得莫明其妙,但是公孙衍返魏,却是她们赢得的最大一笔。只要有她在,魏人在秦国的控制力,就不会输。

采苹的名字,取自《召南》“于以采苹,南涧之滨”;采蘩的名字,亦取自《召南》“于以采蘩,于沼于沚”;采薇的名字,来自《小雅》“采薇采薇,薇亦作止”,这些侍婢的名字,都是她所起的。不但如此,卫氏身边的采蓝、采绿、虢氏身边的采艾、樊氏身边的采葛,乃至早年魏王后身边的采萧、采菲,这些名字,都是她从《诗》上挑选出来,一一起的。

这些名字,代表着她对姬姓后妃所有人的控制力,然而,这一切的控制力都在失去。

看着采苹哭诉小魏氏之死的经过,魏夫人也不禁落泪:“好孩子,我不会负了你家主人的,我也不会负了任何忠于我的人,我自会让父王好好照顾她的母亲和弟弟。”说到这时,话风一转,问道:“你是要留在我身边,还是回魏国去?”

采苹抹了了把泪,磕头道:“奴婢愿意侍候夫人。”

魏夫人点点头,转向采薇道:“你们总算出来了,可惜采蘩、井监,还有其他人都没办法再出来了。”

采薇磕头:“奴婢真是怕从此再也不见到见夫人了。”

魏夫人道:“能把你们两个捞出来,也不枉我苦肉计一场,因我而受累的人,我是不会忘记他们的,他们的家眷多赏些钱吧。唉,死者已矣,生者却要活得更好。采薇,如今有一件紧急的事,要你立刻去做。”

采薇道:“请夫人吩咐。”

魏夫人取来一只匣子,推到他面前打开道:“这颗夜明珠,你去送给张仪。”

采薇惶然:“夫人您这是……”

魏夫人道:“你送给张仪,他自会明白,然后你把他的回信给我。”

🍟 恩|京|的|书|房|w w w |E n j i ng | co m|

采薇吓了一跳:“夫人,我们才从内府脱身,若是再出什么差池,岂不是更加陷入不堪之境。”

魏夫人苦笑:“难道我们还能更差吗?你们就甘心这样当个活死人?若是用力一博,倒有一线生机。若是坐着等死,那才会越来越不堪呢。”

采薇动心,却无奈地道:“夫人,如今我们都没有出宫令符,只怕带着礼物也出不了宫啊。”

魏夫人轻叹一声道:“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不一定要出宫令符,可以借着其他理由……”

采苹见采薇犹豫,忽然道:“奴婢有办法。”

魏夫人惊诧地:“采苹,你有何办法?”

采苹磕头道:“奴婢可以借为魏少使送葬的时候出宫,帮夫人办事。”

魏夫人道:“好,采苹,你若做成此事,我永记你的功劳。”

次日,魏夫人请旨令采苹安葬魏少使,宫中允了。于是,魏少使出宫,魏夫人坐在房中,默默地等着。

三日后,采苹回,却是容颜惨淡,跪在魏夫人面前请罪道:“奴婢愚笨,未能成事,请夫人治罪。”

魏夫人心中一沉,强自镇定,慢慢地问道:“你东西没有送出去?”

采苹怒道:“那张仪不是好人,收完夜明珠以后,只说了一句此事也难也不难,就管自己批阅公文去了。奴婢催他,结果他翻脸不认人就把奴婢赶出门去……”

魏夫人一惊:“这不可能,张仪若是不能办事,他就不会收你的夜明珠。”

采苹急了:“可他明明什么也没说。”

魏夫人抚头,沉下了心,细细一想,张仪收了夜明珠,则必然不会白收,当下问采苹:“你且把从进门到出门,他说的每个字都重复给我听。”

采苹凝神思索着经过,道:“奴婢见了张仪,依夫之人言,呈上夜明珠,只说‘我家主人请张子给一句回话。’”

魏夫人问:“然后呢?”

然后,她看到张仪轻叹一声,依依不舍地放下夜明珠道:“此事也难,也不难!”她又磕头道:“还请张子相助。”张仪却说:“世间难事,再难的事也没有什么不能破解的,难破解的是心。”她不解:“心?什么是心”她听不明白,只不解地看着张仪,张仪却只管自己批阅竹简,她等了半天,才惴惴不安地提醒道:“张子,张子!”不料张仪停下笔,不耐烦地反问:“你怎么还没走啊?”她惊骇了:“可张子您还没给奴婢回复呢?”却见张仪不耐烦地挥手道:“出去出去,我最讨厌看到蠢人杵在我这里当柱子。”然后,她就被张仪赶走了。

这便是全部的经过。

魏夫人听了半天,将所有的话反覆回想,又让采苹复述一遍,想了半日,不得要领,于是再问:“他就没有其他的话了?”

采苹皱起眉头苦思,终于又想起一事:“他收了夜明珠之后不给回话,就低头改公文了,一边改一边念叨着大王命他出征魏国,然后一抬头,说:‘咦,你怎么还没走啊?’然后就发脾气说;‘出去出去,我最讨厌看到蠢人杵在我这里当柱子。’然后奴婢就被赶出来了。”

魏夫人猛然领悟到了什么,再仔细:“等等,大王命他出征魏国,他就说这一句吗?”

采苹努力回想:“嗯,还有,说需要派一位公子作监军,人选未定。”

魏夫人眉毛一跳道:“这一句之前呢?”

