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354章 唐八子(二)

蒋胜男2016年06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魏冉听着她的话,慢慢地坐下,问:“那要到什么时候?”

芈月道:“三年,再给我三年的时候,等我把所有的内忧外患都解决了,我们的兵马实力足够强盛的时候,到那时候,我们就可以偿了夙愿。”

魏冉跪在芈月面前,哽咽道:“阿姊,我真是忍不下啊,仇人近在咫尺却不能杀了他,我实在是……”

芈月轻抚着魏冉的头,叹道:“忍字心头一把刀。要想比别人强,要想别人不对你残忍,你就要先对自己残忍。忍人所不能忍,成就别人所不能成就的功业,到那时候,你想怎么快意恩仇都成。”

魏冉深吸一口气,忽然站起来拔剑道:“阿姊,你为我弹奏一曲吧。”

芈月再度弹起秦筝,魏冉随着杀气腾腾的乐声作剑舞,将一腔杀气、一腔怒火,尽数泄于其中。

行宫走廊上,外面的楚乐已经停止,夜深人散,黄歇遥遥听着秦筝铮然之声,只觉得心惊胆寒,便循声往前走去。不料在半道上,却遇上了楚太子横。

“子歇。”太子横见了他,倒是一怔。

恩^京^de书^房 🐔 w ww·EnJi nG· C om ·

黄歇也是一怔:“太子,您还没有休息?”

太子横点头:“我睡不着。子歇,我听到秦筝之声,这么晚了,是谁在弹奏?”

黄歇道:“好像是秦人那边,不知道是谁在弹奏。”

太子横驻足叹道:“这秦筝杀气甚重啊!子歇,这次黄棘会盟以后,我就要正式入秦国为质了……我,很是忧虑。”

黄歇劝慰道:“太子放心,我会陪太子一起去的。”

太子横脸色郁郁:“如果没有你的话,我简直不知道有没有勇气前往秦国。接下来,就是子兰要娶秦国的公主了吧。”

黄歇知道他的忧虑,劝道:“太子,王位不是靠鬼蜮伎俩能够得到的,没有实力掌握这一切的人,纵然得到,也会失去。就像……秦国的王位之争一样。”

太子横道:“我不知道这位秦国太后,在我和子兰之间,会选择支持谁?与子兰相比,我能够倚仗的,只有你,子歇。”

黄歇摇头道:“不,你唯一倚仗的应该是你自己,因为你是楚国的太子。而我……”他看着远方,“我只希望这次去咸阳,能够完成毕生所愿。”

一夜歌舞,所有的人都在沉醉中,皆未起身。

天蒙蒙亮的时候,草上的露珠泛着微光,芈月独自走在后院,踩着晨露,天地间似乎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从一头走到另一头,又转回头继续走。黄歇从另一头走出来,看到了芈月。芈月似乎也有感应,转头,看到了黄歇。

芈月道:“子歇——”

黄歇脱口道:“皎皎——”旋即苦笑一声,“我现在该称你为太后了吗?”

芈月摇了摇头:“你在我面前,任何时候,都可以称我为皎皎。”

两人沉默片刻,芈月又道:“听说,你这次会和太子横一起入秦,对吗?”

黄歇道:“是。”

天色渐亮,远处的喧闹声渐渐传来。

芈月看着黄歇道:“好,我在咸阳等你。”

黄棘会盟已毕,楚国人马归国,秦国人马也向咸阳进发。

唯有楚国公主芈瑶,没有随着楚人回去,如今她已经是秦王后,要随着秦人回咸阳。她坐在马车上,走过山山水水,终于进入咸阳城。

下了马车,看着巍峨的秦宫,芈瑶忍不住顿住脚步,不敢迈出。

嬴稷走过来,伸出手道:“走吧。”

芈瑶慌乱的心顿时安定了下来,她怯生生地伸出手去,握住嬴稷的手。

嬴稷拉着芈瑶,走进重重秦宫,一直走到为新婚所备的清凉殿,便见一个少妇打扮的十几岁女子率一群宫女迎上来,笑道:“妾身参见大王,参见王后。”芈瑶有些不知所措地看了看嬴稷,嬴稷介绍道:“这是唐八子。”

