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983章  噤若寒蝉

2014年04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天侯卫东刚进办公室,一个女人就在走廊和工作人员吵起来。 “侯书记是不是茂云的书记,我怎么就见不得?”

从打黑以来,市委常委们的安全保卫防范就升了级,这个女人竟然不知道怎么进来的。侯卫东指了指门外,示意秘书楚飞道:“看看怎么回事?”

一会儿就有敲门声,这女人穿着还说的过去,却一脸沧海桑田的倦容,眼神可怜巴巴噙着泪。侯卫东一边翻看文件一边道:“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我是西路县刘康的妻子。”

女人这样一说,更加眼泪汪汪了。

原来是常琳!侯卫东心被什么扯了一把一样,疼疼的,就站好了起来,握了手,这样的季节,常琳手冰凉冰凉的,侯卫东让了坐,让楚飞倒了水。

侯卫东没有到任茂云市长之时,就已经接触过她,是个面目姣好的女子,也看过她的告状控诉信。她丈夫刘康在西路国房局长任上涉嫌贪污十万元,被西路检察院依法传唤期间,又莫名其妙自杀身亡。后来办案人员杜刚也莫名其妙死亡,这就是西路命案了。

从刘康死后,他妻子常琳就开始四处告状,从茂云到岭西的跑来跑去,直至告到北京,在北京信方之时,被市公安局配合信方工作的**郭晓东强暴后,神经不正常了,沉寂很久。

为此段宜勇时期的茂云市委做了很多安抚工作,严肃处理的涉案**郭晓东,要不是郭晓东心理防线崩溃,指控出是治安支队上司唆使,被异地看押,早就被执行判决了。可市委也不怎么喜欢常琳四处告状。随着时间的推移,常琳状态好转,也不知道怎么了解到,侯卫东掀起的打黑使西岗命案有了进展,于是又开始了新一轮告状。

风闻西路命案涉案矿的后台老板是闻天强,常琳就揪着这个幕后闻天强不放,要有关部门依法严惩栽赃陷害毒杀丈夫的凶手,事情就此再次风起云涌着了。

“侯书记,我作为他妻子,必须为他伸冤,刘康是祝书记在茂云特意下放锻炼的干部,一心扑在西路矿山整治工作上,被陷害冤死,大半年过去了,市委到底给不给说法?为了这案子,我脸面也没了,说起来是家破人亡啊。闻天强这个天杀的,为了私采矿发财,踢开我们家那个绊脚石,动用黑社会的人杀了刘康啊。”

说着动了情,哭天喊地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起来。

副书记吴北京、市委秘书长何书朝、组织部长朱小勇办公室比较近,都赶了过来,见侯卫东沉思不语着,就在一边解劝。

“常琳同志,你要相信市委,哭解决不了问题吗?”

“事情早晚会水落石出的,市委要从大局着手啊,你要理解啊。”

“楚秘书,快拿条毛巾来。”

侯卫东不想说什么,当初自己在市长位置上,不能表什么态,现在是书记表什么态都苍白无力,只有行动双规闻天强,此时贸然说了,常琳跑出去,纯属添乱了。

“常琳同志,你的委屈市委清楚,不为刘康同志正名,不能洗刷你们冤情,我愧对你们啊,这样,你在市委小招待所等一等,别远走好吧。”

侯卫东语气温馨,常琳尝尽了人间冷暖、沉冤屈辱,春风化雨感动的腿发软要跪了,慌得侯卫东赶忙命人拦住安置去。

常琳走了几人还沉浸在心酸的氛围里,仿佛常琳哭诉的声音还在耳边,分外沉重。“吴书记,开个常委会吧,就议一件事。”

吴北京就知道人大的李建山有没有事情,闻天强肯定是要出事情了。不控制闻天强难免夜长梦多啊。

🌏 恩·京*的*书·房 ww w ·En Ji nG · Om

常委会还没有开,夜长梦多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令人震惊,市委常委人大主任李建山不见了踪迹,政法委书记杜东就坐不住了,破格参会的邓铁军、纪检委梁清河也是目瞪口呆,可厅级干部是省管干部,百密一疏啊,经过周密调查后得知,李建山在一号车事件的第二天就秘密出境去美国了,又去了南美什么地方就不得而知了,出境是省公安厅的人插手安排的,可具体到公安厅什么人,极难落实,警方布控重点的是闻天强,侯卫东后悔下手晚了,逃了大鱼。试想向上就此断了线,涉及更多未必就是好事,也就遗憾一叹。

这边常委会刚结束,政法委组织的政法会议立刻召集起来,闻天强接到会议通知,还在联系李建山的老婆。“嫂子,李主任身体不适我怎么不知道,我要过去看看。”

