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338章 训三军(三)

蒋胜男2016年06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芈月轻笑:“就怕樗里疾听到了,必会嘀咕。”

缪辛赔笑道:“奴才说句不中听的话,樗里子要是真有心,把这些内乱刺客都解决了,太后还会让义渠人把守禁宫吗?”

芈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你虽然是个内宦,倒比满朝文武懂道理。”

缪辛道:“他们未必不懂,只是忠诚不够罢了。”

芈月看着自己的纤纤素手,伸手接了几片雪花,又吹掉:“忠诚这个东西,也是有价码的。现在他们觉得,我未必能够付得出这个价码,所以忠诚也就打了折扣。”

缪辛看了看天色,道:“他们一定会后悔的。”

芈月轻叹:“或许,因为我是个女人?”

缪辛笑道:“奴才虽然不懂什么大道理,不过以前听张子闲聊,他说连最会假装正经的儒家也说‘沽之待贾’。奴才当日入宫,为的是吃一碗饱饭;张子当年投秦,也不过是大王给的价码更高而已。”

芈月笑了笑:“不错,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天底下本就没有规矩,有权力的人制订规矩,得到利益的人维护规矩,害怕受罚的人遵守规矩。若是人人守规矩,那这天下就不是诸侯争霸,而还是由周天子说了算呢。”

缪辛奉承道:“如今,太后说了算。”

芈月哈哈一笑。

缪辛转头看到拐角处一个人影一闪,便给了身后小内侍一个眼色,想让他过去把事情解决了。不想那人影又是一闪,便被芈月看到了,喝道:“外头是什么人鬼鬼祟祟的?”

却见嬴稷身边的小内侍竖漆哭丧着脸从拐角处出来,跪下道:“太后,是奴才。”

芈月见是他,便问道:“大王何在,怎么现在还不过来?你来这里做什么?”

竖漆吞吞吐吐道:“太后昨日,要大王在承明殿禁闭,如今还未下旨解除,大王如今还关着呢,而且昨天的晚膳、今天的早膳都未进,奴才来请示太后……”

芈月点头:“我知道了,让他出来吧,我这会儿没工夫理他,让他自己用膳。”见竖漆迟疑着想说什么,便一瞪眼喝道:“还有什么?”

竖漆吓得什么也不敢说了:“没、没什么,奴才去服侍大王了。”

芈月淡淡地补了一句:“不许他进常宁殿。”

竖漆苦着脸应了一声:“是。”

芈月便失了兴致,回到主殿,进了西配殿去批阅奏章。过了一会儿,魏冉进来,道:“臣见过太后。”

芈月问:“查得如何?”

魏冉道:“臣查办刺杀案,发现乃是杜锦暗中指使。”

芈月恨恨道:“又是他!抓到他了吗?”

魏冉道:“可惜被他逃了。但是,查到禁宫中与他勾结的几名军官。”说罢便呈上名册。

芈月接过,将竹简徐徐展开,见上面一栏栏写着那些涉案军官的籍贯、出身、履历、功劳等。她慢慢地看,魏冉捧了一杯热姜汤慢慢喝着,室中只余竹简碰撞翻动的声音。

看完,芈月将竹简一放,叹道:“人数不少啊,明面上便有这么多了,暗地里,还不知道会如何……”

魏冉放下杯子,昂然道:“有臣等在,太后尽可放心。”

芈月问他:“这些人你如何处置?”

魏冉道:“自当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芈月看着竹简,轻叹一声:“这些人都是有战功的啊,杀这一批容易,若下次再出来一批呢?”

魏冉语带铿锵:“再来,便再杀。叛逆之人,杀之亦不足惜。太后若是妇人之仁,只恐助长逆贼气焰,反而更生变乱,于国于民无利。”

芈月抬头看向魏冉,道:“这些人皆是我秦国有功之臣,为何今日成了叛逆?”

魏冉一怔,立刻道:“皆因太后和大王初执国政,这些人多年受惠后、武王、魏氏等人驱使,故而不能听命新主。”

恩·京^的^书·房

芈月继续问魏冉:“既然他们能受他人驱使,为何不能受我驱使?”

魏冉忙道:“太后执政日浅,恩泽未深……”

芈月举手打断他的话,摇头道:“执政日浅,就恩泽不深了吗?未必见得。”她站起来,将竹简交与魏冉,道:“召集咸阳的禁军将士到宫前集合。我有话要同他们说。”

魏冉大惊,忙跪下道:“太后不可!”

芈月道:“为何不可?”

魏冉惶恐道:“您前日刚刚遇刺,而今禁军里头,只怕还有奸细。”

芈月不在意地摆摆手,道:“禁宫中是还有勾结诸公子之人,可是不会整个禁宫都靠不住。鼠辈只敢暗中下手,可是整个禁军军士列阵,五人为一伍,五伍为一两,四两为一卒,五卒为一旅,五旅为一师,五师为一军。每个人周围都是四个人看着,任何人有一点异动都逃不过别人的眼睛。想在禁中当众行刺,除非是他疯了,或者是急着自寻死路了。”

魏冉只得道:“是。”

一声令下,三军齐聚。

芈月与嬴稷骑马而至时,但见禁军将士一排排站立在咸阳宫前的广场上,如同一杆杆标枪一样笔直。前排却有十余名军官被捆绑跪着,都是一脸的戾气,显然这些便是被查出来与公子华有勾结之人了。

芈月也不理会他们,下马与嬴稷登上台阶,魏冉、白起等紧随其后,手按宝剑,警惕无比。

司马错见芈月到来,忙率众向芈月行礼:“参见太后。”

下面三军亦一齐行礼:“参见太后。”

芈月道:“诸位将士请起。”

众人皆站起来,又恢复了标枪似的队形。

芈月看着跪在下面的十余名军官,挥挥手道:“把他们解开。”

司马错表情微有些变化,却什么也没有说,挥手召上来两排兵士,将这些军官的绳子解开,却仍站在那些人身后,以防他们冲动行事。

芈月转身,扫视一眼,忽道:“诸位将士,我问你们,你们为何从军?”

众将士一时无言。

司马错连忙上前道:“保家卫国,效忠君王!”

众将士也齐声答:“保家卫国,效忠君王!”

芈月看了司马错一眼,笑道:“你不必代他们回答,这样空洞的回答,答不到他们的心底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