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十七章 新恨暗随

匪我思存2016年01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琳琅只觉得心跳得又急又快,皇帝的手握着她的手,却是滚烫发热的。那碗甜瓜冰碗之外水汽凝结,一滴水珠缓缓顺着碗壁滑落下去。她只觉得四下里静下来,皇帝衣上幽幽的龙涎香,那气息却叫她有些透不出气来。她轻轻转过脸去,便欲起身,低声道:“万岁爷,冰要化了,奴才去换一碗。”

  皇帝并没有放手,只道:“你这几天为什么躲着我?”

  琳琅涨红了脸:“奴才不敢,奴才并没有躲着万岁爷。”

  “你这话不尽不实。”皇帝低声道:“今儿要不是李德全,你也不会独个儿留下来。他向你递眼色,别以为我没瞧见。”

  琳琅只不肯转过脸来,有些怔仲的瞧着那缠枝莲青花碗中的冰块,已经渐渐融至细薄的冰片,欲沉欲浮。甜瓜是碧绿发黄的颜色,削得极薄,隐隐透出蜜一样的甜香。浸在冰碗中,一丝一丝的寒凉,她轻轻道:“奴才出身卑贱,不配蒙受圣眷。”

  殿中本来静极了,遥遥却听见远处隐约的蝉声响起来,一径的声嘶力竭似的。暖阁的窗纱正是前几日新换的江宁织造例贡上用蝉翼纱,轻薄如烟,她想起旧时自己屋子里,糊着雨过天青色薄纱窗屉,竹影透过窗纱映在书案上,案上的博山炉里焚着香,那烟也似碧透了,风吹过竹声漱漱,像是下着雨。北窗下凉风暂至,书案上临的字被吹起,哗哗一点微声的轻响。

  风吹过御案上的折子,上用贡宣软白细密,声音也是极微。皇帝的手却渐渐冷了,一分一分的松开,慢慢的松开,那指尖却失了热力似的,像是端过冰碗的手,冷的、凉的、无声就滑落过她的手腕。

  她站起来往后退了一步,皇帝的声音还是如常的淡然:“你去换碗冰碗子来。”

  她“绷艘簧涣吮牖乩矗实廴匆丫宋缇趿恕@畹氯纱优罄锍隼矗蛩慌欤俗疟胪讼氯ァV惶畹氯龈勒湃拢骸澳愫蒙磐蛩暌腥耍胰ヌ松嫌荼赣么Γ蛩暌诱獠跎械锰盅帷!

  张三德不由笑道:“这知了叫你也有法子不成?”李德全低声道:“别混说。”将双指一曲,正是常用的暗号。张三德知道皇帝心情不好,立时噤若寒蝉。

  琳琅从御茶房转来,烈日下只见上虞备用处的一众侍卫,手持了粘竿往来梭巡,将乾清宫四周密密实实巡查了数遍,将那些蝉都粘去了十之六七,剩下的也尽赶得远了。四处渐渐静下来,太阳白花花的照着殿前的金砖地,那金砖本来乌黑锃亮,光可鉴人,犹如墨玉,烈日下晒得泛起一层剌眼的白光。

  一连晴了数日,天气热得像是要生出火来。黄昏时分苏拉在院中泼了净水,那热烘烘的蒸气正上来。半天里皆是幻紫流金的彩霞,映在明黄琉璃瓦上,滟滟辉煌如织锦。乾清宫殿宇深广,窗门皆垂着竹帘,反倒显得幽凉。画珠从御前下来,见琳琅坐在窗下绣花,便说:“这时辰你别贪黑伤了眼睛。”

  琳琅道:“这支线绣完,就该上灯了。”因天热怕手上出汗,起身去铜盆中洗了手,又方坐下接着绣。画珠道:“这两日事多,你倒闲下来了。尽管坐在这里绣花,针线上又不是没有人。”

  琳琅手中并未停,道:“左右是无事,绣着消磨时日也好。”

  画珠道:“今儿李谙达说了一桩事呢。说是宜主子年底要添生,万岁爷打算拨一个妥当的人过去侍候宜主子。”

🍅 恩*京*的*书*房* w WW …E nJing … c om

  琳琅嗯了一声,问:“你想去?”

