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12章 金丸祸(一)

蒋胜男2016年06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童年的结束要多久?有时候,可能只需要一句话的功夫。

从那一天起,芈月无忧无虑的童年似乎就这么结束了。她开始有了心事,再不是整个逗猫惹狗,全无忧愁的孩子。

她曾问莒姬:“母亲,人长大了,会是什么样子?”

莒姬怔了怔,才失笑道:“人长大了,就要成亲,生子,然后,一代又一代地延续下去。”

芈月问:“那我长大了,会是什么样呢?”

莒姬笑着将她搂入怀中:“你是楚国的公主,将来自然是要嫁一王侯,为嫡夫人,管辖姬妾,打理家务,等得你再大一些,我倒要教你如何作一个主母,三餐茶饭、四时授衣、祭祀礼乐……”说到祭祀礼乐时,她的声音忽然低了下来。

当日她作为莒国公主,从小自然也是接受嫡妻的教养长大,可是莒国灭亡,她入了楚宫作了姬妾,那一套祭祀礼乐便无所作用了,学得再多,又能怎样。

芈月问:“学得多,没有用吗?”

莒姬方悟,自己竟不知不觉将话说出口了,顿时回过神来,苦笑:“学得太多,用不上,就会不甘心,就会有苦恼。”

芈月默默地跑开,她再去问向氏:“母亲,你有苦恼吗?”

向氏缝着一件芈戎的衣服,眼中尽是平静温柔,她笑得一脸慈爱:“不,母亲没有苦恼,母亲有了你们,怎么会有苦恼呢?”

芈月又问:“母亲,你有学过什么吗?”

向氏诧异地:“学过什么?”她想了想,摇了摇头:“我学过厨艺、学过女红,学过规矩,学过如何顺从和服侍……”

芈月摇了摇头,向氏的回答,仍然不是她所要的。

然而问过楚王商、问过奉方、问过骅骝,她问过所有认识的人,然而每一个人的回答都是完全不一样。

她从来没有想过,她想学什么,会被拒绝,而这种拒绝,只认为她是个女孩,有些东西她一辈子也用不到。她从来没有认为自己和别人有什么不同,从小到大,她跟在楚王商身边,把父亲当成偶像,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会成为另一个父亲。

而今她才意识到,她永远不可能成为另一个父亲。

童年的烦恼,初初开始,她开始学会了想,有时候坐在花园中,她会想,天外是否还有一个天空,鸟儿为什么会有翅膀,鱼在水中为什么不会沉下去,是不是我们所有的人所做的事,少司命和大司命都会看到……

身边的两个小内侍原就是送进宫来陪她玩耍的,如今见她竟是不再玩耍,却是坐在那里发闷,深怕自己再也无用了,便想尽办法逗她开心,又拿着她旧日爱玩的金丸让她打鸟玩等,不料这一日,金丸飞出,便惹出一场风波来。

这日亲蚕之礼刚结束,王后带着八公主姝来到暴室,看桑蚕织染之事。所谓暴室,便是宫中的织作染练之所,暴字通曝,即为曝晒之意。从养蚕到抽丝纺线织帛染练,都是一条龙到底的。此时暴室中闻得王后和公主到来,掌事的暴室啬夫便令着宫中诸掌事之人皆恭侯侍奉着。口中食,身上衣,乃是生民赖以生存之本,身为一国之君王和国母,自然要先身士卒,以作表率。因此上每到春季,君王御田亲耕,王后桑林亲蚕,这是身为一国之君与一国之母的责任,亦是荣耀。桑蚕之事,乃国计民生,亦是一国之母最起码要懂的东西。

芈姝随着母亲走进暴室,但见两排宫人静候,上前行礼,除了唱名之外,皆屏声静气。

王后只生得两个嫡女,长女已嫁,剩下的就是于诸公主中排行第八者,用了“静女其姝”典故,起名为姝。却是比芈月大了一岁,深得王后宠爱。

王后带女儿走过染室,但见一只只不同的染缸,分作五颜六色。这一边几个染人将略带黄色的丝麻等织物扔下染缸,搅抖均匀进行漂染,另一头则有染人将已经染好的织物用竹竿挑起,架到架子上先是阴晾,再作晒干。

