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104章 乱象起(二)

蒋胜男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樊少使提前早产,这事情迅速传遍了后宫。秦王驷得报,急忙赶来。芈姝连忙迎上去,正欲解释,偏此时秦王驷心急如焚,哪有功夫理她解释,拨开她斥道:“休要挡在寡人面前。”说着也不管芈姝如何,径直向里面走去。

便见太医李醯从室内匆匆出来,向秦王驷行礼道:“樊少使是受到了惊吓早产,里面有医女正在施救,请大王放心。”

秦王驷微觉安心,便坐了下来,芈姝亦是急着要脱开自己的干系,又要上前含泪解释:“大王,此并不关妾身的事……”

秦王驷来之前也略听到说是王后要处置虢美人,误撞了樊少使以致于早产之事,心中本是焦急,哪有心思听芈姝罗嗦,再听她一张口并于半点对后宫妃嫔和子嗣的关心,尽是为自己开解,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住口。”

芈姝吓得住口,也不敢说什么,委委屈屈地坐在一边,紧紧拉住了芈月的手,心中尽是担忧。

这一夜,十分漫长,樊少使的尖叫,响了整整一夜,直到天明,已经变得十分微弱,太医院的太医们,俱被召了来,宫中女巫女祝,亦在彻夜跳祭。

就在近乎绝望的时候,忽然传来了婴儿微弱的哭声,秦王驷站起来便要往里冲去,便见女医抱了襁褓出来道:“恭喜大王,贺喜大王。”

🍇 恩`京`的`书`房w w w .E n j in g . c o m .

秦王驷站起,快步迎上去接过襁褓,欲问:“是……”

李醯已经是满头大汗地随后出来道:“恭喜大王,樊少使生了一位公子。”

秦王驷露出一丝微笑:“善!樊少使如何了?”

李醯微一犹豫:“樊少使失血过多,身体虚弱。”

秦王驷道:“李醯,寡人将樊少使交给你,务必要让她恢复。”

李醯忙应声道:“是。”

芈月见状,忙推了推神情恍惚的芈姝,提醒道:“阿姊,快去向大王道贺。”

芈姝回过神来,勉强笑着向前贺道:“臣妾恭喜大王又得了一位公子。”

秦王驷本来心中甚怒,乃至见了樊少使生了一位小公子,心中已经将怒火冲得淡了些,见芈姝上前来贺喜,勉强挤出一丝笑意来,不料内室帘子掀开,一个侍女端着满是血水的铜盆出来,芈姝陡然闻到血气,忍不住冲到门边,大声呕吐起来。

秦王驷忍无可忍,挥袖道:“王后,你要不愿意在这里,便出去,不要碍事。”

芈姝呕得泪水涟涟,心中十分难受,见了秦王驷的嫌恶神情,心中一慌,忙想解释道:“臣妾,臣妾不是故意的……”

不料正在此时,却见虢美人的侍女采艾披头散发地闯进来,扑在地下哭道:“大王,大王,救命啊……”

秦王驷大怒:“又怎么了?”

采艾扑在地下,仰起头来,便已经泪流满面,泣告道:“大王,虢美人被王后施以掌刑,不堪受辱,投缳自尽了!”

一室皆静。

只有婴儿微弱的哭声,更让这份寂静变得让人心寒。

秦王驷转头,看了芈姝一眼,这眼中的冰冷之意,让芈姝整颗心都如堕冰窖,芈姝握着芈月的手,颤抖不停。

芈姝张口欲言,秦王驷已经转回头去不再看她,只对采艾道:“带路。”便大步走出,缪监等人连忙跟随而出。

芈姝倒在芈月的怀中,浑身颤抖。芈月忙推她道:“阿姊,阿姊,你快起来,虢美人那儿,你要有所防范!”

芈姝脸色惨白,不住摇头,握住芈月的手已哭出声来:“妹妹,妹妹,大王恼了我了,他一定记恨上我了,怎么办,怎么办?”

