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195章 储位争(一)

蒋胜男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王驷巡幸四畿,两年过去,芈月长伴君侧,甚至都没有换人,这是之前没有过的。除了几个早期曾经随侍过秦王驷的嫔妃以外,其他的人,自然是对芈月嫉恨交加。

尤其这次巡幸归来之后,秦王驷又带着芈月去祭了先祖妣之庙。所谓祖妣,便是女脩,是传说中五帝之高阳氏颛顼的孙女,因为吞了玄鸟之卵,而生秦人先祖大业,子孙繁衍至今。这种情况,自然令芈姝也有所不满。秦王驷又令唐夫人迁到安处殿,让芈月住进常宁殿正殿。这种种迹象,不免令众人猜忌。

椒房殿内,芈姝坐在上首。两年过去,她已经有些见老,眉心因为经常皱着而显出两条竖纹来,看上去与楚威后越发相似了。

景氏坐在她的下首,嘤嘤道:“王后,您可要为臣妾做主。大王每次出巡,都只带芈八子,她一个人倒占了大王大部分的时间,这雨露不能均沾,后宫难免生出怨气。”

芈姝没好气地说:“哼,你以为我没有提吗?我每次都跟大王推荐你们,可你们自己也不争气啊。一个是听到随驾就开始生病,一个是坐上马车就吐得昏天黑地,叫我能怎么办?难道我还能推荐卫氏、虢氏那些贱人吗?”

景氏道:“王后,如今大王东封西祀,南巡北狩,不但都带着芈八子,甚至还带上她生的公子稷。大王对公子稷倍加宠爱,您可要小心……”

芈姝冷笑:“我是王后,生有两个嫡子。她只不过是个媵妾罢了,有我才有她的位置。若是没有我,她连站的地方都没有。难道就凭她,还敢有非分之想吗?”

景氏酸溜溜道:“就怕有些人,人心不足,看不清现状,易起妄念……”

屈氏不满地看了景氏一眼,道:“景阿姊,我们楚国之女,在宫中理应同心协力,守望相助。季芈得宠,就是为王后分忧,总好过魏女得宠,至少季芈还把大王给留住了。若没有她,难道你愿意看着虢氏、卫氏这些人得宠吗?”

🦁 恩 + 京 + 的 + 书 + 房 + w w w ~e N ji Ng~ co m-

景氏冷笑道:“我怕是她太得宠了,到时候还会跟王后您争风呢。大王把唐夫人迁到安处殿,让她占据了常宁殿的正殿,这摆明了是要封她为一殿之主的架势。看来她进位夫人,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到时候她在这宫中的地位,可就仅次于王后了。王后小心,可别再弄出一个魏夫人那样的人来和王后争宠争权啊。”

芈姝收了笑容,哼了一声:“景氏,你别忘记,季芈是我同父的妹妹。我跟她的关系如何,还轮不到你来挑拨。”

景氏讪讪地道:“王后,我不是这个意思……”

芈姝挥挥手不耐烦道:“好了,你下去吧。”

景氏只得不甘不愿地行了礼:“是,臣妾告退。”

屈氏道:“臣妾也告退。”

见两人出去,芈姝无意识地扯着手中的锦帕,问玳瑁:“傅姆,你知道吗,我刚才为什么要向景氏发脾气?”

玳瑁满面笑容地夸奖道:“这才是做王后的心胸城府。那季芈再讨厌,王后也不能教人家看出来您对她不满。这样的话,不论您说什么,都是明公正道的管教。”

芈姝摇摇头:“才不是呢,我刚才心里就是像她这么想的。若不是她当着我的面说出来,我说不定会当着大王的面说出来。可是看着她说出来时那副尖酸刻薄的样子,我吓了一跳。原来说这种话的样子,是这么难看。”

芈姝轻叹一声,又接着说道:“是,我很讨厌她。我看不起魏氏,她的心不干净,为了得到宠爱使那种狠毒的手段。我也看不起唐氏、卫氏、虢氏,那些人只看到了大王的王位,只想到争宠。像景氏、屈氏那种人,虽然奉承着我,可肚子里何尝没有自己的小算盘呢……”说到这里,不免心酸,握着玳瑁的手道:“出了孟昭氏那件事以后,我能说说心里话的,也只有你了。”

玳瑁道:“奴婢为王后效命,万死不辞。”

