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18章 楚王殇(一)

蒋胜男2016年06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到了章华台前,王后跪于殿前请罪,楚王商只是不理。到了天黑之时,奉方出来传诏,让王后闭门思过,却是连何时结束日期也不曾说。

王后无奈,只得回去闭门思过。

太子槐经此一事,倒是收敛了许多,言行举止,都在尽力老成持重,不敢轻佻。

楚王商的身体却日渐衰弱,到后来其他宫室也懒得去了,无事只在莒姬的云梦台安歇,叫了公主月与公子戎在膝下玩耍罢了。

莒姬却在悄悄地大手笔地撒钱,从宫内到宫外施了许多恩惠,更兼楚王商脾气也日渐暴燥,她倒是从中劝说,倒教不少人领了她的情面。

一年又悄悄地过去,楚王商于一日酒宴之后发病,自此不起。莒姬带着儿女日日侍奉跟前,却也是无可奈何。

太子槐与太子妇南氏也殷勤服侍,只是太子见都是莒姬在主持事务,便觉不安,私下于南氏商议,是否要向楚王商提出要让王后出来主持大局。

南氏大惊,劝道:“太子也当知母后的脾气爽直,如今父王病重,万不可动气,倘若母后与父王稍有口角,再生变故,则太子何以自处?此时是太子关键时刻,千万不可再生变乱。”

太子槐吃了一惊,收下暗悔,不敢再提起。然人心终究是一种微妙的事,他心中虽知南氏的提议甚是有理,然心中却也为南氏的过于无情而不悦。他生性浪漫多情,处事优柔寡断,平时处事若不是王后作主,便是要南氏推动一把。这一年多王后幽禁,许多事上南氏便不能不多作些主。这些本也无妨,奈何太子性子过于散漫,王后失势,诸兄弟都有虎视耽耽之举,南氏心中焦急恐惧,不免在有些事上过于急切强势,太子槐虽然也都依从了她,心中却不免有些不悦。

恰此时他新幸了一个姬妾叫郑袖的,那郑姬长得娇弱可人,却是十分善于察颜观色,小心奉承,因此上南氏只道太子对自己言听计从,倚重十分,却不晓得太子槐心中的天平,却渐渐倚向了郑袖。

恩~京~的~书~房~ e n j i n G - co m 💨

王后正是绝经之时,又因在闭门思过,脾气更是暴燥,幸得天真烂漫的公主姝日日相伴,冲淡愁思。她年轻时颇受楚王商恩宠,兼性子好胜,主管后宫事事把持,因此长子槐和已出嫁的长女多由傅姆照料。到公主姝的时候,她渐为失宠,放在女儿身上的时间精力倒是多了些,与幼女的感情尤不能与其他人相比。

楚王商的病势一日重过一日,他本有心倚重屈原推行新政,此时也有心无力,只得叫来太子槐,细细教导嘱咐,将来继位之后,勿忘振国威,行新政,于征伐上可交昭阳,于列国交涉和内政上可倚屈原。

太子槐唯唯称是,退了出来。

到了回廊却与一个女子迎面相遇,见那绿衣女子忙退到侧边低首敛眉地行礼,细声细气地道:“太子!”

这女子形容娴静,温柔得如同春水一般,正是太子槐最喜欢的女人类型,见此不免让他的心荡了一荡,但见这女子打扮,似是低阶姬人,便不敢多言,也不敢有什么非份之想,把乱跳的心按了一按,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就走了过去。

当夜抱着郑姬的时候,却忽然间想到那个绿衣女子来,情动之处,格外有了兴致,惹得得郑姬娇喘连连,轻嗔薄怨。

自此太子槐开始正式监国,一边侍疾一边代为处理国事。

楚王商的病情渐重,便不在云梦台居住,搬回章华台后殿去了。王后主持,莒姬等姬妾轮班服侍。

楚王商临终前,昭阳等重臣侍立在侧,当着王后及太子的面,交代了后事。国政上仍以昭阳为令尹,朝政仍以由芈姓诸分支如屈、昭、景等为主的臣子们主事。后宫姬妾有子分封者随子就封,未受封的公子皆在泮宫就学,待十五岁以后再行授职分封,诸公子母仍养后宫,不设人殉。

公元前329年,楚王商去世,其谥号为“威”。在楚威王任内,楚国国力达到顶峰。领土最广,国力最富,武力最强。

楚威王死后,由太子槐继位为王。

举国大丧,周天子并远近诸侯皆派了使者前来问候吊唁。周边诸国,亦不免蠢蠢欲动。

三月服衰,直将楚威王送入墓室,但见白茫茫一片,似天与地都作素色。

这三个月,在小公主芈月的眼中,漫长到可怕。

甚至是从半年前楚威王病重时,整个宫中的气氛便变得令人窒息一般可怕,云梦台自莒姬以下,人人眼中都有着对未来未知的恐惧,楚威王搬回章华台以后,莒姬日日在章华台侍奉着,偶一回来就是直直地瘫倒像完全脱力般,整个人不断地削瘦憔悴下去,肤光黯淡,连明亮的双眸都失去了神采。她和弟弟戎此时皆由向氏和女葵等人照应着,这种气氛连小孩子都不敢大声喘气。