  画珠道:“听李谙达那口气,不像是想从御前的人里挑,大约是从东西六宫里捡吧。”琳琅听她这样说,停了针线静静的道:“许久不见,芸初也不知怎么样了。”画珠道:“依我说,侍候宜主子也不算是顶好的差事,宜主子虽然得宠,为人却厉害。”琳琅只道:“画珠,你怎么又忘了,叫旁人听见。”画珠伸一伸舌头:“反正我只在你面前说,也不妨事。”又道:“我瞧宜主子虽然圣眷正浓,但眼前也及不上成主子。这一连几天,万岁爷不都是翻她的牌子?今儿听说又是。万岁爷的心思真叫人难以琢磨。”

  琳琅说:“该上灯吧,我去取火来。”

  画珠随手拿起扇子,望一眼窗外幽黑天幕上灿烂如银的碎星,道:“这天气真是热。”

  第二日依然是响晴的天气,因着庚申日京东地震震动京畿,京城倒塌城垣、衙署、民房,死伤人甚重,震之所及东至龙兴之地盛京,西至甘肃岷县,南至安徽桐城,凡数千里,而三河、平谷最惨。远近荡然一空,了无障隔,山崩地陷,裂地涌水,土砾成丘,尸骸枕籍,官民死伤不计其数,甚有全家覆没者。朝中忙着诏发内帑十万赈恤,官修被震庐舍民房,又在九城中开了粥棚赈济灾民。各处赈灾的折子雪片一般飞来,而川中抚远大将军图海所率大军与吴三桂部将激战犹烈,皇帝于赈灾极为重视,而前线战事素来事必躬亲,所以连日里自乾清门听政之余,仍在南书房召见大臣,这日御驾返回乾清宫,又是晚膳时分。

  琳琅捧了茶进去,皇帝正换了衣裳用膳,因着天气暑热,那大大小小十余品菜肴羹汤,也不过略略动了几样便搁下筷子。随手接了茶,见是滚烫的白贡菊茶,随手便又撂在桌子上。只说:“换凉的来。”

  琳琅犹未答话,李德全已经道:“万岁爷刚进了晚膳,只怕凉的伤胃。”又道:“李太医在外头侯旨,请万岁爷示下。”

  皇帝问:“无端端的传太医来作什么?”

  李德全请了个安,道:“是奴才擅作主张传太医进来的。今儿早上李太医听说万岁爷这几日歇的不好,夜中常口渴,想请旨来替万岁爷请平安脉,奴才就叫他进来侯着了。”

  皇帝道:“叫他回去,朕躬安,不用他们来烦朕。”

  李德全陪笑道:“万岁爷,您这嘴角都起了水泡。明儿往慈宁宫请安,太皇太后见着了,也必然要叫传太医来瞧。”

  皇帝事祖母至孝,听李德全如是说,想祖母见着,果然势必又惹得她心疼烦恼。于是道:“那叫他进来瞧吧。”

  那李太医当差多年,进来先行了一跪三叩的大礼,皇帝是坐在炕上,小太监早取了拜垫来,李太医便跪在拜垫上,细细的诊了脉。道:“微臣大胆,请觑万岁爷龙颜。”瞧了皇帝唇角的水泡,方磕头道:“皇上万安。”退出去开方子。

  李德全便陪着出去,小太监侍候笔墨,李太医写了方子,对李德全道:“万岁爷只是固热伤阴,虚火内生,所以嘴边生了热疮起水泡,照方子吃两剂就成了。”

  张三德陪了李太医去御药房里煎药,李德全回到暖阁里,见琳琅捧着茶盘侍立当地,皇帝却望也不望她一眼,只挥手道:“都下去。”御前的宫女太监便皆退下去了。李德全纳闷了这几日,此时想了想,轻声道:“万岁爷,要不叫琳琅去御茶房里,取他们熬的药茶来。”

  宫中暑时依太医院的方子,常备有消暑的药制茶饮。皇帝只是低头看折子,说:“既吃药,就不必吃药茶了。”

  李德全退下来后,又想了一想,往直房里去寻琳琅。直房里宫女太监们皆在闲坐,琳琅见他递个眼色,只得出来。李德全引她走到廊下,方问:“万岁爷怎么了?”

