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13章 金丸祸(二)

蒋胜男2016年06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芈月之前打鸟雀原本是打停在枝头的鸟雀,如今技艺提升,便偏偏要打那鸟将飞之时,如流星赶月一般将那鸟雀打下来,才是显得她的本事,因此见一只黄雀飞过时,顺手一打,不想就这一下,闯出祸来。

她只听得远处一阵惊呼乱叫,还未回过神来,便见寺人析带着一群内侍将她连抓带拥地带到王后面前。她向来甚得楚王商的喜爱,倒也不怎么害怕,只向王后行了礼,便抬头用亮晶晶的眼睛打量着这一行人。

王后似笑非笑看着手中的金丸:“以金为丸,连我这个王后,都不敢这般骄奢,看来大王当真太宠着你了,宠得你不知天高地厚,不知规矩礼法,甚至在宫中作出这等胡为!”

芈月顶撞道:“我不过是打鸟而已,如何得罪王后了。”

寺人析狗腿地威吓道:“王后面前,你也敢如此无礼!”

不想芈月的胆子可比旁人大,根本不将他这个内侍放在眼中,见寺人析用力推她,性子上来,一甩手拍开道:“大胆,我是公主,你是奴婢,你敢以下犯上吗?”

寺人析顿时僵住了,竟不敢再动手。王后见状冷哼一声,寺人析连忙跪下:“奴婢该死。”

王后接过玳瑁呈上来的金丸,递到芈月面前,问道:“这颗金丸可是你的?”芈月伸手欲抢:“给我。”王后手一收,将金丸随手一抛,身边的申椒连忙拣起金丸。王后伸手,用力给了芈月一个耳光。

芈月脸上一个红紫的掌印,她不由地捂住脸,眼眶中泪水滚动强忍着没落下,气愤地问:“你凭什么打我?”

王后冷笑道:“凭什么?你刚才不是说,你是公主,他是奴婢,他打你就是以下犯上吗?我是王后,我想打你,便打你。我问你话,你最好不扣不折地回答好。”

芈月用力咬着牙,怒视着王后。

王后便:“我再问一次,那颗金丸是你射的?”

寺人析已经站起来,此时邀功似地从芈月身后抽出弹弓来,递给王后:“小君,这是她的弹弓。”

王后接过弹弓,怒气上升,将弹弓一扔,又重重地从另一边给了芈月一个耳光。

芈月愤怒地向王后扑过去,被寺人析眼疾手快地死死按住,气得双脚乱蹬,叫道:“放开我,放开我——”

寺人析连忙招呼两个内侍上来,将芈月按住。

王后从来没见过胆敢在她面前还这般放肆的小孩,不禁心中三分怒化成七分火,更兼方才玳瑁的话令她隐隐不安,冷笑一声,缓缓地道:“看来你当真是欠管教得很,寺人析,把她拉下去,杖责二十!”

寺人析从王后眼神中顿时明白了什么,立刻应道:“是,奴才遵命!”

芈月在那一刻也看清了王后眼中的杀机,尽管她年纪尚小,还不明白这样的眼神代表着什么,却天性中有着小兽一样的警觉与敏感,她本能地感觉到害怕与不安,立刻缩头,用力咬在寺人析的手腕上,寺人析痛叫一声松手,芈月机灵地一俯身,转身就跑。

王后在宫中令行禁止,竟从来没遇上过这样惫赖的人,竟然当着她的面也敢反抗,也敢逃跑,怒极反笑,冰冷地道:“寺人析,你是个死人吗,还不追上去。”

芈月却是一边跑,一边尖叫:“王后要打死我了,父王救我,父王救我!”

顿时满宫都能听到她的尖叫声了。更兼她身边原来的两个小侍童骅骝和绿耳,因见她被寺人析带走,虽然不敢出头,却是骅骝跑去楚王商宫中报信,绿耳便悄悄跟着她观察着。

此时见芈月跑了出来,又见寺人析在后面追着,绿耳连忙便时不时地窜出来捣乱,寺人析大怒,将绿耳抓起来啪啪扇了几个耳光,绿耳死死抱住寺人析。

寺人析正在着急时,却是芈月见绿耳被寺人析抓住,竟是去而复返,拿了根树枝当武器要来救绿耳,却不防被寺人析一把抓住树枝扯了过来,将芈月按住了。

芈月尖叫起来,便见远处莒姬已经带着侍从匆匆赶来,对寺人析喝道:“你要做什么?”

寺人析见寡不敌众,只得松手,皮笑肉不笑地道:“奴婢是奉了王后之命,让九公主过去服从管束。”

芈月已经扑到莒姬怀中尖声道:“母亲,这奴才要把我打死呢,母亲救我。”

恩^京^de书^房e n j i n G^ c o m. 🌂

莒姬一惊,捧起芈月的脸,却见两边脸上紫红的掌印,顿时大怒:“谁打的?”

寺人析冷笑道:“九公主顽劣不堪,王后管教九公主,莒夫人难道还想指责王后不成?”

莒姬冷笑道:“妾身安敢指责王后,只是想带着九公主去见大王。王后若要管教,先问过大王吧。”

寺人析急了,上前要夺芈月道:“后宫之事,皆由王后管理,就算是大王,也不会插手这些事吧!”

莒姬翻脸道:“你一个贱奴,也敢假借王后的旨意威吓我吗?王后为一国之懿范,怎么会对九公主不慈,必是你们这些贱奴挑拨生事,我只到大王跟前去说。”说着,便要带着芈月离开。

却听得身后王后傲慢而矜持的声音道:“莒氏,你要挡我行宫规吗?”

