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390章 郢都灭(一)

蒋胜男2016年06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军伐楚,兵分两路。一路由司马错率领,借送秦女入楚嫁与公子兰之名,混于嫁妆队伍中,一路上骗开关卡;另一路则由白起率军,自巴蜀顺乌江而下,过沅水,登鄢城,直抵郢都。

五月初一,秦军攻入郢都,直抵章华台下。

白起、魏冉与芈戎率领手下站在章华台高高的台阶前,看着巍峨的宫殿,大步进入。一路上,见到无数宫女内侍仓皇奔逃。

芈戎更不理会旁人,率兵直入章华台。这个地方,他只有小时候来过,那一次,他目睹了楚威后滥施淫威,当着他姊弟的面,杖责女葵。

此后,他被送到泮宫学习,再也未曾踏足此地一步,然而幼时那种恐怖的感觉,在他心底留下深刻的印象,挥之不去。

虽然离开了那个地方,但他知道,他的姊姊还在那个恶妇的手下受苦,活得战战兢兢,活在恐惧和压力之中。他知道她亲眼看见生母的惨死,她曾经被这恶妇暗算过无数次,溺水、下毒……无所不用其极。

他想起自己的养母莒姬,他本以为浴血沙场之后能够接她出宫安享晚年,没想到那恶妇却无缘无故地将她毒死,令她含恨九泉。

想到这里,芈戎更不犹豫,一脚踢开大门,大步迈进。

两边的宫娥内侍正在乱跑乱叫,看到这黑盔黑甲满身杀气之人,率着一支队伍凶神恶煞地破门而入,竟是吓得不敢吭一声,俱都跪了下来。

芈戎冷笑一声,长剑拔出,指向一个内侍,喝道:“威后何在?”

那内侍战战兢兢地指了指内殿,芈戎再不停顿,大步走到门前,一剑削下帘子,闯入内殿。

恩^京^de书^房 🐪 w w w*EnJi nG*c o m *

但见楚威后身着黑色寝衣,披散着满头白发,倚在几上半睡半醒,似乎已经听不到外面的喧闹声了。门被打开,刺眼的阳光猛然射入,惊动了她,她茫然地睁开眼睛,看到满脸杀气的芈戎,竟是怔了一怔,似乎她这老迈迟钝的脑子,一时还回不过神,拍了一下几案叫道:“你是何人?好大胆子,竟敢闯进这里来……”

她身边的侍女女岚逃之不及,抖抖索索地扶住她叫道:“威后,不好了,是秦兵攻进来了。”

楚威后睁着老眼问:“你说什么?”

女桑附在她的耳边大声说:“秦兵攻进来了!”

楚威后猛地坐起来,厉声喝道:“你胡说,秦兵为什么要攻进来?秦国、秦国不是姝在做母后吗……”

芈戎大笑一声:“老毒妇,你那小毒妇女儿,早在十多年前便已经被处死了!”

楚威后大惊站起,又跌坐在地,失声惊叫道:“不可能,不可能……”

芈戎看着楚威后,想起昔年这毒妇高高坐在上首,威仪十足,任意发威,如同神祗。可是眼前的楚威后,一身皱巴巴的黑衣,满头白发散乱,苍老不堪,形如鬼魅。

楚威后直瞪着芈戎和随后跟入的魏冉,似乎没有反应,好一会儿才忽然嘶声叫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擅入章华台,给老妇滚出去,滚出去!”

她摸索着拿起拐杖,壮胆似的虚挥一下敲在席面上。

魏冉看着楚威后,有些不能置信眼前的老妪就是心心念念的仇人,不禁回头犹豫地问芈戎:“她就是……楚威后?”

芈戎神情复杂地看着苍老不堪的楚威后,点头道:“是。”

楚威后有些惊惶地看着两人,问:“你是谁,你们是谁?”

芈戎轻叹一声道:“没有想到,你居然已经这么老了!”

楚威后混沌的神思慢慢恢复:“你们真是秦兵?我的姝怎么样了?对了,我的子槐,我的子槐被秦人扣押了啊!”她顿时想起了一切,不禁拍着几案大哭起来。

芈戎按住即欲上前的魏冉,慢慢地蹲下身子与威后视线持平,放缓了声音问她:“你还记得向氏夫人吗?”

正在号哭的楚威后一下子僵住了,她浑浊的眼中忽然现出一丝惊恐,在席上不断后缩,不断摇头:“你说什么,你们到底是谁?”

