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141章 生与死(二)

蒋胜男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玳瑁一脸的肃杀,压低了声音威喝道:“你这贱婢好大的胆子,大半夜吵吵嚷嚷,王后和小公子睡着了,你们有几个脑袋,敢吵醒主子?”

薜荔跪扑到玳瑁脚下,她已经满面都是泪水和汗水,连头发都是湿的,整个人也显得已经有些疯狂了。她嘶哑着声音道:“傅姆、傅姆,不好了,求您去通报王后,芈八子难产了,让王后快派太医去救命啊……”

“住口,”玳瑁厉声低喝:“胡说,芈八子产期未到,怎么会……”

“早产——”薜荔疯狂地大叫:“是早产,是早产。”

“你疯魔了吗?”玳瑁厌恶地指着薜荔道:“一会儿说难产,一会儿说早产,语无伦次。惊扰了主子,你罪莫大焉!”

薜荔见她如此作态,愤恨地尖叫道:“芈八子是早产,也是难产。她吃了今晚的药以后来就开始腹疼早产,女医挚早上出宫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是不是出事了?傅姆,王后可是向大王担保来照顾芈八子的——”

她的声音又尖又利,划破夜空,椒房殿里面顿时多了一阵细微的骚动。

恩^京^de书^房 🐪 w w w*EnJi nG*c o m *

不想薜荔如此决绝的呼叫,换来的只是玳瑁轻描淡写道:“哦,知道了。”说罢,便拂了指衣袖,转身就要入内。

薜荔见状,一咬牙扑过去,死死拉住玳瑁的双腿嘶声叫道:“傅姆你不能走,芈八子快没命了。”

玳瑁冷冰冰道:“你一个小丫头不懂事,女人生孩子,痛个两三天也是常事儿,放心等明天王后起来了,我自会禀报王后,王后便会宣太医来。”

薜荔尖叫道:“不行啊,今晚芈八子就危险了,不能等到明天。”

玳瑁用力将薜荔踢开道:“哼,蠢货,你听不懂人话吗?太医在宫外,深更半夜的上哪儿找太医去啊。王后和公子还睡着,你敢去吵醒他们吗?”

薜荔大叫道:“我敢,我便敢——”说着尖声大叫起来:“王后,王后——”

玳瑁大怒,一把抓住薜荔就左右开弓一顿掌捆后才把她扔开,道:“来人,把她捆起来,塞上她的嘴,等天亮了再说。”

薜荔似乎明白了什么,豁出性命般大叫道:“玳瑁,你们要害芈八子,给她下药,让女医挚回不了宫,现在又想灭我的口……”

玳瑁气极败坏地道:“塞上她的嘴,塞上她的嘴,给我打……”

就在此时,忽然夜空中传来一阵儿啼之声,却是公子荡也被这阵吵嚷惊醒了,大哭起来。

玳瑁大急,知道公子荡若是醒来,芈姝亦是会惊醒,当下必得进去好好安抚才是,便指了薜荔道:“快将她捆起来,堵了她的嘴……”又指挥着:“关了宫门,任何人叫也不许开。”便匆匆转身入内安抚芈姝母子去了。

可怜薜荔只叫得两声,便被打捆了起来,堵上了嘴,关在了耳房中。

见玳瑁匆匆回转,椒房殿几处灯火顿时就灭了,黑暗中也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门后,兴奋地瞧着这一切,却都无人开门,无人出声。

蕙院中的芈月已经痛得几次昏厥过去,女萝见薜荔去了甚久,毫无回音,甚至连原来远远传来的叫声和宫中的骚动之声也没有了,心知不妙。眼看芈月痛苦,自己却毫无办法,欲要再去寻人相救,无奈是此刻芈月身边可靠之人只有自己,余者只剩下那个女医挚的侍女,年纪既小,又不聪明,更不知来历,只能够催着她烧水端物,自己却是再不敢离开芈月一步。

眼看着芈月的叫声越来越低,流的血越来越多,握着的手也越来越冷,她心中的绝望也是越来越深。

刹那间把前因后果,俱想了个明白。

三日前,秦王驷率文武群臣,出城到东郊春祭,这想来便是她们准备好的下手之机了。将女医挚支使出去,困在宫外无法回来,然后在芈月的药中渗入催产伤胎之药,让她提前早产催产,教她无处求授,无人相助,便要一命呜呼。

