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49章 不相识(二)

蒋胜男2016年06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芈月道:“正是,伏击我们马车的是一拨,幸好秦国使臣刚好路过相助。后来姝姊扭伤了脚,让我先骑马赶去,结果我在路上又遇上数名余党,幸而祭礼那边的人看到我们迟迟未到,派人接应,这才幸免于难。”

楚威后惊魂甫定,长长吁了口气,不免庆幸芈姝因为脚腕受伤不曾继续前行,否则还得再遇一次刺客,更觉心惊,当下佯笑道:“好孩子,你受惊了,来人,赐九公主金帛压惊。”

芈月忙谢道:“多谢母后。”

楚王槐沉思着:“你们还遇上了秦国使臣,奇怪,真有这么巧的事吗?”

芈月心中也早有猜疑,此时却道:“臣妹愚钝,不知军国之事。”

楚王槐点头道:“你是不知道……算了,不提这些了,跟你们说你们也不懂,明日寡人和朝臣们再议。”他说到这里,便已经觉得无须再问了,眼前这个少女,又能知道多少军事之事。这边心头有事,他便想令其退下,却又思及毕竟是庶妹,今日相见不好空手,看了看她身上头上颇为素净,便没话找话道:“嗯,你小小年纪,怎么穿戴这么素净?”

芈月一惊,暗忖楚王槐说者无意,但听上去倒像是她这个公主受了委屈似的,生怕楚威后多心,忙解释道:“大王,臣妹刚才一路骑马回宫,听说母后召见,未及妆容就匆匆赶过来,所以佩饰简洁……”

楚王槐却根本不在意这事,他不过是没话找话,寻个由头赏赐一番便是,只摆摆手道:“奉方,取几盒首饰赏给九公主。”见芈月神情有些惶恐,心中暗一思量,便已经明白,自家母亲是什么性子,他岂有不知之理,虽然也有些怀疑楚威后是否有些薄待公主们,但他在后宫女子这些心态上却是颇为了解,当下又安抚道:“寡人自是知道你的首饰自有定例……”

芈月忙应道:“正是,母后每逢节庆俱有赏赐……”

楚王槐却已经摆摆手道:“你们这些妇人,永远不嫌首饰多,只有嫌少的。虽说宫中自有定例,但寡人亦知,王后夫人们每年额外打造的,不知道是定例的多少倍。便是诸公主生母,各人俱有私人另给的,你若只有定例,必是不够的。”

芈月语塞,退后一步,看了楚威后一眼,楚威后此时的神情却甚是和蔼可亲,笑道:“大王既是赏赐于你,你只管收下罢。”

芈月只得谢道:“多谢大王。”

楚王槐摆手道:“既属兄妹,何必生分,便如姝一般称我王兄亦可。”

芈月又看了看楚威后,楚威后却是含笑看着楚王槐,恍若未觉,芈月便只得应道:“是,臣妹多谢王兄。”

楚王槐转向楚威后道:“对了母后,寡人来是想同母后商议一件事。秦国使臣前来向寡人求婚,说是秦王的王后去世了,想求娶楚国公主为继后,母后意下如何?”

楚威后沉吟,芈月见状,知应该告退,她看了玳瑁一眼,见玳瑁点头,便朝着楚威后与楚王槐悄施一礼,退了出去。

玳瑁跟出来,含笑自奉方手中接过数个叠在一起的红漆匣子递与候在殿外的侍女薜荔,道:“今日有劳公主,天色已晚,公主早去歇息吧。这是大王赐与公主之物,请公主勿负威后、大王之赐。”

芈月笑道:“多谢傅姆,傅姆辛苦,母后与大王正商议要事,我不敢打扰,请玳瑁姑姑代我向母后行礼问安。”

两人俱是笑吟吟的客气来去,依依惜别。

芈月走出豫章台,脸色已经沉了下去,脚步亦是越走越快,只苦了跟在她身后的薜荔,芈月匆匆被召,也就带了她一个侍女相随,岂料楚王赐物,玳瑁既没有吩咐叫人帮她捧着,她又不敢使唤豫章台的侍人帮助,只得一个人小心翼翼地捧着这一大堆匣子,生怕有个闪失。可她一转眼,便不见了芈月。

她自幼受过的宫人训练,自是要时刻跟随着主子,此时见自家主子走得没影,自己追之不及,差点要哭出来了。

好不容易一步步挪回高唐台,便见芈茵的侍女小雀见着她捧着这一大堆东西,诧异地问道:“薜荔妹妹,你这是从何处来,又是捧着甚么东西?”

薜荔素知她主子与自己主子不合,岂敢让她接手,虽然双臂已经累得抬不起来了,还是忙将手一缩,陪笑道:“不敢劳烦阿姊,我这就到了。您有闲暇,到我们院里坐坐罢?”

