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179章 破心篱(三)

蒋胜男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魏夫人站起来,勉强笑道:“我原是为了感激季芈妹妹替我仗义执言,特来相谢。既然大王来了,妾身不敢打扰,就先告退了。”

秦王驷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魏夫人只得施了一礼,匆匆离开。

秦王驷坐了下来,拿起刚才那杯不曾饮过的酪浆,一口饮尽,道:“天气转凉,以后不要贪嘴饮这酪浆了,叫医挚给你煮些药用汤饮来。”

芈月掩嘴一笑,方问道:“大王何时来的?”

秦王驷道:“来了有一会儿了。”

芈月面露惊讶之色,想问什么,却没有问出口。秦王驷却仿佛知道她的意思,点点头。

芈月见秦王驷在看着她的脸,她被看得有些诧异,也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道:“臣妾脸上有什么,难道是这几天忽然变样了吗?”

秦王驷轻抚着芈月的眉间,叹道:“正是有些变样。寡人观你眉宇之间神清气爽,有豁然开朗之意。”

芈月微笑:“也许臣妾只是……想通了。”

秦王驷道:“哦,你想通了什么?”

🐢 恩|京|的|书|房|ww w |E nJ i nG | co M|

芈月沉吟道:“也就是……我中毒那几天。”

秦王驷有些意外:“你中毒那几天不是昏迷不醒吗?”

芈月摇头:“不是的,那几天我虽人不能动,口不能言,在别人眼中昏迷不醒,可不知为何,我却能听、能闻,脑子一直是醒着的。我听到你们人来人去,我感觉到太医在为我诊脉,薜荔给我喝药,我能咽下去……人到鬼门关前走一趟,又这样完全不能自主,只余下脑子能动,反而豁然开朗,参透得失。”

秦王驷道:“你想了什么?”

芈月道:“我在想,如果没有对症的解毒药,我再也起不来了怎么办,我就此一命呜呼怎么办。那么我现在,有什么事情是还没做的,有什么是被我浪费了的,又有什么事是我后悔做了以为可以补救却已经没时间补救了的。我把我这一生的所思所为理了一遍,竟是好多事没来得及做,好多事是做错了的。”

秦王驷道:“那你以为你什么事是错得最多,最后悔的?”

芈月道:“也就是我刚才跟魏夫人说过的话,我不该患得患失。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我不该被环境所扰,失了本心。”

秦王驷看着芈月,叹道:“寡人也曾经有过你这样的心路。”

芈月诧异地:“大王也有?”

秦王驷道:“还记得我告诉过你,我曾经在山林中迷失近一个月吗?”

芈月点了点头。

秦王驷道:“那个时候,我也以为我会死在密林里,我想我究竟错过了什么,迷失了什么,还有什么是可挽回的。自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在任何事情上迷失过。”

两人执手相看,了悟一笑。

夜色初上,承明殿中置酒行宴,芈月便弹起箜篌,边弹边唱。

秦王驷兴致勃勃地跟着芈月的腔调学唱楚歌。

芈月唱:“秋兰兮蘼芜,罗生兮堂下……”

秦王驷拍手跟唱:“秋兰兮蘼芜,罗生兮堂下……”

自宫巷望去,承明殿前的高台上,灯火辉煌。

空中隐约传来楚歌声,男声高亢入云:“绿叶兮素华,芳菲菲兮袭予。夫人自有兮美子,荪何以兮愁苦……”

女声婉约伴唱:“夫人自有兮美子,荪何以兮愁苦……”

一曲毕,秦王驷哈哈大笑:“这楚歌当真拗口,寡人学了数日,才学会唱这一首。”

芈月嫣然一笑,道:“可妾听大王唱起来,却无任何异音,想是大王天资聪明,学什么便像什么。”

秦王驷饮了一口酒,忽然道:“五国联兵于函谷关下,大战在即,这欢歌置酒,寡人恐怕有一段时间不能有了。”

芈月忙盈盈下拜,道:“妾听说大王点兵,要与五国盟军作战。妾请求让弟弟魏冉也跟着樗里子一起作战,请大王恩准。”

秦王驷道:“难得你有这份心,寡人焉能不准?好,寡人让他跟着樗里疾出征。出征前,叫他进宫,让你姐弟道别。”

秦王驷一声令下,魏冉便奉命进宫,来见芈月。

魏冉在缪辛引导下,向内宫走去。他入宫时带着一个包袱,交宫门口验过以后,便交由缪辛捧进来。

缪辛边走边问:“魏校尉,您这包袱里是什么东西啊?挺沉的。”

