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19章 楚王殇(二)

蒋胜男2016年06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莒姬此时也并不是无事卧着,她方起身便有一桩要事在烦忧着,这头急于打听,一头恐公子戎年纪幼小被寺人析带来的冲撞,便亲自带在身边,对芈月这头便一时无暇顾及,不料也就放松这么一时半刻,便听到出事,急忙支撑着病体赶来,便见芈月倒在地下,惊呼一声,冲上前去扶起芈月,回头斥道:“寺人析,你要做什么?”

芈月只是一时被撞得一时晕眩,被莒姬扶起,便觉得疼痛,哭叫道:“母亲,我痛,我痛……”

寺人析被女葵这一喊,原有些惊慌,一听到芈月哭出声来,顿时放心,张狂地应着莒姬道:“莒夫人,这可与老奴无关。不过是小公主自己淘气撞到墙上,如何这贱婢便诬赖起来老奴来。好了,如今小公主不是好好的吗?老奴还要向威后交差呢,这便先告辞了!”说罢,令人翻出原来装和氏璧的匣子来,装了便匆匆逃走了。

只余下一地狼籍,和芈月的哭声。

莒姬心慌意乱地哄着芈月,吩咐道:“女葵,你去打水,给小公主擦洗伤口,去取我房中的伤药来给小公主包扎上。我儿,休拿手去碰,小心肮脏。”

芈月哭得气也喘不过来,泪水和着鲜血流下道:“我的和氏璧,父王给我的和氏璧——”

莒姬紧紧地抱住芈月,眼泪也流下道:“好孩子,这时候咱们顾不得这些东西了,你要乖乖的,可千万别再给母亲惹事了。母亲如今可当真再也担不起你们再出任何事了!”

两人抱头痛哭,众侍女也陪着落泪,过不得一会儿,小小的芈戎见莒姬不在,也跌跌撞撞地闻声寻来,身后傅姆紧紧跟着,却不敢阻拦。芈戎见了母亲和阿姊都在哭,顿时也大哭起来。

好不容易,这姐弟二人哭得累了,洗了脸敷了药各自让傅姆抱去睡了,莒姬这才筋疲力竭地又召来心腹寺人问道:“向妹妹究竟怎么样了,你倒是给我打听个准消息出来啊!”

那寺人跪在地下磕了个头,才嚅嚅地道:“奴才该死,打听不出来,只听说是向媵人冲撞了威后。”

莒姬顿足道:“你这奴才实是该死,向媵人这般胆小怕事之人,如何会冲撞威后?”

那寺人只得磕头,道:“奴才实是不知,威后下了令,恐怕宫中无人能够打听得到。”

莒姬恨恨地道:“都是无用之人,滚出去,再去打听,如今向媵人在何处,她到底又是如何冲撞了威后的?”

那寺人只得又磕了个头,膝退着出去了。

见那寺人出去了,女葵只得劝道:“夫人,夫人休要动怒,还须商议一个计策才好。”

莒姬颦眉道:“唉,我只是不明白,威后若要下手,当是冲着我等宠姬,向妹妹这般无足轻重,她为何要冲着她下手?”

🌽 恩~京~的~书~房~w w w -E nJing - co m

女葵细想了想,忽然惊道:“夫人,只怕是威后有心对夫人下手,只是夫人小心谨慎,一时不得下手。以奴婢看,若是她们生了诬陷之心,便要取了向媵人去,借她胆小怕事的性子,威吓几句,让她来攀诬夫人。”

莒姬悚然一惊,坐正了身子道:“正是,若有此事,不可不防。”

女葵道:“那夫人须要想好对策才是。”

莒姬低头想了想,道:“向妹妹虽然性子柔弱,但她不是个傻子,有我在,方能庇护得住月和戎这两个孺儿。若是我也不在了,凭她是护不住这他们的。只怕她会……”她倒忽然想到了一个结果,道:“女葵,你速速去太子宫中,去寻郑姬。”说着,她在女葵耳边,细细地说了一番话,女葵连忙应声而去。

