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78章 秦关道(二)

蒋胜男2016年06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与芈姝相反,芈月却表现出了极强悍的生命力,芈姝吃不下的食物,她吃得下,芈姝要吐出来的时候,她能够掩着自己的嘴,强迫自己把呕吐之意咽下。

甘茂行为无礼的时候,她要出面驳斥;芈姝使性子的时候,还得她出面打圆场。便是本对她不怀好意的玳瑁,因为久长楚宫。虽然擅长勾心斗角是,但这种旅途颠簸竟是比芈姝还不堪承受,尤其是在面对甘茂这种充满了血腥杀气的人面前,素日便是有再厉害的唇舌,也是胆寒畏怯的,有时候勉强说几句,被甘茂一瞪,却是吓得缩了回来。所以许多事情上,还是推了芈月出面应对。

见芈姝和玳瑁两人哭了半日,芈月才递过帕子来,道:“阿姊,先擦擦泪,再撑几日吧,我昨天安营的时候打听过了,照我们这样的行程,再过三四日,便可到上庸城了,进了上庸城,多歇息几天,也可让女医挚为阿姊调养一下身子。

芈姝接过帕子,掩面而哭道:“大王在哪儿,他怎么不管我,任由一个臣子欺辱于我。”

芈月道:“阿姊刚才就应该斥责那甘茂,毕竟您才是王后。”

芈姝胆怯地道:“我、我不敢,那个人太可怕,他一靠近我,我就像闻到了血腥气。”说着又要哭起来。

芈月只得哄着道:“好了好了,我们就要到了,进了上庸城就好过了。”过了上庸城,就马上会到武关城了,到了武关,她的行程也应该结束了吧。

黄歇与她相约武关城,想必小冉也是被他带在身边,只要到了武关城,他们三个人就可以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离了。

恩·京+的+书·房 - e n j i n G - c om

耳边犹听得芈姝还在哭泣道:“我想见大王,大王怎么不来接我……”

芈月看着芈姝,此刻两人快要永远分开了,她素日的娇生惯养蛮横无礼,都不再是缺点,这些年来因为她的母兄所为而对她暗暗怀恨的心思,此时也都没有了。想起来了倒是她这些年来对自己虽有居高临下,但不乏关照;想起来她少女怀春远嫁秦国要受的这番艰辛,想起她得知楚威后要对自己下毒的保护之情……一刹那间,对眼前的女子,也不再有任何怨恨之意,只有怜惜之情。

她伸手抚了抚芈姝,安慰道:“进了上庸城,就是武关,过了武关,就离咸阳很久了。阿姊,你要想一想,你到了咸阳,就能见到大王了,到时候阿姊吃的苦都能得到补偿了。”

玳瑁听到“大王”二字,本能地警惕地望了芈月一眼,欲言又止。

芈姝仿佛得了安慰,脸色渐渐缓了过来,道:“是啊,这种行路之苦,我这辈子真是吃一次也就够了。我真羡慕妹妹你,头两天我什么都吃不下去,那种粗砺的食物就着水囊里的水,你怎么能咽得下去。”

芈月道:“咽不下去也得咽啊,路上的行程都需要体力,不吃哪来的力气坐车呢?”不往前走,又怎么能够见到黄歇呢。

芈姝苦笑道:“我也想啊,可是真咽不下,就是死拼着咽几口下来,也是直往上涌。”

芈月道:“阿姊再熬几天,再熬几天,不用再吃苦啦!”在她的安慰中,芈姝仿佛得到了力量似的,她长长地吁了口气,安静了下来。

终于,车队进入了上庸城。

芈月掀开帘子,看着上庸城的城门,惊喜地转头对芈姝道:“阿姊,上庸城到了。”此时芈姝的脸色已经更加苍白憔悴,她躺在车内勉强笑了一下,声音微弱地道:“到了就好。”