寺人析回头,却见王后带着侍从们也赶了过来,连忙上前狗腿地迎上,道:“王后,奴才正要带九公主来见您,不料莒夫人阻挡……”

王后冷冷地看他一眼,哼了一声道:“没用的东西。”

莒姬却已经转身,拉着堆了满脸的笑向王后行礼道:“妾参见小君。孺子无礼,冒犯小君,妾这就带她回去,好生管教。”

王后冷笑:“好生管教?你若懂得好生管教,如何会让我王家的公主,变成这般的野人?既是你不懂得如何管教,少不得小童也只得辛苦来亲自管教了。”

莒姬心中一惊,担心了多年的事,终于发生了。她知道王后为人狠辣,轻易不会出手,若是出手则将会是致命一击。虽然想不明白为何王后在此时翻脸,却不得不强撑着笑脸柔顺答道:“九公主都是叫大王惯坏了,王后请恕她年纪幼小不懂事,还请慈爱宽容。”

王后冷笑:“你不用事事拿大王出来抵挡,大王向来慈爱,对哪个子女都是纵容的,可却不见得其他孺子野成这般。她年纪幼小不懂事,你不算年纪幼小不懂事吧,她敢拿金丸射我,你就当对我的话当面违拗,可见是没做出过好的榜样来。”说着不理莒姬,只径直转过身去,对寺人析道:“你还站着作甚!”

寺人析会意,连忙上前欲要从莒姬怀中夺了芈月去,莒姬却拉住芈月退后一步,对着王后的背影笑道:“王后教训得是,奴亦知道小公主不应该冒犯小君,因此来之前已经向大王请罪,大王让奴带公主过去,亲自审问。”

王后眼神一沉,心中却暗叹大好机会失去了,冷笑道:“好吧,小童这就与你去见大王,看看大王到底是不是要干涉小童主持后宫的事务?”

说着,率先向章华台走去。莒姬眼神一瞟,亦率着自己宫中之人,快步走了另一条路,一前一后,却是抢在王后之前先进了章华台。

芈月一走进章华台,便先哭着跑到楚王商面前,扑到他的怀中叫道:“父王,父王,儿好害怕,呜呜呜……”

楚王商见这小女儿扑到自己怀中,哭得可怜,小身子更是颤抖不止,心中亦是恼怒,待抬起她的脸,更见她脸上两边红紫色的掌痕,也不禁骇异道:“你这是怎么了,谁胆敢如此对你?”

正说着,王后拉着芈姝的手亦是走了进来,听到楚王商的话便冷笑起来:“大王的眼中,只剩下那个媵生女了吗。难道就不曾看到您的嫡公主也受到了惊吓,就没有一声问候她吗?”

楚王商看着被王后拉着的芈姝,虽然已经止住哭了,但小脸上的泪痕犹在,双目红肿,亦是诧异:“孺子,谁让你受气了?”

芈姝本就委屈已极,再看到自己和芈月同时进入殿中,自己还被母亲拉着,芈月却是直接扑进父王怀中撒娇,又见父王抚爱倍至,更是伤心,见他一问,顿是嘴一扁又哭:“我的绿衣死了,我的黄裳死了,呜呜呜……”

楚王商听得满头雾水,招了招手令芈姝近前,问道:“谁是绿衣,谁是黄裳?”

芈姝呜呜地拿出手里仍紧紧攥着的竹盒,递给楚王商看:“我的绿衣,我的黄裳……”却是方才她硬是要云葛给她把小竹盒拾回来,又将死掉的两只小蚕放入,看一回便要哭一回。

楚王商看到竹盒里死掉的小蚕,便已经明白,笑问:“你的绿衣和黄裳是蚕?”芈姝便含泪点头,楚王商一眼瞄过,对比芈姝的竹盒,芈月脸上的掌痕,再见了寺人析手中拿着的小弓金丸,心中已经明白了大半,便对芈月道:“是你在园中打雀?”芈月点头,又对芈姝道:“惊着了姝?”芈姝连忙点头,又转头对王后道:“惹恼了王后,要责罚于你,是也不是?”

芈月嘴一扁,她是个机灵鬼,听出楚王商话中的含意来,捂着脸就哭:“好痛……我也不是故意的,她打都打了,还要将我杖毙……”

楚王商脸一沉:“将你杖毙?”

王后待要说话,莒姬忙笑道:“想是你小儿家惊慌之下听错了,王后如何会下要将你杖毙这等不慈的命令?”

王后大怒待要说话,楚王商冷目一扫寺人析:“有吗?”

寺人析一激灵,扑通一声跪下申辩道:“王后只说将小公主杖击二十,何曾说过杖毙……”

楚王商冷目看着寺人析,寺人析在这样的眼光下竟似无所遁形,冷汗湿透后背,整个人四肢颤抖,不敢再应声。

楚王商见他如此,转而看了王后一眼,王后暗恨寺人析无用,见楚王商看她,她自忖就算自己有点隐秘心思,但事未发生,又有谁知,反而傲然上前一步,喝道:“孺子无礼,竟敢当面胡言乱语!”

楚王商看向王后,道:“王后有话慢慢说,何必动怒。”

王后优雅地行了一礼,淡然道:“大王,后宫妃嫔子女之事,妾之职责。今天孺子无礼,请大王交妾管教。”

楚王商却反问一声:“敢问王后欲如何管教?”

一片诡异的寂静,只有芈姝低低的抽泣声。芈月却早止了哭,乖巧地缩在一边,一声不响地看着这一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