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八百五十一章 麻烦事来了(下)

小桥老树2014年04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侯卫东赶紧到了祝焱的办公室

茂云市委书记段宜勇是一位脸型微胖的中年人,白白净净,面容有些憔悴,透露着一些疲倦之色侯卫东在省政府工作之时,段宜勇还是茂云市长,两人有过接触,不过没有深交

侯卫东进门以后,先和祝焱打了招呼,然后与段宜勇握了手,道“段书记,你好”

祝焱给侯卫东打电话之时段宜勇就有些不自在,心道:“祝焱这人精于权术,手腕高,他和侯卫东关系不一般,侯卫东来到了茂云,我这个市委书记恐怕得受到许多掣肘”

他站起身与侯卫东握了手,客客气气地道:“卫东市长,茂云事情多,我现在忙得分身乏术你什么时候下来,最好明天就到茂云”

祝焱笑道:“省委这边已有安排,十天之内,侯市长就要到位”

段宜勇道:“几年前,侯市长在成津整治矿业秩序,全省在成津开了现场会省政府这次将侯市长安排在茂云,确实是对症下药很有针对性”

略作寒暄,祝焱严肃起来,道:“刘刚这位同志我还算了解的,他从市政府办公室出来以后,一直在基层工作,反响还是不错的怎么突然出现这事?”

侯卫东研究过利刚的档案,对刘刚的情况有了基本了解,听了祝焱的几句话,他暗道:”我的推测没有错,刘网能从市政府办公室出来,应该与祝焱有关系,否则段宜勇也不会亲自来到岭西”

段宜勇道:“得知此事以后,我专门询问了政法委书记杜山东现在将相关情况向祝书记作一个汇报”

祝焱打断了段宜勇的话,道:“我现在已经不是茂云市委书记以后,凡是茂云的事,一切按照正常的工作程序进行,段书记完全不必要专程向我汇报茂云的事茂云市委有权依法行使职权,我作为省委常委位置摆得很正,一定会支持茂云市委市政府的工作”

这几句话来得很徒段宜勇明显楞了楞,略为停顿,道:“此事影响大我怕处理不好,会影响茂云的形象”

祝焱摆了摆手,道:“卫东即将上任,这丰你可以跟卫东商量一下我认为,此事处理有两个要求,第一是要快,久拖则生变,要依法快果断的处理,第二不要引起媒体的注意媒体介入以后,小事就要变成大事,若是媒体已经介入,则必须尽快以闻通稿的形式向社会讲清楚事件的前因后果,也还可以召开闻会”

祝焱看了侯卫东一眼,道:“我已经了解了案情,宜勇书记可以向卫东市长简略件一讲案情卫东是学法津的,处理这些事情很在行”

历史有时会有惊人的相似侯卫东初给祝焱当秘书之时,就遇到了查办益杨土产公司的案子,在这个案子中,益杨土产公司的一位副职死在了检察院近十年以后侯卫东出任了茂云市长,遇到的第一件事是西陆国土局长死在了检察院

这让侯卫东也感觉到了历史真的会有巧合但是,此案与益杨土产公司又有着本质的区别在益杨土产公司的案子中,易中岭虽然逃脱了法津制裁,可是侯卫东知道,易中岭是始作蛹者而这一次刘网之死,侯卫东却觉得里面有着许多的玄机

段宜勇简单介绍了刘刚的基本情况,又道:“听到刘刚死在检察院,我就把政法委书记杜山东叫到办公室,询问了事情经过据杜止东讲,西陆县检察院接到实名举报,举报说西陆县国土房产局局长刘刚受贿十万,西陆县检察院将举报人请到邓检察院进行了核实,核实的结果是刘刚确实有受赌情节

检察院觉得案情重大,立刻向西陆县委和沙州检察院做了汇报,由于有证据,县委同意采取措施西路县检察院就将刘刚带到了反贪局,在进行调查的过程中,刘刚心脏病突发检察院同志看见他情况不对,马上将他送到了县医院,结果仍然没有抢救过来刘网大面积心肌梗塞死了”

祝焱皱着眉头,道“刘刚身体很好,怎么会心肌梗塞?”