“闻局长,老李就那么一说,我也不知道老李在哪里?老李也没有告诉,好像是川东的老领导打了个电话,仓促就走的,是到外省疗养了吧。”

“哦,有消息请立刻告诉我。”

放了电话,闻天强感觉不对,那里不对又说不明白,涉及自己直接证据应该没有,一个人去了别墅地下博物馆边欣赏边思考,灯光下法空寺的佛头突然看起来很怪异,细看断颈之处隐隐有血色,端庄法相带出鄙夷的味道,冷森森的地下室里,闻天强大汗淋漓,心乱不安退出来。

刚抹了额头冷汗,细擦了眼镜,司法局办公室主任打了电话,“闻局,政法委宣传会议请您参加。”

“不去,请于副局长参加吧。”

“杜书记到会,要求政法系统一把手到会,法院林院长在省高院开会,也被叫过来了。”

闻天强在电话里骂了句粗话,就出了别墅。上车之时,下意识摸了摸手包里的枪。

政法委杜东会上讲的是进一步发动群众云云,纪委梁书记讲的是:要求官员要约束自己,称触犯法律终将受到惩罚。闻天强就放松下来,公检法司一把手分别表态时,邓铁军在讲话,突然重拍桌子,道:“不严格要求队伍行吗?负责“打黑”的茂云市刑警支队第一大队在打黑除恶专项中,有职务的纷纷落马,一大队不得不解散,除了专案组人员,市局警员一个个在烂掉,打黑?打什么黑?市公安局本身就比黑社会都黑!为什么堂堂市级公安机关,沦落到这样的地步,在座的某位领导,难辞其咎,整个就是个害群之马,我们专案组已经掌握了充分的证据,建议纪委梁书记把他找出来带走,不要让他继续在这里玷污党,沾污警徽的尊严了!”

闻天强方寸大乱,咬着牙,心道,邓铁军敢了,真敢了,这也太他妈的突然了,要图穷匕首见啊。

纪委副书记梁清河脸色铁青,站了起来,手一挥,随后走进来四名纪检委的工作人员和四名刑警,这时整个会议室空气仿佛被抽空了,极其安静,所有与会者大气都不敢出。闻天强强作镇定,考虑该不该拔枪,还是—–,没有给他太多想的时间,进来的工作人员其中四名走到了他身边,闻天强脸涨的通红,眼睛要喷出火来,忽站了起来,“他妈的,邓铁军什么意思?杜书记你是会议召集人,你说纪委要干什么,我是来代表司法局来开会的,公安局出问题算不到我头上,老子行的端,站的直。”

邓铁军也站了起来,音调也严厉“把闻天强的包拿过来。”

刑警队的人早跃跃欲试,手脚麻利,一把抢了过去,邓铁军打开了,一件件摆在会议圆桌上,**手枪、伟哥、避孕套、女用兴fen药剂、情qu用品。

闻天强如当众被扒光衣服,不敢和同僚目光交汇。邓铁军指了指这些物品,又重力拍了一下,物品乱跳一番,厉声道:“闻天强,你还说你行的端站的直吗?你带坏了一个公安局,多少警队战友毁在你手上,成为犯罪分子,把他警徽撕下来。”

梁清河想不到闻天强堂堂处级干部,这么下作,邓铁军发难起来不给一点情面又觉得过分了,毕竟同僚一场,脸面还是顾忌一下。

其中一名刑警已经上来动了手,就撕了闻天强的警徽,闻天强江湖多年,也不太过软蛋,抬手突然抓起桌子上的茶杯,向邓铁军砸去,邓铁军头一偏,茶杯飞过去碎在了墙上。几个刑警一看不对路,随即将闻天强反扣双手按在桌上,闻天强狼狈着,嘴里仍不住的骂:邓铁军,你有种叫侯卫东来,他妈的,你们没来时,茂云是天下太平,你们来了鸡飞狗跳,老子从不得罪你们,你们却尽找老子晦气,老子做鬼也不放过你,侯卫东收了我八百万的礼呢,要死大家一块死,有种你们就毙了我,要毙不了我,我出来整死你全家。”

杜东和梁清河对视一眼,相互摇了摇头,侯卫东敢动闻天强,就是光明磊落。在场大多都是政法战线的领导,见惯了闻天强多年威风八面,如此会议上突然被发作,无疑市委书记侯卫东要敲山震虎了。坐着的多位屁股不干净的,眼看着闻天强被扭臂控制了,狗急跳墙的撒泼大骂,不禁目瞪口呆、噤若寒蝉,一点感觉不到是炎热的季节,倒有落进冰窟的感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