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103章 乱象起(一)

蒋胜男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降[ 大意为:草虫鸣叫,蚱蜢跳跃。不见君子,忧心忡忡。如果看到了他,如果遇见了他,我的心便可放下了。

——《诗经·国风·周南·草虫》

此时天气转凉,芈姝已经从避暑的清凉殿中搬到了以椒泥涂壁取暖的椒房殿中,她入宫多月,早已经适应了王后这个位置,早不是当年初入宫时的茫然无措。且之前又挫败了魏夫人的一次阴谋,正是心满意足的时候。

这时候却忽然有人来报说,大王昨日去了蕙院看望季芈,玳瑁更是大惊失色地,将芈月昨日意图勾引秦王,扑入秦王怀中的事情,加油添醋地与芈姝说了。

“奴婢早说过防人之心不可无,王后就是心地太善良,对那季芈太信任了。她的母亲是个惯会勾引人的贱人,她也好不到哪儿去。您这般信任于她,她却背着您勾引大王!”玳瑁说着越发觉得自己早有先见之明,眼前的主子却是一昧的善良宽容,更觉得要铲除狐媚子的重任在肩。

芈姝却知她性情,摇了摇头:“她身为媵女,便是要侍奉秦王,何必私下勾引,不与我说?”想了想还是道:“你去叫她过来吧,若是当真有事,我也当问她。”

玳瑁一惊,忙阻止道:“王后,慎勿打草惊蛇。”当真要除去对方,怎么能够容她狡辨。

芈姝不以为然:“有什么可打草惊蛇的?傅姆,你太多疑了。”

玳瑁急得顿足:“王后待人太诚,须防着有人狼子野心才是。”她在楚宫干惯了这些的,如今看着眼前的王后,却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急切与无奈。

芈姝却扭过头去,倔强地道:“我知道傅姆的意思——若是母亲在,必会严加提防。可是——”可是,她在心里说,我不要做母亲那样的人,心太小,苦了自己也害了别人,更令得夫君疏远厌恶。

她虽然在感情上更亲近楚威后,但从小所见所闻,却实实在在地看出来,为什么父王与她的母亲不亲近,而更愿意亲近莒姬这样温婉顺从的女子,实在并不止是男人喜新厌旧或者是什么狐狸精勾引,她母亲的多疑多忌、性子暴燥,莫说男人不喜欢,便是为她一心所宠爱的儿女们,有时候也会受不了她的那种恶劣脾气。

她也是年少女子,正青春年华,她有她的骄傲和自信。她就不信,凭着自己的努力,凭着自己的真心,不能打动一个男人?她要让她的夫君真心喜欢她,信任她,而不是让他厌恶她、防备她。

玳瑁看着她的神情,心中暗暗叹息,却是无可奈何。她亦是服侍楚威后多年,眼看着一个也曾经是骄傲自负的女子,在这深宫中,渐渐磨成了一副浑身长着尖刺的模样,却依旧不肯放下自己的骄傲。而今,她看着眼前的小公主,她如她的母亲一样的骄傲自负,但是,她还没有经历世事,内心仍然保留着柔软和温暖。

她暗自想,若是她下不了决定,她就替她去弄脏双手吧,横竖,自己的手,在楚宫之中,也早已经不干净了。

王后的旨意,很快得到了实施,过了一会儿,芈月便已经来到了椒房殿,见礼之后便问:“阿姊寻我何事?”

芈姝试探着问她:“妹妹,天气渐凉,你看这椒房殿如何?”

恩 # 京 # 的 # 书 # 房 # 🐙 w ww #E nJi nG # co m

芈月已知其意,笑答:“椒房殿以椒和泥,在秋冬的确更增温暖,大王关爱阿姊,实是令人羡慕。”

芈姝又问道:“妹妹若是羡慕,是否有与我共享之心?”

芈月听到她此言,便知她已经得悉昨日之事,沉默片刻方道:“阿姊何出此言?”

芈姝眼睛紧紧盯着芈月,不肯放过她一丝一毫的变化,脸上却笑道:“妹妹当日曾说,你进宫只是权宜之计,你不会对大王有非份之想,求的只是过几年出宫去,是与不是?”

芈月点头:“自然。”

芈姝见她表情不动,心中也有些疑心,终于还是把话说出了口:“那怎么会有人来跟我说,看到妹妹扑在大王的怀中,十分亲热。”

芈月轻叹,她这样的性子有什么话都藏不住,虽然完全意识不到对别人的无礼和羞辱,但说开了,倒是好事。只是昨日之事,却有些难讲,此事若完全承认,实是有些暧昧难说,但纵然解释起来也是叫人难信,索性否认了事。便道:“昨日大王说发现了子歇的遗物,就还与我。我见物伤感,哭了一场,大王只是站在一边相劝了两句,怎么传到阿姊耳中,就传成这般谣言?”

