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277章 西市居(四)

蒋胜男2016年06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人比花艳,宜嗔宜喜。见此情景,郭隗在权谋中泡了多年的铁石心肠也要软上一软,本是阴沉着脸来欲行质问的,此时也息了怒气,坐下来倚着隐囊,看她梳妆。

两边侍立的婢女忙上前为他送上蜜水,郭隗接过,只喝了一口便放在一边。

芈茵在小雀的侍候下慢慢地梳着妆,从铜镜中察看着郭隗脸色,见他始终没有更多的表情,最终还是站起身来,撒娇地扑进郭隗的怀中叫道:“夫君,你看我今天美吗?”

郭隗扯了扯嘴角:“甚美。”眼光却缓缓转到她身后的小雀身上,小雀在他这样的眼光下,不禁缩了一缩。

芈茵心中暗叫不妙,还未来得及继续撒娇,就听得郭隗问道:“前几日有人买通一名游侠儿,故意在西市之上对秦质子行凶,还杀了人,这件事是不是你们干的?”

芈茵僵了一僵,扭头答:“没有。”

郭隗看向小雀,小雀在郭隗严厉的目光之下瑟瑟发抖,终于跪倒在地,却一个字也不敢说,只偷偷斜视芈茵。

郭隗哼了一声,道:“来人——”

两名护卫应声而入:“国相。”

郭隗喝道:“带下去!”

两名护卫立刻抓起小雀,小雀求助地看向芈茵,低声急唤:“夫人,夫人……”

芈茵想说话,看了看郭隗的脸色,又放不下面子,扭过头去。

郭隗微闭了闭眼:“杖毙。”

小雀绝望地大叫:“夫人,夫人……”

芈茵尖叫一声,扑到小雀面前:“不许带走!”

护卫看向郭隗,郭隗表情不动。芈茵顿了顿足,扑到郭隗身上撒泼叫着:“是,是我干的,那又怎么样?我才是你的夫人,你管她的事,我看,你是不是看上她了,是不是,是不是?”

郭隗按住自己的头,有些头疼道:“唉,你啊,你啊!”

见他如此,两名护卫很有眼色地退了出去,小雀也悄然退下,室内只剩下他们二人。

芈茵一把揪住了郭隗闹腾道:“若不是看上了她,你就别管我的事。这是我们女人之间的事,我不许你袒护她。”

郭隗摇头叹道:“我何尝是袒护她,我是袒护你啊。这个女人有眼光有手段还有胆量,你以为就凭你,能够斗得过她吗?”

芈茵眼睛一亮,扑到郭隗的怀中撒着娇:“是啊是啊,凭我是斗不过她。可我有你啊,我的好夫君,你一定能帮我的,是不是?”

郭隗沉着脸推开芈茵,道:“不,她现在很有用。她为我献上一策,若是献给大王,可保我大燕霸业重兴。”

芈茵看着郭隗的脸色,心中一沉,慢慢地从他身上退开,顿足嘤嘤而哭:“所以你就不在乎我的感受了?所以你要为那个贱人撑腰了?”

郭隗稳坐不动:“国事为重啊!”

芈茵歇斯底里地叫道:“国事为重,那我呢,那我算什么?你若是让芈月得以翻身,我宁可去死!”她说着就要去抽取郭隗身上的剑,做出要自尽的样子来。

郭隗按住芈茵,头疼地道:“好了好了,别闹了。”

芈茵越发得意起来:“你叫我不闹,行啊。可是,秦国的惠文后,你打算怎么交代?燕国不想要秦国的支持了吗?没有秦国压着,齐国马上就会发兵来攻打,我看你这个国相之位能坐多久!”

郭隗闻言脸色变了变:“老夫当日迫于秦国的压力,在易王后面前封死了她的路,就已经对秦国有所交代了。难道还要为你们这些妇人的意气之争,一而再再而三地做这种有失道义的事吗?”

芈茵笑得疯狂:“妇人的意气之争?我的夫君,你可不要低估了我们这些妇人的意气之争。我敢保证,你若是让那芈八子出了头,我那八妹妹,秦国的惠文后,绝对会比我更疯狂。”

郭隗哼了一声:“那又如何?国家大事,不是你们这等妇人能够胡闹的。”

芈茵看他脸色已经缓和,撒娇着:“反正你已经做过一回恶人了,再对她好,恐怕她也未必会领你的情。”

郭隗闭了闭眼:“老夫何尝不明白,这也只是权宜之计。”

🌵 恩+京-的-书+房 e n j i n G - c o m +

芈茵眼睛一亮,忙道:“权宜之计,好夫君,这么说,你是不会庇护她到底了?”

郭隗哼了一声,道:“老夫要上书大王,修高台,招贤士,这段时间,燕国声誉不可败坏。”

芈茵笑得甜甜的:“那过了这段时间呢?”

郭隗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忽然站起来,走了出去。

芈茵跌坐在地,却也不恼,只得意地笑了起来。

郭隗走出芈茵的院落,舆公忙迎了上去。郭隗没有说话,只慢慢走着,舆公仍是一声不吭地跟着。

走了一段路程,郭隗方道:“你送千金给芈夫人,说老夫多谢了。”

舆公应了一声。

郭隗又道:“再送一块入宫的令符。”

舆公眼中有一丝惊异,却没有发问,只忙应了,又道:“那么原来宫中禁卫之事……”

郭隗摇了摇头:“都不必了,易后要找她,她要找易后,都由着她们自己罢了。易后是个聪明人,知道分寸。芈夫人是个有手段的人,她若想达到目的,谁也阻不住她。老夫以前错了,以为自己是为着国家大局出发,所以许多事擅作主张。如今想来,呵呵,为了几个妇人的意气,老夫倒做了不识趣的恶人,这又何必?”

舆公一惊,又向后面院落看了看,低声问:“那茵姬这边……”

郭隗道:“那个侍女,打二十杖。”又淡淡加了一句:“打断她的一条腿,教她这几个月不能再乱跑乱动。”舆公一凛,忙应下了,却有些欲言又止。以芈茵的性子,她的心腹婢女被打断腿,她是无论如何都要不依不饶的。

郭隗亦知其意,捶了捶胳膊,叹道:“老夫老了,经不起她闹腾啊。”一边唉声叹气,一边却道:“前日赵国不是送了一些美女来吗?你去挑几个送进府里来吧。”舆公心念电转,已经会意,忙又应声。

以郭隗的身份,不管国内权贵还是国外使者,要送礼物和美姬,他自然是头一位。只是郭隗也许是年纪大了,又或许是独宠芈茵,这两三年都不太收美姬了。如今这轻描淡写的一笔,又岂是好色?不过是挡不住芈茵闹事,故而找事来拖住她的注意力罢了。

次日,郭隗上书燕王职,招天下士子。列国才子,纷至沓来。邹衍自齐国来,剧辛自赵国来,苏秦自东周来……

群贤毕至,蓟城一时繁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