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150章 心未平(二)

蒋胜男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芈月冷淡地道:“我明白,也多谢唐姊姊替我周全。”

唐夫人道:“妹妹明白就好。大王为妹妹着想得如此周到,妹妹一时不能明白,拌个嘴儿,回头向大王陪个不是也就罢了。”

芈月摇头,眼睛夺眶而出,哽咽道:“唐姊姊,你不明白,不是这么简单。我也不是为这个而哭。”

唐夫人挥了挥手,令缪辛退下,这才坐到芈月身边,叹息道:“我怎么不明白啊,我是再明白不过了。妹妹,你生了儿子,心里头自然对大王更亲近了也更依赖了,女人都是这样,真心待一个男人了,就会少了许多畏惧和戒防,原来不敢想不敢提的事,现在就忍不住想再索取些,想试试看一个男人会待你是不是更好一些。”

芈月脸色一变:“阿姊!”唐夫人这话,正中她的心事,倒教她一时无言以对。

唐夫人劝慰道:“妹妹,我知道你心里委屈,可是再委屈又能如何呢,我们毕竟是妾妇之身。在大王的心中,国事才是大事,后宫的事再大,都是小事。后宫的女人再委屈,都只是她自己心里想不开,难道还要大王为后宫几个女人的争执去主持公道吗?你看大王派来了跟在身边多年的缪辛,为你挡住宫里的诸般乱事,这份体贴是宫里谁都没有的,你如何不懂呢?”

芈月道:“阿姊,你别说了.”

唐夫人轻叹道:“说白了,我们这些人再委屈,你想想庸夫人,谁有她的委屈大……”

芈月怔住:“庸夫人……”

唐夫人自悔失言,连忙改口道:“好妹妹,你如今在病中,心绪不宁,纵然有一二违逆之言,我想大王也不会放在心上的。你只管安心养病,养好了病,才有大王更多的宠爱,再为大王生下公子,这位份也是迟早的事啊。”

芈月苦笑一声道:“阿姊,谢谢你,我累了!”

唐夫人轻叹一声,吩咐随后进来的女萝道:“好好照顾芈八子。”

女萝道:“是。”

见唐夫人出去以后,女萝扶着芈月躺下,劝道:“季芈,上次的风波未平,您又何必再和大王发生争执。”

芈月轻叹一声道:“不错,就是上次的风波未平。大王、我、唐夫人,都在努力回避提起这件事,可终究还是耿耿于怀。”

女萝吃了一惊道:“可是……”

芈月道:“他的心内有火,我的心内有火,唐夫人更是心里明白,才借位份的事来劝我。”

女萝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芈月道:“只能等。”

秦王驷怒气冲冲地走过秦宫宫道,缪监不明其意,连忙率人跟上。

秦宫马场,秦王驷策马飞奔,心中狂乱的情绪,却无法按捺。刚才的脱口而出,令他简直不能置信,这是自己说出来的话。

他想,我竟然说出这么荒唐的话来,当真是可耻,可笑!就算她去见黄歇又能如何,我特意安排了他们相见,也听到了她的真心话。难道我心里,竟还不曾放下这件事,否则那句话如何会脱口而出?难道我心中,不是把黄歇视为国士,竟是耿耿于怀在季芈的心中谁更重要?难道我竟也如妇人一般,纠缠这些情情爱爱的分毫差别?

他心神混乱中,忽然马一声长嘶立马,秦王驷竟然跌落马下。

缪监大惊驰马上前道:“大王,您没事吧……”

秦王驷早已经身手利落地站起,沉声道:“没事。”

承明殿,秦王驷批阅简牍。

缪监道:“大王,今夜驾临何处?”

秦王驷头也不抬道:“你不看寡人正忙着。”

缪监应了一声道:“是。”

缪监悄悄退后,向门口的小内侍摆摆手。

小内侍正要退出。

秦王驷忽然停下手,沉默片刻道:“宣卫良人。”

接下来的日子,秦王驷似变了一个人,他对后宫从来是懒得费心思的,若是喜欢了谁,十天半个月甚至更久,便是召幸一人,要么甚至数日不召专心政务,也是有的,可如今倒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六宫妃嫔,雨露均沾。

常宁殿内,唐夫人一脸忧色地看着芈月道:“妹妹,你倒说话啊?”

芈月勉强一笑道:“说什么呢?”

唐夫人道:“如今你的身子已经调养好了,我也帮你禀上去了。可大王却迟迟不召见你,也不派人问候,再这样下去,你失去了君王宠爱,可怎么办呢?你跟大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你去赔个礼,认个错也就罢了,这么拗着,吃亏的可是你自己。”

恩 en 京 jing 的 de书 shu 房 fang= Ww w *E n J i n G * co m

芈月摇头道:“阿姊,并没有什么事。”

唐夫人摇摇头,叹气道:“好,我管不了你,也拿你没办法。”

见唐夫人离开,女医挚忍不住道:“季芈,唐夫人说得有道理,您好歹不为自己想,也为小公子着想。”

芈月佯笑的表情收起,面露茫然道:“医挚,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也没有办法啊!”

