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十八章 月在花飞

匪我思存2016年01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正在这时,正巧画珠打廊下过,琳琅乘机向李德全道:“谙达若没有别的吩咐,我就回去了。”见李德全点一点头,琳琅迎上画珠,两个人并肩回直房里去。画珠本来话就多,一路上说着:“今儿可让我瞧见成主子了,我从景和门出去,可巧遇上了,我给她请安,她还特别客气,跟我说了几句话呢。成主子人真是生得美,依我看,倒比宜主子多些娴静之态。”见琳琅微微皱眉,便抢先学着琳琅的口气,道:“怎么又背地里议论主子?”说完向琳琅吐一吐舌头。

  琳琅让她逗得不由微微一笑,说:“你明知道规矩,却偏偏爱信口开河,旁人听见了多不好。”画珠道:“你又不是旁人。”琳琅说:“你说得惯了,有人没人也顺嘴说出来,岂不惹祸?”画珠笑道:“你呀,诸葛武侯一生唯谨慎。”

  琳琅咦了一声,说:“这句文绉绉的话,你从哪里学来的?”画珠道:“你忘了么?不是昨儿万岁爷说的。”琳琅不由自主望向正殿,殿门垂着沉沉的竹帘,上用黄绫帘楣,隐约只瞧见御前当值的太监,偶人似的一动不动伫立在殿内。

  因着地震灾情甚重,宫中的八月节也过得草草。皇帝循例赐宴南书房的师傅、一众文学近侍,乾清宫里只剩下些宫女太监,显得冷冷清清。厨房里倒有节例,除了晚上的点心瓜果,特别还有月饼。画珠贪玩,吃过了点心便拉着琳琅去庭中赏月。只说:“你平日里不是喜欢什么月呀雪呀,今儿这么好的月亮,怎么反倒不看了?”

  琳琅举头望去,只见天上一轮圆月,衬着薄薄几缕淡云,那月色光寒,照在地上如水轻泻。只见月光下乾清宫的殿宇琉璃华瓦,粼粼如淌水银。廊前皆是新贡的桂花树,植在巨缸之中,丹桂初蕊,香远袭人,月色下树影婆娑,勾勒如画。那晚风薄寒,却吹得人微微一凛。此情此景依稀仿佛梦里见过。窗下的竹影摇曳,丹桂暗香透入窗屉。自己移了笔墨,回头望向阶下的人影浅笑……中秋夜,十四寒韵联句……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忽听画珠道:“今儿御膳房的小四儿来,我倒听他说了桩稀罕事――你还记不记得翠隽,秀秀气气,说话斯文的那个。说是有旨意,竟然将她指婚给明珠大人的长公子了。”

  琳琅手里本折了一枝桂花,不知不觉间松手那花就落在了青砖地上。画珠道:“她到底是老子娘有头脸,虽没放过实任,到底有爵位在那里,万岁爷赐婚,那可真是天大的面子,明珠大人虽然是朝中大臣,但她嫁过去,只怕也不敢等闲轻慢了她这位指婚而娶的儿媳。”

🌽 恩~京~的~书~房~w w w -E nJing - co m

  她一句接一句的说着,琳琅只觉得那声音离自己很远,飘荡浮动着,倏忽又很近,近得直像是在耳下吵嚷。天却越发高了,只觉得那月光冰寒,像是并刀的尖口,撕啦撕就将人剪开来。全然听不见画珠在说什么,只见她嘴唇翕动,自顾自说得高兴。四面都是风,冷冷的扑在身上,只吹得衣角扬起,身子却在风里微微的发着抖。画珠嘈嘈切切说了许久,方觉得她脸色有异,一握了她的手,失声道:“你这是怎么了,手这样冰凉。”说了两遍,琳琅方才回过神来似的,只道:“这风好冷。”

  画珠道:“你要添件衣裳才好,这夜里风寒,咱们快回去。”回屋里琳琅添了件雪青长比甲,方收拾停当,隐约听到外面遥遥的击掌声,正是御驾返回乾清宫的暗号。两个人都当着差事,皆出来上殿中去。

  随侍的太监簇拥着皇帝进来,除了近侍,其余的人皆在殿外便退了下去。李德全回头瞧见琳琅,便对她说:“万岁爷今儿吃了酒,去沏酽茶来。”琳琅答应了一声,去了半晌回来,皇帝正换了衣裳,见那茶碗不是日常御用,却是一只竹丝白纹的粉定茶盏,盛着枫露茶。那枫露茶乃枫露点茶,枫露制法,取香枫之嫩叶,入甑蒸之,滴取其露。将枫露点入茶汤中,即成枫露茶。皇帝看了她一眼,问:“这会子怎么翻出这样东西来了?”琳琅神色仓惶道:“奴才只想到这茶配这定窑盏子才好看,一时疏忽,忘了忌讳,请万岁爷责罚。”这定窑茶盏本是一对,另一只上次她在御前打碎了,依着规矩,这单下的一只残杯是不能再用的。皇帝想起来,上次打翻了茶,她面色也是如此惊惧,此刻捧着茶盘,因着又犯了错,眼里只有楚楚的惊怯,碧色衣袖似在微微轻颤,灯下照着分明,雪白皓腕上一痕新月似的旧烫伤。

