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138章 旧事提(一)

蒋胜男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夜雨后,清晨,满园新芳初绽。

秦王驷携着芈月,慢慢走在花园中,指着木芙蓉花道:“下了一夜雨,这木芙蓉花开得更鲜艳夺目了。”

芈月也叹息道:“一分雨露,一分滋长。世间事,莫不如此。”

秦王驷听了这话,以为她因自己怀孕不得承宠而生了嫉意,开玩笑地道:“哦,季芈是想知道寡人的雨露恩泽由何人承幸吗?”

芈月却是对这个话题略沾即走:“大王说笑了,妾身焉敢如何大胆。妾身是前些日子看《商君书》,想到这君恩和利益的事情。”

秦王驷一怔:“哦,你如何想到的?”

芈月笑道:“妾身自怀孕以来,镇日枯坐,闲来无事,便看此书。”

秦王驷有些兴趣上来了:“哦,你看出了什么来?”

芈月想了一想,道:“想商君变法,原为奖励军功,禁止私斗。可如今各封臣权力如故,真正因军功而受勋者势力薄弱,各封臣的封邑之间为了争夺利益的私斗仍然不绝。妾身心中疑惑,若是长此下去,商君之法最根本的实质只怕会无法推行。”

秦王驷微怔,看着芈月好一会儿,才移开目光。他妻妾不少,能够与他一起练兵一起习武者有,能够与他一起赏花吟月者有,可是能够与他谈商君书的,却是不曾有。

恩*京*的*书*房 🌳 ww w_E nJiNg_c o m _

女人的天性,可以有才,可以有性子,可是却当真没有多长,喜欢论政。他长叹一声:“你果然很聪明,一眼就看到了实质,一国之战,需要各封臣出人出物,齐心协力作战,战后共享战利品和土地战俘。商君之法就是要让国君以军功为赏,让这些听从封疆之臣命令的将士们,听从君王的号令,因为君王能够给予他们的,比他们听从封臣效命得到的更多。但是……”

芈月诧异道:“但是什么?”

秦王驷道:“寡人问你,君何以为君?”

芈月一怔,想了想有些不确定地答道:“上天所授,血统所裔,封臣辅弼,将士效命……对吗?”

秦王驷摆了摆手:“你可知周室开国有三千诸侯,如今只得十余国相争霸业,那些被灭掉的数升诸侯,何曾不是上天所授、血统所裔?”

芈月怔了一怔,仔细想了一想,似有所悟:“是啊,莫说中原诸国,便是我楚国立国这数百年,也是灭国无数。”黄国、向国、莒国,甚至庸国,都是在漫漫历史长河中消失了的诸侯啊。

秦王驷看着眼前的小女子,眼神有一丝玩味。他宠幸她、纵容她,只能算是自己政务繁忙之后的闲暇;带着她去看商鞅墓、亦只能算得一时兴起。但眼前的这个小女子,居然会因此,去看那普通女子难以理解的商君书,甚至她真的有所领悟,能够把自己的疑惑和见解向他询问。他忽然生了兴趣,他想知道,对于王图霸业,一个小女子能够知道多少,理解多少,能够走到哪一步去?

这是个很有趣的试验,他想试试。鲁人孔丘说“有教无类”,眼前的这个女子,如一颗未琢的美玉,他想亲手去把她雕琢出来。他之前有过许多的女人,但每个女人不是太没有自我的存在,就是太有自己的心思。而一个既聪明,又不会太有自己想法的小女子,最后能够变成什么样的人呢?

想到这里,他沉吟片刻,解释道:“君之为君,关键不在于血统所裔,而在于封臣辅弼,将士效命。寡人为太子时,之所以反对商君之法,就是因为商君之法侵害封臣之权,稍有错失,就会引起封臣们的反对,最终秦国将会如晋国一样四分五裂。等寡人继位为君,虽然杀商君以平众怒,但坐上这个位置以后,才能真切地感受到商君之法虽然伤封臣,但强君王,兴国家。所以寡人杀其人而不废其法,但商君之法毕竟已经伤到封臣之利,所以寡人继位之始,国中封臣数次动乱,虽然都被压下,但却伤及了国家命脉。”

芈月诧异地道:“妾身听糊涂了,依大王之意,变法是对国家有利,还是对国家有伤?”

