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262章 疯妇人(一)

蒋胜男2016年06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芈月昏昏沉沉地躺着,整个人似陷入幻觉中,无法醒来。

嬴稷的哭声似远似近,却无法传进她的梦中。

梦中,她独自站在一片黑暗中,似乎变得很小,很小。她好奇地看着这个世界,蹒跚地走着。

一个老人蹲下身子,对她温和地说:“鹰飞于天,而鸡栖于埘。盲目地浪费宝贵的时间去学自己一生都用不到的知识,犹如把一只鸡放到鹰巢,让它在高峰上看到远景却没有居于高峰的力量,不是跌落而死就是在风中恐惧痛苦。小公主,你明白吗?”

她摇头,她不明白,她也不想明白:“为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就是鸡,难道我不可以是鹰吗?”

老人不见了,眼前的人却变成了她的父亲,慈爱依旧,英武依旧。他蹲下来,解下自己身上系着的和氏璧,递给她,挂在了她的身上。

芈月轻抚着和氏璧,问道:“父王,这是什么?”

楚威王道:“这是和氏璧,是楚国之宝,一直佩带在国君的身上。”

💄 恩^京^的^书^房 w w w*E nJiNg*c o m *

芈月问:“为什么要给我?”

楚威王微笑:“因为那是你的,因为楚国已经没有人可以佩带它了。”

芈月方要再问,却见楚威王的身影渐渐淡去。她急了,上前想拉住楚威王的衣袖,却扑了个空。眼前一片白茫茫的,只见人头连着人头,朝着一座山上行去。那山上有一个黑乎乎的大洞口开着,忽然间哭声震天,仪仗成行,一个个跟真人简直一模一样的俑人被送进那个大洞去。芈月忽然想起,那不是楚威王出殡时的场景吗?

她猛地一惊,忽然想起,楚威王已经去世很多年了,那个黑乎乎的洞口,深不见底,却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令她想跟着走进去。

忽然有人拉住了她,一转头,却是莒姬。

“母亲,”芈月惊喜莫名,“你去哪里了?父王在前面呢,我们快拉住他,快赶上他。”

莒姬的容貌美如当年全盛之时,她笑着摇头:“不,你别去,你要回去,有人在等着你呢。”

芈月问:“那你呢?”

莒姬笑道:“我的时候到了,我要跟你父王走了。”说着,一袭白衣飘然升起,飞入了那个黑洞之中。

芈月惊骇莫名,想要去拉她,脚下却是一跤绊倒,眼见着莒姬没入那个黑洞,便连着黑洞一齐不见了。

芈月捶地急道:“父王,母亲——你们别走,别扔下我——”

却听得空中悠悠一声叹息,芈月诧异地转过头去,看到美丽的向氏一袭绿衣站在自己面前,用忧愁的目光看着自己。

芈月见了向氏,顿时把刚才的事全部忘记了,喜得跑上去拉住她道:“娘,你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很久……”

向氏看着她,忽然垂泪:“子戎在哪儿?小冉在哪儿?”

芈月张口想说,忽然间说不出来了:“我……我不知道……”

向氏凄然道:“我跟你说的话,你都忘记了吧?”

向氏的话犹如一盆冷水迎头浇下。芈月看着向氏,向氏忽然间倒下,倒在她的怀中,浑身是血,气息奄奄:“第一,不要做媵;第二,不要嫁入王室;第三,不要再嫁。你还记得吗,记得吗?”

芈月浑身颤抖,双手掩住耳朵,可向氏的声音却一直幽幽怨怨,缠绕不去。

芈月泪流满面,哽咽道:“母亲,对不起,你临终说的话,我大半都违背了,可我是不得已的,不得已的!”

向氏凄婉一笑,眼中流的竟已经不是泪,而是血,她幽幽叹息:“我愿我受过的苦,没有白白地受……”

芈月心痛如绞。向氏说过,她愿孩子们这一生会遇上的苦难都由她自己代受了。可是她白白受了这么多年的苦,到头来,自己还是为媵,还是嫁与王者,还是沦落到如她一般的命运。是她的错,是她不够坚强,她辜负了她母亲受过的苦。

只听向氏忽然惨呼一声,身上的衣裳变得褴褛不堪,露出道道鞭痕。她似被什么力量一把揪起,扔在地上,空中忽然飞舞着无数鞭子,抽打着到处躲避却无从逃脱的向氏。

芈月看得目眦欲裂,朝着向氏奔去,叫道:“母亲,母亲——”

向氏却朝她叫道:“走,快走。”

芈月跑了几步,眼前忽然出现一个人挡住了她,她一抬头,那人正是楚威后。她冷冷地看着芈月,如神祇般俯视,如恶魔般狰狞。

芈月叫道:“你滚开,滚开!”