看着女葵远去,莒姬渐渐陷入沉思,她从来就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知道自己倚着一个儿子芈戎,也只不过是将来分封授土,能够随子就封,做一个封臣之母罢了。威后冷酷无情,睚眦必报,若有一日威王不在,她要为自己留条后路。太子槐为人好色,她便度着太子喜好,暗中结交数名美人,助以金帛帮她们度过最困难的时候,教她们如何获宠,其中就有郑袖。她已经成了新王最宠爱的姬妾,当日种下的种子,如今自然要开花结果来还报于她了。

而此时的渐台,楚威后倚着贴饰凤鸟金箔的妆台,疲惫地叹了一口气。

玳瑁小心翼翼地为她捶着肩头道:“威后,您要好生珍重啊!”

楚威后长叹了一口气,却是苦笑一声道:“威后、威后,我终于不再是小君,而是君王的母后了吗?”她转过身去,面对铜镜,轻抚着镜子中自己的面容,无限唏嘘道:“一个女子,终于熬到称呼中前面加了丈夫的谥号,这一生算是再也没有人压在我的头上了。可是我却容貌已逝,这一生也算是走到了尽头了。”她一挥手忽然将铜镜头扫落在地,恨恨地道:“可我的容貌已逝,那贱人、那贱人却居然还能、还能……”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玳瑁知其已经气得不轻,却也不敢说话,只是一昧劝慰。最终楚威后切齿道:“把那贱人给我带上来!”

玳瑁应了一声,便让寺人披将向氏带了上来。

向氏脸色苍白,身形单薄如飘絮般,进来便扑在地下,不敢抬头。

楚威后喝道:“抬起头来!”

向氏怯生生地抬起头来,但见她两行清泪挂于颊边,犹如草上的露珠,似坠非坠,更显得楚楚可怜,因她位份低,不能如楚威后般着麻,亦不如莒姬般全白,只穿一件普通的浅绿色的宫装,唯一袭白练系腰,更显得腰肢纤细;头上无饰,更显青丝如云,光可鉴人。这一身装扮,却更显得她娇怯可人,浑不似已经生育二子的妇人。

楚威后看在眼中,却是心中更增恨意道:“你这贱婢,作出这般模样来,却是还想要勾引谁?先王在世何等待你,如今梓宫刚刚奉安,你居然便有了二心,还敢于孝中勾引大王,逞一已私欲,做出这般败坏大王声名之事,我岂能容你。”

向氏魂飞魄散,伏于地上泣道:“威后明鉴,奴婢断断不敢,奴婢冤枉!”

楚威后看着她,越想越恨,她主持后宫,最懂得轻重分量,自负恩怨分明,素日并不把后宫美人放在眼中,王后是小君,姬妾们再如何得宠,也伤不到她的威势。只是后宫女子这一生系于子嗣,自周幽王宠褒姒引来灭国之祸,这诸侯却是没有一个人记得这深刻教训,数百年来,宠妃庶子夺嫡长之位的事,层出不穷。她不惧姬妾受宠,却惧君王因宠妃而爱庶子,威胁到太子槐的地位。

先王一生聪明过人,见不得子嗣愚笨,太子槐在她眼中自是聪明听话,但却是不如先王之意。但在她竭力谋划之下,太子槐对外仍然还是理政得宜,礼贤下士的好名声,而为了这个好名声,为了让太子的地位稳若泰山,她并不在乎手中多染像越美人那样的几条人命。

而眼前这个向氏,当年怀孕弄出个“霸星降世”的流言,令她惶惑不安了近一年,已经令她起了杀心,但算这向氏运气好,生了个女儿来,令她松了一口气,并不想为了此事惹了先王的眼,所以暂时放过。而今……而今她再也不打算饶过向氏了,这个女人似乎低若蝼蚁,可是她却知道,对任何一个卑微的人,都不能掉以轻心,否则的话,就会倾覆大好局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