采苹道:“‘世间难事,再难的事也没有什么不能破解的,难破解的是心。’再前面就是也难也不难。”却见魏夫人猛然怔住了,采苹只得小心翼翼地唤道:“夫人,夫人……”

魏夫人醒过神来,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勉强应了一声:“采苹,你做得很好,我要谢谢你。你们下去,我要一个人静一下心。”

等到侍女们退出以后,魏夫人脸上的微笑顿时收了,忽然将几案上的东西尽数推下,伏地痛哭起来。

张仪,好个张仪,你够聪明,也够狠的啊!你给我指出了一条最不可能的路,却是教我先剜了自己的心啊!

最终,魏夫人站了起来,道:“来人,服侍笔墨。”

采薇进来,吓了一跳:“夫人,您这是……”

魏夫人脸色有一种绝望后的麻木:“服侍笔墨,我要给大王上书。”

采薇吃了一惊:“给大王上书?夫人,大王连您的血书都不看,这上书……”

魏夫人惨然一笑:“这书简他会看的。大王即将伐魏,由张仪率兵,还需要一位公子为监军。我这封书简,是请大王以公子华为监军,与张仪共同伐魏。”

采薇吃惊地说话都口气变了:“您您您要让公子华伐伐伐魏……”

魏夫人木然道:“是。”

采薇急了:“夫人,这可是……”

魏夫人冷笑:“这是我自己拿一把刀,一片片把我自己的心给割下来,给凌迟了……可我只能这么做,这是我唯一翻身的机会,若我不这么做,无以消大王的愤怒和猜忌,我和子华,在秦国就永不得翻身。我能表白我自己的事,就是让我的儿子去征伐我的母国,这是大王要看到的立场,也是大王要看到的诚意。真正的血书,不是割破手指头写的,是凌迟着自己的心,让自己置之死地,断绝退路才能呈上来的。”她如泣如诉,话语字字断肠,神情却一片木然。

采薇伏在地上,泣不成声:“夫人……”

这一封竹简上去,魏夫人终于得到了秦王驷的接见。

承明殿前殿,秦王驷端坐几案后,看着魏夫人走进来,他放下手中的竹简叹了一口气:“你终于想明白了!”

魏夫人踉跄着上前,伏倒在秦王驷足边痛哭:“大王,您终于肯见妾身了……”

秦王驷扶起魏夫人,神情也有些动容:“难为你了。”

魏夫人偎在秦王驷的怀中,梦幻般地口气道:“妾身不是在做梦吧,妾身做了无数个梦,梦到大王这样抱着我,我以为这种情景,此生只能在做梦才会梦见。想当日,我初入宫中,胆小畏事,是大王疼我爱我,对我说,不要躲在阿姊的影子下,要我做我自己,要找到丢掉了的自己,去欢乐去相信去爱,那段时间,是妾身一生最快乐的时光……”

秦王驷面无表情将魏夫人放开,魏夫人不安地抓住秦王驷的衣袖道:“大王……”

秦王驷将魏夫人拉他衣袖的手握住,目光炯炯地直视她道:“你也记得过去,你也记得寡人说叫你做你自己,你也曾对寡人说,你自幼都活在阿姊的影子下,身不由已,心中痛苦。是寡人怜惜你,给你格外宠爱,册封你为夫人,让你生下儿子,让你代掌后宫……可你,你找回自己了吗,你过好你属于自己的生活了吗?你还记得你自己是谁吗?你还记得你是寡人的妃子,是子华的母亲吗?你心心念念的只有魏国,只想做魏国的人。既然你这么爱魏国,寡人还不如把你送回魏国去。”

魏夫人大惊,拉着秦王驷的手,顿时哭得肝肠寸断,表白道:“妾身没有,妾身自嫁给大王,从来都是一心一意。可妾身也无可奈何,她们从魏国一直跟着我,一直在做这样的事,从原来阿姊手里就是这样,我又有什么办法呢?难道我无端去告密,去杀了她们吗?没有她们相扶,我什么事也做不成。我只是一介妇人,我不懂军事大事,我只是糊里糊涂,不晓得自己陷进了什么样的陷阱里头。我们这些媵女,身不由已,并不曾可以自己作主啊,大王,你要信我,我求你信我……我又不懂这些,他们说什么我也只是不敢反对,我就是怕了……”

秦王驷冷笑一声,问:“怕什么?”

魏夫人举帕轻拭泪水,哽咽道:“怕大王不喜欢我了,不喜欢子华了,所以只要拿着这两点,我就慌了手脚,什么话也都信了,什么建议也都听了,因此才做下种种错事。可我真的没有背弃大王的心,我不过只是一个女人的痴念头,一个做母亲的痴念头罢了!大王,妾身身份卑微,所以生怕受人欺负,生怕子华受人作践,这才……”

秦王驷闭目,长吁了一口气,看着魏夫人道:“人没有身份的卑微,只有心的卑微。身卑微,寡人能给你尊荣,可心卑贱,寡人亦是无可奈何。魏氏,你说你怕受欺负,寡人封你为夫人,甚至分掌宫务。你说你怕子华身份不如人,可当先王后想抱养子华的时候,你为何又装病装傻,不肯答应?”

魏夫人额头出汗,哭得越发大声:“妾身,妾身只是舍不得,子华毕竟是妾身上的一块肉啊,妾不想失去他……”

秦王驷道:“因为子华若被先王后收养,自然算嫡子,能被立为太子,可你却失去恃为倚仗的儿子了。先王后当时病重,你以为王后死了,寡人为了立子华为太子,就要将你扶正,是也不是?你到底是多有信心,认为寡人会把扶妾为正,立庶为嫡的事为你一起办了?”

一字字,一句句,如同掌捆,魏夫人脸色惨白,羞辱之至,无声饮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