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122章 庸夫人(二)

蒋胜男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孟嬴听到最后一句,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那岂非生不如死。”南子以美貌闻名,她自然知道她是卫灵公夫人,可是卫灵公好男风,她过去却是不知道的。

就听得庸夫人继续道:“南子不但美貌,而且有才情,有能力。她遇上这样的婚姻,自然也是不甘心的。南子嫁到卫国,自然也经历了痛苦和难堪,甚至是绝望。可是最后,南子却得到了卫灵公的愧疚和宠爱,执掌了卫国的国政,甚至拥有了年轻美貌的男子为幸臣……”

孟嬴听到最后,俏脸涨得通红:“母亲,这、这,女儿怕是做不到……”

庸夫人低声道:“我告诉你这个故事,并不是让你也要像南子一样放荡,但是我希望你能像南子一样坚强。这乱世之中,你我身为女子已经是一种不公平,所以我们的心,要变得很刚强。只有拥有足够刚强的心,女人才能经得起一次次伤害而仍然站立不倒。男人的心里,只有利益关系,情爱只不过是一种调剂,他再爱你,你都别相信他会为你放弃利益、改变决定。孩子,虽然你父王的决定不可更改,但我们却可以努力让自己活得更好,教谁也不能折了你的志、你的心。若是命运摆在你面前的是残羹冷炙,你也要把它当成华堂盛宴吃下去。”

庸夫人这话,是对孟嬴说的,可是听在芈月的耳中,却是震撼无比。她倒退一步,倚在宫楼的石壁上,竟是觉得心潮激荡,不能平复。

过去她曾经在无数的困苦境地,无声呐喊,无处求助,无人可诉,甚至找不到一股支持的力量。她迷惘、挫败、激愤,如同一只困兽,只凭着本能挣扎,凭着天生一股不服输的心气,撑过一关又一关,却常常只觉得前途迷茫,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力气撑过下一关。

庸夫人的话,却似乎给她在黑暗中点了一盏灯,虽然不算是足够亮,却让她有了方向,有了力量。

芈月倚在壁上,已经是泪流满面。

同样,倚在嬴夫人身边的孟嬴,也已泪流满面,好一会儿才吃力地道:“我、我……”

庸夫人轻叹:“是,你可以留在这里,可是,我不想你和我一样。我已经拥有过婚姻,拥有过情爱,拥有过至尊之位,也拥有过指点江山的机会。可是你还年轻,你还什么都没有经历过,不能因为一场你觉得不能忍受的婚姻,就此放弃犹未可知的将来。若是这样的话,我宁可你成为南子那样的人,熬过苦难,也收回报酬。”

孟嬴茫然站着,她的脑子里,在这一刻塞进了这么多东西,实在来不及消化,令她无法反应。

庸夫人轻叹一声:“去吧,我的一生已经结束,可你的一生才刚刚开始。”

见孟嬴怔怔地点头,被侍女扶起,走下宫墙,庸夫人转过头去,看着阴影后道:“出来吧。”

芈月从阴影中慢慢走出来,施了一礼:“见过夫人。”

庸夫人道:“你都听到了。”

芈月默然。

庸夫人抬头看着天边,夕阳已经渐渐落下,只剩半天余晖。“秦国历代先君、储君和公子们,死于战场者不知道有多少,而女子别嫁,又何尝不是另一种战场呢。”她看着孟嬴远去的方向,“我们改变不了命运的安排,唯一能改变的只有自己。”

芈月心中积累的话,终于冲口而出:“夫人,大王他真的……可以这么无情吗?”

庸夫人看着芈月,眼中却是一片清冷:“你想要一个君王有什么样的情?周幽王宠褒姒? 还是纣王宠妲己?”

芈月语塞:“我……”

庸夫人摇了摇头:“身为女人,我怨他。可若是跳出这一重身份来看,失去江山的人连性命都保不住,还有什么怨恨可言?”

芈月不禁问:“您既然明白,为什么还要走?”

庸夫人冷冷地道:“明白和遵从,是两回事。君行令,臣行意。他保他的江山,我保我的尊严。既然注定不能改变一切,何必曲己从人,让自己不得开心?”

芈月似有所悟,却无言以对,只得退后行了一礼:“夫人大彻大悟,季芈受益良多。”

庸夫人却不回头,只淡淡地道:“非经苦难,不能彻悟。我倒愿你们这些年轻的孩子,一生一世都不要有这种彻悟。”

芈月看着庸夫人,这个经历了世间的大痛之后,却活出了一片新天地的女子。她很想再站在对方的身边,想从她的身上,汲取面对人生的力量,她有许多话想问,可是又觉得,答案已经在自己的心头了。

庸夫人点了点头:“孟嬴刚才下去了,你去陪陪她吧!”

芈月不禁问:“那夫人呢?”