甘茂在城门与卫士交接以后,拨转马头驰到芈姝的马车边,正见芈月掀帘向外,他站在一边,冷眼向内看了一看,一言不发转头就走。

芈月也不理他,只是仰望城门,喃喃地道:“终于到了……”终于到了,到秦国了,只要再过一个城池,她的行程也要结束了。

上庸城并不算大,仅有芈姝等人的马车及侍从随扈约一千人进入,其余人便在城郭安塞。

芈姝等人到了驿馆,这才安顿下来,但驿馆并不算大,且并没有为这么庞大的队伍准备的场所。

芈姝等人由侍女扶着入内之时,芈月与孟昭氏同行,便见驿馆穿堂廊下,驿丞一手拿笔一手拿竹简,站在甘茂面前认真的核对着道:“贵女六位、女御十四位、内臣六位、家眷十人,奴仆四十人,入住驿馆,护卫两伍安营驿馆外,其余人等扎营城中各处……”

这驿丞说得是秦语,芈月只听得了“六、十四”等数字,大约猜得到他说的是人员安置之事,见芈姝已经入内,孟昭氏低声道:“哼,一介小吏也敢对将军和未来的王后诸多为难,秦人真是尊卑不分。”

芈月诧异地看了她一眼,素日在高唐台学艺,孟昭氏与季昭氏形影不离,倒不太出头,不想这次跟着芈姝出嫁,一路上人人都七颠八倒的,倒只有芈月和孟昭氏两个还撑得住,因此有些重要的事务,都由她两人暂时撑着。见孟昭氏这般说,芈月倒叹了口气道:“看来商君之法果然厉害,便是在秦国的边城都得到如此严厉的执行,连甘茂这种桀骜不逊的人都要遵守,果然严整。”

孟昭氏轻哼一声,倒也不再说话,两人走过穿堂,进了内院。这时候诸宫婢侍人都已经是一堆的事情在等候她们吩咐了。

芈月便让孟昭氏去安顿媵女及陪臣之事,她负责照顾芈姝,当下先令人安排,一会儿功夫,便将那间暂居之室,换成了芈姝素日常用的枕席等用具,又烧好了热水,令珍珠等人服侍芈姝沐浴更衣之后,终于安顿下来,便唤来了女医挚来为芈姝诊脉。

此时玳瑁也已经沐浴毕,便来接手,芈月也乘机去沐浴更衣,又用了一顿膳食,这才回到芈姝房中,却见廊下跪着一个侍女,玳瑁在门口正焦急地探望,见了她以后,忙喜道:“九公主来了。”说着忙站起来,亲手将她扶进室内。

芈月从来未曾见过这个恶奴给过她如此真切的、殷勤的笑容,心知这般作态,必是不怀好意,当下也笑道:“傅姆辛苦,”又转而问女医挚:“医挚,阿姊怎么了?”

女医挚跪坐在芈姝身边,芈姝昏昏沉沉地睡着,她缓缓膝行向后,站了起来,拉着两人到了廊下,才叹了一口气道:“八公主不甚好。”

芈月一惊:“怎么,不就是水土不服吗?”她看了玳瑁一眼:“初时傅姆的脸色比八公主还差呢,如今沐浴用膳之后,不也已经好多了吗?”

女医挚叹道:“是啊,本以为大家都是一样,无非是几日水米不曾存下肚,全都吐光了。若喝上几日的米汤调理肠胃,再吃些肉糜补益身体即可。只是……”

玳瑁抹泪道:“大家用了米汤,皆是好的,可谁知八公主用了米汤,居然上吐下泄不止……”

芈月诧异道:“这是怎么回事?”

女医挚道:“我恐是八公主沿途用了什么不洁之物,这是痢症,此症最为危险,若是处理不好,就会转成重症,甚至危及性命。”

芈月便问:“那医挚有何办法?”

女医挚道:“我刚才已经为八公主行针砭之术,再开了个药方,若是连吃五天,或可缓解。”

芈月问:“药呢?”