秦王驷仰望青天,沉默片刻道:“各国行分封之法至今,到周幽王的时候,已经是害多于利了。但是却没有一个国家有办法摆脱它,以至于争战不止,人人自危。不改分封之法,要么如鲁国等被灭亡的诸国一样,虽然削弱了封臣,但却坏了自身的实力,最终被别国所灭。要么如晋国齐国一样,虽然国势强大,但是强大的却是封臣的权势,最终国家被封臣取代。分封之法,早已经走到了末路,只是列国不敢承认而已。”

芈月似有所悟:“似吴起在楚国变法,李悝在魏国变法,甚至如齐国的稷下学宫等,列国其实都在或多或少地实行变法,只是变法通常一世而斩,人亡政销,无法再继续下去而已。”

秦王驷点头道:“所谓居其位,谋其政,实是不虚。寡人为太子,观的是国内之势。寡人为国君,观的才是天下之事。列国变法,其实是挖掉自己身上的烂肉,切掉自己的残肢,以求新生。但是谁能够真正下定壮士断腕的决心呢?列国撑不过来,最终变法失败,而秦国撑过来了,却也必定要面对元气大伤一场。”

芈月听得暗惊,细思却是越想越是骇异,喃喃地道:“所谓大争之世,虎视之境。若想自己不落入虎狼口中,就得将自己脱胎换骨,撕皮裂肉。想不让别人对自己残忍,唯有先残忍地对待自己。能够撑过对自己的断腕割肉,世间还有何惧之事?所以秦是虎狼之秦,也是新生之国。”

秦王驷点头,赞许地:“能与寡人共观天下者,唯张仪与你季芈了。”

芈月听到这个的评语,心潮澎湃,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欢喜,谦逊地道:“妾身只是旁观者清。”

秦王驷嘿嘿一笑:“嘿嘿,旁观者、旁观者,天底下人人争着入局争胜负,又或者闭起眼睛缩进龟壳做尊王复礼的大头梦,又能有几个旁观者?”

芈月想了想,又问:“大王看那张仪是入局者,还是旁观者?”

秦王驷道:“他曾想作个旁观者,最终却被逼上做了一个入局者。”

芈月轻叹道:“是啊,张仪曾对妾身说,如果不是昭阳险些置他于死地,他还不至于入局。”

秦王驷点头赞道:“当日我入楚,一是达成秦楚联姻,第二便是这张仪入秦,老实说,此二事,不相上下。”

芈月点头,若有所悟:“妾明白了,为什么张仪能够逼走公孙衍。那是因为,大秦已经不需要公孙衍的治国方式,而是需要张仪的策略了。”

秦王驷来了兴趣:“你且说说看?”

芈月肯定地说:“张仪游说分化诸侯有功,得封国相。而大秦借张仪恐吓诸侯,休生养息。”

秦王驷忽然长叹一声,芈月有些惴惴不安:“大王,妾说错了吗?”

秦王驷摇摇头:“不,你说得很对”他长叹道:“变法,乃是逼不得已的自伤自残,想要恢复如初,就得要有足够的时候休生养息。但商君之法想要稳固,却需要发动战争,获得足够的疆土和奴隶,才能兑现对将士军功的赏赐。有了军士的分权,才能消解分封之制。”

芈月心中暗叹,这实是一种悖逆的两极。为了变法的成果,需要对外的作战,而变法带来的创伤,却需要国内的稳定。所以虽然秦王驷杀商鞅而不废变法,但是同旧族封臣们的对抗与妥协中,在国内的稳定需要中,商鞅变法最关键的军功鼓励,却被迟迟不能阅现而推迟了。所以秦国才需要张仪,需要张仪在外交中以恐吓换来利益,换来秦国的休生养息。

秦国所需要的,是时间,为了变法的真正推行,大秦必要再次展开对外作战,但这个时间,却起码得再等上十几年。

秦王驷虽鼓励民间生育有赏,却也得十几年以后,这些初生的孩子才能成为新一代的战士,那时候,或者是下一代的国君,才能够实行开疆拓土,以战养战的国策。

芈月轻抚着自己的腹部,陷入沉思。

秦王驷从她身后搂住她,手覆在她的腹部,轻声道:“给寡人生一个儿子,将来为我大秦征战沙场吧。”

芈月嗔怪:“大王都已经有十几个儿子了,还要儿子?”