女医挚关切地道:“到底怎么了?就象唐夫人说的,不管谁对谁错,他总归是大王,您总归是妃嫔,您去低个头,认个罪也就罢了。”

芈月叹息道:“问题是,我不能低这个头,请这个罪。”

女医挚道:“为何?”

芈月长叹一声道:“是大王失口说错了话。”

女医挚诧异道:“大王怎么会说错话呢?”

芈月无奈地道:“是啊,大王怎么会说错话呢,他说的话永远是对的,如果不对也要变成对。所以,我只能避开他,让他淡忘,免得让他看到我,会让那句错的话变成对的事。”

女医挚摇头道:“我不明白。”

芈月道:“现在的困局是,我不能做任何事,甚至不能去澄清。越澄清就越显得我着急,越澄清就会越让他恼羞成怒。

女医挚道:“那怎么办呢?”

芈月道:“所以,唯有用时间让他把这件事淡忘了。”

女医挚急了,道:“那怎么行,要知道疏而生远。这宫中人人唯恐大王记不得她们,您倒要让大王忘记了您。更何况,被君王淡忘的人,在宫里的日子可不好过。”压低了声音道:“你看唐夫人,还有樊少使,在这宫里活得都没有人感觉到她们的存在了……”

芈月道:“医挚,有些事,我们只能等。”

女医挚茫然地:“等……”

天气渐渐炎热了,夜晚的蝉声叫个不停。

芈月为摇篮中的婴儿打着扇子,薜荔也在挥汗如雨地为她打着扇子,叹道:“这宫中之人,真是势利无情。见大王不宠幸季芈了,就一个个敢怠慢起来,整个六月里连冰都不供了。”

芈月亦道:“今年的夏天也热得格外奇怪,天时不正必误农时,农时若误而又将会有战争。”

薜荔道:“哎呀,季芈,这远到天边的事儿,可同您没关系。倒要看看如今这局面如何破?”

芈月道:“别说了,我如今什么都不想,就盼着我儿能够平平安安地长大罢了。”

不想睡到半夜,婴儿的啼声闹得不停,小宫女忙来报知:“季芈,季芈,不好了。”

漆黑的房间,灯亮起来,女萝披着衣服从下首席子上爬起来,点了灯,上前扶起芈月。

芈月惊问道:“怎么回事?”

女萝去打开门,小宫女进来跪在地上道:“季芈不好了,小公子忽然又吐又泻,浑身发热。”

芈月大惊,披衣起来道:“快带我去看看。”她带着女萝和小宫女匆匆走过长廊,走进婴儿房,见乳母正抱着婴儿满头大汗地哄着。

芈月道:“把孩子抱给我。”

婴儿在芈月的怀中,哭得声音都嘶哑了,芈月心疼地抱着婴儿道:“稷,稷,你怎么样,你难受吗,娘应该怎么办啊!”

女萝道:“季芈,得赶紧去请太医。”

芈月道:“好,你赶紧去请医挚过来。”

女萝刚要出去,芈月却忽然道:“等一下。”

女萝停住,芈月犹豫了一下,又道:“叫缪辛,去禀报大王,说子稷得了急症。”

女萝喜而泣道:“是,季芈,您终于想通了。”

芈月什么也没说,只是抱紧了婴儿。

这一夜,秦王驷正于椒房殿王后之处安歇,却被半夜惊醒,坐起身来道:“何事?”

缪监站在屏风外恭敬地道:“芈八子差人来报,公子稷忽然得了急症,请大王示下。”

秦王驷坐起披衣道:“子稷?寡人这就过去。”

芈姝夜半惊醒,听到此事,不悦地道:“大王,不过是小儿之症,差太医过去就行了。大王又不是御医,去了又能有何用。”

秦王驷沉着脸推开她走出屏风外,叫道:“来人。”缪监和缪辛上来为秦王驷穿衣,秦王驷边系带子边匆匆而去。

芈姝恨恨地捶了一下枕头,玳瑁见秦王驷去了,忙进来道:“王后可否受惊?”

芈姝怒声道:“你是死人吗,这点小事也让他们惊动大王?”

玳瑁为难地道:“若是别人,老奴挡下也就是了。可季芈上次出了那件事,这次老奴就更不能挡了。再说,还有缪监那个老狐狸在,老奴实在挡不住啊。”

芈姝道:“一个小儿急症,就能把大王从王后的床上叫走?宫中这么多妃嫔有孩子,将来都有样学样,以后还了得?”

玳瑁道:“王后,要不然您也更衣过去看看吧。”

芈姝道:“你昏了头了,她半夜扰了我,叫走大王,还要我去看她?她也配?”

玳瑁道:“王后,正因为如此,才显得您有母后懿范啊,而且还可以看看她是真否的有事,若是拿着孩子来争宠,正可以就此揭穿她。”

芈姝来了兴趣,掀被就要起来道:“来人,给我更衣。”

玳瑁连忙捧了衣服上前道:“再有,她上次生育时的事大王虽然没有追究,可心里毕竟有芥蒂,王后这一去,也把大王心里那点芥蒂给掩过去了。”

芈姝没有伸手去穿衣,玳瑁愣了一下,道:“王后。”

芈姝气愤地将衣服丢在地下踩了几脚:“不去,不去,我不去,什么抓她的错?她这人哪有错等着给我们去抓,你分明就是哄我过去给她讨好,滚出去。”

玳瑁想说什么,看着芈姝怒气冲冲地样子,只得咽下话,收起衣服退出去。

秦王驷匆匆而入常宁殿西殿,问道:“子稷呢,怎么样了?”

