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162章 龙回丹(一)

蒋胜男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日清晨,卫良人正走到花园边,忽然听得隔墙有两个女子在说话。最近宫中多事,各种流言便飞快流传,因此她一开始并不以为意。不料风中隐约传来“芈八子”“解药”之类的话语。她自然听说过芈八子昏迷不醒,秦王驷在遍寻解药之事,当下上了心,连忙驻足细听。

却听得一个女子道:“王后手中明明有解毒的龙回丹,可是却不许我们声张,这是为何?”

另一女子道:“听说芈八子再没有对症的解毒药,可能就活不过三天了。”

头一个女子便道:“唉,别说了,小心祸从口出……”

卫良人正欲再上前一步细听,忽听得那两人“啊”了一声,似发现了什么,便噔噔噔地跑了。

卫良人急忙穿过屏门追了过去,却见两个宫女的身影远远地一晃便不见了。卫良人惊疑不定,却不晓得这话到底是真是假,忙急急去寻魏夫人商议。

魏夫人也对发生在王后殿中之事十分不解。她本是想借此挑动芈姝芈月姐妹相争,但最终发展到一人毒发身亡、一人生死不明的状况,却教她也十分疑惑。此时见卫良人来找她,便做出一副恹恹的样子,笑了一笑:“我这里,早就无人走动了,倒是妹妹还难得肯来。”

卫良人深知她不甘寂寞的性子,也不客气,坐下来道:“我正是有事想向阿姊请教呢。”

魏夫人眉毛一挑,问道:“怎么说?”卫良人左右一看,见无人在旁,便将方才听到的话,附在她的耳边,悄悄地说了。魏夫人听了这话,心头已是惊涛骇浪,面上却仍不动声色,依旧摆出一副心灰意冷的样子冷笑道:“你告诉我这个做什么?”

卫良人见她如此,也不禁有些疑惑。若换了往常,魏夫人听到这样的事情,必是不会放过的。当下她心里也有些捉摸不定起来,问道:“魏姊姊,您说要不要让大王知道这件事呢?”

魏夫人却依旧懒洋洋地笑道:“妹妹尽管告诉去,大王知道了,一定嘉奖你的忠心。”

卫良人更是疑惑,当下试探道:“我这不是想向阿姊讨个主意吗?”

魏夫人冷淡地回答她:“有什么主意好拿?我不过是个坐着等死的废人,任是谁得宠,谁不得宠,谁算计,谁等死,与我何干?”

卫良人狐疑地道:“阿姊素日可不是这样的……”却被魏夫人凌厉地看了她一眼。卫良人心中一惊,忙改口笑道:“那我就听阿姊的。我先走了。”

见卫良人匆匆去了,采薇进来不解地问:“夫人,卫良人说了什么,您为何……”却见魏夫人脸色阴沉,吓得不敢再说。

魏夫人一扫方才懒洋洋的样子,腾地站起,握紧了拳头,道:“事情做出祸来了。从今天起紧闭门户,千万不要做任何事,说任何话。”

采薇大惊,连忙应“是”。

卫良人离了披香殿,回到花园蹙眉细思,却百思不得其解。魏夫人今日的举动,实是令她疑惑万分。她当即叫人去观察披香殿的举动。若是魏夫人口头上说不感兴趣,实则要借此对付王后,她便可以旁观事情的发展。但若是魏夫人因此吓得收敛手脚,那么……卫良人心底一沉,那事情便比她想象的更为可怕。也就是说,和氏璧一案,很可能就是魏夫人做的手脚。那么,她就要考虑,在事情发生之后,如何让自己不受连累。

此外,她还有一件更疑惑的事,那就是到底是谁在她的必经之路上说出那样的话来,诱导她怀疑王后,甚至诱导她把这种怀疑传给魏夫人?

卫良人回到自己房间里,叫来侍女采绿道:“你且去打听一下,近日大监在做什么。”

采绿一怔:“良人,您打算……”

卫良人冷笑:“如今这宫中,也只有他算得一个聪明人。”缪监虽然算计过她,但归根结底,在那件事上,真正被算计到的是魏夫人、王后以及芈月。若要在这宫中找到一个能够完全明白她的意思,又不至于连累她的人,也只有缪监了。