楚威后的声音似从极远的地方传来,她冷笑:“你想救她?你以为能救她吗?你看看清楚,那到底是谁?”

芈月定睛再看过去,却发现那个承受着命运鞭挞,无处可逃、浑身是伤的人,赫然变成了自己,眼看着空中飞舞着无数鞭子,抽打着那个面容与她一模一样的人,另一个自己却在哀号,无处可逃。

芈月只觉得喉咙似被扼住,喘不过气来;她想开口说话,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她想上前,四肢却似被陷在无穷泥沼似的,伸不出手,迈不开腿,甚至要在这泥沼中慢慢没顶。

不,不,那不是她,她不会这么认命,她不会这么死去。

她用尽全力,挣扎得满头是汗,却挣不脱这一切。

她咬紧牙关,终于从一片泥沼中挣扎着撞了出去,叫道;“不,那不是我……”

芈月用力撞开楚威后。楚威后一个踉跄,倒退两步,她的脸忽然变成了芈姝的脸。却见芈姝一脸怨毒地抓住芈月的手臂,咒骂道:“你早就想把我推开,是吗?你一直嫉妒我、恨我,所以你什么都要跟我争,跟我抢,是不是……”

芈月摇头:“不,我没有恨你,我从来也没有想过要跟你争,跟你抢。我只想过我自己的日子,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你想抢的,不是我想要的。”

芈姝发出尖厉的笑声,她的笑声变得和楚威后极为相似:“哈哈哈,你傻了吗?我就是我母亲,你就是你母亲。你看,媵的女儿就是媵,生生世世都是媵。王后的女儿就是王后,生生世世都是王后。就算贱人想要翻身又能怎么样?到了最后,还是我们的儿子登上王位,而你们,只配流落穷街陋巷,潦倒一生。”

芈月只觉得怒气冲天,她用力甩开芈姝的手,叫道:“不,人要有付出,才会有收获,如果只凭出身的贵贱就决定一生的命运,那是不合天道的。如果一个人的努力改变不了命运,那这个世间就没有努力奋斗的人了,那这个世界,就会是一潭死水,一片死寂。”

芈姝讥诮地大笑,楚威后、楚王槐等出现在她的身后,也都在大笑:“你是在向我宣战吗?你是在向我们宣战吗?你是在向这世间的王者贵族宣战吗?你是在向天命宣战吗?”

芈月用尽力气大叫:“是!我是在向你宣战,我是在向你们宣战。凭什么你们出身高贵就视别人为蝼蚁,践踏别人的尊严和生命?你们祸国殃民钩心斗角,却糟蹋别人的努力和鲜血!如果这是天命,那就让这天换一换!有付出者得尊严,有努力者得收获,有智慧者得崇敬……”

忽然间所有的人都消散了,眼前的人变成了唐昧,但见他披头散发,咬牙切齿,一剑朝芈月劈来:“你是天命,你是妖孽,你是祸害……”

芈月眼睁睁地看着唐昧那一剑劈下,就要将她劈成对半。眼前血光飞溅,一个白衣女子挡在她的前面,被那一剑劈中,倒在她的怀中。

芈月看着那个人的脸,似乎是她自己,又似乎是向氏,又似乎变成了莒姬。

芈月大叫一声,忽然坐起。

梦境消失,眼前仍然是驿馆的陋居,一时间她有些恍惚,脑海中却如跑马似的掠过许多情景。她见到了芈茵,她与郭隗对话,她搬到了另一个院子里,重新得回华衣美食,然后她见到了孟嬴,然后她终于绝望,然后她见到了许多许多的故人……

这一切,到底哪些是真,哪些是梦?

她是真的经历过那些事情呢,还是自己在这陋居小院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把自己的不如意归咎于某些想象,最终连所有的想象都被自己锁死了呢?

她茫然地看着左右,看着这简陋的空间,脑子还不曾转过来。一个小小的软软的身躯扑到她的怀中,又哭又笑又叫道:“母亲,母亲,你终于醒了……”

就算她在陌生的世界中迷失,也总会有一股力量把她拉回来,那就是她的孩子。芈月抱住嬴稷,那似飘荡在空中的神魂,慢慢地落回到她的躯体中。

芈月似梦似醒。她欲张口,却感觉有些涩意,吃力地问:“我这是……在驿馆里?”

眼前的嬴稷已经哭红了一双眼睛,女萝也是憔悴异常,看到芈月醒来,话语艰涩,连忙转过身去从怀中取出一只陶瓶,递给芈月道:“夫人,您先喝口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