秦王驷大笑:“儿子永远不嫌多,越多越好。”他轻抚着芈月的腹部,道:“尤其是这个儿子,有一个聪明的母亲,将来必然是我大秦最出色的公子。季芈,寡人喜欢你,因为你够聪明,寡人跟你说什么你都懂,而且你会自己再去找答案,再去学习。后宫的女子虽多,但是象这样无处不合寡人心思的,却只有你一个。”

芈月握着秦王驷的手,转身面对秦王驷,笑吟吟地:“大王,天下男子虽多,但知我懂我,信我教我的男人,却只有您一个。我但愿这腹中的孩子,能有我夫君的一半,我就心满意足了。”

秦王驷笑道:“一半怎么够,寡人的孩子,必要强爷胜祖,方能扬我大秦霸业。”

两人同时大笑起来。

此刻,远处,芈姝站在廊桥上,远远地看着花园中秦王驷和芈月两人恩爱,脸色僵硬,手指紧紧握住衣袖,咬紧牙关。

芈姝走进椒房殿,便见乳母抱着襁褓中的公子荡迎上来。小婴儿冲着母亲啊啊地叫着,芈姝满脸怒火在看到儿子的时候软化下来,微笑着抱过儿子,逗弄着。

玳瑁跟在她身后进来,窥伺芈姝的神情:“不知王后为何不悦?”

芈姝强笑了笑:“无事。”

玳瑁自然知道她是为何不悦,见状又道:“王后,您看小公子何等天真可爱,就算是为了他,您也得早下决心啊。”

芈姝沉下了脸,把孩子交给乳母,往内室走去,玳瑁忙跟了进去。

芈姝一屁股坐下,见玳瑁一副非说不过的架式,不耐烦地道:“好了,你又想说什么?”

玳瑁一脸忠心耿耿的模样:“王后,您可要以您的母后为鉴啊,当年向氏险些逼得您的母后失去王后之位,险些逼得您的王兄失去太子之位。那季芈象她的母亲一样善于媚惑君王,您可不能心软。”

芈姝心烦意乱地斥道:“你有完没完,总是这么喋喋不休地说这种话,季芈怎么惹你了,你老是看她不顺眼。”

玳瑁咬咬牙,道:“王后,奴婢就实说了吧,若不是您当日阻止,威后是万万不会让那女人活着出宫的。”

芈姝吃惊地问:“为什么?”

玳瑁道:“王后可知,当年先王为何如此宠爱向氏?”

芈姝道:“不是说向氏妖媚吗?”

玳瑁沉重地摇了摇头,道:“不是,是当年向氏怀孕时,天有异象,唐味将军对先王说,‘天现霸星,应在楚宫,当主称霸天下,横扫六国’……”

芈姝一怔,只觉得荒唐可笑:“哈,一个女人,而且还是媵侍生的庶出女,称霸天下,这种话也有人信?”

玳瑁道:“可先王却信了,他自怀孕起,就将向氏移到椒宫,宠爱有加。季芈出生那日,正是王后您的周岁之宴,先王扔下威后和您,就赶去椒宫等着那个孩子的出生。而那个孩子的确诡异,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脱了襁褓只穿着肚兜扔进御河里飘了十余里,居然安然无事,这实在是太过妖孽。所以王后一直防着她,多少次想弄死她,却总有一些阴差阳错的事不能得手。”

芈姝打了个哆嗦,强自镇定地斥道:“这么荒唐的事你们都相信?”

玳瑁见她不信,不得不抛出杀手锏:“王后您可知道七公主为什么会疯掉?”

芈姝一怔:“七阿姊?这事与她又有何关系?”

玳瑁在芈姝的耳边低声道:“七公主一向有野心,图谋秦王后之位……”

芈姝不耐烦地挥挥手:“这事儿我知道,你不必多说了,哼!”

玳瑁双道:“威后知道这件事儿以后,就对七公主说,若她杀了九公主,就满足她的愿望。可您知道吗,就在威后对七公主说完这话以后,没过两天,七公主就疯了!”

芈姝大惊,失声道:“你是说七阿姊是被……”她诧异地看着玳瑁,惊得说不出来话,难道她的意思是,因为芈茵要害芈月,所以反而被某种不知事的力量给暗算了?

芈茵发疯之事,她早就怀疑过楚威后暗中下手,只是毕竟是自己的母亲,为尊者讳,她不敢多想,更不敢多问。如今玳瑁自己把这话说了,倒叫她一时无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