王后再进了织室,教女儿看织人们摇着纺车,织着织机,那一根根丝线便以经纬织成布匹。

王后拉着芈姝坐在正房当中,耐心指点着下面不同的女官来拜见,解说:“这是典妇功,掌妇式之法,以授嫔妇及内人女功之事。凡授嫔妇之事,到秋天的时候献其功,辨其良恶、计算出价值来,记于书简,藏于内府,以备王及后所用。”

芈姝今年八岁,正是好奇的时候,她兴奋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不住点头。

王后又一一指点:“典丝,掌丝入而辨其物,以其贾楬之。掌其藏与其出,以待兴功之时,颁丝于外内工,皆以物授之,凡上之赐予亦如之。及献功则受良功而藏之……”

“典枲,掌布缌缕纻之麻草之物,以待时颁功而授赍,及献功受苦功,以其贾楬而藏之。以待时颁,颁衣服授之……”

“内司服,掌王后之六服。袆衣、揄狄、阙狄、鞠衣、展衣、缘衣、素纱,辨外内命妇之服,鞠衣、展衣、缘衣、素纱。凡祭祀、宾客,共后之衣服,及九嫔、世妇……”

“缝人,掌王宫缝线之事,以役女御,以逢王及后之衣服……”

“染人,掌染丝帛。凡是染丝之事,春暴练、夏纁玄、秋染夏、冬献功……”

“追师,掌王后之首服,为副、编、次、追衡、笄,为九嫔及外内命妇之首服.以待祭祀、宾客、丧纪、共笄绖,亦如之……”

“屦人,掌王及后之服屦.为赤舄、黑舄、赤繶、黄繶、青句、素屦、葛屦,辨外内命夫命妇之命屦、功屦、散屦。凡四时之祭祀,以宜服之……”

恩~京~の~书~房~w ww - e N J i n G - Co m

“夏采,掌大丧,以冕服复于大祖,以乘车建绥。复于四郊……”

等宫中职司皆拜见过以后,又因芈姝对染色甚是好奇,便有染人上前为芈姝讲解:“公主,此为蓼蓝,可将丝帛染为蓝色;此为茜草、红花,可染成朱红色;那是黄蘖、郁金,可以染黄色;此为紫草,可以染紫色;此为乌臼,可以染黑色……”

王后满脸慈爱地拉着芈姝的手,指着摆在几案上的不同织物跟她细细解说:“加得染料多了,则颜色深,加得少了,则颜色浅。如这种红色,最浅的是粉红,再深一点是桃红,再深就是正红,更深就是绯红;若加入紫草,就是海棠红,若紫色加得多了,那就是绛紫色;若加入姜黄,则变橙色;若调入银粉,则为银红色……国家之仪,从服制开始,不同身份的人,用不同的衣料,裁剪不同的衣饰。将来你若为一国之后,外内命妇只要一见就可以知道她们身份的高下,就能够知道如何御下……”

芈姝目不转睛地看着,惊叹连人,小小孩童见着什么都是好奇,恨不得统统抱走为已所有,连忙指指点点道:“真漂亮啊!母后,我要这个、那个,这些我统统都要了。”

王后慈爱地笑了:“好好好,这些都给你玩。”

芈姝好奇地问:“母后,这些丝帛是怎么来的呢?”

王后道:“这些都是蚕儿吐丝出来的。”

芈姝又问道:“什么是蚕啊?”

