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272章 莒姬死(三)

蒋胜男2016年06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另一个却嘲笑道:“拉倒吧,你那时候跑得比兔子还快……”随即自夸:“那日齐国人打进来的时候,我就在这西城墙上,砍了十三个齐国兵呢!”

另一个就戳穿道:“我记得你当日说也就砍了三个齐国兵,如何现在倒吹成十三个了?”

另一个也嘲笑他:“哼,齐国人来时,要不是老子替你挡一下,你小子的脑袋早就没有了……”

嬴稷一路上左顾右盼,好奇地看着这一切。

女萝听得那几个游侠儿说着说着,话语粗俗起来,不免有些难堪,对芈月道:“夫人,这里又脏又乱,咱们还是走吧。”

芈月不理她,却问嬴稷:“子稷,你可看出什么来了?”

嬴稷认真地想着,回答:“母亲曾教我背《老子》,上面说:‘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又记得书上说当年重耳逃亡时,饥而从野人乞食,野人盛土器中进之,重耳不敢怒,反而要纳而谢之。母亲带我入市集,是要我听得进粗俗之言,受得了嘈杂之音,从而修身养性,懂得放低身段,谦虚待人。”

芈月低头看着儿子,笑了:“不错,能够想到这些,已经不错了。但是,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子稷,我带你来市集,不仅仅只是让你懂得放低身段,谦虚待人。江海能纳百川,是因为善于容纳与自己不同的水源,才能够成其大。不管你是做君王还是做平民,都是和人打交道,要知人懂人,就要学会看人。这市井之中的人所求的,其实和庙堂中人并没有多少区别。无非就是争名争利,食色性也。区别在于庙堂中人更懂得隐晦曲折,用子曰诗云来做烟雾,而市井中人则更直接更粗野罢了!你现在能看懂这市井之道,将来就更容易知道庙堂之道。”

嬴稷似乎有些懂了,点头:“好像是有些道理。”

芈月又问:“刚才我叫你看那个大婶与菜贩讨价还价,你可看出些什么来了?”

嬴稷想了想,数着手指道:“我看那个大婶买菜,菜贩说是两文一斤,那大婶说旁人都是三文两斤,那就是‘无中生有’。又说前日的肉贩被别人骂了价高质次,那就是‘指桑骂槐’。那菜贩就‘假痴不癫’,任其说三道四。那大婶后来同意两文一斤,但要多给一把葱,就是‘以退为进’。后来等买完菜又多拿了一把葱,那就是‘顺手牵羊’。后面那个姊姊,等大婶买完菜以后,再要求和那大婶一样的价格买菜,那就是‘隔岸观火’、‘以逸待劳’。”

芈月摸摸嬴稷的头,欣慰地道:“子稷真聪明。”

嬴稷脸红了:“是母亲每日教我用兵法来看世情,我才慢慢学会……”

母子俩一个低头,一个抬头,正自说得认真,却没有注意到忽然发生的变故。此时那个小酒馆中,却有一人,已经注视芈月母子许久,见她正低头与儿子说话,便将葫芦里的酒咕噜噜喝了几口,扛起剑就走了出来,醉醺醺地朝着芈月飞撞而去。

女萝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只惊叫一声:“夫人小心!”

芈月只觉得一个黑影压面而来,只来得及将嬴稷往女萝的怀中一推,自己却被那大汉撞倒在地。

芈月飞扑出去,在地上打了一个滚,抬起头,右手臂已经撞破出血。她左手按住右边肩膀,脸上不禁露出痛苦的神情。

女萝见状大惊,冲上前扶起芈月:“夫人,您怎么样了?”

嬴稷也是惊魂甫定,见那大汉转身要走,便冲上前挡住他大叫道:“喂,你把我娘撞倒了,你不许走!”

芈月见嬴稷冲了上去,吓了一跳,急忙叫道:“子稷快回来……”

那壮汉撞了那一下,正自惴惴,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是好,见那嬴稷冲了上来,正中下怀,顿时眼睛一瞪:“黄口小儿,敢对我无礼!”说着伸手就冲向嬴稷一巴掌打过去。

女萝急忙冲过去挡在嬴稷前面,却直接被那壮汉扇飞出去。

芈月见状大急,扶着肩膀忍痛上前,挡在嬴稷面前斥道:“大丈夫征战沙场,与人斗胜,都是男儿豪气,壮士何必对妇孺逞暴,岂不叫人笑话?”

那壮汉的手已经举起正要落下,听到这话便顿了一顿,有些不知所措。他眼神游移了一番,忽然拔剑指住芈月大喝一声:“呸,你这妇人,挡我道路,分明是要让我沾染晦气。明日大王亲去招贤馆招贤,我必当中选。可是今日被你这妇人沾染了晦气,乃是不吉之兆,必是要以尔之人头,洗我晦气!”

💑 恩=京=的=书=房~w w w =e N j iN g = C om

似这等游侠儿,市井杀人,乃是常事。通常杀人之后便逃走,只要无人报案追究,过得几年便又大摇大摆地回来。通常沦落市井之人,也没有什么人帮助他们出头。

芈月看着指在眼前的剑,倒吸一口气,顿时只觉得一股杀气扑面而来,市井游侠意气杀人的传闻,也涌上心头,情知此时一言不慎,就可能招致杀身之祸。她虽然会得一些武功,然而骑射尚可,像这样面对一个明显是以杀人为常事的武艺高手,而且对方手中有剑,她却是赤手空拳,身后还带着一个孩子,如何能敌?

她自出世以来,经历过许多危险,却只有这一次和上次遭遇唐昧之时,才会直面锋刃。情知生死关头,若想脱险,一则是向酒肆中的其他游士求助,另一种办法便是如同唐昧那次一样,瞧破对方的弱点,打击对方。

芈月一眼扫去,见那壮汉手持一把旧剑指着自己,虽然一身新衣,脚下却是破布鞋,背着青囊,扛着一个酒葫芦,满身酒气,眼中却不是那种喝醉了的直直的目光,反而闪烁中透着些狡诈和残忍,虽然竭力装出蛮横的神情来,但面色却透着营养不良。

那壮汉在她的打量下,不禁有些心虚起来,眼神开始游移,不敢直接面对芈月,反而有些退缩。

芈月眼睛的余光看过周围,看到人们虽然一脸气愤,但更多的是带着看客的漠然。

嬴稷见芈月危险,惊叫一声:“母亲!”女萝一惊,忙按住嬴稷。

芈月转向那壮汉:“身佩有剑,囊中有书,想来阁下是个士人了。”

那壮汉不禁有些得意地道:“不想你这妇人倒有见识。正因如此,你冲撞于我,坏我气运,我便要杀你祭剑。你可休要怪我,这本是此处规矩。”

女萝见芈月有危险,大急,将嬴稷掩在身后,质问道:“什么规矩?颠倒黑白的规矩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