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107章 王后娠(二)

蒋胜男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芈月一怔,她没有想到,张仪早就想得这么周全,这么慷慨。她并不推辞,她欠张仪的,张仪欠她的,并不需要计算得太清楚,有些事,彼此心里知道就行。当下接过木匣打开,取了一份地契,道:“多谢张子。”

张仪问:“你定于何处?”

芈月道:“魏都大梁。”

张仪一怔,击案大笑:“善。”秦有芈姝,齐有芈姮,楚有威后,她既然要避开这些人,自然就不可长居这些地方。当她离开宫廷的时候,魏人便不会再成为她的敌人,魏都大梁,反而成为她最好的栖居之地。何况从大梁到周都洛阳亦是极近,在洛阳观察天下,则是更好的选择。

芈月微笑:“张子如此慷慨,可是哪里发财了?”

张仪道:“你也猜猜看?”

芈月道:“猜不出来。”

张仪道:“往我们都熟悉的地方猜。”

芈月吃惊地道:“楚国? 你又回郢都去了? 那儿你可是满地仇人啊,不是得罪了这个,就是骗了那个。”

张仪道:“哎,当初我张仪是无名游士,自然不敢再入郢都。可我如今是秦国使臣,就算回去,他们也得将我奉若上宾啊。”

芈月道:“你去做什么了?”

张仪道:“劝楚国与齐国断交,与秦国结盟啊。”

芈月吃惊道:“大王能同意?”楚王槐可不是这么容易听从别人的人,况且齐楚联盟已久,又是联姻。纵然秦人娶了芈姝,但终究不如芈姮在齐国更久,更有手腕左右齐政啊。

张仪道:“自然,我说大秦会送他商於之地六百里,他当场就答应了,还怕与齐国断交得不痛快,派了勇士去辱骂齐君。”

芈月抚额道:“那六百里地呢?”

张仪道:“大王给了我一块封地,我给它取了个地名叫六百里。”

芈月道:“那块地有多大?”

张仪笑眯眯地伸出手来比画道:“六里。”

芈月扶着头觉得不能支持了:“大王肯定会发疯的。”

张仪得意地道:“不怕他发疯,就怕他不发疯。他要发疯,就会乱来,他要乱来,就会死得更惨。”

芈月忍不住问:“张仪,你为何要这么做?”

张仪表情忽然凝住,长叹一声道:“为什么?”他忽然伸手打开一张大的羊皮卷,那是一张列国的地图,道:“季芈,你来看。”芈月探头,看着地图,张仪道:“你看到没有,这地图上的国家,在周天子时代,曾经有三千诸侯。自平王东迁以后,大国并吞小国,封臣瓜分大国,甚至臣下夺国篡位。到三家分晋之时,只剩得二十余家诸侯,势力最强者,为秦楚韩赵魏燕齐七家。此后这国与国之间的形势,看似疆域时时在变,但大国对峙之势却僵持不变,已经一百余年。”

芈月看着地图半晌,才说道:“那现在是不是又到了变的时候?”

张仪击案道:“不错。周天子之制,是维持封建之制不变,而在当今之世已经完全不合时宜,所以列国纷纷变法。其中李悝于魏国变法,吴起于楚国变法,申不害于韩国变法,邹忌于齐国变法。你可知这些变法,结果如何?”

芈月低声道:“都没有成功。”

张仪道:“为何不成?”

芈月道:“屈子曾经说过,变法害宗族之权,侵封臣之利,因此变法之臣,不是不得好死,就是妥协退缩了。”

张仪一拍桌子道:“就连秦国的商君变法,也差点人亡法消。列国之中,继任之君无不废新法,复旧法。可只有当今的秦王,杀商君,却仍然推行新法。”他眼中透着狂热的光芒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芈月隐隐有所感觉,不由得问:“意味着什么?”

张仪道:“意味着只有秦国才有可能成为破局之国,改变这天下的运势。”

+恩-京+的+书-房 ·

芈月忍不住道:“那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

张仪握住芈月的手道:“不管什么样的结果,都可以让你我不枉此生,青史留名。”

芈月抽离了自己的手,而张仪仿佛陷入了某种狂乱中,兴奋地走来走去。

张 仪道:“所以我张仪,要做这个推动之人,要成为大秦青史上,最重要的人。”

芈月道:“大秦最后会走向何处?”

