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171章 连环计(三)

蒋胜男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芈月没有说话。张仪反复细看手里的假和氏璧,终于发现了摔破的地方:“这是……摔破了?”

芈月道:“是。”

张仪没有问“为何是破的”。他很快反应过来:“这莫不是假的?”

芈月微笑:“虽然是假的,但足可乱真。”

张仪轻轻叹息:“原来和氏璧长这样啊。”

张仪把假和氏璧放到一边,抬头看着芈月,忽然站起来行了一礼。

芈月忙避开不敢受礼:“张子何意?”

张仪长叹:“我两次三番被这和氏璧所害,今日才真正看清它的样子,虽然是个赝品,但总算是……唉!”说着,不胜唏嘘。

芈月却一拱手,道:“张子可是以为,这和氏璧害你不浅?”

张仪听出芈月的话,转头笑问:“季芈以为呢?”

芈月道:“我以为恰恰相反,是和氏璧成就了张子。”

张仪讶然:“季芈是在说笑话吧。”

芈月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天下事情,都有祸福两面。试想,若无和氏璧,张子此时还在昭阳门下浑浑噩噩地度日。正因为出了和氏璧的事,张子才被逼到绝处,出走楚关,成为大秦国相,一怒则诸侯惧,安居则天下息。”

张仪沉默不语,又有些不服:“那此番呢?”

芈月道:“此番五国兵临函谷关,公孙衍因惧你之能,以和氏璧为计陷害你,但你毫发无损,此计只能成就你在诸侯之间的威名。你再出使列国,只怕诸侯召见之时,你未发一言,他们便先行气馁了。”

张仪听了这话,纵声大笑:“哈哈哈……”芈月静静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张仪渐渐平息下来,又拿起假和氏璧来看:“是谁摔破这块玉的?”

芈月道:“是我。”

张仪道:“为何?”

芈月道:“不忍见鱼目混珠。”

张仪哈哈一笑道:“那么,把这块玉留下来给我吧。”

🍓 恩 # 京 # 的 # 书 # 房 # w ww #E nJing # Co M

芈月道:“好。”

张仪看着假和氏璧,不胜唏嘘道:“成我也是它,败我也是它。”

芈月道:“公孙衍,当今之国士也。此璧若非伪作,亦可算美玉也。国士为你而苦心算计,美玉因你而自贬身价,这当是张子之荣耀。从来福祸相依相转,成败自在人心。”

张仪哈哈一笑,向芈月一伸手道:“拿来。”

芈月道:“什么?”

张仪道:“诏书,令符。”

芈月微笑道:“这个,你见了大王,自然会有。”

张仪道:“哦,大王没有让你带来吗?”

芈月道:“若是我带过来,张子如何对着我提条件?”她俏皮地引用了张仪昔日的话,道:“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张仪大笑道:“季芈,你出师了啊!”

芈月亦是一笑,站起身,翩然离去。

当下,张仪便叫了童仆来,沐浴更衣,直入宣室殿:“臣张仪求见大王。”

秦王驷才得芈月回报,便见张仪已经来了,心中甚喜,忙请了张仪进来,拱手道:“此番五国兵临函谷关,有赖张子前去游说分化,解我大秦之困局。”

张仪拱手道:“张仪义不容辞。”

秦王驷有些踌躇,想到自己毕竟令张仪受了委屈,想说些安抚的话,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当下又道:“张子还有何要求,寡人当尽力为你办到。”

张仪朗声一笑:“确是想求大王一事。”

秦王驷道:“何事?”

张仪负手而立,默然片刻,言道:“臣一生自负,却三番两次,因和氏璧一件死物而差点断送性命。此番公孙衍以假和氏璧相诱,固然是为了陷害微臣,但臣料定,他也是想以假引真,和氏璧也许真的在秦国境内。臣请求大王,若是找到那和氏璧,请交予微臣,将其砸碎,以泄此恨。”

秦王驷沉吟片刻,旋而应诺:“玉璧易得,国士难求。和氏璧虽为楚国之宝,但你张仪却是我秦国之宝。寡人答应你,若和氏璧当真落在寡人手中,寡人当赐予你张仪,任你处置。”

张仪长揖:“士为知己者死,张仪当为我王效命。”

张仪的要求很快传入了芈月耳中,张仪走出来的时候,便在回廊之中被芈月拦下。

“听说,张子向大王提的要求是,要亲手砸碎和氏璧?”芈月单刀直入。

张仪似笑非笑:“和氏璧是我所恨,却是季芈心爱之物。大王允我若和氏璧到手,便任我处置。季芈是不忍见宝璧毁灭,因而相劝的吧。”

芈月也笑了:“我在张子面前卖弄聪明,实是可笑了。”

张仪拱手笑道:“不敢,不敢,我是从来不敢小看季芈的。但我深恨和氏璧,亦非三言两语便能改变心意。不过,世事难料,季芈一向很有说服力,也许和氏璧到手之日,您有办法能让我改变主意呢!”

芈月道:“张子这话,实是激起我无限好胜之心。想来为了保全和氏璧,我是必要想尽所有办法了。”

张仪微笑:“张仪期待季芈能够给我足够的惊喜。”

芈月道:“如此,我可真要绞尽脑汁了。”

张仪道:“季芈可要我推荐一人相助?”

芈月道:“何人?”

张仪道:“此次能够抓获公孙衍派来的奸细中行期,全赖一人出力。”

芈月道:“能得张子推荐,必非凡人,不知是谁?”

张仪道:“庸芮公子。”

芈月一怔:“是他?”

张仪道:“庸公子大才,当于朝中效命,只留在上庸边城,实是可惜。”

芈月轻叹,却有些犹豫:“是啊,大王也早有重用庸芮之意,只可惜庸夫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