芈瑶一怔,勉强露出微笑:“唐妹妹好,快请起。”

唐八子,即唐姑梁之女唐棣,已经在数月前进宫,被封为八子,这些日子在秦宫早已经执掌宫中事务,于行事上十分干练。

与芈瑶的羞怯相比,她显得格外干练爽利,甚至在芈瑶的眼中,有一些干练过头,让她感到有些压力。但见唐棣站起来笑道:“天气快热起来了,这清凉殿就是先王娶楚国王后的地方。妾身听说王后要来,早两个月就开始收拾,王后看着哪里还有什么缺失,只管跟我说。”

芈瑶苍白着脸,不知所措,但听得嬴稷用一种十分熟悉和亲昵的口气对唐棣道:“知道你能干,王后这里就交给你了。母后那边准备得如何了?”

唐棣笑道:“母后那里哪敢疏失呢,大王尽管放心好了。”

看着唐棣和嬴稷相处的默契和熟稔,芈瑶只觉得心里更加慌乱无措了,但见唐棣极为干练地布置了清凉殿中的一切,对着嬴稷微微一笑道:“大王与王后新婚燕尔,妾身就不打扰了,就此告退。”

嬴稷看着唐棣的背影,怅然若失。

他很小的时候,便已经认识唐棣,甚至在周围人半开玩笑的话语中,听说过唐棣将来是要嫁给他的。只是后来他为质燕国,自然不再想起此事。

后来他自燕国回秦,争夺王位,危机四伏时,躲在唐棣家中,是唐棣的父亲唐姑梁一力相助,他才躲过暗杀,躲过追捕,直至登上大位。

他自出生以来,便与母亲形影不离,只有那段时间,是母亲要引开那些追杀之人,不得已与他分手。那时候他心中充满了凄惶和害怕,如果没有唐棣在他身边相伴,他真不知道该如何度过那些惊涛骇浪的日日月月。

他只道自己登基之后,便可与唐棣一生一世在一起,只可惜,他是秦王,婚姻之事不能自主。为了退五国之兵,母亲安排他迎娶楚国公主,而唐棣,只能是他后宫的一名妃子。唐棣依旧如过去那样,无怨无悔,依旧那样热情地笑着,她接受了这样的命运,甚至担心他为难,不肯接受高位分的夫人之位,而宁愿屈居八子之阶。甚至在他迎娶楚国公主的婚礼上,唐棣依旧操办着宫中事务,一点一滴用心做到尽善尽美,要让新王后无半分不适。

唐棣退出,他的视线紧跟她的背影,好一会儿,才收回来。

芈瑶看着他的眼神,心碎神失,却只能依旧笑意盈盈。在楚宫的日子,让她懂得了,如果你想让别人喜欢你,就一定要一直保持着快乐和感恩。没有人会喜欢一个满腹怨气、委委屈屈的人。

唐棣走出清凉殿,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傅姆看到她的神情不由得心疼,为她抱不平道:“夫人,这王后来了,怕是以后又不得安宁了。唉,您和大王青梅竹马,现在忽然插进这么一个人来压到您头上,真是!夫人也太过谦让,以巨子的功劳,您完全可以有更高的位分,您自己为什么挑中这么一个低阶的八子?”

唐棣冷哼一声道:“闭嘴。”

傅姆吓了一跳,忙俯首道:“奴婢该死。”

唐棣冷冷一笑:“鸿鹄之志,燕雀安知?”言罢,拂袖往前,见侍女们都要跟上,制止道:“罢了,我一个人走走,你们不必跟从。”

傅姆有些不安,唐棣冷笑:“便当真有什么事情发生,就凭你们,也护不住我。”

傅姆知她性子,讷讷不敢言,只得率人退下。

唐棣独自一人在曲廊上走着,看向天边飞云、浩然长空,心潮起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