数月下来,休说大人,便是连两个孩子也憔悴瘦弱不少。

这一日芈月和弟弟戎早早被收拾打扮,与一群其他的公子公主们候在侧殿耳房中,等着里头一声通报,便齐刷刷地被带进内殿,但见里面已经乌鸦鸦地跪了一地人。傅姆们领着他们到大王榻前一处空地上跪下,便听着宦者令奉方念着大王的诏令,然后一群不认识的人,说着她听不懂的话,好一会儿以后,便听到奉方道:“大王薨了——”

一阵死寂般的沉默。

良久,王后率先一声悲号道:“大王——”

众人也跟着大放悲声。

一群小孩子也不管听得懂或者听不懂,在这种气氛之下,也皆是哭号了起来。

那一晚在芈月的印象中,就是无穷无尽的穷声,一片黑暗中,灯火星星点点,却离得那么远,只会让人的心更恐惧更荒凉。

她一直在哭,一直在哭,不止是出于悲伤,也许更多的是出于恐惧。

很久以后,芈月恍惚中才明白,那一个晚上,她失去的,不仅仅只是一个父亲。

她哭得昏昏沉沉,到被傅姆女葵抱出去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外头已经是一片白茫茫之色,人人皆是素服,连所有的花树上都系了白布。

芈月茫然地问道:“傅姆,现在是到冬天了吗,怎么都是白的?”

女葵用力抱紧了芈月,泪水却不住地落下来。

走啊走,走到哪儿,都是一片雪白,走到哪儿,都是一片哭声。

那段时间,莒姬日夜守灵,她心知此时是生死交关的时候,用尽了历年里在宫中内外积蓄的人脉手段,勾连了楚威王其他姬妾,便是防着王后于此时会暴然发难。

此时因新王于灵前继位,先王的王后便成了新王母后,宫中便以先王谥号威字,称其为威后。而威后最有可能对付她们的手段,便是以“殉死”的名义将先王生前的宠姬,统统处死。

虽然先王临终前亲自下了旨意,不设人殉,然而以“慕先王恩德,自愿殉死”的名义在后宫悄悄弄死几个女子,又有谁会替她们出头,又有谁会管她们的死活。

因此莒姬不但自己日日要出现在灵堂,更是一手牵了芈月一手牵了芈戎,以孤弱无依之态,向宫中内外表明她尚有儿女要照顾,绝对不可能扔下这一对儿女去“殉死”。另一边则委转请托令尹昭阳,以及她早就予伏在新王槐身边的姬人,劝说新王顾全先王心意,勿让母后行失德之事等等。

然而先王一去,王后成了母后,这后宫风向顿转,原来得用的内侍俱已经被重新换过,便是如莒姬,许多事也不能再如此方便。只是隐隐听到回报来的讯息,是令尹昭阳见过了威后,新王也见过母后,俱曾经闭门深谈。这两次见过以后,莒姬发现威后派来看守云梦台的侍卫们撤去了许多,心中暗暗松了口气。

凡丧,天子七月而葬,诸侯五月而葬。五月之后,终于到了威王入陵之时。

那一夜诸人皆没有入睡,早三更便已经起来,梳洗,着凶服,依列次候于两侧,由辅臣诣梓宫告迁,新王及母后奠酒三杯,然后是奉梓宫登舆,群臣序立,跪地举哀。

待梓宫起陵,除威后与新王乘车以外,余下后宫姬妾,诸公子公主等,除年纪幼小者由傅姆抱着以外,均是步行随驾,一直走到城外的王陵中,早三日前便有太庙太祝于此祭天地祖宗,至此新王与大臣奉梓宫入陵墓。

芈月站在人群,看着楚王的梓宫进入石门,然后是诸臣奉册宝入,奉九鼎八簋等礼器入、奉整套的编钟编罄等乐器入、奉楚王日常所用之各式敦盏豆盉等诸色酒器食器入,直至最后,则是一排排的侍人俑、乐人俑、兵俑、马俑、车俑等近百具陶俑依次送入,又有数百兵戈、弓箭等皆送入石门一一摆放,又宰杀牛羊三牲而祭,便如楚王于地下,也当如生前一般,享受诸般酒食礼乐,更有侍人乐人服侍,兵马拥卫。

若依周礼,君王入葬,当以人殉。墨子曾言道:“天子杀殉,众者数百,寡者数十;将军大夫杀殉,众者数十,寡者数人。舆马女乐皆具……”昔年吴王阖闾为幼女之死,驱使万人为之殉葬。

然而周室衰落以来,诸侯征战数百年间,不知道多少人命填了战争这个无底洞,一方面不征战无以卫国,另一方面壮丁皆上了战场,则田野荒疏无人耕种,这种人手越来越有限的情况之下,再将人命送去无谓的殉葬,则已经变成太过奢侈的举动。