  琳琅涨红了脸,扭过头去瞧那毒辣辣的日头,映着那金砖地上白晃晃的,勉强道:“谙达,万岁爷怎么了,我们做奴才的哪里知道?”

  李德全道:“你聪明伶俐,平日里难道还不明白?”

  琳琅只道:“谙达说得我都糊涂了。”

  李德全道:“我可才是糊涂了――前几日不还好好的?”

  琳琅听他说得直白,不再接口,直望着那琉璃瓦上浮起的金光。李德全道:“我素来觉得你是有福气的人,怎么倒和这福气过不去了?”

  琳琅道:“谙达的话,我越发不懂了。”她本穿了一身淡青纱衣,乌黑的辫子却只用青色绒线系了,脸上微微有些窘态的洇红。李德全听她如是说,倒不好再问,只得罢了。

  问的人太多,特意在此答复大家,关于琳琅为什么说:“奴才出身卑贱,不配蒙受圣眷。”

  关于琳琅的个性。一方面她遭遇巨变――康熙七年卫家被抄家,籍没入辛者库(大家不用去翻康熙七年的正史求证了,这件事是我诌的),这个时候就算是家破人亡了,亡了谁?大约亡了琳琅的祖父吧。然后琳琅的母亲去世,她被送至外祖母家寄养(汗……整个一林妹妹,反正我抄红楼梦也抄得多了,不在乎多这一点细节),然后在纳兰家长大,咔咔……再直接引用葬花词,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养成她比较内敛小心的个性,她到了年龄入宫去做宫女,而纳兰另娶旁人。这与纳兰明珠有关系,他肯定不愿意儿子娶琳琅,纳兰夫人也不愿意儿子失去强有力的姻亲,所以纳兰娶了卢氏。

  在心底里,琳琅是对纳兰非常有感情的,毕竟青梅竹马,如宝黛之恋,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而纳兰的另娶亦给她很沉痛的打击,因为主要原因是她没有很好的家世,其实她的家世亦是不凡的,只不过在康熙七年的政治斗争中落败――关于康熙七年发生的那次著名的事件,就不用我赘述了。琳琅明白纳兰不能娶她的很大因素就取决于她的家世背景,所以其实潜意识里她是想改变自己的身份,这只是一种潜意识,连她自己也未必已经觉察自己有这种向往。

  而一方面她主要意识还是谨慎当差,小心做人,而面对皇帝这样一个各方面条件十分优秀的追求者――以她的聪明,肯定很早就朦胧意识到皇帝对她是有那么几分意思的。一个年轻女孩子,多多少少有几分微妙的矜持与小小的虚荣心在里面,所以杏仁茶那一段,稍稍有一点露出来,这只是一种复杂不可言语的本能,请JMS身处其境想想,这样小小的锋芒肯定是会有一点点的。

  而后来事态发展渐渐明朗,皇帝带她去城墙上之后,心迹已明,而且正巧遇上纳兰,令她开始觉得应该逃避,毕竟她不爱皇帝。练字那段,皇帝要教她写字,她自然是不得不从,写御制诗与杏仁茶差不多是相同的一种思想在里面,九成是小小的聪明,一成是小小的矜持。然后她就玩出火来了――反正我写时是觉得火星子四溅的,小玄子的一吻,让她在瞬间下了决心,说出了那样一句话,拒绝皇帝。

  如同素素对老三说:“我要结婚。”的作用,她很清楚皇帝听后会是什么反应。而她也是在赌――赌皇帝从此不理她了,放过她了。另外潜意识里头,退一万步假若皇帝放不开她(掩嘴偷笑,小玄子啊小玄子,你遇上我这个后妈,真没好日子过,你是铁定放不下咱们的琳琅啊啊啊),这个时候皇帝便会默认答应她的条件,给予她或她的家族某些利益。这是她的潜意识,她未必能想到,大约只我这个后妈才想得到。

  其实那么一瞬间,琳琅并没有多想,只是下意识说了那样一句话,里面的千丝万缕来龙去脉我都交待了,诸位看官大人若还有哪点不清楚,请继续提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