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97.第十一扇门

西子绪2020年07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有些事情, 自己想想就差不多了, 真要去做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林秋石感觉从顾龙鸣这里也得不到什么建议了, 便关掉电脑重新回了床上,在天亮的时候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他本来还在想第二天要怎么和阮南烛相处, 结果等到他早上起来的时候, 阮南烛却是已经离开了别墅。

“阮哥去哪儿了?”林秋石在早餐的时候没看见他还有点奇怪。

“昨天晚上白鹿那边出了点事, 半夜就走了。”程一榭显然是知道发生了什么开口答道。

“白鹿出事了?”一提到白鹿,林秋石就想起了黎东源,道, “出了什么事?”

“内乱。”程一榭说,“好像还牵扯了几个大佬,事情比较麻烦。”

林秋石哦了声, 知道这事情帮不上什么忙了, 便继续吃自己的东西。

其实他对白鹿的了解, 也就止于黎东源, 黎东源死后, 林秋石就没有再了解过白鹿, 就算是了解,也只是从别人的口中。

恩 # 京 # 的 # 书 # 房 # 🐙 w ww #E nJi nG # co m

大概中午的时候,阮南烛才从外面回来。

回来时身边带了个表情冷漠的姑娘,林秋石记得她,当时黎东源跳楼自杀的时候,这姑娘似乎就跪在他的身边嚎啕大哭,之所以记得, 是因为她是在场的人里,哭的最伤心的那个。

她跟着阮南烛进了门,先做了个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庄如皎。”

阮南烛对着林秋石道:“她是熟人。”

林秋石看着她,想到了他和黎东源过门时的经历,道:“她是……夏如蓓?”他记得当时黎东源身边是带着个孱弱又胆小的姑娘,只是却无法和眼前这个神情冷漠的人挂上钩。

庄如皎身上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大到林秋石在说出这句话时,语气里都带着迟疑。

“嗯。”阮南烛神色之间带着些许疲惫,“你们给她准备点吃的,我要去休息一会儿。”

“去吧。”卢艳雪说,“我们来接待她就行了。”

阮南烛上楼去了,留下庄如皎一个人静静的站在客厅里,卢艳雪热情的让她坐到餐桌旁,给她准备了热气腾腾的早餐。

庄如皎安静的吃着,一言不发。

“白鹿出什么事了?”陈非在旁问道。

“不是大事。”庄如皎回答,“弄死了几个叛徒而已。”她身上完全褪去了那种稚嫩和孱弱,神情冷淡且漠然,“只是有人不服我。”

陈非道:“这和黎东源有关?”

庄如皎笑了笑,并不应话。

其他人看到她不想提,便也没再继续追问,反正如果到时候有需要,阮南烛会告诉他们的。

阮南烛一觉睡到了下午,快到傍晚的时候,才穿着一身居家服,懒懒散散的从楼上下来。

林秋石看见他,问他:“饿了么?卢艳雪给你留了午饭,我给你热热去。”

“嗯。”阮南烛点点头,

林秋石便去厨房热了饭,出来的时候看见阮南烛在和庄如皎聊天。说是聊天,但两个人脸上都没什么表情,更像是一场严肃的谈判。

林秋石仔细一听,才发现阮南烛竟然是在和庄如皎说加入黑曜石的事情,而庄如皎似乎已经同意了。

“合作愉快。”阮南烛伸手。

“合作愉快。”庄如皎握住了阮南烛的手。

林秋石把饭菜放到阮南烛面前,看见庄如皎背着背包上了楼,似乎是去自己的房间去了。他略微有些惊讶:“她……不是白鹿的人么?”

阮南烛伸手捏了捏眼角:“黎东源的死不是意外。”

林秋石一愣。

阮南烛:“他是被人害死的。”他靠着沙发,静静的说着一个让人愕然的事实,“庄如皎发现了真相,并且,替黎东源报了仇。”他把目光移到了林秋石身上。

林秋石被阮南烛看的有点莫名其妙,正欲询问,却听到阮南烛道了句:“如果跳楼的人是我你会怎么样?”

林秋石勉强露出个笑容:“别开这样的玩笑。”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表情僵硬的吓人,那笑容根本无法掩盖住他内心的慌张。这样的假设林秋石未曾做过,被阮南烛一提醒,便感到恐慌如同潮水般扑来,让他整个人处于一种窒息的状态中。

大约是林秋石的反应太过强烈,阮南烛的眉头微微蹙了蹙,低声道:“我想过。”

林秋石:“嗯?!”他还想再问,阮南烛却已经不说了,他站起来,对着林秋石挥挥手,也走了。

林秋石看着他的背影,一时间竟是有些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何和昨日温柔的阮南烛几乎判若两人。

难道是庄如皎和黎东源的事情,给阮南烛带来了什么剧烈的变化?

