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10章 鹰之惑(二)

蒋胜男2016年06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屈原点头:“嗯,不错不错,难得你小小年纪,倒知交战之礼。来来来,黄歇,你与他年纪相当,你来行此赠玉之仪。”

黄歇正拿手帕捂住鼻子止血,听到屈原的吩咐,只得满脸气愤地站起来,将手帕往袖中手了,然后退后一步,拂了拂身上的灰尘,拱手一礼:“小子黄歇,奉国君之命披甲持戈,迎战贵军,今日不幸,你我狭路相逢,请允我以此美玉,问候阁下。”

芈月也退后一步,拉平身上的衣服,拱手一礼:“下臣芈月,奉国君之命披甲持戈,与勇士狭路相逢,有负国君之托,非战之罪。虽然被俘,却断不敢归降,请置我于营,候寡君将我赎回。愿来日沙场,能与勇士再决高下。”

黄歇拿下胸前挂着的玉,递给芈月。

芈月看到黄歇递来的玉,犹豫一一下,把自己的玉也摘下来递给黄歇:“受之琼玖,还以荆玉。”

周朝时诸侯时有征战,两军交战便会有胜败,败方自然会成为俘虏。然则俘虏亦有贵贱之分,所谓“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便是刑刀不上贵族身,仪礼不对庶人行。若是遇到国君败逃,君权神授,不是为臣下者可以执戈相向的,哪怕是敌国的追击方也会让开道路,让国君逃走,否则即为失“礼”。若是遇上贵族被俘,则胜方会先送上一方玉佩,以示对下面失礼的行动表示歉意,而被俘方也将自己身上最贵重的玉佩赠以还礼,暗示自己的身份会有足够的赎金,请求得到有礼的善待。而若是普通兵卒,自然是没有玉佩没有礼节,粗绳一系脖子,不是给战胜者为奴隶,便是拉到贩奴市场上换钱。

虽然这种孩子装大人的“礼仪”更象是游戏,但贵族的礼仪,便是在这种游戏似的行为中得到加强。所以在这个时代,贵族从生到死,“礼”字渗透着方方面面,就算不是奴仆成群华服锦衣,到沦落荒野时,仍然可以自举手抬足中看出一个人的出身贵贱来。

芈月性子虽野,但这个礼字上却是如吃饭睡觉一般习惯,更兼她性如男儿,喜欢征战,这等征礼之仪,自然也在日常游戏中学得十足。

两人手碰到一起,男孩和女孩的手大小不一样就看出来了。黄歇好奇地拿起芈月的手比着:“奇怪,你的手好小啊!”

芈月羞红了脸,用力抽回手大声反驳:“小什么小,总有一天我的拳头会比你更厉害。”

黄歇翻了个白眼:“哼!”

芈月也翻了白眼:“嘿!”

屈原乐呵呵地看着这两小儿煞有介事地一来一往,却又不禁露出儿童天性来,也不由地笑出声来。

芈月听到笑声也脸红了,看着滚落一地的竹简,也知道自己行为鲁莽,连忙装回大人样,向屈原行了一礼:“小子无礼,撞翻先生书箱,还请先生恕罪。”

屈原抚着长须:“呵呵,好、好。”

黄歇扭过头去,蹲下来收拾书简,芈月讪讪地蹲下去和黄歇一起收拾竹简,方才拾起一卷,便被黄歇劈手夺去。

芈月也不恼,又拾起一卷竹简递给黄歇。黄歇再恼也不好继续这样无礼,只沉默着接过,表情却没有平复。

芈月刚开始见自己闯了祸又跑不掉,心中原有怯意,想等莒姬来救。此时见平安无事,但子便又大了起来:“先生,您是来见大王的吗?”

屈原点头:“是啊。”

芈月眼珠子一转:“那您会经常进宫吗?”屈原点头。

芈月一指黄歇:“那他呢?”

屈原看了黄歇一眼:“他是我的弟子。”

芈月又问:“他也会经常进宫吗?”

屈原笑了:“是啊。”芈月也笑了,拉着黄歇的手:“那好,我要和他一起玩。”

黄歇别扭地一甩手:“我才不要呢。”

芈月眼睛闪闪亮地:“哎,你几岁了。”黄歇已收拾好竹简放在竹箱中,并不说话。

芈月却一径自己说下去了:“我七岁了,你呢?”黄歇看了看芈月,嘴角动了动想说,却想到自己还在赌气,便不再说了。

芈月得意洋洋地:“你不说,肯定是比我小了。”

黄歇终究是孩子脾气,忍不住开口:“才不是呢……”

正于此时,楚王商身边的内侍奉方已经匆匆赶来,见了屈原便诧异道:“屈子如何还在这里,大王让奴婢前来相迎。”

芈月见了奉方,便躲了屈原身后,可惜躲得却是人人皆能见到,奉方见了她,也诧异道:“小公主如何在这里?”