待得秦王驷回宫,也只推说芈月早产,妇人产育意外甚多,芈月一死,又有谁会来替她追究这碗有问题的药,去追究女医挚不能回宫的原因呢。就算有她、有薜荔为芈月不平,她们亦不过只是两个人微言轻的女奴罢了,又有何用。

女萝握着芈月的心,低低哭泣:“芈八子,您若有事,奴婢与薜荔无能,不能救你,只能随您而去了。”

芈月从一阵又一阵痛苦的间隙,听得到薜荔和女萝的对话,听得到这一夜的种种变化,看着女萝绝望的哭泣,她自一阵痛苦的间隙中,勉强提起一点力气,轻轻捏了捏与女萝相握的手,轻轻道:“女萝——”

女萝扬起满是泪水的脸,强笑着安慰道:“季芈,没事的,薜荔已经去椒房殿了,太医马上就能来,您放心,您必是无事的。”

芈月勉强笑了一笑,她的唇白得如素帛一样,已经一点血色也没有了,声音也是细若蚊声:“女萝,你放心,我能活下去,我从小就命大——我不会死,你们也不会死的——”

女萝哽咽地点头:“是,季芈,您一定吉人天相,必能逢凶化吉,必能……”

她再也说不下去了,只能强笑着对着芈月连连点头,仿佛这样就可以给对方力量,让对方支撑下去似的。

就在她越来越绝望的时候,忽然外头一声喧闹,由远至近,女萝诧异地站起身来,便见出门去提水的小侍女连滚带爬地进来,伏在地上,指着外面结结巴巴地道:“大王、大王来了——”

女萝惊骇之至,大王明明在东郊春祭,要十日后才能回宫,此时已经夜深,城门宫门俱已经关闭多时,大王如何会在此时来到此时。

当下也不及细思,忙带着那个小侍女迎了上前,才走出廊下,便见缪监带着女医挚已经匆匆进了蕙院,不及女萝开口,便见缪监劈头问:“芈八子如何了?”

女萝结结巴巴地带着哭腔道:“芈八子早产、难产,如今已经……”

缪监也不理她,只将手一挥,女医挚已经匆匆朝内而行,走到女萝身边,拉住她道:“随我进来,我还要问你。”一边又对那小侍女道:“去取我医箱来。”

女萝摸不着头脑地被女医挚拉进内室,此时芈月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闭着断续地发出呻吟。女医挚急忙上前,按着芈月的脉诊了一下,又掀起她的裙子看了看下身,一边急道:“将我医箱中的银针取来,赶紧将我备好的助产药、止血药熬好。”

那小女侍虽然处事反应不甚聪明,但却是跟在女医挚身边亦有时日,见了女医挚一声吩咐,顿时整个人都利落起来,此时已经背着药箱飞奔而入,跪在女医挚身边打开药箱取出银针呈上。

女医挚取银针,飞快地扎入芈月人中、眉心、涌泉、百会、隐白诸穴……女萝紧张地看着女医挚施针,但见芈月头上扎了数根银针,有些针甚至整寸入体,明晃晃地甚是骇人。女医挚捻动银针,过了片刻,却见已经昏迷的芈月微微睁开眼睛,发出一声呻吟。

女医挚却已经是满头大汗,强笑着对芈月道:“九公主,医挚回来了,你不会有事的,你听我的话,提起劲来,咱们还要把小公子生下来呢……”

芈月眼神涣散,好一会儿,才似乎意识渐渐回拢,看到了女医挚,她艰难地微笑了一下,道:“医挚,这回我怕熬不过去啦!”

女医挚道:“别说傻话,九公主,您是少司命庇佑之人,一定能撑下去的。”

芈月强笑了一下,道:“我也想撑下去,我还有许多事没做,我真不甘心啊,可是我撑不下去了,太累了,太累了……”

她轻轻地说着,越说越慢,声音也渐渐地低了下去。

女医挚见状,再看手中的脉息亦是渐渐弱了下去,心一狠,伏到芈月的耳边压低了声音道:“季芈,你要活下去,公子歇在等着你,你死了,他怎么办?”