林秋石看不透阮南烛的心思,也猜不到答案,他只是觉得莫名有些怅然,就好像做好了许多准备,到时候来却发现对方先退缩了。

庄如皎正式加入了黑曜石,成了他们中的一员,之后还和卢艳雪进过几次门内。

林秋石修整了几个星期后,便也提出自己想要再次进门。

“需要我陪么?”阮南烛听到林秋石的要求时问了这么一句。

“不用了。”林秋石说,“我想自己历练一下。”

“好。”阮南烛说,“我算了时间,那个顾龙鸣的第五扇门也快开了,你和他还有在继续联系么?有的话就他吧。”

林秋石:“有联系的。”

阮南烛点点头,示意事情就这么决定。

林秋石看着他,欲言又止。

这段时间阮南烛身体逐渐恢复后,又变得繁忙了起来,和林秋石刚进黑曜石时看到的他一样,别墅里整天都看不到他的人影。

“怎么了,还有事?”阮南烛问。

“没事了。”林秋石道,“晚安。”

他说完话,转身离开,却不知道阮南烛盯着他的背影,沉默的看了许久。

顾龙鸣的第五扇门,在下个月末,他本来还在担心自己需不需要再找一个帮手,却没想到林秋石主动提出要和他一起过门。

“你太好了,我亲爱的林林。”顾龙鸣感叹道,“作为一个无助的十五岁的女子高中生,你简直给了我第二生命。”

林秋石:“求求你放过女子高中生。”

顾龙鸣说:“那到时候见啦。”

“到时见。”林秋石说。

这段时间黑曜石里面热闹了不少,这边庄如皎加入,那边卓飞泉居然和程一榭勾搭上了,也开始往黑曜石跑。

林秋石每天下来,就能看见一个弟控和一个妹控坐在客厅里面吵架,吵的内容涉及各种鸡毛蒜皮,大部分时间都是卓飞泉在废话,程一榭偶尔还击一两句,但是针针见血。

最后两人还没吵出结果,先把喜欢清静的陈非给惹毛了,直接对着卓飞泉说这里按小时收费。

谁知道卓飞泉这货当场从兜里掏出了几叠人民币,拍在桌子上说:“先来个两万块钱的。”

陈非:“……”求求你走吧。

有时候程一榭被闹烦了,就让程千里去装成他的样子,反正卓飞泉这货也认不出来。不过他认不出来,林秋石他们可认得出来,于是只能对着程千里投去同情的眼神,程千里抱着他家的肥噜噜的柯基,又不敢违抗他哥的指令,委屈巴巴的都要皱成个刚出炉的包子。

卓飞泉还在哔哔:“你怎么不说话了,程一榭,没话说了吧?”

“我要出去买点东西,要一起吗?”林秋石顶不住程千里那求救的眼神,只能开口询问。

“一起一起。”程千里赶紧站起来。

“喂,我和你说话呢,你要去哪儿啊!”卓飞泉吼道。

程千里对着他道:“兄弟,下次再聊,下次再聊,今天忙,今天忙。”说完丢下吐司就溜,一点也没敢耽搁。

林秋石开车带着程千里去了最近的大型超市,两人逛超市的时候,程千里问:“林林,你最近和阮哥怎么回事啊?”

林秋石低头看着手上酸奶的保质期:“什么怎么回事?”

“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程千里问。

“说啊,不都在说么。”林秋石道,“怎么这么问。”

程千里:“没,就是感觉自从那个庄如皎来了之后,你们之间气氛有点奇怪。”他挠挠头,“难道是我想多了?”

林秋石道:“有吗……”

程千里见林秋石一脸茫然,道:“可能也是我想多了?哎,我喜欢草莓味的……给我多拿一个……”

林秋石没说话,又往购物车里放了一瓶草莓味的。

从外面回去的时候,卓飞泉人已经不见了,程千里大大的松了口气,说程一榭简直是吃错了药,不然为什么会和卓飞泉这么个话痨扯上关系,话比他还多的人简直恐怖死了。

林秋石却是想起了什么,瞅了他一眼:“你第七扇门是不是快开了。”

“是啊。”程千里说,“也就下下个月的事儿吧。”

“做好准备了?”林秋石问。

“没什么好准备的。”程千里有点茫然,“线索在我哥那儿,还没给我看呢,他说进去再给我看……”

林秋石:“就你们两个进去?”