玳瑁道:“我已经令珍珠去抓药了,可是,这贱婢却无用之至,竟然不曾把药抓回来。”

芈月诧异道:“这是何故。”

廊下跪着的侍女此时连忙抬头,却是珍珠,此时她双目红肿,眼中含泪,泣道:“奴婢该死,奴婢拿了药方一出门,竟是不知东南西北,无处寻药。这秦人讲的都是些鸟语,奴婢竟是一个字也听不懂,拿着竹简与人看,也没有人理会。奴婢在街上寻了半日,也不曾寻到药铺,奴婢不敢耽搁,只得回来禀与傅姆。是奴婢该死,误了八公主的汤药,求九公主治罪。”

芈月顿足道:“唉,我竟是忘记了,便是在我楚国,也是十里不同音,百里不同俗。莫说入了秦国,他们自然说的是秦语,用的是秦国之字。傅姆,咱们这些随嫁的臣仆中,有几个会讲秦语的?”

玳瑁摇头道:“奴婢已经问过了,只是班进他们均在城外安营,如今随我们进来的这几个陪臣,原在名单中也有一两说是会秦语的,谁知竟是虚有其表,都说是泮宫就学出来的子弟,威后还特地挑了秦语的陪公主出嫁。如今问起来,竟转口说他们倒是深通雅言,但秦语却只会几句,且还与上庸的方言不通,问了几声,皆是如鸡对鸭讲。”

芈月叹息:“唉,不想我楚国宗族子弟,生就衣食荣华,竟是堕落到些。那如今还有什么办法?”

玳瑁道:“如今便只有找那甘茂交涉,让他派人替我们去为公主抓药。”

芈月道:“那便让陪臣们去同甘茂交涉啊。”

玳瑁叹道:“何曾没有过,只是他们却……”见了甘茂就腿软了。

一边是百战之将,一边却是纨裤子弟。芈月心知肚明,亦是暗叹。楚国立国七百多年,芈姓一支就分出了十几个不同的氏族来,其下更又子孙繁衍,说起来都是芈姓一脉,祖祖辈辈都是宗族,且多少都立过功的,子弟亲族众多,打小挤破头要进泮宫学习,长大了挤破头要弄个差使,能干的固然脱颖而出,无能者也多少能够混到一官半职。

这次随着芈姝远嫁秦国当陪臣,不是个有前途的差使,稍有点心气的人不愿意去,只有混不到职位的人倒是凑和着要往里挤,所以临了挑了半天,也就一个班进是斗班之后,略能拿得出手些,其余多半便是凑数的了。因了楚威后要挑懂秦语的人,几个只会背得几句“於我乎,夏屋渠渠。今也每食无馀。于嗟乎,不承权舆。”[注1]的家伙便号称懂秦语混了进来。

因上庸城较小,甘茂要将大部份奴隶和粗笨嫁妆留在城外扎营,班进料得城内应该无事,又恐城外这么多人会生出事来,所以便将几个能干的陪臣皆随着自己留在城外,恰好芈姝此时生病要抓药,那几个无用的家伙,壮着胆子找甘茂交涉,竟是被吓了回来。

芈月见了玳瑁神情,便知道她的目的,叹气道:“傅姆是要我去找那甘茂?”

