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六十三章 大结局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之后的这十天里,是我进民调局之后最忙碌的日子。白天泡在地下三、四、五层里,给高亮留下来的家底和吴仁荻的私人藏品一一分类装箱,这个过程一干就是整整三天。到了第四天后半夜,趁着大街上没什么人,孙副局长看家,由我和二杨一起,开车先将高亮留下的家底运到孙胖子指定的一处老旧偏僻的民居里。

还没下车,在民居之外就能看到里面诡影晃动,还时不时地传出来几下异样的声响,听着就像是里面有人在喘息、哀号一样。就算不用天眼查看,也知道这里是一间怨气很大的凶宅。

朝内××号!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刚进民调局的时候,我就听说过这座凶宅的大名。当时还奇怪为什么在首都圈中,要保留这样的一座凶宅不处理。后来和孙胖子闲聊的时候说起过这里,孙胖子还调侃说这里是为了给首都人民解闷的。

虽然现在对这样的凶宅没了恐惧感,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别扭。从车上往下卸货的时候,我对着杨枭说道:“这地方你选的?和你的风格很接近嘛。”

杨枭笑了一下,说道:“还真不是,这里是你们孙局长亲自选的点儿。不过他的品位什么时候提上来了?有眼光啊,把东西藏在这里,我再加把料,任谁也不敢进来查看。”

“你们俩说完了吗?”杨军看了我和杨枭一眼,接着说道,“说完就抓紧时间干活,好几百件呢,再不动手天就快亮了……”

凶宅里面也是鬼影重重的,只是这些魂魄相当地忌惮杨枭。只要他一出现,所有魂魄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有杨枭这样的净街神在,事情倒是顺当了不少,起码不用担心里面的魂魄会突然出现,要是失手打破了几件瓷质的宝贝,还真是一件麻烦的事。

好在凶宅下面的地下室很大,把民调局的家底都放在这里还有富余。将所有的物品都藏在了里面之后,杨枭掏出携带的深褐色颜料,开始在凶宅的各个角落都画上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图案。与此同时,整个凶宅里面开始弥漫着一种淡淡的臭味,这味道我并不陌生,两年前,女校那次给我带来了噩梦一样的味道。不过这次显然是被稀释了很多,起码闻起来没有两年前那么冲。

一直等他画完之后,天色已经开始破晓。趁着天还没有大亮,杨枭又在凶宅的大门前埋了一把黑漆麻乌的石头子,随后掏出匕首划破了自己的舌尖,将舌尖血啐在了石子上之后,又把泥土重新地掩盖在石头子上。

“好了,我的料加完了,三五十年不会有人再敢靠近这座宅子。”杨枭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有淡淡的阳光照在了这座凶宅上面,片刻之后天色大亮。说来也是诡异,虽然有太阳光照着,但是凶宅里面的阴邪之气却更盛起来,竟然顺着门窗的缝隙开始不断有淡淡的黑气冒出来,这感觉就像是两年多之前,我和孙胖子初到麒麟市,见到十五层大楼的那次。别说一般的老百姓了,就连我都不想再踏进这座凶宅一步。

开车准备要走的时候,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地对着杨枭说道:“这就完了?一旦有同行发现这里面不对劲儿,想进去探探,再把里面的东西卷跑会了怎么办?”

杨枭抿嘴一笑,说道:“这宅子里面我下了血遁的引子,只要有人闯进来,我马上就能知道,然后一口血就能过来。”杨枭说话的时候,我的脑海里面已经浮现出来两年前,他一口血从吴仁荻面前遁走时的情景……

回到民调局之后,二杨去了六室,我被孙胖子叫到了他的办公室。进去之后,一眼就看到孙胖子的电脑显示器里面播放着凶宅里面地下室的画面,摄像头正对着摆放在地面上的民调局的家底。

我说孙胖子为什么转了性没有跟去,原来他早就安装了隐藏的摄像头。现在起,凶宅地下室里发生的一切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盯紧一点没错。”孙胖子嬉皮笑脸地关了显示器,看着我说道, “跟老吴说一下,地下五层的阵法和机关要赶快撤了。老吴的家当你先收拾好,过几天我们搬了新家,就有地方安置他的宝贝了。”

“搬家?”我愣了一下,怎么从来没有听他提起过?