她心内冷笑,有本事便叫那看见之人与她当面对质,她只消抵死了不认,便是叫了秦王来,难道秦王还能当着王后的面说曾与她有亲热行为不成。

芈姝本就听了这些的话将信将疑,如今见芈月澄清,顿时放下心来,只是心中终究还是有些小醋,便又问了一声:“当真?”

芈月镇定地道:“阿姊不信可以去问大王。”

只是她虽然举止镇定,心中却不免暗忖,昨日自己确因悲伤而失态,但细想来,秦王的举动却有些可疑,难道是他竟有意……她暗中摇摇头,甩开这个念头。

见她敢如此说,芈姝不禁将信将疑又道:“那怎么会传成那样?”

芈月心中一动,见芈姝神情,倒不像是她派人监视于自己,想起魏夫人曾经于她药中动了手脚,亦知蕙院外头,也有魏夫人所派之人监视,索性倒来个一石二鸟,当下坐到芈姝身边道:“阿姊可知,众口亦能烁金,天下之事在君子眼中自然处处是坦荡,若是在小人眼中自然能想象出许多龌龊来。更况且我那日得罪了魏夫人,后宫一直是魏夫人主持多年,那些跑来告诉阿姊寺人宫女,焉知不是受了她的支使,来离间我们姐妹,分而治之?”

芈姝顿时就信了,大怒:“妹妹说得有道理,我险些中了别人的计谋。”心中却是越想越有理,抓住了芈月的手,表白道:“妹妹放心,以后若有人再来跟我说这个,我必是不信的。”

芈月见她信了,心中忽生一计,道:“阿姊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不过,阿姊还可以试探一下……”她想了想,附在芈姝耳边说了几句话。

芈姝挑起了眉头,看她一眼:“当真?”

芈月微笑:“阿姊不妨一试。”芈姝听了此言,不免心动,当下便点了点头。

两人计议已定,室外侍女便听得室内传出芈姝的骂声:“你给我滚,花言巧语,休想我相信你。”随着骂声,还传来一两声重物掷地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便见芈月狼狈退出,呜咽一声,掩面疾走。

众侍女惊愕地看着她匆匆而去。芈月强自镇定,看了几人一眼,更远远地看到庭院中几个内侍匆匆走避,露出一丝冷笑,走了出去。

秦宫虽不比楚宫奢华,但毕竟此处亦曾是周人旧宫,回廊曲苑亦是处处,芈月走了一段路,便独自于苑中坐了片刻,又转回宫道,却见虢美人带着侍女采艾迎面而来。

芈月便避到一边,让虢美人先行走过,不料虢美人却并不前行,反而停了下来,走到她的面前,笑得甚是得意:“咦,这不是季芈吗?”

芈月见了是她来,心中倒是诧异,当也亦是点头示意:“见过虢姬。”

虢美人一双眼睛,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一番,这番又与椒房殿初见不同,细看着她果然年轻美貌,心中妒意升起,当下便冷笑:“自大王不再专宠椒房殿,王后心里是不是急坏了,当真把季芈派上用了场?看来再过不久,我可真的要称你一声妹妹了。”

芈月微笑:“看来虢姬果然消息灵通,连王后跟我说什么话都知道。”

虢美人矜持道:“好说,好说。”

芈月看着这个面容娇好脑中却是一包稻草的蠢人,心中暗叹,脸上却带着有意激怒她的冷笑:“虢姬可还记得初次朝拜王后的时候,我几位姊妹给虢姬的忠告?”

虢美人一时不解:“你说甚么?”

芈月冷笑着提醒:“虢姬若是忘记了,我便再提醒您一声,休要把自己的性命交给没有信用也没有实力的人手中,免得累及自身。”

虢美人气冲上头,当下不假思索便上前一巴掌就要打在芈月的脸上,却被芈月伸手接住。

旁边侍女见她鲁莽也是吓了一跳,见芈月已经避过,方松了一口气。却见芈月握着虢美人的手看着她摇了摇头,啧啧连声:“虢姬可知,为何其他的妃子们都有了子嗣,您位份不低亦是长相甚美,却唯有你没有子嗣?”

子嗣之事,原是虢美人心中之痛,被当面揭了疮疤,她实是气到发疯:“你、你大胆?”却见芈月甩开她的手,也不理她,径直向前走去。

虢美人被她挑起怒火,岂容走一走了之,当下便追了上去,一把拉住了芈月的衣袖:“你站住。”却被芈月凛然一眼看得心头一怯不禁松了手,却听得芈月冷笑一声,当下怒气不息,便指挥着手下寺人道:“你竟敢顶撞于我?来人,将她拿下。”

芈月正往前走,却见在虢美人的招呼之下,几名寺人挡住了她。芈月只得站住,看了看虢美人,叹道:“可怜,可叹。”

虢美人见她身边并无侍从,自己已占上风,心中得意,冷笑道:“现在你想向我乞怜,却是迟了。”她素来骄纵,又得了人挑唆,只个当要借此给诸芈一个教训,以显示自己在后宫的份量。且又看到芈月与芈姝翻脸,这落水狗她不去打,岂不是可惜。当下便一步步上前,冷笑道:“你躲,我看你能躲到哪儿去,你敢胡言乱语,我非打烂你的嘴不可。”当下便伸出手去要来打芈月。

