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四十四回 吴月娘留宿李桂姐 西门庆醉拶夏花儿

兰陵笑笑生2016年03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节: 1 2

“穷途日日困泥沙,上苑年年好物华,

荆林不当马车道,管弦长奏丝罗家;

王孙草上悠扬蝶,少女风前烂漫花,

懒出任从愁子笑,入门还是旧生涯。”

话说经济同傅伙计众人前边吃酒,吴大妗子轿子来了,收拾要家去。月娘款留再三,说道:“嫂子再住一夜儿,明日去罢。”吴大妗子道:“我连在乔亲家那里,就是三四日了。家里没人,你哥衙里又有事,不得在家,我家去罢。明日请姑娘众位,好歹往我那里大节坐坐,晚夕告百备儿来家。”月娘道:“俺们明日只是晚上些去罢了。”吴大妗道:“姑娘早些坐轿子去,晚夕同坐了来家就是了。”说毕,装了两个盒子,一盒子元宵,一盒子馒头,叫来安儿送大妗子到家。李桂姐等四个都磕了头,拜辞月娘,也要家去。月娘道:“你们慌怎的?也就要去?还等你爹来家着你去。他去分付我留下你们。只怕他还有话和你们说,我是不敢放你去。”桂姐道:“爹去吃酒,到多咱晚来家?俺们原等的他,娘先教我和吴银儿先去罢。他两个今日纔来,俺们住了两日,妈在家里不知怎么盼望。”月娘道:“可可的就是你妈盼望,这一夜儿等不的?”李桂姐道:“娘且是说的好。我家里没人,俺姐姐又被人包住了。宁可拿器来唱个与娘听,娘放了奴去罢!”正说着,只见陈经济走进来交剩下的赏赐与月娘,说道:“乔家并各家贴轿赏一钱,共使了十包,重三两。还剩下十包在此。”月娘收了。桂姐便道:“我央及姑夫,你看外边俺们的轿子来了不曾?”经济道:“只有他两个的轿子。你和银姐的轿子没来。从头里不知谁回了去了。”桂姐道:“姑夫,你真个回了?你哄我哩!”那经济道:“你不信瞧去,不是我哄你。”刚言未罢,只见琴童抱进毡包来说:“爹家来了。”月娘道:“早是你每不去了,这不你爹来了?”不一时,西门庆进来,戴着冠帽,已带七八分酒了,走入房中,正面坐下。月娘便道:“你董娇儿、韩玉钏儿二人向前磕头。”西门庆问道:“人都散了,更已深了,怎的我教他唱?”月娘道:“他们这里求着我要家去。”且说西门庆向桂姐说:“你和银儿亦发过了节儿去。且打发他个去罢。”月娘道:“如何?我说你们不信,恰相我哄你一般。”那桂姐把脸儿若低着,不言语。西门庆问玳安:“他两个轿子在这里不曾?”玳安道:“只有董娇儿、韩玉钏儿两顶轿子伺候着哩。”西门庆道:“我也不吃酒了。你们拿乐器来,唱十段锦儿我听,打发他两个先去罢。”当下四个唱的,李桂姐弹琵琶,吴银儿弹筝,韩玉钏儿拨阮,董娇儿打着紧急鼓子,一遍一个唱十段锦,二十八半截儿。吴月娘、李娇儿、孟玉楼、潘金莲、李瓶儿都在屋里坐的听唱。先是桂姐唱:

〔山坡羊〕“俏寃家,生的出类拔萃。翠衾寒,孤残独自。自别后,朝思暮想;想寃家,何时得遇?遇见寃家如同往,如同往。”

该吴银儿唱:

〔金字经〕“惜花人何处,落和春又残,倚遍危楼十二栏,十二栏。”

韩玉钏唱:

〔驻云飞〕“闷倚栏杆,燕子莺儿怕待看。色戒谁曾犯?思病谁经惯?”

董娇儿唱:

“呀!减尽了花容月貌,重门常是掩。正东风料峭,细雨瀸,落红千万点。”

桂姐唱:

〔画眉序〕“自会俏寃家,银争尘锁怕汤抹。虽然是人离咫尺,如隔天涯。记得百

种恩情,那里计半星儿狂诈。”

吴银儿唱:

恩 = 京 = の=书 = 房~w w w = eN J i n G = c om

〔红绣鞋〕“水面上鸳鸯一对,顺河岸步步相随。怎见个打渔船,惊拆在两下里飞。”

韩玉钏唱:

〔耍孩儿〕“自从他去添憔瘦,不似今番病久。才郎一去正逢春,急回头雁过了中秋。”

董娇儿唱:

〔傍妆台〕“到如今瑶琴弦断少知,鲁花好时谁共赏?”

桂姐唱:

〔锁南枝〕“纱窗外月儿斜久,想我人儿,常常不舍你。为我力尽心谒,我为你珠泪偷揩。”

吴银儿唱:

〔桂枝香〕“杨花心性,随风不定。他原来假意儿虚名,到我真心陪奉。”

韩玉钏唱:

〔山坡羊〕“惜玉怜香,我和他在芙蓉帐底抵面共。你把衷肠来细讲,讲离情如何把奴抛弃。气的我似醉如痴来呵,何必你别心另叙上?知已几时,得重整佳期;佳期实相逢如同梦里。”

董娇儿唱:

〔金字经〕“弹泪痕,罗帕班;江南岸,夕阳山外山。”

李桂姐唱:

〔驻云飞〕“嗏!书寄两三番,得见艰难。再猜霜毫,写下乔公案,满纸春心墨未干。”

吴银儿唱:

〔江儿水〕“香串懒重添,针儿怕待拈。瘦体嵒嵒,鬼病恹恹,俺将这旧情重检点。愁压挨两眉翠尖,空惹的张郎憎厌这些时,莺花不卷帘。”

韩玉钏唱:

〔画眉序〕“想在枕上温存的话,不由人窗颤身麻。”

董娇儿唱:

〔红绣鞋〕“一个儿投东去,一个儿向西飞;撇的俺一个儿南来,一个儿北去。”

李桂姐唱:

〔耍孩儿〕“你那里偎红倚翠绡金帐,我这里独守香闺泪暗流。从记得说来咒,负心的随灯儿灭,海神庙放着根由。”

吴银儿唱:

〔傍妆台〕“美酒儿谁共斟,意散了如瓶儿。难见面,似参辰。从别后几月深。画划儿画损了掠儿金。”

韩玉钏唱:

〔锁南枝〕“两下里心肠牵罣,谁知道风扫云开?今宵复显出团圆月,重令情郎把香罗再解。诉说情谁负谁心,须共你说个明白。”

董娇儿唱:

〔桂枝香〕“怎忘了旧时,山盟为证,坑人性命。有情人,从此分离了去,何时直得成?”

李桂姐唱:

〔尾声〕“半叉绣罗鞋,眼儿见了心儿爱。可喜才舍着抢白,忙把这俏身挨。”绝世唐门小说

小节: 1 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