孙胖子点了点头,说道:“不是我说,就算是民调局没了,我们也要找个地方落脚吧?地方我已经找好了。”说着,孙胖子从办公桌里面摸出一张照片递给我,照片上面的是一栋半旧不新的四层楼建筑。这栋楼原来的匾额已经被拆走,不过看这架势和楼前还没来得及撤走的两尊石狮子,这里以前八成是家银行。

“看着不错吧?”孙胖子看着照片笑道:“这里以前是家地方银行的首都分行,现在这家银行和商业银行合并。因为和附近的商业银行网点重合,所以被放弃了。我可是托了好多关系,才接手买下来的。怎么样?它就是我们以后新公司的办公地址了。下面可是带地下金库的,装修一下基本上就可以用了。”

我没有听明白孙胖子话里的意思:“什么新公司?我们不是有一家了吗?”

孙胖子眨巴眨巴眼睛,说道:“辣子,有点事情我忘了和你说了。那什么,公司加了几个新股东。新股东怕他们进来之后账面上有混乱,建议我们成立一个新的公司。你放心,公司是新的,但是规矩照旧,以前是怎么分账的,以后我们还是怎么分。”

“增加新股东了……”我看着孙胖子笑嘻嘻的样子,心里隐约地猜到了一点,“说吧,你这是又把谁蒙进来了?”

孙胖子哈哈一笑,说道:“都是熟人,辣子,不是我说,当初还一起出生入死过,还记得狼患那次吗?”

听了孙胖子的话,我的心快速地跳了几下。缓了口气之后,我看着还在嬉皮笑脸的孙胖子,说道:“大圣,你不是把黄然弄进来了吧?你不是说他连委员会的会长都不想干了吗?那他还有心思和咱们重组公司?”

“两回事,两回事。”孙胖子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他只是对委员会没兴趣,你自己想想,那边每一个委员都是他的长辈,最小的也要叫叔叔大爷。每次开会他都要转圈叫好听的,任谁也不能乐意吧?当然,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黄然厌恶委员会从小时候就给他带来的压迫感。我们这是新公司,谁闲的没事去压迫他?”说着,孙胖子又是咯咯一笑。

看着孙胖子的样子,我突然从他之前的话里又找到一个有问题的地方:“你刚才是说几个新股东吧?大圣,还有谁进来了,你一次把话说全了吧?”

“也是熟人。”孙胖子脸上的笑容更盛,说道,“就是蒙棋棋和张磕巴张之言,都不陌生吧?”

我有些无力地看着孙胖子,说道:“你把他俩都招来做什么?尤其是那个蒙棋棋,她上辈子和老吴什么关系你不知道啊,招惹谁不好,你偏偏去招惹她。”

“他俩能保证海外客户。”孙胖子叹了口气,说道,“不是我说,本来我还想着把萧和尚也拉进来,想不到这个老东西油盐不进,他和马啸林单干了,前一阵子还想过来挖二杨,要不是我们守着老吴,二杨才不好意思跟他走。”

孙胖子话里还有没说的东西,我实在等不起他自己说了,提示着孙胖子说道:“还有二杨,大圣,你就交个实底吧。咱们这个公司一共几个人?还有谁?”

孙胖子掰着手指,说道:“你、我、老黄、蒙大小姐、张磕巴,还有邵一一,我打算让邵一一管账,遇到大事,在把她放出去勾老吴。”

我听到孙胖子的话里明显少了几个人,不禁开口说道:“那老吴和二杨呢?你把他们哥仨忘了?”

“有邵一一就有老吴哥仨。”孙胖子说道,“这个账要这么算,如果加上他们仨的话,三个人每人都要分钱,但是只加一个邵一一,那仨人就是纯帮忙,这笔账怎么划算,不用我多说了吧?”

