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296章 风云变(二)

蒋胜男2016年06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雀胸口中剑,不可置信地看着芈茵,一张口,鲜血涌出,却仍然劝说:“公主,我是怕您出事,我怕国相会……”她朝芈茵伸出手,却够不到芈茵,就这么原地倒下,眼睛却仍然看着芈茵没有合上。

芈茵退后一步,看向小雀的眼神有一刹那的后悔,转瞬却又硬起心肠,染血的剑锋指向芈月:“我的耐心可没有多少,你若不说出黄歇的下落,我现在就杀了你。”

芈月冷冷地道:“你不会杀我的,因为你不甘心!”

芈茵已经有些疯狂:“我现在没有耐心再听你胡扯。要是黄歇不来,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芈月看着芈茵的眼神,摇头道:“你疯了,你真的疯了。”

芈茵狞笑:“我疯了吗?哈哈哈,你要不说,我会让你尝尝世间最痛苦的事,让你尝尝变成疯子的滋味……”

芈月镇定地道:“你不会的。”

芈茵叫道:“你真以为你这个质子之母的身份能保得住你吗?你以为有燕易后庇护你,我就不敢动手吗?哼,我杀了你,正合了八妹妹心愿。难道燕易后会把你的性命,看得比她儿子的王位还重要吗?”

芈月摇头:“不,你会让我活下去的。”

芈茵失笑:“我,哈?你以为我会对你手软?”

芈月看着芈茵,道:“你为了活下去,抛弃了太多的尊严和人格,做了太多扭曲心智的事情。只怕午夜梦回,你连自己是谁都不敢面对了。虽然你今日锦衣玉食,可是你已经不知道这一切到底值不值得。所以你想从我身上找到平衡,从我的落魄中得到满足,从折磨我中得到对自己的肯定。如果我不在了,你找谁去抒发你的张扬,你找谁去映衬你的得意呢?”

芈茵点头:“你说得不错。既然知道你的命对我来说是什么,为什么不求求我?说不定我开心了,一脚踩在你的脸上,会踩得轻一点呢?”

芈月看着死不瞑目的小雀,轻叹:“从小你的为人就是欺软怕硬,趋奉起强者来没有底线,作践起弱者来没有怜悯,求你除了让你更得意更恶毒以外,只怕没有什么别的用处。杀死小雀,不是因为她今日自作主张,而是她看过你最卑微最不堪时的样子,哪怕她对你忠心耿耿,哪怕她对你有救命之恩,可是你对她却是早就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了。只可惜,你却不知道,你杀死的,是这世间唯一真挚待你,疼惜你,对你不离不弃的真心人……杀了她以后,你在这世间,可真的就成了孤苦伶仃的疯子了……”

芈茵被她说得简直要发狂了:“好、好、好……本来我今天并不想动你,可这是你自己找的……”

芈茵上前一步,剑指芈月,正想动手。忽然,一个侍女捧着帛书匆匆而入:“夫人……”却看到小雀的尸体,吓得失声惊叫:“啊……”

芈茵没好气地问:“嚷什么!我不是吩咐过,谁也不许进来吗?”

那侍女战战兢兢地托着帛书跪下:“有人送了一封信来。”

芈茵接过帛书展开一看,得意地笑起来,把帛书抖开在芈月面前一晃:“你知道这是谁给我的信吗?是子歇写给我的信呢。哈哈哈,你说我孤苦伶仃,我告诉你,我有子歇了,我会比你们都幸福。我怎么可能孤苦伶仃?这世间为我拜倒的男人,不要太多,哈哈哈……你才是孤魂野鬼,你才会孤苦伶仃……”

她纵声狂笑,吓得那侍女魂不附体。

她一边笑着,一边扬着帛书,手握着剑,就这么走了。

众侍女随着她匆匆而去。

地面上,只剩下小雀扭曲僵直的尸体,一动不动。过得片刻,来了两个杂役,将小雀抬了出去。

芈月看着地上的血,轻叹一声。芈茵,已经彻底不可救药了。

芈茵回了房间,扔下剑,将帛书握在心口,甜甜地入梦了。

直到次日清晨,侍女跪在席前,轻声呼唤,她才伸了个懒腰,睡眼蒙眬地由着侍女服侍,给她净了脸,扶她起身,穿上衣服。

只是今天这侍女服侍得不管哪儿都让她有些不顺,不由得半闭着眼睛,不耐烦地甩了甩手,口中喃喃地道:“小雀,你今天怎么这般不经心,水不够温,衣服也没焐暖?”

