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五十九章 郝正义的另一面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他还是算了吧。”没等孙胖子答话,归不归先是一口打消了任叁的念头,“孙局长养起来太麻烦,一边养着他,还要一边防着他把咱们的这点家底改成他的名字。”

任叁哼了一声,斜眼看了看孙胖子之后,扭脸对着归不归说道:“他有这个本事吗?”

归不归笑呵呵说道:“我这还是悠着说的,弄不好养了孙局长两年之后,我们都会被他牵着鼻子走。到时候就不是养着他了,而是要把他当成祖宗供起来。”说到这里,老头子顿了一下,他看着孙胖子古怪地笑了一下,随后对着任叁说道:“说个你不知道的事情,吴勉本来是想从那个笼子里出来的,但就是因为孙局长,他把已经迈出来的那只脚又缩了回去。”

说完之后,归不归看着孙胖子说道:“就到这里吧,回去和吴勉说一声,他交代的事情我们也算尽力。如果有一天我和任叁在外面玩够了,就回来找他。可能到时候还需要你在笼子里面给我们俩留一个位置。”

这一老一少说话的时候,孙胖子也不插言,一直笑眯眯地听着。直到归不归说出要让他留个位置之后,孙胖子才叹了口气,说道:“你们想到一块去了,其实出来的时候,我还真专门找过吴主任。他也让我带个话,说两位在外面的时间不短了,也就别再瞎折腾了。还是早点回来吧,见面了吴主任还有话和你们说。”

听了孙胖子的话,任叁直接从椅子上跳到归不归的身上,捧着老头子的脑袋说道:“老不死的,我说什么来着,我就说吴勉早晚要拉下脸要我们俩回来!这才说了几年?哈哈哈哈,回去,马上回去。我要看看吴勉拉下脸是什么样子?”

老头子的脸被憋得通红,我正奇怪为什么他这样的人,怎么会有这种身体反应的时候,归不归用力地挣脱了任叁,喘了好一阵子之后,对着小孩子说道:“你是第一天认识的吴勉吗?”

任叁眨巴眨巴眼睛没有明白归不归话里的意思,愣了半晌之后才说道:“老不死的你想说什么?”

归不归叹了口气,转脸对着孙胖子说道:“孙局长,你这个玩笑真的开大了。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先把我们诓回去,给你们民什么什么局加两个助力是吧?就算事情被拆穿了,看在吴勉的面子上,我们俩也不好意思和你翻脸,然后就老老实实地被你关在笼子里,听你的差遣,是这样吧?”

孙胖子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表情,不过在我看来,他的眼睛眨个不停,正是撒谎被拆穿之后想后招的习惯动作。看来真的被归不归说中了,想想也是,最近孙胖子见吴仁荻就像是老鼠见了猫,还出发之前专门的去找他,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不是我说,您老人家的疑心还真重,如果不相信的话,二位就跟我回去,见了吴主任之后就什么都知道了。”孙胖子笑嘻嘻地说道,“如果我说得不对,您二位就接着出来转悠,反正也没什么损失。”

这时候,小孩子任叁也听出来不对了,他斜着眼睛对孙胖子说道:“胖子,你没按套路来啊。一般人这时候应该说,如果我说得不对,就罚我怎么怎么着。你可不是这么说的,里外你都不吃亏啊。”

说完这话之后,任叁又将目光转向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你说得对,这胖子心眼太多,带回家养着也没意思。”说着,眼神开始瞟向孙胖子,“胖子,本来撒谎是要掉大牙的……”这句话说得孙胖子打了个激灵,但是没有想到小孩子话锋一转,似笑非笑地看着孙副局长,说道,“还是算了吧,留着你继续去跟吴勉斗心眼吧,也不能让他过得太自在。”

任叁说完之后,孙胖子还想再辩解几句继续赖在船上,可惜这一老一少不再给他机会,好在还是看在吴仁荻的面子上,也没有怎么为难孙胖子,只是让手下的几个老外“送”我们几个回到了小艇上。

