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197章 储位争(三)

蒋胜男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芈月听了,不免心忧,这日趁着秦王驷到常宁殿来的机会,借故问起此事来:“子稷对我说,大王近日对他称赞有加,他十分欢喜呢。”

秦王驷嗯了一声:“子稷越来越聪明,他像我,也像你。”

芈月一怔,只觉得这话有些危险,便笑道:“诸公子皆是聪明之辈,他们都是大王的儿子,大王也当多夸奖他们才是。”

秦王驷轻哼一声:“聪明!哼,有些人,简直是朽木!”

芈月心里一紧。秦王驷刚好在昨日骂过公子荡是“朽木”。她勉强一笑,道:“大王是爱之愈重,盼之愈切。只是孩子还小,便是看在王后面上,也要多宽容些。”

秦王驷冷笑一声:“还小?寡人在这个时候,已经能独自出征了。溺子等于害子。王后再宠溺下去,寡人如何能够将这江山交与他?”

芈月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秦王驷:“大王的意思是……”

秦王驷看着芈月,忽然一笑:“你说,寡人是什么意思呢?”

芈月的心头狂跳,后宫每一个女人,都曾有过让自己的儿子登上大位的梦想。可是,她就算想过,这念头也是一掠而过,用理智把它压下来,因为毕竟前面的阻碍是那么强大。她只愿子稷能够得到一方足以施展才华的封地,然后对外开疆拓土,成为一个足够强大的封臣领主。可是,眼前的秦王驷是什么意思?她跟在他身边多年,他眼神中的含意,她是不会看错的。她颤声道:“大王可知道,过多的偏爱,会让子稷置身于危险之地。”

秦王驷自负地说:“他是寡人的儿子,嬴氏子孙从来不惧任何危险。”

芈月低声道:“可他面对的是自己人,是宗法,是规矩。”

秦王驷却直视着她,道:“你是子稷的母亲,你也认为子稷应该一辈子低头藏拙?”

芈月道:“他还是个孩子。”

秦王驷冷笑一声:“寡人的儿子,随时都要结束童年……依寡人看,子稷,应该更快地成长起来。”

芈月震惊地看着秦王驷,久久不能言语。

“张子,你说,大王这是什么意思?”过了数日,芈月还是无法平息翻腾的内心,终于在张仪入宫议政之后,遣人私下请了他来商议。虽然明知道张仪会是什么样的回答,但是她却无法不去问他。

果然张仪哂笑道:“季芈,你是待在深宫太久,太囿于妾婢的思维了。天地间哪有一成不变的法则,哪有永远不变的尊卑?大争之世,若无争心,就永受沉沦。”

🍵 恩 · 京 + 的 + 书 · 房 w Ww - E nJing - c om-

芈月却问他:“争?我能拿什么争?子稷又能拿什么争?”

“你的头脑,”张仪指了指自己的头,“季芈,你可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的话吗?天地既生了你我这样的人,岂有叫我们永远混沌下去的道理?”

芈月想起昔日两人相见之初的情形,心潮激荡,转而平息下来,摇头: “不,张子,我跟你不一样,这世间给我们女子的路,从来就比男人狭窄得多,也难得多。”

张仪冷笑道:“我曾经说过,以你的聪明,有些事根本不需要问我。”他上前一步,咄咄逼人,“所有的事其实你都知道,也能想到,只是如今你却不肯迈出这一步。”

芈月看着张仪,满脸无奈:“这一步,我怎么迈?我在宫中,便决定我无法迈出这一步。”她不等张仪回答,便继续说下去,“如同你在楚国,就永远无法撼动昭阳。”说到这里,不禁一叹,“但你却因此阴差阳错遇到了大王。可是,如公孙衍、苏秦等,他们的才能难道不如你?但却无法在秦国这个战场上胜你。只因为大王先选择了谁,谁就占据了赢面。”

张仪悠悠道:“难道你以为大王已经选择了王后吗?”

芈月叹息:“难道不是吗?”

张仪却神秘一笑,道:“大王先选择的是公孙衍,但最终,还是我张仪留了下来。季芈,时势造人,人亦可造就时势,只要善于抓住机会,便可以改变命运。”

芈月一怔,问道:“什么机会?”

张仪道:“恐怕你还不知道,最近朝堂上为攻韩还是攻蜀之事,正在议论纷纷。”

芈月疑惑地问:“攻韩?攻蜀?”

张仪道:“如果你能抓住这个机会,向大王、向群臣证明,公子稷能够比公子荡对秦国更有用处———就如同当日我孤身赴楚,向大王证明我比公孙衍对秦国更有用处一样———就算是别人占尽优势,也未必不可以翻盘。”

芈月听着此言,迟疑地道:“张子,你在怂恿我,是吗?”

张仪坦然点头:“是。”

芈月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张仪叹道:“因为,君臣相知,是天底下每个策士的最大心愿;人亡政息,是天底下每个策士的悲哀。”他看着芈月,道:“而我认为,季芈您的儿子,比王后的儿子,更适合秦王这个位置。”

芈月心头剧震,这是张仪以相邦的身份,明明白白对她提出了要为她的儿子谋求王位的计划。

她恍恍惚惚,不知是如何与张仪告别的,又不知如何回到了常宁殿。这是她的错觉吗?秦王驷的暗示,张仪的明言,难道……她捂住胸口,那里狂跳得厉害,一颗心似要迸出来。

她的脑子乱哄哄的,许多看似凌乱的事情,忽然一件件蹦了出来。

秦王驷说:“我得芈姬,如周武王得邑姜,楚庄王得樊姬也。”他又说:“你飞吧,飞多高,都有寡人为你托起这一片天。”他还说:“你是子稷的母亲,你也认为子稷应该一辈子低头藏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