“你这还真是算到骨头里了。”我对着孙胖子说道,“那么剩下的这些人呢?比如老熊、老莫、大官人他们怎么办?”

“上次就和你说了,民调局被裁撤之后,内部所有人都被分流出去,他们将各自成立一个和民调局差不多的机关,起码以后再出去处理事件,不用带山寨的证件了。”说到这里,孙胖子突然顿了一下,好像是突然想起来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他一拍大腿,说道:“忘了!我怎么把他忘了。”说着,在口袋里面掏出来一张纸,在上面写上了新公司的人员名单之后,最后又写了四个字——欧阳偏左。

“我说整整一上午,就觉得少了一个人。”孙胖子看着这份名单,说道,“欧阳主任可不能放。”

说到这里,孙胖子看了一眼手表,说道:“辣子,时间差不多了,我带你去接个人。”

我问他接谁的时候,孙胖子打了个哈哈,说道:“也是一个老朋友,见了面你自然就知道了。”

出了民调局之后,孙胖子亲自开车,带着我到了一家妇产医院。就在我纳闷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从头白到脚的吴仁荻从医院里面走了出来,这孙胖子见到老吴之后愣了一下,说道:“吴主任,怎么是你亲自来了?”

吴仁荻看了孙胖子一眼,说道:“当年是他接我来的,现在该我接他了,这也算有始有终了。”

孙胖子眨巴眨巴眼睛,想了片刻之后,说道:“那么杨枭也来不了吧?收了我那么多的钱,还不办事儿!”

吴仁荻哼了一声,说道:“我还比不上一个杨枭吗?对了,关于邵一一的事情,我们是不是也要算笔账了?”

吴仁荻平平淡淡地说完之后,孙胖子脸色已经变得刷白。他的眼睛有意无意地瞟向我这边,就在我想过去劝几句的时候,吴仁荻看着孙胖子,突然变了语气说道:“这笔账我给你记下了,别以为用不着还。”说完,不再理会我和孙胖子,径自地向前走去,消失在了人群当中。

直到吴仁荻的背影完全看不到,孙胖子才长出了口气,随后带着我直奔三楼,孙胖子找了个护士聊了几句之后,脸上露出来一种惊讶的表情,嘴里喃喃说道:“没有这么凑合的吧?”

还没等我问他出了什么事,孙胖子又拉着我到了一间大病房,里面都是婴儿保育箱,刚刚生出来的婴儿都要在里面待上一阵子,才能还给他们的亲生母亲。

现在保育箱里面只有两个新生的婴儿,听里面护士的意思,这还是一对孪生的兄弟俩。不过看上去,这对孪生兄弟没有一点相像的地方。其中一个胖胖大大的,有一般婴儿两个那么大。另外一个则是瘦瘦小小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不足月的早产儿。

看到了两个婴儿之后,孙胖子的眼泪竟然无声无息地流了下来。我看得莫名其妙,小声在他耳边说道:“大圣……你生的?”

“别胡说八道。”孙胖子擦干了眼泪,指着保育箱中那个胖胖大大的婴儿说道,“不是我说,你见过刚刚生下来就会笑的小孩子吗?”

“很稀奇吗?我就是笑着被生出来的……”说话的时候,我已经发现了两个婴儿的异样之处。那个胖胖大大的婴儿正冲着我和孙胖子的方向咯咯直乐,看他笑的样子并不陌生,竟然是和高亮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而另外一个婴儿则是皱着眉头瞅着自己的兄弟,还时不时地伸手做出一个拿棒子的手势,举着空气里面的棒子对着自己的兄弟抡了过去。

“是……高老大?”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声音也开始发颤。孙胖子点了点头,似哭似笑地说道:“本来我让杨枭帮这个忙的,想不到老吴也有自告奋勇的时候。来帮忙你也早点说嘛,算好是一个小时之后才生的,你现在让他出来的那么早算什么?我可是找了金瞎子算的生辰,就找了这么一个好时辰,现在可倒好,全乱了。”

我还是没有从这场惊讶中走出来,“你安排高老大投胎?那么他的兄弟是……棒槌?”