听了这话,眼睛已经渐渐合上的芈月忽然瞪大了眼睛,一把抓住了女医挚嘶声道:“你说什么,公子歇,他没死?”只是她此时实在太过脆弱,声音也是低不可闻。

女医挚含泪用力道:“是,他没死,他在宫外。”

芈月心中一痛,只觉得腹中收缩,用力一挣,那失去的力气,竟是又回来几分,正在助她推按腹部的女萝一声惊呼:“看到头了,看到头了。”

女医挚一喜,又换了针,再刺合谷穴,直刺将近一寸,轻轻捻转。几针下来,芈月亦是勉强挣动了一下,孩子又出来了一点,但就在最关键的时刻,她却是力气尽泄,这口气一松,本来已经出到一半的孩子又往回缩了几分。

女医挚一阵惊呼,但此叶连最后一丝力气也已经耗尽了,再无法用力。

女医挚伏在芈月的耳边焦急地喊着:“九公主,你要醒过来,你要活下去,要活着把孩子生下来,要活着才能再见到公子歇,要活着才能不叫那些害你的人得意。”

芈月喘了好几下,才吃力地问:“你、你说什么?”

女医挚伏在她的耳边,低低地说:“我在宫外遇到伏击,幸遇公子歇相救,在他的相助下夜闯东郊行宫,大王为了您连夜入城进宫。季芈,有人想要你死,可更多的人为了你而努力,你千万不可自己放弃……”

却原来女医挚采药途中被人所劫,醒来发现自己在一所地窖之中,四面漆黑,怎么呼唤也是无人理会,她预感到芈月可能会出事,正自焦灼之时。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正当她觉得口渴腹饥到快支撑不住的时候,忽然间头顶一片光亮,耳中听到黄歇的声音在唤她。

她惊喜交加,从黄歇放下的梯子爬出地窖,看到上面已经是一地死尸。却原来黄歇久候她不至,恐其出事,便与赤虎一起出城去寻她。赤虎又不知从何处弄来一条细犬,在草丛中发现了女医挚的药筐,在那细犬寻踪指引下,找到一处农庄,这才救出了女医挚。

待听得女医挚说起秦王出城春祭,芈月即将临盆,恐伏击她的人亦是为此而来,黄歇大惊,急忙带上女医挚欲赶回城去。奈何此时已经天黑,不论城门宫门,必是已经关了。正思无计之时,黄歇便问女医挚可敢冒一死,女医挚明白他的意思,咬牙答应。黄歇便护着女医挚驱马绕了城外半圈,从西门转奔东郊行宫,直闯禁宫。

幸得女医挚持了出宫令符,言说宫中出了急事,要见缪监,守卫不敢擅专,悄悄通知缪监。此时秦王驷已经睡下,缪监也正要入睡,听到回禀,匆匆出去见了女医挚,听了回禀,大吃一惊,当下急忙去叫醒秦王驷,禀告此事,秦王驷当即下令,连夜自东郊赶回城中,叫开城门、宫门,直入蕙院。

女医挚见说了方才之言后,芈月似又焕发了几分生机,正在努力之际,太医李醯也匆忙赶到,一边叫人送上太医院的秘药来帮助芈月提升精气,一边在屏风外指导着女医挚助产。此时缪监也调了三四名服侍过数名妃嫔产育过的产婆进来一起服侍着。

此时因秦王驷回宫,诸宫皆已经知道。

玳瑁因昨夜薜荔来闹了一场,便叫人关了宫门,任何讯息不得进去,因此到天亮才得知讯息,不由大惊,忙叫醒芈姝道:“王后,不好了,大王回宫了。”

芈姝因昨夜公子荡啼哭闹了一场,好不容易哄得孩子睡了,自己亦是刚刚睡着,便被玳瑁推醒,自此没好气,却听得玳瑁此言,惊得顿时清醒过来,诧异地问道:“大王怎么会忽然回宫?”

玳瑁脸涨得通红,却不敢不答,支唔着道:“季芈昨夜早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