小雀撇了撇嘴,道:“七公主唤我还有事呢,既不用我帮忙,薜荔妹妹你自便吧。”说着便转头走了。

薜荔挨到自家小院门口,便见女萝迎了出来,埋怨道:“你去了何处,公主早就回来了,偏你迟迟不回……你这手上捧的是甚么?”

薜荔苦着脸道:“这些俱是大王赏赐于我们公主的首饰,我捧着这些东西,自然走得慢了,公主又不肯等我……”

女萝忙接了她手中的匣子,教训道:“又要胡说,从来只我们奴婢等公主的,如何能让公主等我们。你纵然有事,也须叫人来通报一声,如何自家一个人就敢捧着这些贵重之物在宫中行中,倘若被人相撞,撞坏了东西,杀了你这个婢子也不够赔的……”

薜荔见女萝接了匣子,顿时觉得双手得了解放,酸涩不已地捏着手臂吐舌。但听得女萝唠叨,也不敢顶嘴,只得苦着脸听着。

不想那小雀佯装离开,却未走远,随即返回,便听得大半去,连忙跑去同芈茵搬嘴了。

芈茵自是嫉恨交加。芈月此时也是刚刚回来沐浴完毕,一见女萝和薜荔捧着匣子进来,脸顿时沉了下去。

两个侍女自是不知道她此刻心情,还忙不迭地把这数个红漆匣子打开,但见珠光宝气,耀眼无比。

🍇 恩`京`的`书`房w w w .E n j in g . c o m .

楚国东临大海,头一匣便是全套珍珠饰物,从珠簪到明珠珰再到珠串,又有数粒龙眼大的散珠,想是用来缀在衣服上或者鞋履之上,以衬全套首饰的。

次一匣便是全套玉饰,楚国的荆山玉举世闻名,君子以玉比德,玉笄玉环玉璧玉组佩整套,质地晶莹剔透,已经将芈月素日份例所得的玉饰皆比了下去。

再次一匣,便是全套赤金首饰,又次一匣,则是各式宝石、珊瑚、赤玉、琉璃、蜻蜓眼等制成的别致饰物,用来日常更换所用。

女萝和薜荔虽然也是在宫中日久,眼界亦算不得浅,但这些饰物还是令她们不由地惊叹出声。

薜荔惊道:“公主,大王真疼爱您,赐给您这么多首饰,唉,奴婢这双手累得也实是值得……”

女萝亦道:“大王实是有心,奴婢日常心中亦觉得,莫说与八公主不能相比,便是七公主,常例外的饰物亦是不少,如今便是屈昭景三家贵女,亦常有别致之饰,九公主您只有常例之饰,未免……”

芈月皱眉道:“好了,把首饰都收起来,造册备档,以后就由你保管。”

女萝连忙应了,又问道:“那公主明日是否要戴出来……”

芈月截断,冷冷地道:“此是大王所赐之物,逢节庆时才依例拿出来戴一下,平时就要好好收着,免得丢失或损坏,有负大王之恩。”

薜荔依依不舍地收起首饰匣子,道:“这么多首饰,若平时都不戴,岂不是都用不上了,那多可惜啊。”

女萝却比她警醒些,见芈月已经有些不悦,忙推了她一下,笑道:“是,奴婢遵公主之之谕。”

芈月面露疲倦之色,道:“我累了,你们且下去吧。”

两侍女收拾好首饰盒出去了。

芈月独自坐在屋中,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她一动不动地坐着,忽然间拨下头上的簪子,拖来一只草垫,泄愤似地一簪簪刺下,直到将那草垫刺个稀烂,全身的力气亦似已经泄尽,这才扑倒在席上,双手掩面,发出一声似哭似笑的声音。

何等可笑,这当真是何等可笑,这些年来她心怀杀母之仇,满腔恨意,只恐被对方知道,一力避开。可是谁又能晓得,今日仇人当面,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谁,反而作出一副好兄长的样子来,又说好话,又赠首饰。

当时她死死地握住拳头,只恐自己一时冲动就要冲上去;低着头不敢抬起来,唯恐自己脸上的表情泄露了一切。

可讽刺的是,她日日夜夜想着对他的仇恨,这个仇人当面相见的时候,她只想逃开,只是害怕。甚至她连逃开也不敢,还要装出一副恭顺的样子,向他行礼,谢他赏赐。可是,他又为什么忽然现出这般殷勤好意来,他是知道了什么,猜到了什么,还是在试探什么呢?

