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314章 入咸阳(一)

蒋胜男2016年06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路行来,眼见快到秦国边城。

这一夜,嬴稷坐在芈月的怀中,芈月指点着地图与他解说:“再过两天,我们就能到崤山了。过了崤山,就是函谷关,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嬴稷好奇地问:“母亲,崤山是什么地方?”

芈月轻叹一声,说道:“崤山——是秦人的伤心地。秦国到穆公手中,才开始参与天下称霸,只可惜在这崤山一战,断送大秦百年东进之路。秦人伐晋,在崤山受到晋国伏击,全军覆没。整个崤山当时密密麻麻,尽是白骨露野,无人收拾。秦人经此一战后,经历百年,才恢复元气。”

嬴稷听着秦人往事,想象秦人当年的失败与痛苦,不禁同仇敌忾,眼泪流下,恨恨地问:“母亲,那晋国人呢?”

芈月轻抚着嬴稷的头,问道:“子稷想怎么样?”

嬴稷握拳道:“我也要让晋国人尝尝这满山白骨露于野的滋味!”

芈月笑了笑,道:“傻孩子,那是几百年前的事了,晋国也灭亡一百多年了。”

嬴稷睁大了眼睛问道:“是谁灭了晋国,是我们秦国吗?”

芈月摇头道:“不是,是晋国自己灭了晋国。”

嬴稷傻了眼:“为什么?”

芈月手抚地图,缓缓道来:“因为晋国的国君为了开疆拓土,把权力交给了手下的重臣,后来晋国又出了一些昏庸的国君,控制不了局面。于是,权臣们的势力越来越大,渐渐地架空了晋国的国君,赵、魏、韩三家权臣,就把晋国给瓜分掉了。”

嬴稷本来满腔的雄图大志,听到此言却泄了气,沉默片刻,他忽然又抬起头来,眼睛闪闪发光:“这就像是母亲说的周天子一样,是吗?周天子把权力分给了诸侯,于是诸侯的势力越来越大,架空了周天子,结果现在周天子连个小国的国君也不如。”

芈月笑了笑,抚着他的脑袋说:“子稷真聪明。那么,子稷如果做了国君,会怎么办?”

嬴稷握拳道:“不把权力分给臣下。”

芈月又问他:“那么,如果有外敌来袭呢,子稷要自己上阵吗?秦国的土地很大,每一处的收成子稷都要自己去收吗?”

嬴稷愣住了,他的眼珠子转啊转,却一时说不出话来,转头看着芈月,脸上已经尽是羞愧之色,低声忸怩道:“母亲……”

芈月却抚着他的头欣慰地道:“子稷,你还小,这个年纪能够想到这些,已经是不容易了。”转而又道:“《周礼》你都已经学完了吗?”

嬴稷点点头。

芈月打开箱子,取出最上面的一卷竹简递给嬴稷:“那么,从今天起,你开始学《商君书》,要跟《周礼》对比,它们之间的区别在哪里,又为什么要有这样的改变。”

嬴稷双手郑重地接过书,应道:“是,母亲。”

芈月又慢慢道:“我们这一路行来,都是随着燕国兵马行动,是不是?”

嬴稷道:“是。”

芈月问:“你有没有留心,燕国兵马如何行事?而今日赵国兵马加入,与燕国兵马有何区别?”

嬴稷皱起眉头思索着:“嗯,燕国兵马,是马车还有徒从。而赵国兵马,是胡服的骑兵。”

芈月问:“那么你想想,若是两国兵马数量相同,燕赵两国打起仗来,哪一方会胜?”

嬴稷皱起眉头,苦苦思索。

芈月微笑:“这不是看一下子就能明白的,你要天天看,慢慢就会看出来了。”

嬴稷看着母亲,点点头。

这些日子以来,他们朝行暮宿,不管是在马车中,还是在营帐里,芈月总是抓住一切机会,或现场指点,或旁征博引,把关于列国征伐历史和政治的心得告诉嬴稷。

这一路行来,她心中隐隐有着很大的不安,她预感到一旦入了秦国,进了咸阳,他们母子面临着的,将是最残酷的搏杀,前途路,将成败难料,生死未卜。

函谷关外,各国兵马的营帐已经驻扎得密密麻麻。

当芈月的车队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立刻就有了回应。自“魏”字旗下的营帐和“楚”字旗下的营帐各出来一队人马,迎了上去。

魏国信陵君魏无忌是个英俊青年,他飞驰到赵胜的面前,跳下马便抱着赵胜哈哈大笑道:“姊夫,你也来了。我说呢,这般热闹事,赵国岂有不来之理。”赵胜之妻,正是魏无忌的亲姐姐。

赵胜笑着捶了魏无忌一拳,道:“你来了我还能不来吗?”

