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243章 别咸阳(二)

蒋胜男2016年06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芈月道:“雷霆雨露皆是天恩,臣妾不敢有违,公子稷也不敢有违。只是惠后乃先王正后,请惠后以先王诸子为己子,稚子无辜,请惠后怜惜。”

芈姝道:“无此先例,我不敢开此例。”

芈月道:“母子连心,若惠后不能答应,臣妾唯有一死。”

芈姝冷笑道:“放肆,此乃大臣议政的朝堂,你敢胡来?”

芈月道:“当日惠后身边的女御,也曾经在这朝堂之上,为了她曾经对公子稷投毒之事,为惠后辩诬,而剖腹明志。如果惠后不肯答应臣妾所请,臣妾愿意圆满了惠后的心愿,也在此剖心明誓,与我儿生死同归。”

朝上众臣更是哗然,如针般的眼神看着芈姝,甚至流露出明显的质问。

张仪出列,振臂疾呼:“惠后、大王、樗里子,您三位当真如此铁石心肠?先王在天之灵,可是看着呢。”

庸芮见状亦上前一步,跪下道:“臣请惠后、大王恩准,公子稷尚未成年,不能无母,若不能免其入燕,当允芈八子跟随照应。”

群臣本已被煽动情绪,见状便三三两两出列道:“臣附议。”

眼见附议的人越来越多,张仪也跟着跪下道:“臣也附议。”

樗里疾看了看左右,叹息一声,也上前跪下道:“臣请惠后、大王恩准。”

芈姝死死地看着芈月,眼中似要喷出火来。

甘茂本欲为芈姝说话,却见大势已去,只得也上前跪下道:“请惠后、大王三思。”

秦王荡本就对母亲的偏执不以为然,此刻见群臣汹汹,只得长叹一声,站起来道:“母子天性,岂忍分离。寡人准了。”

芈姝惊怒交加,嘶声叫道:“大王……”

秦王荡却是一拂袖子,道:“退朝。”

见秦王荡已经转身向后走去,芈姝不甘心地站起来,狠毒已极地看了芈月一眼,终是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

芈月看着芈姝的背影,提着的一口气终于松了下来,身子软了一下,险些趴倒在地,又迅疾用手撑住了。

庸芮伸手欲扶,最终还是克制住了。张仪拍了拍他的手,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芈月站起来,挺直了腰杆,一步步走出咸阳殿。

她走出殿外,便见缪乙脸色铁青,早已亲自带了数名内侍候着,见了芈月便挤出一丝笑来,口气却是极憎恨地道:“奴才奉命,护送芈八子回常宁殿。”

芈月并不看他,一步步慢慢走着。

缪乙跟在她的身后,也只能一步步慢慢走着,却在口中发出低低的咒骂之声。

芈月恍若未闻,仍然慢慢走着。如今这一仗,她已经赢了,但是芈姝必然不会善罢甘休,下一场仗,依旧艰巨。

一直走到常宁殿,果然见原来守在她门口的四名守卫已经不在,想来是办事不力被撤换了。如今却是换了十名守卫,全是陌生面孔。

缪乙阴恻恻地道:“奴才奉命,把芈八子送回常宁殿,不知道芈八子还有何吩咐?”

他只道芈月必不会说话,不想芈月却点头道:“有。请代我问问惠后,我与我儿,何时出发去燕国;以及可否将公子稷送来,我也好为他准备行囊。他终究是先王之子、大秦公子,总不好让他准备不足上路。”

缪乙的脸都扭曲了,却不得不答道:“奴才自会向惠后禀报。”

芈月却又道:“但不知惠后准备让我们带多少人上路?我与公子稷素日用惯的奴婢,可否带走?”

缪乙仍是阴阴地道:“此事,奴才亦当禀过惠后。”

缪乙走后,薜荔对芈月低声道:“宫中内外的人都被换走了。”

芈月轻叹一声:“这一日,迟早都是要来的。”

这一夜,宫中展开清洗,无数内侍宫娥,皆被带走,消失。

这场清洗,其实迟早是要来的。只是缪乙之前毕竟要忙的事太多,也正准备慢慢布局控制宫廷,但白天发生的事情,让缪乙恼羞成怒,终于不顾一切下手了。

·恩·京…的…书·房 🍕 w w w_E nJiNg_c o m

霎时,宫中人心惶惶,受惊的秦惠文王众嫔妃自内宫递出消息来,更令得朝堂也是人心惶惶。

芈姝满心不愿就此将芈月放走,但这种惶恐不安的气氛,最终促使樗里疾再三向新王陈情。而秦王荡亦是不耐烦这种后宫妇人的纠缠不休,于是下旨,令芈月母子半月内出宫,前往燕国。