庸夫人道:“我再在此地待一会儿。”

芈月随着白露一步步走下城头,最后回头,但见庸夫人站在墙头负手而立,衣袂飘然,似要随风而去。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天边只余一点残阳如血。

庸夫人独自站着,忽然听得身后一声叹息。

恩~京~の~书~房~w ww - e N J i n G - Co m

庸夫人并不回头,只淡淡地道:“大王来了。”

一个男子高大的身形慢慢拾阶而上,出现在城楼之上。他走到庸夫人身后,抚上她的肩头,轻叹:“天黑了,也凉了,你穿得太少。”说着,解下自己身上的披风,披在了庸夫人的肩头。

庸夫人仍未回头,只伸手将系带系好,道:“大王可是为了孟嬴而来?”

秦王驷苦笑:“寡人……”

庸夫人截住了他的话头:“大王不必说了,我已经劝得孟嬴同意出嫁了。”

秦王驷神情阴郁:“如此,寡人在你眼中,更是只知利害的无情之人了吧!”

庸夫人缓缓回头,看着秦王驷的眼神平静无波:“大王说哪里话来?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列国联姻,年貌不相称者常有,孟嬴想通了就好。”

秦王驷不禁脱口问:“那你为何又要离开……”

庸夫人嘴角有一丝似讥似讽的笑容:“大王,说别人容易,落到自己身上就难了。我看得透,却是做不到。天生性情如此,却也是无可奈何。”

秦王驷语塞,好一会儿才叹道:“是啊,天生性情如此,却也是无可奈何。”他和庸夫人的性格,都是太过聪明,看得太明白,而且太过刚强。两人的性格太相像,是最容易合拍的,却也是最容易互相伤害、互不让步的。

夕阳终于在天边一点点地湮没了,月亮冉冉升起。

月光如水,两人沿着宫墙慢慢走着。

庸夫人道:“那个楚国来的小姑娘很难得,她是个有真性情的姑娘,你宫中那些都不如她。”

秦王驷停了一下脚步,扭头对庸夫人道:“宫中烦扰,寡人常想,若有你在,就会清净得多。”

庸夫人却没有停步,慢慢地走到前头去了:“甲之砒霜,乙之蜜糖。我住在这里自在得很,不想再作冯妇。”

秦王驷无奈,跟了上去:“魏氏死后,寡人原想接你回宫,可你却拒绝了。”

庸夫人道:“孟芈家世好,比我更有资格为后,对大王霸业更有用。”

秦王驷忽然问:“你还在怨恨寡人吗?”

庸夫人摇摇头:“我有自知之明,我为人性子又强,脾气又坏,做一个太子妇尚还勉强,一国之后却是不合格的。再说,我现在过得也很好。”

秦王驷苦涩地道:“是吗?”

庸夫人指了指远处的山脉:“去年秋天的时候,山果繁盛,我亲手酿了一些果子酒,给了小芮几坛子。大王若是喜欢,也带上一些尝尝我的手艺吧。”

秦王驷神情有些恍惚:“寡人还记得你第一次酿酒,酿出来比醋还酸,却硬要寡人喝……”他说到这里,不禁失笑,摇了摇头道:“如今可是手艺大有长进了吧。”

庸夫人也笑了:“如今也无人敢硬要大王做什么了。”

秦王驷轻叹:“逝者如斯,寡人如今坐拥江山,却更怀念当初无忧无虑的岁月……”说到此处,不胜唏嘘。

庸夫人亦是默然。过去的岁月,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此时两人相对,亦是无言,最终,只能默默地走一小段路,他还是要回到他的咸阳宫去,做他的君王,而自己,亦仍是在这西郊行宫,过完自己的一生。

芈月走下城头,正要去寻孟嬴,刚转过走廊,却见廊下孟嬴扑在一个青年男子的怀中,又哭又笑地说着。

芈月吃了一惊,那男子却抬头看到了芈月,笑着缓缓推开孟嬴,递上一条绢帕给她擦脸,道:“孟嬴,季芈来了。”

孟嬴忙抬头,见了芈月,破涕为笑:“季芈,你来了。”

芈月细看之下,却认得这人竟是当初她刚入秦国时,在上庸城遇到的士子庸芮,当下惊疑不定,只又看向孟嬴。孟嬴这时候已经擦了泪,情绪也镇定下来,方介绍说:“这是我舅父,庸芮。”

芈月先是一愣,旋即从对方的姓氏上明白过来,当下忙行礼道:“见过庸公子。”

庸芮亦是早一步行礼:“芈八子客气了。”

孟嬴又道:“他虽是我舅父,年纪却也大不了我们几岁,自幼便与我十分熟识,季芈不要见外才是。”

芈月笑道:“我与庸公子也是旧识,不想在此处遇上。”

孟嬴好奇:“咦,你二人如何是旧识?”庸芮便把当初芈月在上庸城的事说了一番,孟嬴这才道:“既然如此,那我先去净面梳洗了。”她有些赧颜,刚才又哭又叫,脸上的妆早花了,幸而都是自己亲近之人,这才无妨,却不好顶着一张糊了的脸站太久,只说了这一句,便匆匆地走了。

看着孟嬴远去,芈月不禁暗叹一声,扭头却见庸芮也是同样神情,两人在此刻心意相通,俱都是一声轻叹。

庸芮问:“季芈在为孟嬴而叹息吗?”

