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130章 翻云手(二)

蒋胜男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想芈姝却尖叫起来,却原来不知何故,魏夫人的侍女抢上前扶着魏夫人之时,此时芈姝正怒气冲冲甩开魏夫人欲往前走,不晓得如何,她的裙子却在被人扯住了,她失了平衡,反力往后摔,便与那魏夫人的鹊巢摔到一起,混乱中芈姝只觉得头皮一紧,似乎头发缠到了什么地方,当下便尖声大叫起来。

众侍女着了慌,玳瑁慌忙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芈姝的头发被一株花草缠住,好不容易解开的时候,只见几茎落发也飘落地下。

就听得魏夫人一边扶起那侍女,一边哭腔道:“鹊巢,是你踩着了王后的裙子吗,快向王后陪不是,叫王后饶了你吧。”

芈姝狼狈不堪地被侍女们扶起之后,只觉得头发发痛,头发也掉了几根,直气得七腔生烟,耳中又听得魏夫人的哭声,又见魏夫人推着那侍女上前跪地陪罪,那侍女却是一脸惊慌中带着茫然,当下也不管不顾,亲自伸手,将那侍女正正反反扇了数记耳光,本还要再扇下去,却是用力过猛,早已经扇得自己手疼起来。

只是心中恶气难出,指着那侍女道:“来人,将这贱人与……”她看了魏夫人一眼,有心要将她一齐治罪,但终究还不至于犯妄到这一步,只得忍了忍,方要说话。

却见魏夫人失声痛哭起来,哭得便似大祸临头一般:“鹊巢,鹊巢你怎么样。王后,都是妾身的错,您要打要罚,妾身都认了,求您饶了鹊巢吧,她还只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

芈姝见魏夫人流露出对这个侍女格外关心的样子来,心中只觉得畅快无比,魏氏,我虽然一时治不得你,但是,能够让你痛苦,叫你哭泣的事,却是不妨先试试手,当下果断喝道:“来人,将这贱奴拉下去,杖毙。”

那侍女惊叫一声,还不及回醒过来,便见一群内侍们立刻将鹊巢拉下,但听得她一路哭叫:“夫人,救我……夫人,救我……我是冤枉,我什么也没做啊……”

却见魏夫人跪地失声痛哭,只徒劳地伸着一双手,朝那侍女被拖下去的方向哭道:“鹊巢,鹊巢……”

🐕 恩·京*的*书·房·e n j i n G · c om

芈姝俯下身子,看着魏夫人,恶狠狠地道:“魏氏,你管教不严,罚你在此,跪一个时辰。”说罢,抚了抚犹有些抽痛的头皮,觉得自己形容狼狈,无心继续停留,率众怒气冲冲而去。

魏夫人独自跪坐在地,捂脸呜咽。

芈月远远地看着这一出闹剧,见人都走净了,方走到魏夫人身边,蹲下道:“人都走了,你又何必再演戏呢?”

魏夫人心中一凛,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只缓缓抬头苦笑道:“季芈,我痛失身边爱婢,你说这话,又是何意?”

芈月叹息:“我不一定知道所有的前情后果,但我却太了解魏夫人你了。就算这个侍女是你的心腹之人,你也不会为了她而如此失去颜面,狼狈求情的。”

魏夫人掩面呜咽:“原来季芈眼中,我便是这样一个无情之人。我如今身边心腹尽去,唯有鹊巢,我纵然再无情,此时她却是我唯一可倚仗的,若没有她,我亦不知如何是好了?”

芈月轻轻摇头:“‘防有鹊巢,邛有旨苕’,魏夫人,她要当真是你亲近之人,如何会取这样的名字?”

魏夫人怔住了。

芈月轻叹:”你这又是何苦?”

魏夫人忽然:“没想到过去一直是我低估季芈了,你打算告诉王后吗?”

芈月摇头道:“侍女也是一条人命,你为什么要杀她?”

魏夫人冷笑:“杀她的是王后,不是我。”

芈月看着魏夫人,这个女人不择手段,实是令人心寒:“你坏她一条性命,就是为了让王后杀人,为什么?”

魏夫人冷笑:“王后若有仁心,谁能让她杀人?”