王后招手,便有典丝奉上一只圆形竹盒,竹盒上放了几片桑叶,两只小蚕在蠕动着。芈姝好奇地想伸出手指去动,但又觉得这蠕蠕而动的虫子从未见过,便有些不敢触摸。

王后握着她的小手轻抚上去:“孺子,这便是蚕,先人食稻而祭先穑,衣帛而祭先蚕。有了稻黍,才有口中之食;有了桑蚕,才有身上之衣。所以每年春天,王公御田,后妃亲蚕,以祈稻丰蚕熟,民有衣食。这蚕儿虽小,却有经国之用。”

芈姝手中捧着竹盒,看着里面两只小蚕,便笑道:“母后,我给小蚕起个名字吧。”

王后包容地笑道:“甚好,姝想起什么名字?”

芈姝道:“这条有点偏绿,就叫绿衣,那条偏黄的,就叫黄裳!”

王后笑了:“‘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姝,你学《诗》学得甚好。”

这种被后世称为《诗经》的典籍,于此时便称为《诗》或《诗三百》。自古以来礼乐是立国之基,周人宗庙祭祠有诗,若国家风纪有乱亦有人作歌讽刺之;军旅之中,亦有作歌。不但周人有诗有歌,各诸侯国亦是有之。自周朝建立以来,不但有乐官制歌,亦有此外还有诸侯、公卿、列士进献的乐歌,又有乐府专门派出采诗之人,采各国之风,以集成篇,据悉历代以来,又积了数千首之多。只是自平王东迁以来,这些典籍便散落无人收拾,后有鲁人孔丘,时人称为孔子者,以恢复周礼为志,便整理筛选了三百多篇诗,集成辑子,世人称之曰《诗三百》。

这《诗三百》分三类,一曰《风》,二曰《雅》,三曰《颂》。《颂》便是指歌颂祖先的宗庙祭乐,《雅》即雅言,即为周室所用的语言,也是当时列国上层贵族卿士官方语言,分为《大雅》与《小雅》,《大雅》乃是讲述周王室上层生活,《小雅》更多为国人生活劳作军旅之歌。《风》即《国风》,则是诸侯国内所应用的诗歌,通常也是以各诸侯国方言所吟唱。

所以于当时而言,童子束发就学,首先要学《诗三百》,孔子亦曾言:“不会诗,无以言。”贵族子弟,首要学礼,从小跟随大人入宗庙行祭礼,要学《颂》;与人交流,要用《雅》,若是要走出家门,周游列国,则学习列国的《国风》之诗,便是学习列国方言中的精要部份。

所以芈姝虽然年纪尚小,但她五岁启蒙,如今也已经背得许多首诗了。她随口一语,便是出自《国风》中的《邶风》篇,名曰《绿衣》。

以她楚王嫡女的身份,不是为大国之后,便是为重臣宗妇,王后便从小以王后宗妇的要求来教养于她,学礼乐,亲桑蚕,懂诗书,擅歌舞等,如今眼见女儿虽小,但出落得娇美可爱,心中也甚是欣慰。

芈姝初次见到这种养蚕这事,满是好奇,从如何养蚕到蚕长成什么样子,问了一堆的总是。王后也有些累了,况诸掌事之事皆有事来回,便叫了侍女云葛:“你带公主去蚕室看看。”

云葛应声,于是带着芈姝去蚕房看蚕,一边回答着芈姝的问题:“公主你要给蚕儿吃桑叶,它就会慢慢地长大,然后会吐丝,吐出来的丝再由织人织成锦帛,就可以用来染色,然后裁作衣服。”

芈姝走过蚕房,见那些密密麻麻的蚕儿蠕动,蚕人铺上桑叶,只听得沙沙作响,一会儿便见那桑叶啃得只剩下叶脉经络。

芈姝看得呆了,好半天也不肯挪动步子。直到王后要走了,才在云葛的半哄半劝中被拉走。

王后此时正与玳瑁走在前面,玳瑁便低声向王后禀报了楚王商欲将九公主改作男装,与诸公子、公孙一起从左徒屈原学习的事。

王后一惊,顿住了脚步问道:“此言当真?”

