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223章 风云变(三)

蒋胜男2016年06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玳瑁嘴角现出一丝诡异的微笑,就此死去。

变故突起,整个朝堂乱成一团。

这场戏,本就是甘茂策划导演的,此时他便踩着节拍出列,指着张仪等人,悲愤万分地指责道:“你们逼迫王后,以至于今日血溅朝堂,如此忠仆竟剖腹明心———”说到激动处,他朝天跪下,手指天空大叫道:“各位大夫,苍天可鉴啊!”

群臣中不少人经历过沙场,鲜血和死亡也见过不少,但这种剖腹明心、血溅朝堂之举却从未遇上过,一时间都受了极大的震撼,再加上甘茂这一跪一呼,心理上顿时也受了影响。便是原先知道此事,认为必须废了王后之人,在这场景的影响下也受了感动,对玳瑁临死之言信了七分。

秦王驷站起来,冷冷地扫视众人一眼,说不尽的失望。他起身,拂袖而去:“退朝。”

他冷着脸回到后殿,终于按捺不住向缪监发作:“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哪来的短剑?幸而是自尽,若是拿这短剑在朝堂上伤了人,甚至借机图谋不轨……”

缪监亦急出一头汗来,匆匆去查明了,方才回报道:“老奴该死!老奴已经问过,昨夜永巷令私放了公子荡身边的阍乙进入囚室看望玳瑁,想来这短剑是他带入的……”

秦王驷听了此言,更加震惊。他本以为是芈姝下手,没想到竟会是嬴荡:“子荡?怎么会是他?难道说连他也涉入其中,甚至玳瑁下毒的事,他也知道?”想到这里,他的眼神顿时变得凌厉起来。他一直遗憾嬴荡素日是个没心机的人,但如果这件事,嬴荡也参与进来了呢?嬴荡的没心机,难道是在政事上缺乏谋略,却在这种阴损小事用功?这样的心性,如何能够成事?若不是嬴荡自己的心思,那么他的背后,难道另有主使之人?

樗里疾亦是想到此处,断然道:“臣以为,下毒之事,应与公子荡无关,他也不像是做得出这种事的人。而玳瑁之事,若不是王后所为,只怕公子荡背后有人。大王,如今情势越来越混乱,若不速做决断,只怕会有人浑水摸鱼。诸公子背后,还有他们的母族,甚至还有各国的势力会介入,到最后只怕是想结案都结不了。如今既然朝堂上风向已变,大王当快刀斩乱麻,将此事了结,以安诸公子之心。”

秦王驷点头,又忍不住怒气道:“愚蠢!”这个蠢妇,难道当真以为,自己看不出杀人灭口这一招吗?不承想,十多年后宫历练下来,连一只小狸猫,也能够变成吃人的猛虎。

正此时,缪乙进来道:“大王,芈八子求见。”

樗里疾忙道:“大王,臣避一避。”

秦王驷点头,樗里疾避到侧殿,芈月从殿后进来道:“臣妾参见大王。”

秦王驷道:“免。”

芈月道:“大王,臣妾听说,那玳瑁在殿上当众剖腹?”

秦王驷点头道:“不错。”

芈月的心一沉,看着秦王驷的脸色,终于上前一步,跪下道:“唉,她能够为主而死,也算忠诚可敬。大王,妾身有一个请求。”

秦王驷道:“什么请求?”

芈月道:“既然主谋已死,还请大王就此结案吧。”她说出这一句来的时候,实是万分不甘,但事情演变到这一步,她再想要剑指王后,只怕已经办不到了。既然如此,与其被别人逼着放手,不如自己先行退让,还能掌握主动。因此她一听到消息,便知大势已去,匆匆赶来,就是要先作表态。

秦王驷凝视着芈月,缓缓道:“哦,你居然愿意放手?”

芈月道:“一命换一命罢了,臣妾还能说什么?王后毕竟是一国之母,臣妾不愿意这件事演变成朝廷的党争。”

秦王驷微微点头道:“好,那就依你。但此事关系重大,寡人会彻查宫中,绝不会姑息养奸,涉及此案的人员,统统处死,杀一儆百。”

芈月心中稍安,不由得掩面轻泣:“可怜子稷小小年纪,却无辜地被牵连进这种事情来……”

秦王驷点头,心情沉重:“寡人知道,寡人不会让子稷白受了这场苦,必会对子稷有所补偿。”

芈月似乎听出了什么,却不声张,只低头道:“多谢大王。”

见芈月出去,秦王驷闭目沉思。

樗里疾从侧殿出来,催促道:“大王,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啊!”

秦王驷长叹道:“子荡实在是……还不堪造就啊。”

樗里疾道:“可是,大王看中了谁呢?”

秦王驷欲言又止,忽然心口一梗,他抚住心口,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

樗里疾低头,并没有看见秦王驷的表情。缪监看见了,欲上前来,才走到秦王驷的身边,秦王驷已经缓过来,摆手制止了他。

秦王驷心头一寒,他的身体,他自是知道的,忽然想起樗里疾提到的齐桓公旧事,当此时,秦国的确是不能乱的,当下叹了一口气道:“拟旨吧。”

樗里疾已知其意,迅速在锦帛上写下诏书,缪监奉上玉玺盖上。

秦王驷将诏书递给樗里疾,樗里疾接过诏书,深深一揖。

秦王驷闭目,挥手令其退下。

秦王驷下诏,封公子嬴荡为太子,择日迎娶魏国公主为太子妇。

消息传出,琥珀兴奋地冲进椒房殿:“王后,王后,大王下诏了,立公子荡为太子。”

芈姝神情憔悴地抬起头来,听到琥珀的声音,不敢置信地站起,颤声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琥珀道:“大王下诏立公子荡为太子,择日迎娶魏国公主为太子妇。”

芈姝喜极而泣道:“我就知道,大王是不会放弃我的。我就知道,子荡是一定会当上太子的。我就知道,没有什么贱人可以爬到我的头上去……”

琥珀迟疑了一下。

芈姝道:“怎么?”

琥珀跪下道:“傅姆在殿上为了维护王后,剖腹明志了!”

芈姝身体晃了晃,琥珀连忙扶住了她。

芈姝的眼神有些茫然,最终落到了琥珀身上:“她现在怎么样了?”

琥珀道:“永巷令已经收殓了,暂时停在暴室里。”

芈姝的声音有些飘忽:“她是个忠心的奴婢,吩咐下去,赏她厚葬。你们素日跟她要好的,也去送送她吧。”

琥珀低头道:“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