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260章 燕王母(三)

蒋胜男2016年06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燕宫占地并不如秦宫广阔,亦不如楚宫高台处处,唯有宫城的城墙却比前两处更高更厚,亦比秦宫和楚宫更显得质朴高古,在一片白雪之中,显得十分宁静。

芈月和嬴稷穿着礼服,外披狐裘,走下马车。

一阵寒风扑面而来。嬴稷刚从温暖的马车中下来,顿时只觉得寒意袭来,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芈月却是端然而立,仪态丝毫不乱,见了嬴稷这样子,轻声提醒道:“子稷。”

嬴稷一震,连忙忍着寒冷,挺直了身子,昂首前行着。

此时燕王的宦者令贝锦和易王后女御青青已经等在那儿。

贝锦先行了一礼道:“老奴贝锦见过公子稷、芈夫人。奉大王令,老奴侍候公子稷前往甘棠殿,觐见大王。”

青青手中捧着一个暖炉,见了芈月母子进来,也施了一礼:“芈夫人、公子稷,奴婢霍氏奉易后谕旨,侍候芈夫人前往驺虞殿,与易王后相会。”

芈月点头:“有劳贝令。”

嬴稷却已经冲着青青打招呼道:“青傅姆,我终于又见着你了。”

那时候青青随孟嬴回到秦国,因为姬职被赵王夺去,孟嬴思子成疾,幸而芈月带着嬴稷常去看她,聊作安慰。青青亦是极喜欢嬴稷的,想到所闻芈月母子的遭遇,再见到嬴稷,不禁眼圈一红,直想将这乖巧可爱的孩子抱在怀里呵护着。看到嬴稷小脸都冻红了,连忙将捧着的暖炉递过去,道:“公子稷,天气寒冷,用这个暖炉暖暖手吧。”她善于服侍人,知道芈月母子这一路走进来,必会受寒,早捎上暖炉备用。

嬴稷欢呼一声伸出手去,伸到一半却又停住了,偷偷向芈月看去。

芈月眼睛直视前方,并不看他。

嬴稷一边渴望地看着暖炉,一边祈求地看着芈月,却见芈月没有任何指示,只得咬了咬牙收回了手,朝着青青礼貌地道:“多谢青傅姆,只是我就要去见大王,不敢在君前失仪。”

说完,嬴稷又偷偷地看了芈月一眼,看到芈月嘴角一丝满意的微笑,又把小胸脯挺得高高的。

青青不知所措地收回暖炉,看向芈月。

芈月看了嬴稷一眼,抚了抚他的小脑袋道:“去吧,去见大王,不要失仪。”

🦀 恩。京。の。书。房。w ww…e N j iNg…co m

嬴稷响亮地应了一声,然后贝锦引着嬴稷,青青引着芈月,分头而行。

燕国尚蓝,崇水德。燕易后孟嬴接见芈月的时候,便穿着蓝色衣裳。她见芈月行礼,一把拉住了她,方欲张口,已经哽咽,好一会儿才道:“你我,又何必讲究这些礼数。”

芈月见她如此,心中怨念稍解,便不再坚持,由着她拉自己入座,奉汤,一时沉默。

孟嬴看着芈月,似想要表示亲近,又似有什么禁忌。欲言又止好半天,才终于挤出一句来:“好久不见,季芈,你瘦了。”说完,又转身拭泪。

芈月看着孟嬴也是明显见老,轻叹一声:“你也是。”

孟嬴百感交集,种种别来之情想要倾诉,却又想到国事政事等无数事端,一时竟无话可说。

青青见她们两人沉默无言,连忙奉上一个青铜温鼎。这种小鼎一尺来高,半尺口径,分成上下两层,下面可以打开。青青将一只点烧好的炭盘放入,关上,这却是用来保温的,这鼎中早已经烧着滚烫的薄肉浓汤。

青青笑道:“夫人,这是您以前最喜欢吃的温鼎烩肉。易后为了您来,特地早了三天就叫人准备您喜欢的东西。”

芈月抬头看着孟嬴,眼中也多了一丝温暖:“没想到你还记得。”

孟嬴低下头,轻叹:“你,还有子稷喜欢的东西,我一直都记得。”

青青见僵持的气氛已经打开,当下给两人倒上了酒,然后示意左右侍女一起退下。

芈月端起酒盏,敬道:“这杯由我敬易后,为了我们在秦宫的过去。”

孟嬴也端起酒盏,神情中带着追思和怀念:“是,为了我们在秦宫的过去。”

两人一饮而尽。

芈月又倒了一盏,敬道:“这杯酒,可不可以为了我们在燕国的重逢而敬?”

孟嬴沉默了。

芈月慢慢地把酒盏放下,也沉默了。

孟嬴见她把酒盏放下,心中一慌,道:“可不可以只谈过去,只谈我们美好的过去,让我与你的重逢,有一时半刻的欢快时光?”她的声音中,竟不觉带上一丝祈求的意味。

芈月听出来了,沉默片刻,微笑道:“好。”

接下来,两人一边吃肉一边喝酒,没有再提扫兴的事。

芈月说:“燕国的雪好大,秦国没有这么大的雪,而在楚国,我一年都很少见到雪。”

孟嬴也笑:“我刚到燕国的时候,冬天根本不敢出门,一出门就伤风受寒。直到生了职儿以后,才渐渐习惯了燕国的天气。”

芈月道:“我记得你的手一直很冷,以后要多吃点羊肉,也好暖暖身子。”

孟嬴点头:“是啊,以前冬天,我总是喜欢握你的手,你的手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这么热。让我再握握你的手吧。”说到这里,她不由得伸手,握住了芈月的手。

孟嬴的手保养得宜,洁白纤细,只是少了一些血色。她握住芈月的手,就感觉到了不对。眼前的手,手指粗大,长满了冻疮。她翻过来,看到手心的粗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