魏无忌身后,楚国使臣靳尚呵呵笑着行礼道:“楚臣靳尚,见过平原君。”

此时马车已经停下,由赵胜和乐毅与诸国使臣交流,当下赵胜便介绍道:“这位是燕国上将乐毅。我们是护送公子稷回秦,还望几位让开一条道路,如何?”

靳尚这些年仕途得意,甚是养尊处优,人也变胖了,看上去倒是显得和气几分,当下只拱手慢腾腾地道:“让路,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公子稷之母芈夫人,也是我楚国的公主,我这为臣的,也应该前去拜见一二。”

赵胜意外地挑挑眉:“哦?”

靳尚又看了看魏无忌,苦笑道:“其余的事嘛,信陵君、平原君,你们郎舅至亲,自然是最好说话了,如何?”

乐毅上前一步问道:“那我燕国呢?”

靳尚拱手笑道:“自然是一体对待,一体对待啊,哈哈……”

当下这些列国在函谷关外的主事之人,便入了魏国营帐,共商如何趁秦国内乱之际,瓜分利益之事去了。

芈月等人便先安营扎寨,静候列强的商议结果。

直到月上中天,诸国真正的统帅或者名义上的统帅,才三三两两地从魏国大帐出来,各自归营。

赵胜离了魏营,又钻入赵雍的营帐请示商议之后,才到芈月营帐外求见。

芈月亦在焦急地等候信息,闻听赵胜到来,忙请了他进来。

两人落座,便见赵胜一脸无奈。芈月心头一紧,就先开口问道:“平原君,今日列国商议,可有什么消息?”

赵胜轻叹一声,道:“夫人可知,为何列国兵马都在函谷关外?”

芈月急问:“函谷关内怎么样了?”

赵胜摇头道:“很不妙。”

芈月一惊:“怎么?”

赵胜道:“我们原接到消息,说是惠文后与王后争立自己的儿子,而诸公子不服。但既然秦惠文王有遗诏给公子稷,那么我们燕赵两国,拥立公子稷继位,应该不是难事。可是如今秦国已经内乱了,不但惠文后和王后打成一团,甚至全国上下,各郡县封地,都在自相残杀。”

芈月惊得站起:“怎会如此?”当日庸芮言道,芈姝与魏颐不和,芈姝有嫡子壮,而魏颐已经怀孕,两人相争不下。但这毕竟是后宫两个女人的小私心,且也只是内部矛盾,有樗里疾在,当可平息,如何竟会引动诸公子之乱?

赵胜叹道:“事情还是从原来封为蜀侯的公子恽开始。因为诸公子在咸阳争位,而公子恽自恃握着巴蜀之地,与惠文后大闹,结果却被惠文后诬其下毒毒害大王,将其夫妻二人赐死。”

芈月脸色铁青,从齿缝里迸出四个字:“愚蠢之至。”樊长使的长子恽因为体弱多病,所以留在咸阳,自卫良人之子公子通死后,诸人视巴蜀为畏途,樊长使失宠多年,因此也护不住其子,被封到了蜀国去。不料公子恽竟是不曾死于巴蜀,倒死在惠后芈姝的手中。

赵胜叹息道:“不错,诸公子齐聚咸阳,这时候只宜安抚,杀鸡儆猴之举岂能奏效呢。结果这一举动令得诸公子人人自危,一夜之间纷纷逃离咸阳,回到各自的封地,拉拢臣下招兵买马,各拥郡县,与咸阳的王军展开厮杀,而咸阳军中,又分成拥护公子壮一派,和拥护魏王后一派……”

芈月皱眉问道:“那樗里疾呢,难道压不住局面不成?”

赵胜冷笑:“秦王一死,这边王后便要借秦王之‘遗诏’,封公子华为上将军,那边惠文后亦借着秦王‘遗诏’,封公子壮为大庶长……”

芈月脸色一变,不禁又骂道:“愚蠢!”大庶长位高爵尊,形同国相,芈姝封公子壮为大庶长,那是不待群臣公议,就先要将权力抢到手,可那摆明是要视樗里疾为无物了。怪不得庸芮说,樗里疾已经气病在床了。

赵胜又道:“更有甚者……”

芈月颤声问道:“怎么?”

赵胜道:“巴蜀之地,因蜀侯恽被赐死,于是蜀中又起叛乱。而义渠那边所占十四县,也一起叛乱。”

芈月跌坐在地,在案几上撑着头,哑着声音问赵胜道:“平原君,这么说,秦国已经……”巴蜀已失,义渠再乱,新君未立,诸公子各拥郡县,内忧外患,四分五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