芈姝显得有些惶然:“我为了大王来到秦国,也曾与他如胶似漆过。我为他生下子荡和子壮,以为可以就此无忧。我是王后,我有嫡子,我有大王的尊重和宠爱。可是我现在越来越看不懂他了。子荡是嫡子,他为什么迟迟不封他为太子?我是他的王后,可他却毫不顾忌我的感受,征伐我的母国。难道他半点也不为我考虑吗?为什么他跟我越来越无话可说,和季芈却有越来越多只有他们之间才能懂的事情。我不明白,我真不明白……”

玳瑁道:“王后,奴婢明白。”

芈姝道:“你不明白。”

玳瑁道:“王后,奴婢能明白。奴婢在宫中这么多年,还有什么没看过的呢?当初先王不也一样喜欢过威后?可后来,这情分这新鲜感过了,就和别的女子有更多属于他们之间的爱好了。像您的王兄,从前那样喜欢南后,可后来,却只和郑袖夫人才有能讲到一起的话。男人的情分,就是这么一回事,您可别过于执迷了。南后就是太上心了,才会弄得自己一身是病,甚至保不住……”说到这里,她连忙掩口,满是忧心之色。

芈姝却摇头道:“不是的,郑袖会害怕魏美人得宠。我父王当年再喜欢向氏,也会宠爱别人。那些妃嫔再得宠,都会害怕有一天会失宠。她们会变得像魏夫人、虢美人那样,不择手段地去争宠。可季芈不是,她给我一种感觉……”她难以描述,只无措地在空中画了一个圈,试图解释心底的茫然,“从前,她一直站在我的身后,显得那样渺小卑微,我觉得她是需要倚仗我庇护的。”她抓住玳瑁的手,说,“你还记得吗,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是个野丫头,举止连我身边的宫女都不如。可后来,她越来越像我,甚至把七阿姊也给比下去了。而如今,她站在大王的身边,似乎跟大王越来越像……”

玳瑁却不以为然:“她如何能够与王后相比?她就是一个野丫头罢了,从小就没个女人样。当日跟在王后您的身边,也不过学得几分相似,可一到了秦宫,她又变成一个没有女人样的粗野丫头。芈八子以为大王喜欢那些杀伐决断的东西就去学,却不知道这只是舍本逐末而已。如果女人可以论政,大王还要朝臣做什么?她纵能让大王一时觉得新鲜,可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像王后您这样,拥有名分地位和子嗣,这样自能立于不败之地。”

芈姝却摇头叹息:“其实说起来,我跟她从小一起长大,怎么可能没有情分在?她生孩子的时候,她中毒的时候,我一样充满恐慌和不舍。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她的不放心,比对那些人更甚。她现在让我越来越有一种无法掌握的感觉。我甚至觉得,她以前的驯服也是假的,恐怕她这辈子,根本不会对任何人真正驯服。”

玳瑁听了这话,不禁热泪盈眶,合掌道:“王后,您终于看明白了,奴婢也就放心了。”

芈姝烦乱地说:“可是大王迟迟不立太子,而子荡……唉,我数次劝大王出巡带着子荡,可是大王却只让他与樗里子一起处理军务,弄得子荡现在连我一句话都听不进去。本来,母子同心,才能够争取权位。大王一向乾纲独断,他若是另有意图的话,我实在忧心……”

玳瑁见她如此,忙问:“王后,您忧心什么?”

芈姝叹息:“秦国历代未必都是嫡子继位,甚至还有兄终弟及的。你说,要是季芈或者魏氏蛊惑大王,立公子华或者公子稷为太子呢?”

玳瑁闻言,忽然想起一事来,忙道:“正是,古来立储有三,立嫡、立长、立贤。公子华居长,公子稷得宠,这……”她见芈姝沉着脸,按着太阳穴,一脸的忧虑之色,方缓缓地把自己预谋好的话说了出来,“这事非同小可。依奴婢看,您不如与朝臣商议。”

芈姝沉吟:“你是说……甘茂?”

甘茂和芈姝,却是因为当年假和氏璧案而结交的。甘茂负责此事,奉旨问询与案件有关之人,便与芈姝身边的近侍宫人有了接触。当日案子一度对张仪不利,而双方都恨着张仪,便在对答口供的时候,渐生交情。哪晓得假和氏璧案不但没有扳倒张仪,反而让他更加得意。因此失意的双方,不免就勾结到一起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