芈月退后一步,却并不畏惧,只是冷笑道:“虢姬误会了,我是你说可怜。”

虢美人方自诧异,便听得一人道:“大胆虢姬,你是什么身份,竟敢在我面前擅施非刑。”

虢美人惊愕地回过头,便看到芈姝率人站在不远处,方才这话,便是她说的。她心中一凌,只得勉强侧身行礼道:“参见小君。”

便听得芈姝喝道:“跪下。”

虢美人不防被她这样一喝,还未回过神不,惊愕地看着芈姝,见芈姝沉着脸,虢美人一脸委屈,却不得不跪下。

芈姝脸色恼怒,直问到虢美人脸上:“我竟不知道,在这宫中竟有人可以越过我,去处置我的媵侍。敢问虢姬,你一介美人如何就敢主持后宫刑罚?”她顿了顿,又故意悠悠地道:“还是你得了大王的特许,可以无视我的存在不成?”

虢美人见芈姝出来,知道已经上了当,只得忍气吞声道:“妾身不敢,请王后恕罪。”

这便是方才芈月与芈姝所定之计,昨日秦王去了芈月院中,便有流言传到芈姝耳中,显然是宫中有人设计离间她们姐妹,若是她们之间故意发生一场吵闹,想来那离间之人必会迫不及待地出来幸灾乐祸了。

芈姝便依计而行,故意装作与芈月吵架,让芈月出宫之后,稍作停留,再引那幕后之人出来,自己便跟在后面,果然就有虢美人迫不及待地出来示威。

芈姝想到这拨人自自己入秦开始,上庸城的下药、草原上的伏击、椒房初见的难堪、宫中处处设计的陷害,越想越怒,当下皆对着虢美人发作出来,冷笑道:“你既知罪,便自己掌嘴吧。”

虢美人大惊失色:“王后,你……”她只是骄纵,此时已经明白自己中计,当下只想退让一步胡混了事。却不想芈姝不肯放过她,当下喝问:“还是要我叫人帮你掌嘴?”

虢美人只得求道:“求王后给妾身存些颜面。”

芈姝冷笑:“我若不来,你便要掌季芈了?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你自己要颜面,却不肯给别人颜面,这公平吗?”

虢美人大惊失色,迫不得已只得求饶:“妾身错了,求王后饶妾身这一回……”见芈姝不为所动,只得含恨又转头向芈月求道:“季芈妹妹,我向你道歉,是我冒犯了你,请你向王后求求情,我侍候大王这么多年了,若是今日受此羞辱,如何能活下去?”

芈月本意亦不是要与虢美人为难,只是借此摆脱芈姝猜忌,也不愿意让芈姝把矛盾激化,结下仇怨来,只得向芈姝求情道:“阿姊,略施薄惩即可,掌嘴还是算了吧。”

芈姝暴燥地道:“妹妹不必为她求情,你以为她欺负的是你吗?你有什么值得她恨到这样咬牙切齿的,不过为的是你是我的媵侍而已,她要打的也不是你的脸,而是我这个王后的脸。”见虢美人还不动手,喝道:“虢美人,你自己不动手,是要我叫人帮你动手吗?”

虢美人见芈姝不依不饶,她亦是骄横之人,虽易受人支使,但连魏夫人对她也要拉拢哄劝为多,虽然明知道一时失措叫人捉住把柄,却也是受不得气的,当下便闹了起来,哭道:“王后何必如此刻薄,妾身就不信,大王会让您这般对我,妾身要去见大王……”

芈姝气得脸色涨红,怒道:“来人,给我掌嘴。”便叫内侍们捉住虢美人,喝道:“想给人家当马前卒,看你有没有这个命。阍乙,掌嘴!”

阍乙只得上前,卷起袖子,对着虢美人掌起嘴。

虢美人从来不曾受过这样的羞辱,被掌了两个耳光,已经是破口大骂:“孟芈,我是先王后的媵人,你以为你是谁,居然敢打我……你们是死人啊,还不赶紧去找大王给我作主,我不活了……”

虢美人身边亦是带了寺人,虽然不敢在王后面前相争,但见虢美人被掌嘴,又这样叫着,当下便有两个寺人拔腿就跑。

芈姝厉声道:“挡住他们。”当下便有几个寺人去追那两个寺人,却不料前方忽然传来一声尖叫。

芈月抬头一看,脸色也变了。

却原来刚好樊少使由侍女采葛扶着,正往那一头来,那两个寺人一边奔跑一边回头看着追兵,不想其中一人,正一头撞上了樊少使。

虽然那寺人及地收腿,但樊少使已经怀胎七月,这一撞之下,便跌到在地,惨声痛呼起来。

采葛冲上去扶住樊少使,尖叫起来道:“不好了,樊姬出血了……”

顿时将众人都吓住了,当下七手八脚,忙将樊少使送回宫室,又急召了太医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