芈月默然,好一会儿,才苦涩地道:“我原只以为,她能够比我的运气好些,没想到,她竟然……”

庸芮苦笑一声:“君王家,唉,君王家!”这一声叹息,无限愤懑,无限感伤。

芈月知道他联想到了庸夫人的一生,而自己又何尝不是想到了自己呢。

两人默默地走在廊下,偶尔一言半语。

庸芮说:“孟嬴之事,宫中只有季芈肯为她悲伤着急,唉,真是多谢季芈了。”

芈月说:“孟嬴一直待我很好,她也是我在宫中唯一的朋友。”

庸芮叹息:“她虽小不了我几岁,却从小一直叫我小舅舅,我也算看着她长大。她今日如此命运,我却无法援手,实在是心疼万分。”

芈月亦叹:“我本以为,庸夫人可能帮到她。唉!”她不欲再说下去,转了话题,“真没想到,庸夫人会是公子的女兄。”

庸芮走着,过了良久,又道:“庸氏家族,也是因为阿姊的事,所以宁可去镇守上庸城,不愿意留在咸阳。”

芈月诧异:“那公子……”

庸芮道:“我当时年纪幼小,族中恐阿姊寂寞,所以送我来陪伴阿姊,孟嬴也经常过来……”

芈月点了点头,又问:“那公子这次来是因为孟嬴吗?”

庸芮摇头:“孟嬴之事,我来了咸阳方知。实不相瞒,我这次上咸阳,是为了运送军粮,也借此来看望阿姊,过几天就要回去了。”

芈月听到“军粮”二字,不禁有些敏感:“军粮? 难道秦楚之间,又要开战吗?”

庸芮笑了,摇头:“不是,若是秦楚之间开战,那军粮就要从咸阳送到上庸城了。”

芈月松了一口气:“那就是别的地方开战了。”却见庸芮沉默不语,芈月感觉到了什么,“怎么,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庸芮却是轻叹一声:“这仗,不能再打下去了。”

芈月内心有些诧异,看了庸芮一眼,想问什么,但终究还是没问出口来。

庸芮眉头深皱,默默地走着,忽然扭头道:“季芈,你与从前不一样了。”

芈月一惊,强笑道:“庸公子,何出此言?”

庸芮摇了摇头:“若是在上庸城,你必要问我什么,何以你今日不问?”

芈月看着庸芮,这个人还是这般书生气十足啊,可是她,已经不是当日的她了。她想了想,还是答道:“庸公子,今时不同往日,我现在对这些,已经没有兴趣了。”

庸芮站住,定定地看着她,忽然叹息一声,拱手道:“是我之错,不应该强求季芈。”

芈月低头:“不,是我之错,是我变了。”

庸芮摇头:“不,你没有变,你对孟嬴的热心,足以证明你没有变。”

芈月眼中一热,侧开头悄悄平复心情,好一会儿才转头道:“多谢庸公子谅解。”

庸芮看着芈月,眼中有着忧色:“宫中人心叵测,连我阿姊这样的人,都不得不远避……季芈,你在宫中,也要小心,休中了别人的圈套。”

芈月点头:“我明白的。庸公子,我也是从宫中出来的人,也见过各种残酷阴谋,并从中活下来了。”

庸芮低头:“是,我交浅言深了。”

芈月朝着庸芮敛袖为谢:“不是这样的,庸公子你能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来,我实在是很感激。”

芈月慢慢走远。庸芮伫立不动,凝视着芈月的背影走远,消失。

芈月走到孟嬴的房间中,推门进来,见孟嬴已经梳洗完毕,也更了一身衣服,此时坐在室内,却看着几案上的一具秦筝发呆。

芈月走到孟嬴的身边坐下,问:“你怎么了? 这具筝是……”

孟嬴轻轻地抚着这具秦筝:“这是母亲送来的。”她露出回忆的神情,轻轻说,“母亲当年最爱这筝,我从小就看着母亲一个人弹着它。母亲说,我远嫁燕国,一定会有许多孤独难熬的时光,她叫我有空抚筝,当可平静心情……”

芈月一惊,拉住孟嬴的手问:“你当真决定,要嫁到燕国去?”

孟嬴的神情似哭似笑:“我决不决定,又能怎样? 父王的决定,谁能违抗? 无非是高兴地接受,还是哭泣着接受罢了。母亲说得对,我还年轻,还有无限的未来。燕王老迈,哼哼,老迈自有老迈的好处,至少,我熬不了几年,就可以解脱了。我毕竟还是秦王之女,我能够活出自己后半生的精彩,是不是?”

芈月抱住孟嬴,将自己的头埋在她的胸前,努力让自己的哽咽声显得正常些:“是,你说得对,你能活出自己后半生的精彩来。孟嬴,我会在远方为你祝福的!”

一行马车,缓缓驰离西郊行宫。

高高的宫城上,庸夫人孤独地站着,俯视马车离去,一声叹息,落于千古尘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