张仪道:“不知道。也许如长虹贯日,一气呵成冲天直上,让这个天下为之改变。也许撞得粉身碎骨,我们所有的人都会化为尘灰。但是,大丈夫生则惊天动地,死则轰轰烈烈,绝不可无声无息过此一世。我张仪,要借秦国的风帆,若能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息,则不枉此生,不枉此生! 再疯狂的事,我又何惧去做,再强大的人,我又何惧去得罪他!”

他近乎癫狂地来回走动,忽然停下来直视芈月道:“季芈,你不应该走的,此时此刻你能够在秦国,这是上天赐给你的机会啊。你不可以逃避,不可以放弃。”

芈月看着他的神情,仿佛受到了莫名的影响似的,竟似乎也要与他一起狂热,一起投身这种撼动天下、改变历史的行动之中。

她收敛了心神,站了起来,向张仪行礼,道:“多谢张子。只是,我不过是个小女子而已,这样的江山争霸,非我所能。”

张仪也不说话,只看着她走出去,才微笑道:“你以为你走,便能走得了吗?”

张仪以六百里地为诺,游说楚王与齐国断交。那楚王果然贪图利益,迫不及待地和齐国绝交,之后向张仪索取六百里地。谁知那张仪只给了六里地,还说那块地就叫六百里。楚王恼羞成怒,发兵攻秦。丹阳之战秦军俘楚军统领屈匄和楚将七十多人,斩首八万楚军,楚国还失去了汉中郡。

此事一出,天下震惊。

政治上的格局,也改变着后宫的格局。

披香殿,魏夫人将手中的竹简往下一拍,哈哈大笑道:“天助我也。”

卫良人拾起竹简,看完之后思索片刻才道:“楚国经此一战,在列国面前丢尽了脸。魏阿姊,此事若是运用巧妙,就可以教王后不得翻身,甚至连她腹中的孩子也……”

魏夫人道:“怎么说?”

卫良人附在魏夫人耳边低声说话。

魏夫人大喜,握着卫良人的手道:“妹妹不愧是女中鬼谷,此事若成,必与妹妹同享富贵。”

卫良人低头,掩去眼中异色道:“阿姊,我倚仗阿姊才能够在秦宫立足,这原是我的分内之事。”

魏夫人看着竹简,百感交集道:“我魏国当年本也有争霸之能,只是先王在时,先失卫鞅于秦,又失孙膑于齐,才落得受秦、齐攻击,国势衰落,而我更是因此失了王后之位。列国争霸,一步错,步步皆错,国势一弱,翻身就比登天还难。”

椒房殿外室,芈姝将手中的绢信重重拍在几案上,怒道:“张仪小人,张仪小人,枉我信他,枉我赠他厚礼,竟然如此卑鄙无耻!”

玳瑁道:“王后息怒,事情已经发生,生气也是无济于事。王后怀着身孕,凡事要多为孩子考虑才是。”

芈姝怒冲冲地道:“我如何能息怒! 我为楚国女,嫁入秦国,楚国兴则我地位稳固,楚国弱则我地位不稳。这张仪害我楚国,我岂能容他!”

孟昭氏是昭阳侄女,她比芈姝更着急了解其中的政局变化。依着楚国惯例,如若政局有重大失误,楚王虽然伤了颜面,却还依旧是楚王,但负责国政的令尹却很可能要换人。当下急问道:“王后,这信里说的是什么啊?”

芈姝气得眼睛都红了:“那张仪去了楚国,欺骗我王兄,说是要赠他六百里地,换取楚国和齐国断交。”

孟昭氏吃了一惊,道:“齐乃大国,屈子几次出使齐国,才换得与齐国的结盟,更得齐国愿意拥楚国为合纵长。六国合纵是建立在齐楚联盟之上。

若是齐楚断交,则六国合纵就毁了,我楚国这么多年在列国中发号施令的地位就完了。”

芈姝痛苦道:“可不是,丹阳一战,屈匄大败,我楚国竟失去了汉中郡。”

孟昭氏霍然站起道:“此皆张仪为祸! 此人当初就是个无耻小人,因盗和氏璧被我伯父毒打,此人必是因此而恨上我楚国。王后,此人不除,必将为祸。”

正说话间,阍乙匆匆忙忙地跑进来道:“王后,王后,不好了!”

芈姝道:“怎么?”

阍乙道:“大王今日在朝堂上,新设官位。封张仪为相邦,司马错为将军。”

芈姝转头问孟昭氏道:“这是什么意思?”

孟昭氏道:“公孙衍原为大良造,如同楚国令尹,集军政大权于一身,乃大王之下可以制定法令、号令群臣的至尊之人。可如今权力三分,国政归于相邦,军政归于司马错,大良造的权力,就被架空了。王后,您一定要想办法,万不能任由此佞臣既坏楚国,又坏秦国。”

芈姝看向孟昭氏道:“那怎么办?”

