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245章 别咸阳(四)

蒋胜男2016年06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义渠王忙道:“你放心,她们影响不了你。如果……”他咬了咬牙,“只要你愿意,我可以让她们永远在你的视线之外。”

芈月伸出手来,轻抚了一下义渠王的脸,又垂下手,轻叹:“义渠君,我感激你的垂爱。可是,你我心里都明白,你对我再好,我也只能够成为你后宫女人中的一个。而女人之间为了一个男人宠爱的斗争,我从小看到大,累了,也厌了。我经历得太多,不愿意再把自己的命运依附于一个男人,一个君王身上。”

义渠王疑惑地问道:“那你想要什么?”

芈月道:“我宁可只当秦公子稷之母。”

义渠王道:“一个要去送死的质子之母?”

芈月看着他,笑了,知道他并不明白自己想要的东西,却道:“是,再苦再难,我也是自己的主人,由我自己,来主宰自己的命运。不管成败,靠我自己的双手。成了,是我应得的;败了,是我自己无能,我无怨无悔。”

义渠王却似乎有些懂了,但他却摇摇头,看着芈月的眼神中充满了怜惜:“你以为在这个乱世,一个弱女子,可以与命运拼杀?”

芈月道:“至少,我不必寄希望于男人的怜惜和宠爱,不必寄希望于男人的良心和信用。”

义渠王不禁摇头:“你太天真了。”

芈月却坚持道:“命运由我自己掌握,跌倒了我自己爬起来,生死不悔。”

义渠王看着芈月,此刻她脸上焕发出来的神采,令她光彩夺目。

他忽然上前,抱紧了芈月。

芈月没有动。

义渠王俯首,轻轻地吻在芈月的侧脸。

芈月伸出手来,抱住义渠王,轻轻地吻了一下他的嘴唇,如蜻蜓点水般,一触即离,又附在他的耳边低语:“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在我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候,有一个男人来说要带我走,说要给我一生幸福,要把我的儿子当成亲生的儿子一样疼爱。谢谢你,谢谢你给我的这句承诺,它能够支撑我走好久好久的路……”

义渠王看着芈月脸边一滴泪水,似坠非坠。他没有说话,只松开手,一步步退后:“你走吧。”

芈月深深凝望义渠王一眼,骑上马,飞驰而去。

芈月回头望去,义渠王独自站在坡上,如一匹孤独的狼。

老马识途,一会儿便飞驰而回。芈月跳下马,拍了拍马脖子道:“去找你的主人吧。”

那马长嘶一声,转头飞驰而去。

魏冉见状,惊疑不定地问道:“阿姊,你……”义渠王把你带走,是为了什么?你又为何独自一人归来?

🐆 恩e京j的d书s房f = w w w *e N j i Ng * co m

芈月看出他的疑问,却没有回答。

嬴稷闻听芈月的声音,自马车中探出头来,怯生生地看着母亲。

芈月看到儿子,心顿时就软了,快步走到马车边,轻抚了一下嬴稷的小脸道:“坐回去。”

魏冉却已经叫了起来:“阿姊,你怎么独自回来了?义渠君呢?”

芈月却扭头道:“他很快就会回来了,你代我向他道谢吧。”

魏冉诧异,见芈月正要登上马车,一把拉住了她:“阿姊,你要去哪儿?”

芈月平静地说:“去燕国。”

魏冉失声道:“你怎么还去燕国?”

芈月忽然笑了,似放下沉重的心思:“为什么不去?”

魏冉急了:“我跟你一起去。”她才出咸阳,就有人要杀她,此去燕国,千里迢遥,千难万险,他如何能放心得下?

芈月却摇了摇头,道:“不,你不去。”

魏冉急了:“阿姊……”

芈月却按住魏冉的肩头,沉声道:“记得,你得在秦国,有你在,才有阿姊和子稷的归路。”

魏冉不明白芈月的想法,然而习惯了对阿姊的听从,终于还是低下头道:“好,我听阿姊的。”

在众人惊疑不定的目光中,芈月登上马车。

才一进来,嬴稷便扑到了她的怀中,紧紧地抱住了她,甚至手臂都有些微颤,声音中也带了一点哭腔:“娘,你刚才去哪儿了?”