便是自春秋末年起,渐渐兴起以俑殉代人殉的习惯,刚开始的时候有许多守旧礼之人痛心疾首,谓制俑代人,乃是不敬亡灵,必不获祖先庇佑。怎奈原来主君死而用人殉,原是借着理由多杀俘虏以及先主重臣,以令铲除不驯之人,让新主更方便接掌大位。如今时移势易,俑葬代替人殉,那便是顺天应人之举了。

楚威王的葬礼,更是上有遗诏,要废人殉用人俑,除此以外,皆依仪礼一一举行,直至石门落下,方封土,三奠酒,举哀,于陵前焚先王所用卤簿仪仗。

看着大火熊熊燃烧,看着曾经熟悉的仪仗、马车,先王所用的诸般物件在眼前一一化为飞灰,楚威后失声痛哭,这一哭,是哭自己成了寡妇,那曾经夜夜独眠的春心闺怨,那曾经怨毒纠缠的啮心之苦,也与这些物件一同化为飞灰。这个人活着,她曾经怨过他恨过他,畏过他惧过他,甚至暗暗盼望过此刻。然而他就这么去了,却让她往后的日子,连怨恨和盼望都没有了着落处。

她听着身后姬妾们也在大哭,她似乎都明白,这些人的哭,那种悲痛和绝望,绝对是多于她的。不是她们对那个死去的人爱多于她,而更多的是哭她们未来的无望吧。想到这里,楚威后悲伤的心中,油然也升起一些快意来。

看着眼前一片花团锦簇化为飞灰,莒姬与众姬妾一起痛哭,固然有着同样的悲伤和无助,然而,一直悬着的心头事,却也隐隐放了一半下来。陵寝已封,至少她们这些人,可以暂时逃过了楚威后可能加诸于她们头上的“殉死”的这把刀。将来如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想到这儿,莒姬紧紧的握住了右手牵着的幼子芈戎之手,暗暗地道,我儿,我的将来就倚仗在你身上了。

先王奉庙,诸人回宫。

一回到宫中,莒姬便直直地倒下了。她多年来身为宠妃也是娇生惯养,这长达一年的侍病、守灵,晚夜又是一夜不曾安睡,凌晨起身,来回步行了数十里送灵,不是走就是跪,足足折腾了一天,早已经累得不行。又加上梓宫奉安,她最怕的一件事终于了结,这一直提着的精气神一松下来,便再也支撑不住了。

她这一病,小公主芈月也是病了。她年纪原也幼小,更兼为楚王之死伤痛不已,这一路跟着莒姬一起步行数十里,更是支撑不住。

也唯有小公子芈戎,因年纪太小,反而不识伤痛,一路上又是有傅姆抱着来去,倒也无妨。

莒姬直躺了两天,这才慢慢能够起身,她却不敢松懈,忙叫侍从们赶紧收拾器物,准备迁宫。

先王殡天,她们这些先王的姬妾,送了梓宫奉安以后,就要迁出原来的旧宫殿,集体搬入西南的离宫去养老。这些广阔的宫殿台阁,自然是要留给新王的姬妾所居了。

方才收拾着,便有威后宫中的寺人析过来,要取先王的和氏璧回去。

这和氏璧原是先王所佩之物,因八公主芈月生病,便赐与她佩戴压惊。此时威后来取,莒姬亦是不敢不遵。

只是莒姬却实在起不了身,便让女葵去九公主处去取,不料因这和氏璧,又惹出一段事来。

小公主芈月虽然性子聪慧,却毕竟只是个孩子,更兼病得昏昏沉沉,威王殡天,她本已经伤心不已,这又是她父王给她的念想,怎么会肯被人拿走。一个小孩子家又何曾懂得这般复杂的事情,女葵劝了半天,见她只是不肯,寺人析等不得,径直进来了,劈头就问道:“和氏璧何在?”

芈月见了他,便认得他是那个凶神恶煞般的王后身边之人,吓得抱着和氏璧跑到角落就是不出来。女葵还待再劝,便见寺人析上前,一把揪起芈月,另一只手直接便从她的怀中要夺了和氏璧去。

不料芈月一张口,便咬住了寺人析的手,寺人析猝不及防,一只手被她死死咬住,哎哎大叫,骂着小内侍道:“你们是死人哪,还不快过来帮手。”

几个小内侍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地按住芈月,寺人析这才脱出手来,见虎口几个牙印,深得见到血来。

寺人析大恨,此时威王已经殡天,这些后宫姬妾,年幼的公子公主们,都要在威后手底下过日子,他哪里放在眼中,见自己的手疼得厉害,那小公主还如此乱咬乱踢,恼怒之下,揪住小公主的头发直接往板壁上撞去。

小小女孩本就皮娇肉嫩,在板壁上撞了两下便撞破头皮流下血来。芈月受痛,手一松,和氏璧被寺人析抢了回去,拿起来一看,却见和氏璧上已经滴上了几滴血痕。

寺人析用力擦了擦,血迹却渗入玉璧雕花的缝隙中。他的手一松,芈月便跌到地下。女葵见小公主跌落地下,头上尽是鲜血,一动不动,失声大叫起来道:“小公主,小公主——寺人析打杀小公主了——”

话音未落,已经被寺人析一掌打在脸上,骂道:“你这贱婢,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打杀小公主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