这么一说,忽然室内寂静无声,正在侍候她的侍女都没有继续动作了。她睁开眼睛,前面跪了一地的侍女,仔细看去,却哪一个都不是小雀。

她皱眉问道:“怎么回事,小雀呢?”

伏在她面前的侍女颤抖着答道:“小雀姐姐……昨夜,已经被夫人您亲手处死了啊!”

芈茵忽然只觉得脑袋被什么劈中了似的,头顿时一阵抽痛。她捂着头,跌坐在地,一时无法回应,好半晌,才慢慢平复下来,昨日之事,一点点想起。她只觉得整个人都在颤抖,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往日她若是冲动做错了什么事,当她后悔的时候,总有小雀会安慰她,劝说她,告诉她都是对方的错,她做得完全对,不必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要放宽心,别想太多,一切都由她来料理后续之事。

可是,如今,她不在了。

不,她想,她并不感觉伤心,只是有些茫然。她并不为小雀的死而痛苦,她只是觉得遗憾。于她来说,小雀如同空气和微尘一样,如同手边的工具,如此理所当然地存在,如此顺手适用,让她忽然感觉,她其实还有继续留下的价值的,少了她,她的生活会有些麻烦。

可是很快,她就感觉到,失去小雀,并不仅仅只是麻烦了。紧接着,她用朝食,发现朝食不合口。若换了往日,她必要发脾气,而小雀必会想办法,可是她不在了,无可奈何之下,她也只能忍了,随意吃了几口,便放下了。

然后,她决定不再想这个人。只不过是个侍女而已,要多少有多少。瞧瞧跪在她脚边的那些侍女,她只要随意一指,就会有人用尽全力来奉承她,讨她喜欢。小雀也不过是运气好,得她赏识早,让她习惯了她的存在罢了。

她决定去想更令她高兴的事情。她又拿出那张帛书,今天下午,黄歇会来,他会为了芈月而来,而向她低头,由她摆布。一想到这个,她又不禁兴奋起来,想着如今要在他面前,显示自己的美,显示自己的威风。她要让芈月眼睁睁看着她得意,看着她把她的男人抓到手心里。

她顿时来了精神,吆喝着让侍女们给她拿衣服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来得匆忙,这一趟出来,虽然紧接着也有两个衣箱和一堆侍女随后到来,但是她却挑不出称心的衣服。侍女们来回多少次,把她所有的衣服都翻遍了,她一件件地试,却是哪一件也不合适。她大发脾气,把衣服都砸在侍女们的头上、脸上。可是这些愚蠢的侍女,真是没有一个合她心意的,一点建议也没有,只一味地说好,明明每件衣服都有不足,但在她们眼中,都是一样地好,根本就是在说谎。

她只有忍着气,自己勉强挑了一件,又叫侍女给她梳一个漂亮的发髻。可此时才是最令她恼火的时候。那些侍女笨得让她无法忍耐,不但抓得她头皮生疼,而且让她僵着脖子老半天,梳来梳去,发型却是越梳越丑,丑得让她无法迈出这个门去让黄歇看到。

+恩-京+的-书+房 🍏 w ww·E nJ ing· c om·

芈茵大发脾气,愤怒得无以复加。折腾来折腾去,总算在与黄歇约定的时间之前,由一个巧手的女婢,给她梳了一个勉勉强强的发型。那女婢轻声软语,有一张巧舌,且动作又轻,心思又巧。她也折腾得懒怠了,及至最终梳妆敷粉完毕,她才纡尊降贵地瞟向那女婢道:“你梳得不错,以后就留在我身边服侍吧,你叫什么名字?”

那婢女本是个二等的梳头婢,只是素日怀着心思,处处注意,今日终于得以出头,当下大喜,忙磕头道:“奴婢黄鹂,多谢夫人。”

芈茵皱了皱眉头,道:“这名字有些拗口,给你改个名字,从现在起,你便叫小雀吧。”

那黄鹂心中一惊。她自然知道夫人原来的宠婢小雀,昨日便由夫人亲手刺死,心中隐隐觉得不祥,但又不敢违拗,反而满脸感激地朝着芈茵跪下磕头:“多谢夫人赐名,奴婢现在就改叫小雀了。”

芈茵嗯了一声,由那新的“小雀”为她披上外袍,心中朦胧地想,不过一个婢女罢了,死了就死了。愿意服侍我的婢女多了,似“小雀”这种婢女,到处都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