芈月用力摇着她:“阿姊,你镇定下来。听着,这不是你的错,你一定不能自乱阵脚,一定要想办法挽回大王的心。”

芈姝慌乱地道:“我、我能怎么办呢?怎么会出这种事情,怎么会出这种事情?”

芈月轻叹一声:“虢美人挑起事端,虽然有错在先,阿姊对她略施薄惩,也是没有错的。只是没有想到遇上樊少使难产,虢美人又再度生事……”

芈姝眼睛一亮:“你说,虢美人她是故意的?”

芈月却摇头道:“阿姊,就算她是故意假装自尽,阿姊却也不可说出来。阿姊毕竟是后宫之主,大王将后宫交与阿姊掌管,阿姊自有权力处置后宫妃嫔,但后宫妃嫔不管发生什么事,却也均是阿姊的责任。如今阿姊只有向大王请罪,求得大王原谅才是。”

芈姝脸色惨白,又呕了几声,芈月见她如此娇弱的模样,心中大急,劝道:“阿姊,你见了大王,千万不要再这样一副过于娇贵的样子,我观大王为人,是希望阿姊为他承担起后宫事务来,若是阿姊显露不能胜任的样子,只怕就会让魏夫人得逞了。”

芈姝一惊,连忙点头,当下便匆匆而去。

那时她因为樊少使早产,忙只急着叫太医等,又去通知秦王,并不理会虢美人之事,本以为此事便可了结。细究起来,她责罚虢美人,原是虢美人欲对芈月动手,撞到樊少使,亦是虢美人的寺人所为。她自忖问心无愧,谁想到虢美人竟然会以自尽来逃避追究,却不免只将她一个置于事态中心了。

樊少使与虢美人均住掖庭宫,两人相去不远,待芈姝赶去之时,已经有太医诊断,虢美人悬梁虽然未死,但却因为抢救误时,至今仍然生命垂危,情况竟是比樊少使还要严重。

芈姝本以为虢美人是伪装自尽,不想她竟真的生命垂危,当下大惊,又见掖庭宫中人来人往,将虢美人所居的小小院落挤了个水泄不通。又见秦王驷并不理睬于她,她又插不下手去,又过得一会儿,魏夫人、唐夫人、卫良人等人皆又来了,人人都显出焦急万分,对着虢美人、樊少使关切万分的话来,她更是觉得形单影只。

当下见秦王驷出来,也忙跟了上去。

秦王驷见她如此,更觉得她对虢美人、樊少使无慈爱之心,心中已经不悦,脸上却不显出什么来,只道:“王后,你还是回去吧。”

芈姝委屈地咬了咬下唇,虢美人院中站了魏夫人,樊少使院中站了唐夫人,两人均是极为熟练地指挥着侍人行事,她竟是插不上手,便是回去又能如何。更何况此时她需要和秦王解释清楚事情发生的始末,当下道:“臣妾来向大王请罪。”

秦王驷皱眉,叹道:“你是后宫之主,出了乱子,你首要之事,便是应该去处理事端,而不是向朕解释原委。”

芈姝心中委屈,却想起芈月嘱咐,只得强忍了道:“臣妾有罪,大王定罪之前,可否容臣妾申辨。”

秦王驷站住,侧转半身道:“哦,你还有申辨?”当下看了看左右,便一路直去了自己所居的寝殿承明殿,方问芈姝:“你要说些什么?

芈姝忙道:“臣妾有罪,臣妾昨天只是见她太过嚣张,所以略施薄惩,臣妾并非故意辱她,也没有想到她竟然如此想不开,更没有想到樊少使居然那么巧会出现在那儿……”

秦王驷见她狡辨,沉了脸:“寡人当着人前,欲为你留些情面,不想你毫无悔意。须知打人不打脸,你身为王后,初掌宫务,就行此刑罚,实属太过狠毒。寡人还听说虢美人曾经向你求情,说念在她服侍寡人多年的份上,休要辱她至此,否则会让她无颜存活,可你却不但不听,反而加倍辱她。孟芈,寡人只道你为人单纯,却不知你竟还如此骄横,轻贱宫人至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