芈月喃喃地道:“娘,我一直避着他,就怕他想起我是谁来。可是,他完全不记得了,不记得他害了我的亲娘。他居然还送我首饰,还把我当妹妹,呵呵呵,真是太可笑了……我不敢,我不敢惹怒他,我甚至还要倚仗他的不知情来挡住那个女人对我的恶意。我每天小心翼翼地活着,面对着茵那种可笑的嫉妒,姝那种喜怒无常的脾气。娘,我什么时候才能够离开这个肮脏的宫庭,带着戎弟和小冉远走高飞,过我们想过的生活。”

这一夜,高唐台里,几人不眠。

芈月为的是楚王槐,芈茵为的是那几匣首饰,而芈姝,亦是辗转来去,心中一会儿想的是黄歇,一会儿想的却是那“公子疾”。

好不容易熬到天明,便翻身起来,不待众侍女为她梳洗,便立逼着珍珠去找芈月,打听昨日之事。

珍珠忙走进芈月居住的庭院,便见薜荔端着铜盆掀帘子出来,看到珍珠忙道:“阿姊早。”

珍珠也笑道:“妹妹早,我奉八公主之命来请九公主一道去用早膳,但不知九公主起来了吗?”

薜荔放下铜盆笑道:“九公主每日都起得很早,如今已经练过剑,正在梳妆更衣呢。”

珍珠有些意外地道:“哦?九公主每日都早起练剑。”

薜荔方欲答,便听得帘子内芈月道:“外面是何人?”

薜荔忙道:“是八公主派了珍珠来。”

芈月便道:“唤她进来吧。”

珍珠忙掀了帘子走进室内,但见窗台边,芈月穿着亮丽的桔黄色曲裾,跪坐在妆台前,女萝正在为她梳妆,初升的阳光射到她身上,那曲裾更是格外明艳。

此时窗外一支杏花,人面相映,更增娇美。

珍珠也不禁赞道:“九公主今日当真好看。”

芈月微微一笑,袅袅地站起身来。珍珠忙上前扶住,赞道:“这件衣服衬得公主脸色越发娇艳,想来公主今日心情甚好。”

芈月似笑非笑看她一眼,道:“不愧是姝姊身边最得用之人,你说得不错,我今日的心情的确很好。我们走吧。”

芈月携珍珠走出,女萝方要跟上,芈月却道:“你二人昨日也累了,今日且歇息,叫其他几个随我去吧。”

当下女萝忙命了文狸杜衡跟随芈月前去,见她去了,这才望着她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薜荔奇道:“阿姊为何叹气?”

女萝却反问薜荔道:“妹妹与我服侍公主这些年,可知公主是什么时候,会主动叫我们挑那几件艳色的衣服来穿?”

薜荔自也是做了芈月好几年的侍女,自然是知道,当下道:“天气不好的时候,还有……心情不好的时候。”

若是天气好,心情好,芈月是不会在乎穿什么颜色的,可是若遇天气阴沉,或者某天心情特别不好的时候,芈月反喜欢挑件艳色服饰,化个艳妆,就是不想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还要人人都来问她一句道:“你今日脸色不好,可是有什么心事不成?”若是她衣着艳丽,妆容明快,便是脸上无笑容,也不会给人一种“需要关怀慰问”的感觉来。

芈茵却与她相反,经常要装一装“我心情不好快来安慰”的模样来,便于索取一些素日难以得到的东西,或讨些好处,占些便宜。

女萝心中不安,便问道:“薜荔,公主昨天遇上了什么事,为什么心情不好?”

薜荔道:“昨天也就是她代八公主跳了祭舞,还得到大王所赐首饰,并没有什么不高兴的啊。”

女萝看着芈月远去的方向,叹道:“但愿……当真无大事发生。”

芈月走进芈姝居室,见芈姝仍然坐在席上,走近了她,问道:“阿姊,你的脚伤没事吧?”

芈姝嘟着嘴道:“还能怎么样,反正这几日是不能走动了。”她抬头看着芈月一身艳妆,眼中顿时也有些妒意一闪而过,笑道:“九妹妹今天穿得好漂亮,想必昨天在少司命祭礼之上,很是风光了。”

芈月叹气道:“阿姊别提了,幸而阿姊没有继续前行,我们在路上又遇上了伏击。”

芈姝便被转移了注意力道:“真的,你们没事吧?”

芈月道:“幸好大祝看到我们没有及时到,派人前来接应,所以才救了我。”

芈姝顿时松了口气道:“幸好幸好。”便招手道:“来来来,你坐到我身边来,与我共用朝食。”

芈月便坐到芈姝的身边,两姐妹头挨着头倚在一起,用过朝食,令诸人退下,芈姝方含羞问道:“昨日妹妹代我去为少司命行祭,可见着子歇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