刚刚走到船梯旁的时候,我耳朵里面突然想起来归不归的声音:“小呆瓜,给你提个醒。后半辈子小心广仁吧,当年为了你身体里的种子,他和吴勉斗得不可开交。我可不信他日后会放了你。”

听了他这话之后,我急忙回头,但是甲板上已经看不到他和任叁的身影,他们俩应该已经进了船舱里。

杨枭是第一个跳到小艇上的,看他对归不归、任叁忌讳的样子,片刻都不想在游艇上多待。第二个下去的是雨果,他走下船梯之前,孙胖子还半开玩笑地说道:“不是我说,雨果主任,你真的不和他们老二位盘桓两天?好不容易才见到的,下次见面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雨果的脸上露出来一丝尴尬的笑容,他回头看了一眼甲板上那两把空椅子,确定了归不归和任叁不在身后,才压低了声音说道:“孙,归先生想知道的只是有关吴的事情,这一切对于你和高局长来说,都是无伤大雅的。再说了,其他机密的事情我根本接触不上。”

孙胖子哈哈一笑,说道:“雨果主任你以后有想知道的,不管什么机密不机密都来问我,我一定给你明明白白地说一遍。我和高老大不一样,没什么瞒你的。”雨果听完叹了口气,摊开双手做了一个无奈的手势,随后不再发一言地下了这艘游艇。

在孙胖子要下去之前,我突然对着他说道:“大圣,能不能受累跟我讲一下,林枫和郝正义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俩怎么就混到同归于尽的分上了?”

听到我的问题之后,孙胖子脸上的笑容开始凝固起来。他看了一眼跟在我们身后的老外,沉默了片刻之后,孙胖子对着我说道:“辣子,这事早晚都会和你说的,但是现在真的不是时候,回去吧,回到民调局之后,我找个人给你说明白。”

等我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已经是回到民调局之后第二天的事情了。由于人员太多,我们这些人回到岸上之后,分成了两个航班回到的民调局。凭着我和孙胖子关系,被分到坐民调局专机回来的这一队中。在飞机上的人太多,我没有找到询问的机会,就只能等到会民调局里。

好容易回到了民调局之后,想不到留下来看守大本营的吴仁荻却没有了踪影,而孙胖子和二杨就像没事人一样,回到各自的活动的区域,忙开了各自的事情。写完了这次的报告之后,我就在孙胖子的办公室里面一直待着,亲眼看着人来人往的,孙副局长一直在忙个不停,一直到天黑也不见事情告一段落。

第二天早上我第一个到的民调局,本来想着要堵孙胖子的。但是没有想到他昨晚压根没走,办公室的灯一直亮着。我推门进去的时候,孙胖子正揉着通红的眼睛在最后一张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名字。见到我进来之后,迷迷糊糊地笑了一下,说道:“不是我说,你是算准时间来的吗?要是晚来一步,我就找地方睡觉去了。”

看着他直打晃的样子,我又有些不落忍:“大圣,现在没人,你说找个人跟我说清楚的,我自己去找他,告诉我是谁就行了。”

孙胖子打了个哈气,说道:“那个人说来就来,方便得很。不过还要等一下郝头。怎么也是他哥哥的事情,郝头不在的话不合适。”

这句话刚落,孙胖子的门就再次被推开,郝文明也是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走进来。孙胖子亲自起身,检查了大门锁好之后,才回到自己的位子上说道:“昨天的事情郝头没赶上,但是事情的细节应该都知道了。”

说完他突然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犹豫下面的话该怎么说。好在片刻之后,孙胖子就再次说道:“本来下面这一段视频只适合郝头一个人来看,但是关于这件事,辣子可以说是直接当事人。我征求过郝头的意见,他也同意你一起来了解事情的真相。”

说完之后,孙胖子掏出一张光盘放进电脑光驱。片刻之后,显示器上面便有了画面。这段视频就是上次被剪辑的那一部分,高亮出现在画面中,他表情严肃地看着镜头说道:“胖子,该说说郝正义了。我这一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他了,他从始至终都是我们民调局的人……”

发表评论