采绿去打听回来,说是缪监奉了秦王驷之命,正在全城紧急搜捕嫌疑人,寻找解药。

此时咸阳城已经戒严,秦王驷下令,全城搜索。尤其是在城门口,更是查验得厉害。出城的人正一个个排队交验竹符,宫中派来的侍卫亲自监督,拿着那载了“卖和氏璧的范贾”形貌特征的文书,见着中年、肥胖、不是咸阳口音的男子,便不管士庶,不论贫富,统统拿下。一时间,拿了十几名身材肥胖的中年人,便要押送到廷尉那里,由那些见过范贾的人,一一辨认。

此时魏冉正在司马错帐下为将,一听说芈月中毒之事,便自请效力,率人冲入那范贾所居的商肆之内,不想却已是人去楼空。他只得自己再带了人,在咸阳街市一家家搜查过来。

正在此时,有军卒跑过来找魏冉,说是已经在城门口抓到范贾了。魏冉大喜,便要去城门口押解那范贾。

原来各处城门,今日已经抓了几十名符合范贾相貌特征之人。大部分人畏于秦法,只能自认倒霉,老实被拿,只希望廷尉府能够审辨明白,得以脱身。不想中间却有数人拒捕,当下就被抓获,其中一人被认出正是范贾。

消息报到宫中,缪监忙去回报秦王驷。

此时秦王驷正在常宁殿中。因芈月仍然昏迷不醒,且今日已是第二日了,离李醯所说的时限越来越近,秦王驷心中不安,下了朝便去守着芈月。

虽然暂时没有找到解毒之药,但女医挚依旧每日施针,李醯亦开出缓解毒性之药。只是芈月病势越发沉重,这日连药也喝不进了。嬴稷不肯吃饭,也不肯好生睡觉,只是担忧地牵着母亲的手,吧嗒吧嗒地掉着眼泪。他只知道母亲病了,可能快要死了,却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恐惧着失去母亲后未知的一切,又恨不得一夕间长大,拥有移山倒海、号令天下的力量,能永远永远地保护母亲。

秦王驷走进来的时候,嬴稷正趴在芈月榻边睡着。见秦王驷进来,侍女连忙上前,轻手轻脚托起他的小身子,把他抱去休息。秦王驷近前,只见芈月的嘴紧紧闭着,女萝和薜荔两人一齐动手,一人扶着她,一人喂药,虽勉强将药灌入她的口中,但药液很快涌出,沿着芈月的嘴角流到枕头和被子上。

秦王驷看不下去了,上前沉声道:“让寡人来。”女萝等连忙让开。秦王驷将芈月抱起来,让她斜躺着倚靠在他怀中,舀了一汤匙的药汤喂入她口中,在芈月耳边低声道:“季芈,寡人命令你,把药喝下去。你不是一向都努力活着吗?这次,你也一定要努力活下去!”

芈月似乎听到了他的话,这一次,口中的药没有涌出来。秦王驷满意地笑了一笑,又继续喂了两口,不料芈月忽然一咳,将方才喂入的药全部咳了出来。

女萝大惊,连忙拿着手帕擦拭道:“大王恕罪,大王———”

秦王驷摆摆手,自己擦了一下胸口的药汁,看着昏迷不醒的芈月,心中甚是怜惜。他轻抚着芈月的脸,道:“季芈,你不是说过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要活下去吗?为什么你现在躺在这里,一动不动?你的活力哪儿去了,你的聪明哪儿去了?”他说到这里,顿住了,没有再说下去,心中默默道:季芈,你如今躺在这里,什么都不知道,更不晓得寡人的担忧、寡人的心痛。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救醒你?到底是谁在利用你对亲情的执念害你?你不顾一切地想得到和氏璧,是因为你曾经得到的爱是独一无二的,是毫无保留的吗?寡人要如何才能得到你全心全意的对待,有朝一日能让你为了保留一份你我之间的纪念而不顾生死?

他沉默着,众人也不敢上前,只屏气侍立一边。

过了好一会儿,便见缪监匆匆进来:“大王———”

秦王驷将芈月交给女萝,自己站起来道:“发现什么了?”

缪监行了一礼:“那个卖和氏璧的商人已经抓回来了。”

秦王驷看到他的神情就明白了三分:“没有找到解药?”见缪监有些犹豫,秦王驷看了看昏迷着的芈月,摆手道:“出去说。”

说着,便率先走了出去,缪监连忙跟上。

秦王驷步入庭院。时值秋天,院中一株老银杏树叶落满地。他踩着遍地的银杏叶子,慢慢踱着,道:“问出什么来了?”

缪监恭敬道:“此事果然背后有人作祟。那范贾招供,和氏璧早就被人买下,却叫他继续叫卖甚至抬高价格,直至千金。”

秦王驷道:“可查出是什么人在背后操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