玳瑁也压低了声音道:“千真万确。”

王后眉头一蹙,这些年来这九公主,实在是像梗在她心头的一根骨头,吞不下吐不出。若对方是个公子,凭她这般得宠这样的天象,便拼着与君王翻脸她也要除了她。可偏偏是个公主,她便要踌躇于为了除去她所付出的代价值不值得了。可每每当她准备放过此人时,偏又会生一些事,让她有一种隐隐的不安来。

她抑止住了这种不安,转头问:“姝在何处?”

芈姝捧着竹盒,一边走一边看着盒中的小蚕,听得王后问话,云葛连忙牵着芈姝上前。却正在此时,忽然间空中一声急响,一只黄雀应声而落,掉在侍女申椒的面前,血污了她的裙子。

申椒尖叫一声向后跳开,却踩着了身后侍女的脚上,侍女们顿时也都慌了,有尖叫的、有退后的,整齐肃穆的队伍一时大乱。

此时云葛亦正牵着芈姝的手往前走,忽然间队伍大乱,众宫女尖叫乱跑,芈姝毕竟年纪还小,骤遇惊吓,手中捧着小盒落地,骨碌碌地滚了出去,里头的两只小蚕掉出来,混乱中不知哪个宫女被人推了一把,踩挤之间,两只小蚕顿时踩作肉泥。

芈姝见竹盒落地,当时就想追上去拾起竹盒,云葛见人群混乱,连忙护住芈姝退到一边去,芈姝只见盒中小蚕掉出被踩,顿时放声大哭起来。

王后眉头一挑:“怎么回事?”她声音虽然不大,但却顿时将混乱的局面镇了下来。诸宫女不敢再叫,俱跪了下来。

这时候,芈姝的哭声就显得格外尖利。

王后抬眼看去,云葛已经是抱着芈姝急忙过来,芈姝却是用力挣扎,一掌拍在云葛的左眼,云葛手一抖,险些将芈姝摔落,只得硬生生忍着,将芈姝到到王后面前,见玳瑁接过了芈姝,这才跪下道:“奴该死,让小公主受惊了。”

王后急忙从玳瑁手中接过爱女,见她大声嚎哭,直哭得脸色通红,心疼不已,忙将她抱在怀中哄劝道:“孺子休哭,是何人惹你哭泣?”

芈姝抽抽泣泣地道:“我的绿衣……我的黄裳……”

王后眉头一挑,还未问出,云葛已经是告罪道:“奴当时只顾得抱住公主休教人冲撞了,不想那蚕盒掉落地下,被人踩践了,都是奴的不是。”

王后点头道:“这原不是你的错,寺人析,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寺人析已经安顿好队伍回报道:“是婢女申椒错了仪仗,方引发骚动。”

这时候申椒也被带上来,跪在地下急忙辨解道:“小君,实不关奴的事,是天上忽然掉落一只黄雀落在奴的身上,所以奴才受惊叫了出来,乱了仪仗。”

王后怒问:“黄雀,什么黄雀?”

寺人析连忙跑到申椒原来站的地方,拾那落下的黄雀,又在那黄雀边上拾起了落在地上的一颗金丸,呈到王后的眼前。

那黄雀本已经被金丸打中,又掉在人群中,不晓得又被谁踩了几脚,自然早已经血肉模糊,王后一阵厌恶,斥道:“快拿了去,看着恶心。”

寺人析又道:“那黄雀不远处还落着一只金丸,想是有人用金丸打黄雀,方才惊了王后的仪仗。”

王后沉声道:“何人如何骄奢,竟用金丸逐雀?”

玳瑁忙在王后耳边轻声道:“宫中如今会用金丸逐雀的顽童,必是那向氏所生的两个……”

王后低头见女儿哭得可怜,不禁大怒:“去将那顽童给我拿下。”

寺人析连忙领命,带了两个内侍匆匆向那黄雀飞过来的方向而去。

却原来是两个小侍童见芈月百无聊赖,便拉着她在御园中打鸟逗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