  皇帝接过茶去,吃了一口,放下道:“这茶要三四遍才出色,还是换甘和茶来。”琳琅“绷艘簧顺雠笸馊ァ;实劬醯糜屑阜志埔猓憬欣畹氯骸叭ヅ「鋈让戆炎永础!崩畹氯鹩α嘶刮闯鋈ィ惶饷娴摹斑邸钡囊簧欤判√嗲嵘秃袅艘簧实畚剩骸霸趺戳耍俊蓖饷娴男√嗝Φ溃骸盎赝蛩暌幕埃绽挪恢趺吹模⒃蔚乖诘厣狭恕!被实燮鹕肀愠隼矗畹氯μ嫠破鹆弊樱患喙峭磐盼ё。季胺隽肆绽诺募纾崆峄阶潘拿郑绽帕成┌祝拷舯眨词侨耸虏恢难印;实鄣溃骸氨鸲嘉ё牛⒖慈盟钙!敝谌嗽缦诺寐伊苏蠼牛实鄯愿溃φ酒鹄唇酝顺黾覆饺ィ实塾侄苑季暗溃骸敖毕碌目圩咏饪搅!!狈季傲饬耍实郾韭酝ㄡ浦酰焓职丛谒錾希椿赝范岳畹氯溃骸叭ソ谴淌抗钡奈餮笮嵫稳±础!崩畹氯扇巳ト×死矗词切∏闪徵缫恢槐躺A孔樱实坌探鸨εθ樱切嵫畏旁谒窍虑崆嵋×艘 5钪兄钊私阅坎蛔缜谱帕绽牛南吕镅蝗肝奚荚继钔忾芡诽恚环绱底哦n醵n跚謇涞牧缴

  檐头铁马响声零乱,那风吹过,隐约有丹桂的醇香。书房里本用着烛火,外面置着雪亮纱罩。那光漾漾得晕开去,窗下的月色便黯然失了华彩。纳兰默然坐在梨花书案前,大丫头霓官送了茶上来,笑着问:“大爷今儿大喜,这样高兴,必然有诗了,我替大爷磨墨?”

  安徽巡抚赠与的十八锭上用烟墨,鹅黄匣子盛了,十指纤纤拈起一块,素手轻移,取下砚盖。是新墨,磨得不得法,沙沙刮着砚堂。他目光却只凝伫在那墨上,不言不语,似乎人亦像是那只徽墨,一分一分一毫一毫的销磨。浓黑乌亮的墨汁渐渐在砚堂中洇开。

  终于执笔在手,却忍不住手腕微颤,一滴墨滴落雪白宣纸上,黑白分明,无可挽回。伸手将笔搁回笔架上,突然伸手拽了那纸,嚓嚓几下子撕成粉碎。霓官吓得噤声无言,却见他慢慢垂手,尽那碎纸落在地上,却缓缓另展了一张纸,舔了笔疏疏题上几句。霓官入府未久,本是纳兰夫人跟前的人,因略略识得几个字,纳兰夫人特意指了她过来侍候容若笔墨。此时只屏息静气,待得纳兰写完,他却将笔一抛。

  霓官瞧那纸上,却题着一阙《东风齐著力》“电急流光,天生薄命,有泪如潮。勉为欢谑,到底总无聊。欲谱频年离恨,言已尽、恨未曾消。凭谁把,一天愁绪,按出琼箫。往事水迢迢,窗前月、几番空照魂销。旧欢新梦,雁齿小红桥。最是烧灯时候,宜春髻、酒暖葡萄。凄凉煞,五枝青玉,风雨飘飘。”她有好些字不认识,认识的那些字,零乱的凑在眼前……薄命……泪……愁绪……往事……窗前月……凄凉……

  心下只是惴惴难安,只想大爷这样尊贵,今日又独获殊荣。内务府传来旨意,皇帝竟然口谕赐婚。阖府上下尽皆大喜,借着八月节,张灯结彩,广宴亲眷。连平日肃严谨辞老爷亦笑道:“天恩高厚,真是天恩高厚。”

  她不敢胡乱开口,只问:“大爷,还写么?”

  纳兰淡淡的道:“不写了,你叫她们点灯,我回房去。”

  丫头打了灯笼在前面照着,其时月华如洗,院中花木扶疏,月下历历可见。他本欲叫丫头吹了灯笼,但只是懒得言语。穿过月洞门,猛然抬头,只见那墙头一带翠竹森森,风吹过漱漱如雨。

  隐隐只听隔院丝竹之声,悠扬宛转。丫头道:“是那边二老爷,请了书房里的相公们吃酒宴,听说还在写诗联句呢。”

  他无语仰望,唯见高天皓月,冰轮如镜。照着自己淡淡一条孤影,无限凄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