这些年来,祝焱习惯皱着眉头想问题因此在额头形成了三道深深的纹路,这是典型的川字纹,是岁月留给某些男人的礼物男人三十岁以前,相貌就是由父母决定而过了三十岁,相貌则由自己所决定,许多丑汉到了中年反而越来越耐看,而一些英俊小生到了中年则彻底失去了魅力祝焱属于年轻时相貌中等,到了中年却散发右”的独特魅力,虫种魅力来源千他的内心,来源干他饷目攒,来源于他的成功

从这一点来说男人比女人幸运,女人的相貌多取决于父母,要想改变则相当困难

段宜勇道:“有医院的证明,确实是心肌梗塞,如今刘刚家人提出司法鉴定

“既然有医院的证明,司法鉴定反而还能为检察院正名”祝焱又道:“证据上没有问题我是指实体和程序两个方面?”

段宜勇详细问过杜山东,就道:“行贿人是实名举报,没有什么问题,我已经指示沙洲市检察院介入此事调查但是从目前情况看,刘网确实有受贿的嫌疑侯卫东也有些皱眉,在岭西生意人实名举报官员的事情鲜有发生,真的要实名举报,一种情况是不想在岭西继续发展,另一种情况是生意人已经被抓,他为了自保才会将官员吐出来这一次刘刚被举报的情况似乎与这两种情况都不相同,有些反常,而反常即妖

祝焱额头上的川字眉毛又是聚拢在一起,他道:“既然受贿该抓就抓,不管刘网、李刚还是张刚只要伸手就不能逃脱法津的处罚这一点决不能含糊”他叹息一声:“刘刚现在也只有三十来岁,原本很有前途的年轻干部,就这样毁了,实在可惜宜勇书记,你如今是党的书记,队伍建设、反腐工作,这是你的两个抓手,我希望你和卫东两人精诚合作,彻底扭转茂云使用干部上存在的问题”

侯卫东听到这里总觉得有些蹊跷,刘网死亡之事太简单了段宜勇为了此事亲自跑到省委组织部给祝焱解释,似乎是有些大题作这里面还存在什么玄机

祝焱下一句话回答了侯卫东的疑虑,道:“我知道宜勇的想法你是不是认为刘刚是我亲手提拔的他就是我的人,因此特地过来解释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我提拔刘刚这一批年轻人是为了给国家多做事,不是让他们贪赃枉法,既然刘网确实伸了手,那自然严惩不贷,我也不会有任何看法,这一点是大张旗鼓说出来的你们心里不必有负担,而且要以刘网事件为契机,深入挖掘此案教育我们的干部,我相信只要我们的干部教育好了,整个事业就大有作为

他顿了顿,道:“我再强调一点,宜勇和卫东对干部的教育耍常抓不懈,警钟长鸣,强抓制度建设,让坏人不要干坏事,好人做好事”

他又对侯卫东道:”茂云就是山区,经济上多的依靠有色金属矿,卫东在成津当过县委书记,整治矿业秩序在全省都有名气这一次到茂云也应该抓住矿业秩序这个牛鼻子

谈完正卓,祝焱道:“难得今天你们两位都到了,我们三人在一起吃顿晚饭下午我有事就不陪你们了

侯卫东笑道:“祝部长,你放心,到了岭西我还是要尽地主之谊,下午我找个清静的地点与段书记汇报思想

段宜勇忙道:“侯市长别客气,我一直想同你交流”

离开了省委组织部,侯卫东将段宜勇请到了铁屏山,山上有省政府的招待所,虽不豪华,设施也还不错,胜在清静

到了山上,侯卫东刚从卫生间出来,手机响了起来

这是李晶的号码,侯卫东连忙走到一个隐蔽的角落,道:“你好,有事吗?”

电话线里传来了清脆的笑声道:“没有事就不能打电话吗我陪着祝梅回到岭西了,给你打个招呼”

侯卫东全幅心思都集中在茂云上,暂时将儿女情长放在一边,听到李晶回来,道:“你和祝梅什么时候回来的?”

“下飞机一个小时我住在精工集团岭西办事处”李晶又道:,“回来听说一件事,刘刚死了?

侯卫东警惕起来,道:“你的消息还蛮快嘛”

🍟 恩|京|的|书|房|w w w |E n j i ng | co m|

“我是生意人,必须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否则别说赚钱早就会被吞掉了刘网这人可惜了,在茂云,只有几个人不收红包,他是其中一个

侯卫东吃了一惊,西陆检察院已经有了刘网受贿的确凿证据,而李晶却说刘网是少数不收红包的几人,他与李晶接触多年,并没有发现李晶在自己面前说过谎,他愿意相信李晶的话那么,西陆检察院办的事就值得玩味

他没有李晶透露任何信息,只道:“这次回岭西准备住多久?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 says:

    错别字太多,人名也对不上,挺好的一本书,看了好多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