芈月无语,是啊,就算是自己当面告诉芈姝,魏夫人是故意激怒她杀人,坏她名声,那又如何,她几乎可以肯定,王后还是会杀了那个叫鹊巢的侍女。

计是魏夫人设的,人却是王后杀的。

她不想再和这个满心恶毒的女人再多说一句话,甚至多站一会儿,她都觉得脏。

魏夫人看着芈月远去,嘴角一丝诡异的笑容。此时王后一场大闹,宫中之人已经知道,王后一走,过一会儿,宫中之人都将会被引了过来。

她静静地等着人声越来越近,歪了歪身子,倒了下来。

她听到了人群的惊呼声,她伏在草地上,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这宫里,发生任何事,都会在第一时间传到缪监的耳中,也会传到秦王驷的耳中。

“哦,打死了?”秦王驷放下手中的竹简,缓缓地问。

“是。”缪监只说了这一个字,再不言语。

秦王驷闭了闭眼:“王后过了。”

缪监不敢说话,事涉秦王后妃,他这个老奴,只要禀报情况,等候命令就是,不必多嘴。等了好一会儿,才又听秦王驷问:“魏氏……她如今如何了?”

“听说回去就病了。”缪监小心翼翼地回话。

秦王驷哦了一声,没有说话。

缪监心中却是飞快地过了一遍,想仔细了,才又提醒道:“如今魏夫人身边,只有旨苕一个侍女……”

秦王驷怔了一下,反问:“只有一个?”见缪监垂头不语,他忽然想起当日自己盛怒之下的命令,将魏氏身边所有的人全部押去内府审问,不留一个。直到缪监小心翼翼地问自己魏氏身边无人服侍当如何,他才令缪监随意派两个宫女便是,还亲自取名为鹊巢和旨苕。如今,便只有一个了。

“太医怎么说?”秦王驷拿起了竹简,问。

缪监提醒的用意,并不是这个,但很显然,秦王驷没有理会他话中隐约的警惕,反而此时动了恻隐之心,既然如此,自己的话风自然也是要不一样了,当下回道:“太医说,是之前曾有风寒入体,心思郁结,急怒伤肝,又曾呕血……”

“罢了,”秦王驷没有听他再继续说下去,风寒入体心思郁结急怒伤肝曾经呕血,自然是因为她长跪殿前而至,她是苦肉计,而自己当时盛怒之下,太明白她是想借苦肉计而求情,反而更是排斥。

但此时,听到她因此而带来的伤病,明明知道她是苦肉计,但是她的身她的心,同样是伤痛之至的。盛怒已退,忽然间想到了过去她曾经有过的种种好处,他帝王的心,也不禁软了一下。

正在此时,缪乙轻手轻脚地进来,低声禀地道:“大王,公子华求见。”

秦王驷看了缪乙一眼:“他来做什么?”

缪监轻声提醒:“想是知道魏夫人病了的消息了吧。”

“唔!”秦王驷摆了摆手:“叫他好生顾着学业,准其每月十五进宫见他母亲一回。”

缪乙应了出去。

秦王驷皱了皱眉,道:“魏氏毕竟也是公子之母,如今病重,也不好只有一个侍婢。缪监,找些人去服侍她吧。”

缪监应了一声,又问道:“大王的意思,是恢复原来的规制,还是……”

秦王驷道:“既是有罪之人,减半吧。”

缪监应对了,秦王驷忽然又道:“若是内府审明了不涉案的旧婢,也放回来服侍吧,毕竟有个旧人服侍,也用心些。”

缪监忙应了,当下便带着缪辛,先挑了一些宫人寺人,本拟带着她们直接去披香殿的,忽然想到一事,便搁下一。

披香殿中,冷冷清清,不过几日的时间,便显出一片颓废来。

缪监带着缪辛站在回廊下,静静听着室内的声音。

一壁之隔,门又开着,声音传到外面是很容易的。此时披香殿只有旨苕一个侍女,只在殿内服侍,他二人悄悄地进来,竟是无人发觉。

但听得魏夫人在内,似乎是病得有些迷糊,只断断续续地喃喃道:“鹊巢……王后,你饶了她吧……你恨我便是,为什么拿她出气……她也是一条命啊……”

就听着旨苕那傻丫头哽咽道:“夫人,夫人,您醒醒,您醒醒……”

似乎又听得水声、脚步声、器具响动的声音,好一会儿,又听得魏夫人悠悠道:“旨苕,你怎么在这儿啊?”

旨苕哽咽道:“夫人,您应该喝药了。”

就听得魏夫人长叹一声道:“喝什么药啊,我这个样子,也是等死,喝药又有什么用?”

旨苕哽咽道:“不会的,夫人,您喝了药便好了。”

魏夫人苦笑:“身为妃嫔,见弃君王,便是绝路,心已死,身何置?”

