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212章 探真心(三)

蒋胜男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芈月摇头:“不,没有区别。因为我知道,大王留我,有留我的用意。你要我为子稷争,但我却不是这么想。子稷能不能得大王垂爱,这得看他的努力。可是大王,我希望,这一次,你能看到我的存在。我不能得一方郡城治理,那我就只能无声无息地存在。之前大王那么做,我觉得委屈。”

秦王驷挑了挑眉问:“委屈?”

他忽然笑了,没有再说话,却转身欲走。

芈月却从秦王驷身后抱住了他,将脸贴上他的后背,叫道:“是的,我很委屈。从第一次侍奉大王的时候开始,大王就告诉我,要直道而行。我一直是直道而行,哪怕撞得头破血流。可大王呢,却什么事也不告诉我,什么话也不对我说,跟我打哑谜,拿什么棋子作比喻,你……你根本就看我像个傻瓜。”

秦王驷的眉头渐渐松下来,嘴角也有一丝笑意。

芈月道:“我要错了,你告诉我错在哪儿,我下次改进,别让我一个人傻傻地瞎折腾。有时候,我真希望下辈子遇见你的时候,我是个男子,不是一个卑微的媵女,不是一个后宫妃嫔,而是一个可以驰骋天下的国士,甚至能让你像容忍张仪那样容忍我身上的诸多缺点,就因为我有举世无双的才能。”

秦王转身将芈月一把抱起,纵声大笑:“可寡人如何会与张仪欢好,如何会让张仪为寡人生儿育女?”

芈月惊呼一声:“大王,快放下我。”

秦王驷却不理她,只管抱着芈月走到栏杆边,把她放在栏杆上坐下,笑道:“你不是说,要同寡人站到一起吗?你朝下看看,这望云台高不高?”

芈月朝下看了看,一阵晕眩,却倔强地道:“很高。”

秦王驷道:“怕吗?”

芈月道:“大王不怕,臣妾也不怕。”

秦王驷道:“寡人若是松手,你可就摔下去了。”

芈月的手紧紧抓住了秦王驷:“大王不松手,臣妾就不会掉下去。”

秦王驷却忽然问道:“若寡人扶不住你呢?”

芈月的另一只手却扶住了栏杆,昂首道:“那臣妾会自己扶着栏杆,不让自己掉下去的。”

秦王驷笑容微收,意味深长地道:“哦,这样说来,你不用依靠寡人也能坐得住了。”

芈月笑道:“大王让臣妾坐到这儿来,还用手扶着臣妾,是因为爱臣妾,不是为了把臣妾摔下去。所以大王若扶不住臣妾,臣妾为了让大王不伤心失望,也不会让自己掉下去。”

秦王驷哈哈大笑,用力将芈月抱起,转了一个圈,将她放到地面上,才道:“站稳了吗?”

芈月仰头看着秦王驷道:“臣妾站稳了。臣妾会一直站稳的。”

秦王驷一步步走下望云台,坐上步辇。

步辇起,缓缓前行。

秦王驷低声对缪监道:“明日,寡人要见唐昧。”

缪监一怔,问:“大王说的是……丹阳之战中,被俘的楚将唐昧?”

秦王驷点了点头,嘴角有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他缓缓地道:“寡人现在忽然对那个星象预言,很有兴趣,想细细地问一问他。”

半个月后,秦王驷于殿中宣布诸公子之分封。

后宫妃嫔,齐聚椒房殿中,等着消息第一时间传回。

她们心情焦急,三三两两聚在庭院或者廊下,窃窃私语。

樊长使站在椒房殿庭院左廊下,紧张地拉住卫良人的手道:“卫阿姊,子恽还小,我真不想他分封出去啊。”

卫良人微笑着安抚她:“妹妹放心,有人比你更不想让儿子分封出去……”

樊长使看看左右,似有所悟:“你是说,魏夫人?”

卫良人笑而不答。

樊长使恨恨地道:“难道这次分封会出岔子?”

卫良人连忙将食指竖在嘴上:“嘘,小心隔墙有耳。”

樊长使一惊:“她又有什么阴谋不成?”

芈月静静站在右廊下,看着妃嫔们焦急不安地交头接耳。魏夫人走到芈月身边轻笑道:“季芈妹妹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啊。”

芈月淡淡道:“雷霆雨露,皆是天恩。更何况诸公子都是大王的亲生儿子,难道大王还会亏待了他们不成?”

魏夫人哼了一声:“手心手背还两般待遇呢,我就不信你没有半点想法。”

芈月微笑:“大王比谁都聪明,在他面前自作聪明,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魏夫人看她这副样子,情知问不出什么来,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唐夫人见魏夫人走了,方走到芈月身边劝道:“此人素来如此,不要理她。”

芈月笑着点头:“我知道。”又问她:“唐阿姊不紧张吗?”

唐夫人笑道:“我是个愚钝之人。子奂难道不是大王的儿子不成?大王自有安排,我信不过大王,还能信得过谁?”

芈月点头:“唐阿姊是有大智慧的人,不似有些人,素来爱庸人自扰。”

唐夫人知道她说的是魏夫人,只笑而不语。

另一头,景氏亦在和屈氏窃窃私语:“屈阿姊,我的子雍还小,真不想让他现在就封啊。”

屈氏劝她:“我的子池更小呢。放心,大王就算分封,也不会让这么小的孩子离开娘的。”

正在此时,利监满头大汗地跑进来道:“颁诏了,颁诏了。”

这声音一传进来,便是连芈姝也闻声走出来,见着利监,焦急地问:“封了哪几位公子?”

利监行了一礼,道:“回王后,今日分封了三位立有军功的公子。公子华封横门君,公子奂封蓝田君,公子通封为蜀侯。”

卫良人猝不及防,失声道:“蜀侯怎么会是子通……”

芈姝横她一眼,转眼看了看左右,得意地微笑:“唐夫人、魏夫人、卫良人,恭喜你们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