芈月轻轻拍着嬴稷,安抚他受到惊吓的心:“娘没事,娘只是去谢谢救我们的人。”

女萝和薜荔目光交错,却最终没敢开口。

魏冉见芈月登车,想了想,还是叫人将杜锦押了过来。他拿起长戈,挑起杜锦的下巴,锋刃离杜锦的咽喉不过半寸,见杜锦吓得面如土色,这才皮笑肉不笑地道:“杜大夫,你家中有一妻三妾,三个儿子,两个女儿,还有一个六十八岁的老母,是也不是?”

杜锦脸色都变了,颤声道:“你、你、你这是何意?”

魏冉故意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杜大夫也是奉命行事,身不由己,我也不难为你……”

杜锦恨不得自插一刀以证清白,当下忙一迭声道:“是啊是啊,下官亦是同情芈夫人,我也是奉命行事,身不由己……”

魏冉沉声道:“若我们一走了之,只怕杜大夫会受责罚吧。”

杜锦忙点头:“是是是……”一想不对,又忙摇头,“魏将军尽管走,尽管走,万事自有下官担待。”

魏冉嘿嘿一笑,道:“难得杜大夫如此上道,我们又如何好让杜大夫为难?所以,我阿姊决定,还是遵旨继续去燕国……”他将长戈一扔,跳下马来,拍了拍杜锦的肩头,咧嘴笑着,却露出白森森的牙来:“这一路上,就有劳您多多照应他们了。”

杜锦点头如捣蒜:“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魏冉一把搂过杜锦,话语中透着森森杀气:“有劳杜大夫送我阿姊入燕,一路上若是平平安安,大家自然也交个朋友,我是不会忘记杜大夫好处的。若是我阿姊或者外甥出了什么意外,那杜大夫一家老小,嘿嘿……”

杜锦吓得几乎要跪下:“可是,可是……”

魏冉也不理他,一挥手道:“就这么说定了。”对着马车叫了一声道:“阿姊,走吧!”

芈月道:“好。”

魏冉上马,与义渠众人拱手道别。

车队再次上路,魏冉骑着马护卫在芈月马车边,其余人骑着马跟在车后。忽然,远处尘土扬起,但见一名义渠兵赶着一辆马车远远过来,叫道:“芈夫人留步,我家大王派我送东西来。”

芈月停下马车,掀开帘子,便见义渠兵跳下马车走近,奉上一只木箱子,道:“这是大王送与夫人的程仪。”他又跑去掀开马车的帘子,指着里头堆积如山的毛皮道:“听说燕国寒冷,这是大王亲手打的貂皮狐皮狼皮等,芈夫人去燕国的时候,好做些衣服穿。”

那木箱子极大极重,芈月一接没接住,幸而魏冉代为接住,送至车内。她松开箱子,敛袖道:“代我多谢你们大王。”

那义渠兵憨厚地一笑,便拱手骑马而去。

马车内,那木箱子摆在正中,薜荔打开一看,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

芈月看去,也是惊呆了,却见那木箱之内,尽是珠宝金玉之器,珠光闪耀,夺人眼目。女萝已经捧起上面的珠玉,却见下面是一层层的金块,这一箱子金玉珠宝,价值非凡。

芈月轻叹一声,叫薜荔合上木箱,心中感慨。芈姝放逐她母子出宫,两手空空,是想让她一无所有,饥寒交迫。她虽早已经安排魏冉接应,可是,却不能不感动于义渠王的这份细心周到。

嬴稷看着这一箱金玉,有些不安地问:“母亲,他这是什么意思?”

芈月轻抚着他的头,安慰道:“没什么。子稷,天底下欠钱的,都是能偿还能解决的。”

嬴稷问道:“那什么是不能偿还的?”

芈月叹息道:“欠情的。”

她望着远方。这一世,她还欠着这么多人的情,系着这么多人的命,她不能死,更不能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