魏冉目不斜视,迈着军人的步伐向前,每一步似量过一样等距:“是我带给阿姊的东西。”

两人一路来到常宁殿西殿。缪辛通报之后,魏冉便走了进来。

却见芈月坐在窗边,膝边放着一件红底黑纹的丝绵袍。她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眼睛,抬起头来,看到了魏冉,不禁粲然一笑。

魏冉冲上前跪倒在芈月面前,激动地道:“阿姊……”

芈月见跪在自己面前的弟弟,虽然脸上还带着稚嫩之态,个子却已如同成年人一般长大,一时恍惚:“小、小冉……”

魏冉抬头:“是,我是小冉。”

两姐弟顿时热泪盈眶,抱头痛哭起来。

好半日,女萝等才抹泪带笑上前劝道:“季芈,姊弟相逢,当欢喜才是。”

两人这才止了哭,打水洗了脸。

芈月轻抚着魏冉的额头、眉毛、眼睛、鼻子、下巴,半晌,才轻叹道:“小冉,你居然这么大了,大得连阿姊都不敢相认了。”

魏冉忍悲带笑道:“是啊,阿姊,我长大了,如今我已经能保护你了。”

芈月叹道:“是,我的小冉长大了,能保护阿姊了……你在军中,一定吃了很多的苦。都是阿姊无能,才会让你过刀头舐血的日子。”

魏冉道:“阿姊,我很好,将军很提拔我,同袍们也很照顾我。征战沙场才是男子汉应该有的人生,才是我魏冉应该有的人生。”

芈月欣慰道:“嗯,小冉长大了,我的小冉真的长大了。”

薜荔一拉缪辛,缪辛将手中的包袱放下,两人行了一礼,悄然退出,关上了门,室内只余芈月姐弟独处。芈月拉起魏冉,让他坐到自己身边,她目不转睛地看着弟弟,仿佛看不够似的。

魏冉便将包袱打开,道:“阿姊,三日之后,我就要上沙场了。”他将包袱向着芈月一推,“这是我这些年军功受赏的东西。有七十金,还有功勋田,虽然只有十亩,不过我将来一定能挣更多的。这几块玉石是我的战利品,特意给阿姊留着……”

芈月见了这一包袱零零碎碎的东西,惊呆了:“你,你这是……”

魏冉憨笑着道:“阿姊,这些东西我带着也不方便,以前也常托放在别人那儿。如今难得进宫,我就带进来给阿姊了。”

芈月连忙收拾起来,嗔道:“傻孩子,阿姊这里什么都有,你这些东西还是自己收好。”

魏冉按住了芈月的手:“阿姊,我就要出征去了,带着也不方便,不如先放在阿姊这里,好不好?”

芈月无奈:“好,那阿姊先帮你收好,再给你添上一些,好让你将来娶妇。”

魏冉脸红了:“阿姊!”

芈月道:“对了,天冷了,阿姊给你做了几件衣服,你路上行军,可要多注意别受了寒。”

魏冉道:“阿姊,我是个男人,衣服多一件少一件没关系,阿姊在宫中不可太过辛苦。”

芈月道:“不辛苦,阿姊怎么都不会辛苦的。”

芈月站起来,从柜中取出一叠衣服,又将刚才放在身边的那件红底黑纹绵袍拿起抖开,对魏冉道:“你瞧瞧这件袍子好看吗?我怕你会冷,特意做的绵袍。”

魏冉笑道:“阿姊做的都好看。”

芈月招手道:“来,套上试试,看哪儿有不合身的,阿姊再改。”

说着,她走到魏冉身边欲为他穿衣。魏冉羞涩,只得站起来,自己伸手去拿绵袍道:“阿姊,我自己来。”

芈月却笑着替他穿上衣服:“你如今大了,便不让阿姊替你穿衣服了吗?”

魏冉只得乖乖让她套上衣服。芈月一边替他整衣,一边却握住魏冉的手,按住衣袍上的一处,压低了声音:“你按一下这里,可感觉到有什么不同?”

魏冉一惊,见芈月神情严肃,当下伸手在她所说的地方按了一下,同样压低了声音回道:“里面,似乎还有一层东西。”

芈月点头:“不错,我还缝了一件极重要的东西。”

魏冉见了芈月的神情,脸色也沉重起来,低声道:“是什么?”

芈月低声道:“是孙武兵法十三篇。”

魏冉一惊:“孙武兵法十三篇?阿姊从何而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