“对。”程千里道,“就我们两个……”

林秋石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总而言之,这段时间里,黑曜石发生的事情挺多的,乱七八糟搞得人有些头疼,阮南烛也特别的忙,天天往外面跑,时常几天都看不到人影。

林秋石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忙什么,想问吧,又觉得两人的关系没有好到可以什么都说出口的地步,还有那个吻……林秋石摸了摸自己的唇,不由自主的回忆起了那柔软的触感,接着像是反应过来了自己在想什么,耳朵尖不由的动了动,冒出了一点不自然的红色,随后又有些怅然……

谭枣枣的电影也上映了,虽然票房表现普通,但是业内的评价很好,目标是今年年底的某项国际大奖。

只是林秋石记得谭枣枣下一扇门的时间似乎也是在年底。

八月,天气彻底热了起来。

林秋石从阮南烛那里拿了第五扇门的线索,开始为八月底顾龙鸣的第五扇门做准备。

这次的线索是一句话“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种没头没尾的线索其实是属于难度比较大的那种,但阮南烛身边也没有了其他合适的纸条,于是矮子里面挑高个儿,只能挑出来这么一个。

林秋石拿着纸条感觉自己的确没什么好准备的,这种纸条恐怕只有进去了之后才会和线索联系上。

“你确定要一个人去?”给林秋石线索的时候阮南烛又问了一句。

“我一个人吧。”林秋石说,“总要学会独立的。”

阮南烛看着林秋石好一会儿,才道了句:“也对。”

“你……最近有什么事情吗?”林秋石斟酌着开口,“我看你情绪好像不太好。”

“没事。”阮南烛说,“挺好的。”

他回答的太快太简单,完全就像是敷衍,林秋石道:“你在顾虑什么?”

阮南烛道:“你觉得庄如皎怎么样?”

林秋石被问的莫名其妙:“庄如皎……庄如皎怎么了?”

阮南烛:“你喜欢她现在的样子么?”

林秋石:“没什么不好的吧,虽然……以前的也挺好。”庄如皎显然是成长了,再也不是那个躲在他们身后寻求保护的姑娘,当然这种成长的代价是惨痛的,她失去了心中最爱的,也是最能依靠的那个人。被生活抽皮剥骨的她终于改头换面,活成了她爱的人期待的模样。

“再给我点时间,再让我想想。”这是阮南烛说出的最后一句话。

林秋石一头雾水。他本来就对处理人的感情不是很在行,面对阮南烛复杂的表现,更是摸不着头脑。

不过既然阮南烛这么说了,那就给他一些时间吧,林秋石想,谁没个想不明白的时候呢。

提前把镯子寄给了顾龙鸣,对好了在里面的暗号之后,林秋石便开始等着进门。

窗外的知了叫个不停,炎热的夏天再次来临,林秋石坐在沙发上吹着空调吃西瓜,旁边的程千里正在打瞌睡。

进门时间就是这两天了,林秋石随时做好了准备,背上背着包,也换好了约定的衣服。

大概三点钟左右,林秋石感到了一种微妙的变化,这种变化的感觉他已经非常的熟悉——是门来了。

身边睡着的程千里果然不见了踪影,林秋石走到门口,随手推开了一扇门,看见门外的景色,变成了黑色的长廊,长廊之上,十二道铁门历历在目。

林秋石踏上长廊,走到了第五扇面前,伸手拉开。

画面扭转,眼前的场景出现了变化,林秋石看见自己站在了一条宽敞的马路上,他环顾四周,从周围的建筑风格上来看,这里似乎是一所学校。

此时天色开始变暗,林秋石顺着马路往前走,很快便看到了一所高大的教学楼,教学楼的下面,已经聚集了三三两两的人,有的正在交谈,有的则在观察环境。

林秋石的目光在人群里扫了一圈,很快便在里面找到了自己想找的那个人——顾龙鸣。

顾龙鸣上身穿着白色印着老虎头的T恤,下身是条黑色的牛仔裤,牛仔裤的膝盖上露出了两个大大的洞,也不知道是特意买的这种,还是临时挖出来的。

林秋石走到他的身后,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顾龙鸣转身,道:“哟,你好啊。”

“余林林。”林秋石伸手。

顾龙鸣道:“顾龙鸣。”

他们两人都默认对方使用的假名,毕竟网络上接的活儿,互相有所保留也是正常的事。

“这是学校?”林秋石问,“有什么新发现么?”