孟昭氏急道:“必须除去张仪。”

玳瑁连忙劝阻道:“王后,不如召季芈一起商议。”

孟昭氏冷冷地道:“玳姑姑太相信季芈了吧,却不晓得季芈与那张仪往来密切……”

芈姝脱口道:“我不信季芈会坐视张仪危害楚国。”

孟昭氏道:“季芈怎会涉及此事……不过,她与张仪交好,必会偏信张仪,袒护张仪。”

芈姝点头道:“不错。”

孟昭氏道:“王后,如今张仪成了相邦,他接下来必会推行以楚国为目标的国策,且会在行动上无所不用其极。若是秦楚交恶,王后您可怎么办啊!”

芈姝道:“不行,我必须去阻止大王。”

孟昭氏道:“不错,王后您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肚子里的小公子着想。若是秦楚交恶,将来想立小公子为太子,必会招致大将的反对。”

芈姝一掌击下道:“我现在就去找大王。”说完带人坐着辇车,直往宣室殿。

见王后辇车到来,缪监忙匆匆从殿中跑出来,赔笑迎上芈姝:“老奴见过王后。”

芈姝道:“让开,我要见大王。”

缪监道:“王后请留步,大王正召见大臣,恐有要事商议。”

芈姝道:“见哪位大臣?”

缪监犹豫道:“这……”

魏夫人的声音从芈姝身后传来道:“王后还是别为难缪监了,大王正在召见相邦张仪,嘉奖备至,如何有空见您呢?”

芈姝猛地转过头来,看到魏夫人笑吟吟地走过来,芈姝怒道:“怎么什么事都有你啊?”

魏夫人道:“大王如今嘉奖了张仪,转眼他就更得宠了。王后嘛,就更奈何他不得了。楚国新败,王后,您就别这个时候进去自找没趣了。”

芈姝被激起怒火,推开缪监,闯进殿去。缪监阻止不及,深深地看了魏夫人一眼,转身追了进去。魏夫人冷笑一声,转身离开。

此时殿内秦王驷正与张仪一起站在几案上,看着地图指点江山,门外却忽然传来缪监的声音:“王后,王后,您不能进去。”

秦王驷眉头一挑,抬起头来,看到芈姝不顾缪监阻拦,已经闯进来了,不悦道:“王后,你来此何事?”

芈姝一眼看到张仪,指着张仪道:“此为何人?”

张仪一揖道:“臣张仪,见过王后。”

芈姝怒气冲冲地一甩袖,怒斥道:“哼,反复无常的奸佞小人,滚开!”秦王驷的脸顿时沉了下来,芈姝却犹未发觉,上前一步,走到秦王驷的几案前絮絮叨叨:“大王,您任这样的小人为相,岂不让列国笑我秦国无人? 岂不让列国以为我秦国也是反复无常、欺诈无信之国?”

秦王驷恼羞成怒,用力一拍几案,喝道:“大胆!”

芈姝怒气冲头,全无畏惧,道:“臣妾说的难道不对吗? 列国之间,以信为本,如此失去信用,将来如何能在列国之中立足? 更会让列国群起排斥秦国,敌视秦国,包围合剿秦国。为图小利而失大义,得不偿失。”

秦王驷凛然而立道:“大秦自立国以来就是在别国的包围合剿之中杀出一片天地来的,大秦从来不惧与天下为敌! 王后,你应该好好闭门反思,怎么样才是一个合格的秦国王后!”

芈姝急怒攻心,道:“大王,难道臣妾如此良言相劝,您竟然执迷不悟吗?”

秦王驷道:“执迷不悟的是你。妇人干政! 王后,你眼中已经没有寡人了吗? 缪监,送王后回宫!”

缪监上前行了一礼道:“王后,老奴送您回宫。”

芈姝用力一挥袖转身欲走:“谁敢动我!”不料她举动过大,一时失去平衡摔倒在地。

缪监吓得赶紧伸手去扶,声音都变了:“王后小心……”

芈姝捂着肚子痛叫:“啊,我肚子好痛……”

秦王驷一把推开缪监,将芈姝抱起,急道:“快叫太医!”

注释

①触蛮之争:出自《庄子·则阳》。蜗牛的两只触角各有一个小国,左为触氏,右为蛮氏,二者因细小的缘故而起争斗。以此讽刺世间为小利而兴的纷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