玳瑁忙陪笑道:“九公主素来能干,威后也常说,诸公主当中,也唯有九公主才能够是担得起事的……”

芈月心中冷笑,楚威后和眼前这个恶奴,只怕心中恨不得她早死吧,她在楚宫中被她们日日下毒,想必是以为她必会死于路上吧,想来是不明白,她如何竟然是在旅途中越是颠簸倒越是健朗了。

玳瑁心中正是有此疑惑,然而此时芈姝重病,自己独立难支,如今还要用得着芈月之事,纵有些心中算计,也只得暂时忍下,反而弄出一副极和气的笑脸来,对芈月百般讨好。

芈月虽然恶心她的为人,但却不能不顾芈姝的生死,当下取了写在竹简上的药方,便转身去寻甘茂,却是前厅不见,后堂不见,追问之下,才知道甘茂去了马房。

芈月心忧芈姝病情,无奈之下,只得又寻去马房。

但见马房之中,甘茂精赤着上身,正在涮马,芈月闯见,见状连忙以袖掩面,惊呼一声。

甘茂一路上已经见识过这小公主的伶牙俐齿和厚脸皮,他向来自负,看不起女子,却也因此好几次被她堵得不得不让步。知道依着往日的惯例,他将那些内小臣赶走以后,搞不好这小女子又会来寻自己,便去了马房,脱得上身精赤去涮马,心道这样必会将她吓退,谁晓得她居然径直进来,见了自己才以袖掩面,心中暗暗冷笑一声,装作未看见她,径直涮马。

谁料想他又料错了这胆大脸厚的小姑娘性子,芈月以袖掩面,一声惊叫,只道甘茂必会开口,谁想甘茂却不开口装死,心中便已经有些明白了他的用意,冷笑一声,这边仍掩着脸,这边也不客气直接便开口道:“甘将军,我阿姊病了,请你派个人,替我阿姊抓药。”

甘茂见她掩了面,却仍然这么大喇喇地开口,便冷哼一声道:“某是军人,负责护送楚公主入京,遵令行保护之责。其余事情,自然是由贵国公主自己作主。某又不是臣仆之辈,此等跑腿之事,请公主自便。”

芈月心中大怒,想你故意如此刁难,实是可恶,当下也毫不客气地道:“甘将军,我并未指望您亲自跑腿,不过请你借我几个懂楚语的秦兵去帮我买药罢了。”

甘茂冷笑道:“你们楚国的士卒自是充当贵人的杂役惯了,可大秦的勇士,岂会充当杂役。”

芈月怒了,道:“那你给我派几个懂楚语的秦人,不管什么人!”

甘茂断然拒绝,道:“没有,你们楚国的鸟语,除了专职外务的大行人以外,没人能懂。你要买药,用你们楚人自己去,别支使我这边的人。我只负责护送,不负责其他事。”

芈月顿足道:“你……你别想撇开!”

甘茂见她有放下袖子要冲上来的打算,却也惊出一身冷汗来,他是故意用这种无礼手段来将她吓退,但她若当真撕下脸皮来,甘茂却没有这般大胆,敢与国君的媵人当真有这种冲突,连忙把马缰绳一拉,那马头冲着芈月撞去,芈月惊得跳后几步,再一转头,甘茂已经披上外衣,怒冲冲而去了。

芈月见他遁去,无可奈何,顿足道:“哼,你以为这样,我便没有办法嘛。”

思来想去,又回了芈姝房间,却见女医挚道,芈姝已经有些发烧,若是不及时用药,只以针砭之术,只能是治表不治里。

玳瑁急了,忙冲芈月磕头,芈月自不在乎这恶奴磕头,可要她这般看着芈姝病死,却也不至于这么忍心。

思来想去,她与黄歇约定在武关城相见,她们在路上延误了这么久,想来黄歇必是已经到了武关。若是她们滞留上庸城,不知道黄歇和魏冉会如何担心她们。她与楚威后及楚王槐有怨,但芈姝却是无辜,便当为她冒一次险,救她一命,也当还她在楚宫救过自己一场,也好让自己早早与黄歇团圆,一举两得,这一步总是要走一走的。

想到这儿,她便拿了药方,带着女萝走出驿馆。

——————————————————————————————

[注1]:“於我乎,夏屋渠渠。”出自《诗经·秦风·权舆》,此句是感叹没落的权贵之弟哀叹今不如昔的生活,借用此诗实是讽刺那些楚国没落子弟的心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