芈戎上前一步,放低了声音道:“王后不记得我了?我是子戎,是向夫人生的儿子。这是我弟弟魏冉,也就是我母亲被你赶出宫后在西市草棚中生的儿子……”

楚威后失声尖叫起来,捂住耳朵拼命摇头:“不,不……为什么我还没有杀死你,为什么我还没有杀死你们……”

芈戎的声音放得更柔和了:“王后,您可还记得,当日您在这间宫殿里,将我的养母莒夫人毒死,她是不是就死在这个位置呢?我要不要在这个位置,也给您灌一杯毒酒,教您也尝尝,那毒酒穿肠的滋味如何?”

楚威后浑身颤抖,叫道:“不关我的事,是她自己吃错了东西,我没有杀她,我没有杀她!”

芈戎的声音更加柔和:“好教王后得知,我姊姊,就是向夫人所生的霸星,她如今是秦国的太后。您最宠爱的女儿公主姝,是她下旨赐死的;您最得意的儿子楚王槐,如今被她扣押在咸阳正受苦呢!”

楚威后掩着耳朵,不停地尖叫:“不——不——我的姝,我的槐啊——”

芈戎继续道:“我们奉了太后的命令,是为灭楚而来。我们要灭了楚国,占了郢都,毁了这座宫殿。再把你这个毒妇,带到我母亲的墓前,由我们兄弟,亲手砍下你的头颅,祭过母亲以后,再送到我阿姊,也就是大秦太后的面前……”

楚威后惊恐地不停后缩:“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是你们父王的原配,我是王后,你们的嫡母,你不可以杀我的……”

芈戎哈哈大笑:“楚国都灭了,你还是什么王后,还是什么嫡母啊?”

女岚正缩在一边瑟瑟发抖,却见楚威后正退往她这边来,顿时尖叫一声,推倒楚威后,连滚带爬到另一边,叫道:“奴婢只是宫女,求公子开恩,求公子开恩。”

楚威后被女岚推倒,头撞在几案上,撞出血来,她尖叫一声,咒骂道:“女岚,你这贱婢,你敢推我——”

芈戎轻叹了一声:“女岚,你不会以为我不知道你干过什么事吧!你自幼便监视我阿姊,欺负我阿姊。我养母莒夫人与你何冤何仇,你为何要挑唆这毒妇鸩杀于她……”

女岚尖叫一声,爬起来就准备向外逃去。

芈戎剑一挥,鲜血飞溅。

血浇了楚威后一头一脸,女岚的人头滚落到楚威后面前。

楚威后看着人头,疯狂大叫。

忽然间她的叫声停顿了,一口浊血喷出,整个人眼睛凸出,僵立不动。

芈戎的剑指在了楚威后的脖子上,喝道:“毒妇,现在该轮到你了。”

却见楚威后一动不动,魏冉上前,按了一下楚威后的脖子,抬头厌恶道:“她死了。”

芈戎恨恨地一挥剑,楚威后的人头飞上半空,芈戎将她的尸身踢开,恨恨道:“便宜这毒妇了。”

魏冉冷笑一声道:“教她这一生狠毒残暴,临老却被子孙抛弃,又得知女儿死于非命,儿子也将成刀下之鬼,也算是她的报应。”

芈戎大喝一声:“拿火把来。”

手下奉上火把,芈戎将火把往帷幄上一掷,冷笑道:“便让这罪恶之地,就此一把火烧了吧。”

大火冲天而起,这章华台,连它深藏着的种种罪恶,自此不复存在。

而此时被楚王横流放的屈原,正蓬头垢面茫然走在汨罗江边。

江边的老渔父看着他走过,忽然上前拉住他辨认:“咦,您是……您是三闾大夫,您是屈子,您怎么会在这儿啊?”

屈原长叹:“我被前王放逐,又被新王放逐!”

老渔父诧异道:“为什么,您这样的好人,为什么两位大王都要放逐您?满朝文武呢,难道没有人说话吗?”

屈原惨笑:“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所以,我就要被流放。”

老渔父拍了拍大腿:“嗐,那您就跟他们一块儿混浊,一块儿醉呗!”

屈原摇头:“我不能。”

老渔父不解问他:“为什么?”

屈原道:“一个沐浴干净的人,怎么能愿意跳进污泥里?一个心灵干净的人,怎么去附和混浊的世间?”

老渔父听不明白,但仍问道:“那您怎么办?”

屈原刚要说话,忽然远处传来阵阵马蹄,伴随着隐约的叫声:“屈子,屈子,您在哪儿?”

屈原站住,喃喃道:“难道是子歇回来了,难道是他救回了大王……还是新王终于明白了那些人的奸谋,有心振作?”

老渔父见状忙道:“不管怎么样,有人找你,就是好事。”连忙扬声叫道:“屈子在这里……”

转眼,便见芈戎率着手下骑马自远处而来:“屈子——太好了,终于找到您了!”

屈原看着他们的黑袍黑甲,瞪大了眼睛:“你、你们是秦军,这里是楚国,你们怎么会来到这里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