屈原诧异:“小公主?”

黄歇也诧异起来:“你是女的?”

芈月眼一瞪:“女的又怎么样?”

黄歇倒讪讪地,觉得自己方才若是与一个男童置气倒罢了,与一个小姑娘置气倒显得自己没有度量:“嗯,我不知道,我不是故意和你呕气的。”

芈月眼睛一亮:“那你愿意和我玩了?”

黄歇看着眼前的小姑娘眼睛亮晶晶的样子,不由地答:“是!”

奉方见黄歇要拎起书箱背上,连忙伶俐地接过书箱,一边搭讪道:“屈子,这书箱中可是您新写的辞赋?”

🐷 恩`京`de书`房w w w . EnJ I nG . c o m .

屈原点头:“正是,此乃我去年入云梦大泽,采风问俗,观巫舞而得此《山鬼》之歌。”

奉方奉承道:“太好了,如此宗庙又添迎神新舞,必会令我大楚更加昌盛。”

一行人一边说,一边便到了章华台前,黄歇随着屈原一步步走上高台,好奇地看着四周。

这章华台乃是一处极为巍峨的台阁,台高十丈,基广十五丈,曲栏拾级而上,途中须得休息三次,才能到达顶点,故又称“三休台”。

此原是楚灵王时期,以举国之力,数年乃成,被誉为“天下第一台”,时人称“土木之崇高、彤楼为美,而以金石匏竹之昌大,嚣庶为乐。”极言其奢华也。也唯有以楚国之强大,方能筑此高台。

登台远眺,天下皆在脚下,便会油然升起一种傲视天下的情绪来。

黄歇虽然年幼,然首次登上此台,便觉得似凌云而上,有飘飘之感。此时他并没有想到,这种初次登上章华台的感动,会成为他这一生无法舍弃的执着。

在殿前稍候片刻,也平一下喘息,再听得里面通报,屈原带着黄歇和芈月在殿外脱靴而入。

一行人走进去的时候,楚王商已经听奉方略说经过,便知道又是女儿淘气,便冲芈月招招手:“孺子,还不过来。”

芈月自知理亏,连忙跑过去坐到楚王商身边,吐吐舌头先冲着他甜甜地叫了声:“父王——”便指望讨好卖乖可以避过责备。

楚王商笑着弹了一下她的脑门,道:“你居然对夫子淘气,实是该打屁股。”

初见君王,黄歇本是极为紧张,但被楚王商这一下,倒弄得紧张消失了大半,不由地嘴角抽动,却极力忍笑。

芈月却已经看到了,有些生气地瞪了黄歇一眼,可怜兮兮地看着楚王商:“父王,夫子都不怪我了,您就不要再找补了。”

屈原走上楚王商对面的枰上坐下,这种是四方形如棋盘大小的木制坐具,略高于地面,黄歇和芈月却只是各一个毡垫跪坐。

楚王商指着芈月笑道:“屈子,寡人的小公主不错吧。寡人这么多儿女之中,只有她聪明过人,最像寡人。”

屈原也点头:“小公主虽年幼顽皮,但此乃小儿天性,难得知兵识礼,敬文崇贤,而且聪明颖悟,臣为大王一贺。”

楚王商看到屈原夸奖,甚为得意:“哦,难得屈子能如此夸奖一个小儿。孺子,快来行过拜师之礼。”

屈原一怔:“拜师?”

楚王商:“如何?”

屈原长揖:“臣,不敢为公主师。”

楚王商奇道:“为何?难道屈子也有男女之岐视吗?”

屈原摇了摇头:“臣非迂腐之人,亦不会拒绝女徒。然,臣认为,臣不能收公主为徒。”

楚王商倒有些诧异:“哦,为什么?”

屈原看了看芈月,见这天份过人的女童眼中尽是委屈和不服,心中却长叹一声,对楚王商道:“大王,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如果大王真心喜欢公主,还是不要让她懂得太多,学得太多。”

楚王商闻言,有些不悦:“为何?”

屈原沉默片刻,终于沉声道:“大王,智者忧而能者劳!”

楚王商一惊,又看了看芈月,已经知道了屈原的意思,若有所思。

芈月听不懂屈原的话,却也已经明白自己被拒绝了,她自出生以来,从来不曾见过敢拒绝她的人,气得脸鼓鼓的。

楚王商见她如此,便叫奉方来领她出去玩耍。

芈月不待奉方来牵她,便将手一甩,跑了出去。

屈原看着芈月跑出去,轻叹一声,也令黄歇出去了。

楚王商长叹一声:“屈子,不过是多教一小儿罢了,你何苦如此固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