芈月抱着婴儿神情凄惶,看上去楚楚可怜,听到声音像是不能置信地抬头,看到秦王驷后两行眼泪落了下来:“大王,您、您真的来了?“

秦王驷心生怜惜:“你怎么搞的,不是说病好了吗,怎么比病中还憔悴?”

芈月将婴儿递过去道:“大王,您看看稷,看看稷……他这是怎么了?”

秦王驷接过婴儿,婴儿啼哭不止。

芈月惊惶地道:“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又吐又泻……”

秦王驷摸了摸婴儿的额头,又按了按肚子,还看了看眼睑和舌头,安慰道:“应该不会是什么大症候,不是中暑就是着凉。”

芈月诧异:“大王,您也懂医?”

秦王驷笑道:“行军作战,什么情况都会遇到,一点起码的医道要懂。况且,寡人也有过这么多的孩子,一些小儿常见症状也是遇上过的。”

芈月道:“大王您真是什么都懂。妾身、妾身一看到子稷生病,就方寸俱乱……”

秦王驷道:“你们女人自然是不明白这些事情。”

芈月仰慕信赖地看着秦王驷:“有大王在,妾身就放心了。”

此时女医挚也匆匆赶来秦王驷把婴儿交给她道:“快来看看子稷怎么样了。”

女医挚也象秦王驷一样察看以后又诊了脉,道:“小公子是中暑了。”

秦王驷有些诧异:“中暑?”他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冰鉴,问道:“难道子稷这里没有送冰吗?”

芈月隐忍地道:“大王,都是妾身的错,就不必再问其他了。”

秦王驷嗯了一声,看着芈月没有趁机告状,有些意外。

缪监站在门外听到了,轻声走到院中吩咐道:“快去取冰来,大王今夜看来要在此处歇息。”

小内侍道:“是。”

新加的冰放入了冰鉴中,散发着凉气。秦王驷和芈月坐在摇篮前,看护婴儿。见芈月额头都是汗,递给手帕,芈月接过,眼神复杂地看秦王驷一眼道:“多谢大王。”

秦王驷无奈地叹息一声道:“你总是太倔强。”

芈月道:“妾身向来都是不聪明的。”

秦王驷轻叹一声道:“你啊!”

芈月道:“妾身虽是弱质女流,却有一些不合时宜的脾气,这也是父母所生的脾气,无可奈何。妾身知道这样的脾气,注定是不讨人喜欢,要撞得头破血流……”

见芈月哽咽,秦王驷不禁伸出手去为她拭泪道:“傻丫头。”

芈月哭着扑倒在秦王驷的怀中:“我后悔了,我早就后悔了,我想你,可我不知道怎么开口迈出这一步来。我才不在乎什么名份,我只是在乎在你心里我算什么,我只是太委屈了……”

秦王驷轻抚着芈月的头发道:“寡人知道,我知道……”

芈月伏在秦王驷怀中低声哭泣。

婴儿的哭声忽然响起,打断两人的抒情,芈月哭声停住,两人彼此对望,有些不好意思和尴尬。

芈月抱起婴儿轻声哄劝着,秦王驷将她拥入怀中,一家三口格外温馨。

清晨,秦王驷走了,但见外头掖庭令派人,将甜瓜冰块等物流水般地送上来。

薜荔带着得意和不屑,道:“哼,看季芈重获宠爱,这些势利之人就见风使舵,上来奉承了。”

芈月神情淡漠,轻摇扇子:“薜荔,你要记住,得意时休燥,失意时休怨。”

女萝见芈月神情不悦,挥手令众人退出,轻声问:“季芈已经重获大王宠爱,为什么还是不高兴?”

芈月有些自厌地:“我为什么要高兴?为求这一份男人的宠爱,去算计、去扭曲心志、去委曲求全,连子稷的病也要成为手段,我的面目有多可憎、多可怜?”

女萝劝道:“季芈,这满宫里谁不是这样,要说手段算计,您能有多少手段算计。再说从前……”

芈月冷笑道:“从前?从前我可以安慰自己,说那是为了救小冉,是为了生存,可我现在……”

女萝劝道:“季芈,莫说是宫中,天底下的女人,难道不都要讨好夫君吗,不是为了母族,就是为了地位,或者是为了儿女,或者是为了情爱。男人只有一个,女人却有很多,不争不抢,难道还坐等天下掉下来,或者神灵开眼吗?”

芈月沉思。

女萝悄悄退下。

可是她方才的话,却在芈月耳边久久回响,为了母族?为了地位?为了儿女?为了情爱?

她为了什么?母族没有用,地位她不在乎,难道能说,完全是为了儿女吗?

想到这里,她忽然惊愕不已。

难道,我真的对大王产生了情爱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