孙胖子叹了口气,说道:“棒槌是意外,我本来想着让高老大先投个好人家的,再给他一个大富大贵的命。想不到全让老吴给搅了,还把棒槌塞进来,现在他俩成了亲兄弟,高老大这辈子能不能富贵是难料了,还给他添了一个冤家兄弟。”

保育箱里的兄弟俩好像听懂了孙胖子的话,胖乎乎的那个冲着孙胖子一直乐个不停……

到了第十天的头上,先是台湾那边传来了消息,委员会在成立了将近百年之后,宣布解散,解散原因不详。当天下午,民调局也无声无息地被裁撤掉。大部分人员都接到了调令,被公安和国安两个部门要走。我和孙胖子放弃了这次机会,而年纪最大的欧阳偏左申请了退休。

随后,大老板亲自带人来接收民调局大楼。在楼上转了一圈之后,随行人员便开口要求查看地下几层的物资。由孙胖子带头,众人到达地下三、四、五层之后,连个物资的影子都没有看见。孙胖子下手太黑,愣是连点渣子都没有剩下。

大老板当时就火了,当着手下的面,质问孙胖子物资都到哪里去了。孙胖子两眼看天,把屎盆子扣在了林枫的头上,说他先把民调局的物资搬空之后,才逃走的。明明知道孙胖子动了手脚,但是却拿他没有办法,最后只能认了倒霉。

民调局和委员会解散一个月之后,蒙棋棋和张之言加上黄然到齐,孙胖子找金瞎子挑了吉日,民俗宗教工作室宣告成立,继续了另外一连串故事的开篇。

当年冬天,萧和尚给联系了一个东北的买卖。当地一个首富在老家山上被五大仙迷惑得神志不清,首富家人花大价钱找了萧和尚,又被萧和尚转包到我们手上。

在一座被大雪覆盖住的豪华别墅外,停着一辆大切诺基,黄然坐在驾驶位上,一边抽烟,一边向别墅里张望。当地的风俗只信萨满教的跳大神,我和孙胖子恶补了一晚之后,正在别墅里面折腾。打算着借着跳大神的幌子,抽空一甩棍把事情解决了。

别墅里面,孙胖子手拿文王鼓,一段磕磕巴巴地开场结束之后,开始了正词:“我来把仙家请啊……一请元始天尊呐。”我顺着孙胖子的话,正了正身体,手掐法决摆了个姿势。

“二请太上老君呐,三请……真武大帝呐。”我都顺着孙胖子的话,摆出了各种各样的姿势,以配合出场仙家。

说到三的时候,孙胖子就已经把后面的词都忘了,哼哼唧唧了几句之后,他终于开始瞎编了:“四请周杰伦呐。”我愣了一下,周围看热闹的人听到新词都静了下来,十几双眼睛盯着我。虽然恨得牙根痒痒,但还是要顺着孙胖子唱的来,我硬着头皮伸手虚劈了两下:“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

看到我接了上来,孙胖子继续往下编:“五请宋祖英呐。”

“……辣……妹子……辣……孙大圣,你大爷!”

********************************

作者的话(耳东水寿)

孙大圣,你能不能行?

不仅行,还很行!等着海捞一笔吧!

……

请神大法究竟是如何操弄,我且先按下不表。只是请神大法之后,我们兄弟几个也确实是海捞了一笔,于是凑了个饭局。

推杯换盏间,孙胖子就把我昏迷这两年的事,竹筒倒豆子一般都倒了出来。只是这里且容我先歇歇。

欲知这期间辛密,我会在《民调局异闻录后传》给大家一一道来。

诸位,咱们后传再见!

********************************

共 6 条评论

  1. 匿名 says:

    哈哈哈哈哈哈

  2. 匿名 says:

    即接地气又有意思

  3. 不错 says:

    还不错

  4. 匿名 says:

    很棒

  5. 匿名 says:

    6666

  6. 匿名 says:

    皆大欢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