秋风瑟瑟,天色阴沉,黄叶飘零,西风凛冽。

秦宫宫门外,几辆简陋的马车,一队肃杀的兵士,一名武将牵马站在马车前,一脸的不耐烦。

一群侍卫押着芈月母子走出宫门,他们身后只有女萝和薜荔各背着一个青布小包袱,再无其他。

缪乙已经在宫门外,对芈月母子拱手,皮笑肉不笑地道:“芈八子、公子稷,这位是派驻燕国的杜锦大夫,由他护送您二位入燕。奴才在这里祝您二位一路顺风,万事如意了。”

芈月转头看去,见那杜锦脸色阴沉,面相颇为不善。

她微一点头,拉着嬴稷登上马车。

缪乙忽然尖厉地笑了一声:“芈八子就不问问,还有一个人去了哪儿?”

芈月骤然转头,看着缪乙。

缪乙冷笑道:“缪辛已经被杖毙,芈八子就请放心上路吧。”

芈月心头一痛。她能够从禁宫中脱身,顺利及时地出现于大殿之上,抓到机会迫使芈姝答应让她与嬴稷同往燕国,正是缪辛动用了他在宫中的所有人脉。而此时刚好芈姝新接大权,缪乙一心在找遗诏和玄鸟令,这才使得缪辛可以助她成事。

只是,缪辛这个嬴驷送给她的小内侍,忠心耿耿,随侍她多年,终究还是如此牺牲了。由缪辛又想到了缪监,大监于先王之世,在宫中深不可测,先王一去,连他也不能保全。

大厦倾,曾经被庇护于这大厦之下的所有人,都将遭受灭顶之灾。此刻她怜缪辛缪监,但在他人眼中,她又何尝不是一个即将倾覆的牺牲品呢?

薜荔失声惊叫:“缪辛……”她怒视缪乙:“你这禽兽,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缪乙冷笑:“这就是不识时务的下场。你们两个,若是后悔了,跪下来向我请罪,我可以免了你们跟着去燕国送死。”

女萝拉住愤怒的薜荔道:“别冲动,我们一定会有机会为缪辛还有大监他们报仇的。”她抬头看着缪乙:“大监死了,总会有人为他报仇的。缪乙公公,你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可都要小心没头起床。”

缪乙倒吸一口凉气,想要发作,看了看周围,却忍下来,冷笑一声道:“二位阿姊倒要小心死在荒郊野外,尸骨无存。”

马车驰出咸阳城。

芈月掀帘,看着渐渐远去的咸阳城。这座城,她是曾经如此迫切地想逃离,甚至准备不再回来。可是她现在改变主意了——

咸阳,我今日离开,可我必将再回来!否则,我对不起那些为我而死的人。

此时此刻,有两人站在城头上,看着芈月的马车远去。

樗里疾道:“张子既然不放心,为何不下去送她一送?”

张仪长叹一声:“我无颜见她。是我将她留了下来,却陷她于如此险境而不能相救,又有何脸面相见!”

樗里疾道:“你是怪我最后没有站在你这一边吗?”

张仪冷笑:“你自问对得起先王便是,横竖是你们嬴姓天下,与我等何干?呵呵,枉我当日,还认为秦国能够是一统天下之国呢。”

樗里疾长叹:“我知道张子怨我,可是,我不是你。你能够把天下当棋盘,把秦国当赌注,我不能。秦国可以不是一统天下之国,却不能在我们手中折了。”

张仪冷笑:“燕雀贪恋屋檐下的草窝,鼠目寸光,以为保得住这个小窝便是安全。却不知风暴一来,唯有鲲鹏之大,方能够乘风而上。”

樗里疾沉默片刻,道:“事已至此,再说这个,还有何用?”

张仪亦沉默,也不想继续说下去,这个话题在今天说,已经没有意义了,只看着芈月马车远去的方向,叹道:“此去燕国,千里迢迢,他们母子能够活着到达吗?又能不能活着回来?”

樗里疾亦看着马车的方向,冷冷地道:“你既许她为鲲鹏,她若是连这点小关也过不了,那么回不回来,也就不重要了。”

张仪看了樗里疾一眼,叹息:“不承想,樗里子也如此冷心冷意。是了,在你眼中,只有先王,哪有后宫妃嫔?唉,她此去燕国,只有两个侍婢……可惜了缪辛那个奴才,倒是忠心耿耿。”

樗里疾亦叹:“缪监一死,他原来的嫡系必然遭受冲击,如今宫中正在清洗。唉!缪乙终究不是个人才。”

张仪看着樗里疾:“你知道吗?你一定会为你的选择而后悔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