旨苕不再说话,只是哽咽。

魏夫人长叹一声:“我在秦宫,也曾经一呼百诺,咳唾成珠,整个后宫上下人等,有几人不受过我的好处,有几人不争先恐后地向着我献忠心?可是如今,我孤零零的躺在这儿,却唯有一个你不离不弃,偏就是你,是不曾受过我好处的。患难时节,方见人心啊。”

旨苕哽咽着道:“奴婢服侍夫人的时间虽然短,却晓得夫人是个好人,那些人狼心狗肺,当真不是好东西。夫人不必与她们计较,只管自己好好养病才是。”

魏夫人轻叹,便听得她悉悉瑟瑟,不晓得在开什么东西,又道:“旨苕,这几件首饰,原是我用过的,如今给你,只当一个念想。你现在走吧,别管我,横竖我已经是个活死人了,你还年轻,不应该跟着我受连累。走吧,走吧……”

旨苕哭得更厉害了:“夫人,我不走,我走了您怎么办。夫人您为了鹊巢而伤心病倒,我奉命来服侍夫人,绝不会抛下夫人离开。”

缪监袖着手,静静地听着,缪辛张口想说话,缪监抬手作个手式阻止他说下去,过了一会儿,里头的两人不再说话。缪监便指指外面,两人轻手轻脚地离开。

一直走出披香殿,缪监才长叹一声:“看到了没有?什么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什么叫信口雌黄颠倒黑白,这位魏夫人道行深了,连你阿耶我,都甘拜下风,自叹不如啊!”

缪辛却有些不解:“阿耶,孩儿道行更低,连看都看不明白呢!阿耶同我说说看,咱们为什么不进去,不宣旨,却只在外头头听了听,便出来了。”

缪监负着手,冷笑一声:“反正我不宣旨,总有人宣旨。嘿嘿,嘿嘿!”

秦王驷厌了魏夫人,叫他随便挑两个宫女去服侍,这随便的意思,便是不喜,再加上秦王驷亲口取的这两个名字,他便知道魏夫人已经完了。

他有意挑了两个宫女去服侍魏夫人,一个机灵的,一个愚笨的。机灵的那个要紧跟着她寸步不离看着魏夫人,她便有些手段心思也会被克制住。愚笨而脑子不带转弯的那个守住宫中,油盐不进,不让人插缝生事。总以为,这个女人能就此消停。可是没想到,她转眼就能够借刀杀人坑死那个机灵的,顺带还收伏了这个愚笨的。方才他听了半晌,旨苕那个蠢丫头,被人几句好话,一点破烂东西,收买得简直要掏心掏肺了。嘿嘿,厉害,厉害!

更厉害的是,她不但借着王后手除掉了鹊巢,还借此将王后的嚣张和愚蠢放大到了君王面前。她本来已经在坑底了,大王厌恶了她,她连翻身的余地都没有。结果这件事,让她居然得到一线生机。大王在听到她病重的时候,生了怜惜之心,说她虽然有罪,但毕竟是公子华之母,不忍她受人作践令公子华无颜,所以披香殿不能只有一个侍婢,虽然不能恢复原有的服侍人数,减半也是要的的。若是内府已经审明白不曾参与阴谋的旧宫人,也可以发回,让几个宫婢寺人都放回来去服侍于她。

缪辛见他神情不悦,问道:“阿耶,您有什么不高兴的?”

缪监哼了一声,道:“她如今孤身一人,还能掀风作浪,如今大王还怜惜她,说要将那些审了无事的旧婢依旧放还披香殿,嘿嘿,宫中此后又多事了。”

缪辛不解道:“阿耶,几名侍婢能掀起什么风流来?”

缪监道:“嘿嘿,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虽然只有几名侍婢,可她就可以腾挪出手段来啊。这次披香殿折损了一大批心腹,可以魏夫人的手段想要收伏一批人,想来也是不难。看着点儿,别学着刚才那个傻丫头,被主子一点小恩小惠收买得连命都不要了。我们做奴才的,什么都没有,唯一有的只有一条命。”

缪辛听着缪监教导,心中一凌,忙应道:“是。”

缪监冷笑一声,斜看他一眼道:“咱们的命,只能献给一个主子,一个值得的主子,休要为蝇头小利贱卖了。”见着缪辛神情还有些茫然,他也不欲再说,只冷笑一声。身为寺人,他这一路上来,眼看着许多的前辈、同辈,甚至于后辈,有许多便是为了蝇头小利,小恩小惠,断送了一生。眼前这个假子,到底能不能悟出道理,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