“没有。”顾龙鸣道,“什么都没发现,只发现了这是一所大学,占地面积特别广的那种。”

“哦。”林秋石点点头。

这是顾龙鸣的第五扇门,难度不算太高,到了第六扇的时候,门的难度才会有质量上的飞跃。所以林秋石还算放松,没有太过紧张。

这扇门也有两个新人,这次新人是一男一女,都表现的还算冷静,至少没有出现嚎啕大哭的情况。虽然从脸色上,应该也是被吓的够呛,但相比于大多数人,已经算是表现很不错了。

“我第一次进门的时候差点被吓哭。”顾龙鸣随口说起了这些事情,“还以为自己是被抓去参加什么大逃杀呢……”

“这难道比大逃杀好?”林秋石说,“至少大逃杀面对的是人吧。”

“谁说的?”顾龙鸣道,“杀人可是会有心理阴影的,杀鬼就没了,反正都已经死了。”

林秋石想想,也好像是这么个道理。至少门里面是禁止直接对队友出手的,不然林秋石真的怀疑会出现集合的时候就有人掏出刀来吧所有人干翻的场景。当然,你要是够聪明,避开门的规则也能杀人,前提是运气够好,被干掉的人也足够蠢。

他们两人正在交谈,却见外面走进来了一个老师模样的男人,那男人戴着眼镜,小声道:“你们来的那么晚啊,这天都要黑了。”

众人没说话,都安静的看着这NPC。

男人说:“走吧,先带你们去住的地方。”

他一边走,一边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学校的情况。在这个世界里,林秋石他们扮演的角色是私家侦探。

这个学校最近遇上了一件事,就是学生突然连续自杀。自杀的方法有很多,大多数都非常的血腥。

而学生里面则开始谣传,说这些自杀的人是因为惹到了不该惹的脏东西,这些谣传也让整个学校处于一种动荡不安的气氛中。

校方无奈之下,去寻找了私家侦探,并且请求他们在半个月内的时间里,寻找到学生们自杀的真相,并且解决掉这件事。

看来时间限制就是半个月了,时间倒是十分的充裕。

那老师把他们领到了宿舍楼前,给他们分配了钥匙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林秋石自然而然的和顾龙鸣选择了同一个房间,本来还有人想和他们一间房的,但是顾龙鸣这货扭扭捏捏的抱着林秋石的手臂,说:“哎呀,不要嘛,人家想要二人世界啦。”

就这样硬生生的把那人给恶心走了。

林秋石对他表示佩服,心想这货还好没有像上次那样穿小裙子了,不然破坏力更大。

宿舍分为两层,一共十四个人多数都是两人一间,但也有三人一间的。上面五间房,下面五间房,林秋石选择了二楼的房间,用钥匙打开门之后,感觉里面的环境还算不错。

顾龙鸣直接跑到床上去趴着了,说:“这扇门的线索是什么啊?”

林秋石道:“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顾龙鸣:“就这一句?”

“嗯。”林秋石说,“猜测是和复仇有什么关系。”

顾龙鸣:“那也太简单了点……”

“肯定还有别的含义,但是现在不知道,明天调查了之后再说吧。”林秋石放下背包,简单的洗漱后就换上了睡衣,准备睡觉了。

顾龙鸣道:“话说……你那个姑娘什么情况啊?”

林秋石:“哪个?”

顾龙鸣:“卧槽,你还有几个姑娘啊,当然是那天你和我说的那个啊。”

林秋石看着天花板,想了想:“他态度有点奇怪,我搞不明白他在想什么……”

顾龙鸣:“奇怪?”

“我也说不清楚,就好像是在担心什么。”林秋石说,“我问了,可他什么都不愿意说。”

顾龙鸣:“唔……姑娘嘛,多哄哄总是好的,毕竟大家都是要死的人,有顾虑也是正常的事。”他喃喃道,“换了我,我也不敢和别人谈恋爱啊。”

要是自己突然就死了,那自己心爱的人,该有多伤心啊。

作者有话要说:  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想要六点半准时爬起来好困难啊,特别是还有只软呼呼的猫趴在人旁边哼哼唧唧,我好佩服自己(点烟沧桑脸。

有人问说西子是那种天天炫耀有猫的作者吗?是的,她就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